特典·短篇

[剧场版刀剑神域][BD特典]Cordial Chords

Heathcliff · 9月27日 · 2017年 ·

这虽然是游戏,可不是闹着玩的。

——Sword Art Online》开发者·茅场晶彦

Sword Art Online

Cordial Chords

作者:川原砾

插画:abec

图源:@零崎禊識

翻译:@结城明日奈 @咲良音

校对:@结城明日奈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禁止转载


栗色的长发被初夏的阳光映照得闪闪发光,我轻轻将其缠绕在手指上。

柔顺的手感,宛如从指尖流过的液体一般。纤细的发丝一根根滑落,闪烁着点点光芒。只有这个,再怎么高性能的VR世界都没法完全重现。

在旧型的非完全潜行游戏中,CG设计师们在角色头发的表现手法上下了苦功,直到21世纪20年代初才达到了毫无违和感的水平。但是,NerveGear的出现带来了新的难题。在五感兼具的虚拟世界里,对头发的追求不仅限于外在的美观,还要讲究手感。

真实的人类有几十万根头发,要把它们全都做成多角形线段也不现实。在旧世代游戏中,似乎是将头发生成为锯齿状的部件,在上面贴上像头发一样能够穿透的素材。但是如果把这种方法应用到完全潜行环境,在触摸头发的时候就会发生很大的问题。无论是头发的晃动还是触感,都并非纤细的纤维集合,而是像一层薄膜一样。

开发出NerveGear和《SAO》的茅场晶彦,通过利用调出事先存储的触觉信息、而不是即时截图的方法,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被称为完全潜行环境三大壁垒的“液体”、“食物”和“头发”的问题。比如把手伸进水里搅动,就会感觉到水的清凉和阻力,这是事先就准备好的数据组合,并不是完全效仿手的活动。咀嚼食物和抚摸头发的感觉也是一样。虽然在视觉方面努力地采用了实时图像,但头发还是并非一根一根独立的物体,而是由相当细小的膜状部件构成的。所以,像这样流畅的动作是不可能实现的。在现行的“The Seed”规格的作品里也存在着同样的限制。

出神地想着这些,我不厌其烦地用指尖把玩着发丝——。

“嗯…………”

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头发的主人翻了个身。

枕在我膝盖上熟睡的她,似乎是因为洒在脸上的摇曳日光有些晃眼而醒了过来。她反复地眨了好几下眼睛,将视线的焦点落在我的脸上,接着环顾了一下四周。

然后,像是总算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姿势了一样,

“哇哇……”

她这样惊呼了一声,想要赶紧起身。我用刚才抚摸过发丝的手指,按着她衬衫上的第二颗扣子,将她轻轻地推了回去。

“午休还有二十分钟才结束呢,再睡一会吧,亚丝娜。”

“但、但是……”

“你看,仓桥医生也说了吧,多睡觉有助于加速脊髓生长。”

“我觉得,那是说晚上睡在自己床上的时候啦……”

亚丝娜小声嘟哝着,身体放松下来,再一次倒在了我的膝盖上。

我们上的这所学校,是西东京市的一所高等专修学校,统称“归还者学校”,就学生数量而言,这所学校的面积相当大。而且校内还有一些微妙又复杂的构造,有很多不知道路就怎么也到不了的地方。

这个被社团教室楼和图书馆包围的小花园也是其中之一,要到达这里,必须登上社团教室楼的二层,从外部楼梯走下去,穿过低矮的树篱,走这样一条像是游戏隐藏地图一样的路线。尽管在只有五十分钟的午休里走这样一条路会花费很多时间,但是在微微隆起的花园中央长着一棵白檀树,此时恰好为花期,树上开着许多惹人怜爱的紫红色小花。

据亚丝娜所说,白檀木是原产于印度的常绿植物,长得这么大的树在日本非常少见。因为它是“半寄生植物”,如果不在发芽后一年内寄生到附近的树根上就没法长大。

学校花园的白檀树好像寄生到了近在咫尺的台湾合欢树上,但外表看起来就像是另一棵树一样。在亚丝娜告诉我之前,我连它的名字都没听说过,但在听到“Sandalwood”这个英文名时,我总算想起来了。说到Sandalwood,也就是旧SAO的五种S级香木之一——其他四个分别是肉桂、安息香、没药、沉香——,我曾用由它制成的杯子喝过茶。

现实世界的白檀树,似乎只有树干的心材才会发出香味,花朵几乎没有味道。尽管如此,对于天然木材爱好者亚丝娜来说,这里似乎是一个令她相当兴奋的景点,自从发现这个直径不到十米的小花园之后,她经常来这里。

今天也是——2026年5月7日星期四,黄金周结束后开学的第一天,在午休开始的那一瞬间就收到了她邀请我前来的短信。归还者学校虽然是学分制的,但是也设有学年,我是二年级,亚丝娜是三年级,所以我们会在社团教室楼的入口碰头,在花园的草地上吃午饭,然后两个人望着天空发呆,不知不觉间亚丝娜就躺在我的膝盖上睡着了。

亚丝娜将这个花园命名为“秘密之庭”。除了白檀木和台湾合欢树以外,还长着很多其他的树,它们挡住了社团教室和图书馆窗边的视线。青翠的草坪几乎没什么杂草,肯定有人在打理,但是自从泡在这个庭院之后的一个月里,我们一次也没看到过别人的身影。

和亚丝娜同一年级的莉兹贝特差不多该起疑心了,所以我们打算在最近把这个地方告诉她,但是再过几天吧……至少等亚丝娜因为一系列事件受到的创伤愈合之前,我想珍惜现在两人独处的地点和时光。

亚丝娜再一次打起了盹,我用比刚才更加轻柔的力道抚摸着她的长发,心中的这份感情越发强烈。

 

1

四月中旬,可穿戴多设备“Augma”被发放给归还者学校的全体师生。

开发、销售Augma的是新兴ICT企业——卡姆拉公司。自21世纪20年代创立以来,本来以SNS游戏和动画播放服务为主营业务的公司,突然涉足制造业,并大量发售体积和重量远远小于RECT公司的AmuSphere的先进设备,这一举动使业界和用户哗然一片,但是在与Augma发售同时公开的AR游戏《序列之争(OS)》的冲击下,反对意见很快就消失了。

老实说,作为完全潜行游戏忠实玩家的我,对于需要在现实世界中活动身体以享受乐趣的AR游戏,很难提起兴趣。尽管如此,我也不得不承认OS的做工之精良。加上OS与众多企业有合作,通过玩游戏赚取点数,能够获得合作企业的打折券、享受优惠服务,在公开的同时就人气爆棚也是理所当然的。

ALfheim Online的活跃用户也在一天天减少,连我的同伴莉兹、西莉卡和克莱因他们都移居到了OS——用这个说法来形容AR游戏或许有点奇怪——他们动不动就想拉我入伙(或者说是拉我出坑),我的违和感却挥之不去。

因为,Augma的完成度过高了。

经过了两年多,CPU性能、内存容量和电池容量都在AmuSphere之上也没什么令人惊讶的,据说具备能够制造完全潜行技术的核心——EF矩阵板元器件、继承了茅场晶彦的技术和知识的只有RECT,一个新成立的公司在短时间内就能独自开发出同等水平的技术,连身为一名高中生的我都难以置信。

当然,Augma向用户大脑输送的只有视觉、听觉和有限的触觉,与完全支持五感的AmuSphere相比,技术难度较低。但是另一方面,Augma必须持续与用户在清醒状态下运转的大脑连接。因此,仅仅是进行调整就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

主导开发的人究竟是谁呢,带着这样的疑问,我正打算借助结衣和总务省的菊冈诚二郎的力量展开详细调查时,答案揭晓了。

Augma的开发者,是东都工业大学电气电子工学科的重村彻大教授。也就是身为茅场晶彦和须乡伸之的指导老师的大人物。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能够开发出和NerveGear同水平的电路板元器件也就在常理之中了,但是我心中的不安并未因此而消除。

茅场晶彦这个男人,在积极和消极方面,都给周围的人们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是一个有着足以歪曲他人人生轨迹的磁场的人物。自己的研究室出了两个世纪重犯——虽然须乡的影响范围小于茅场——导致了这种结果的重村教授应该也难以幸免才对。

在SAO事件结束一年半以后发表了《序列之争》的重村教授,我无法揣测他的内心,不管怎么样,OS的潮流席卷了全世界。当初SAO发售的时候也引起了购买者在店铺门口排成长龙的骚动,但是与限量发售一万份的SAO不同,OS只需要下载APP即可。一经推出,活跃用户数量就超过了十万人,如果Augma的脱销状态缓解了,这个数字增加两倍、三倍也是大势所趋。

让人有点惊讶的是,不知不觉间亚丝娜也也玩得相当起劲。我想她可能没法拒绝莉兹她们的邀请吧,但是玩了不久排名就升到了同伴中最高的,血盟骑士团的“攻略之鬼”实力不减当年,让人很是佩服。

虽然序列之争打的是ARMMORPG的招牌,但是系统被最大限度地简化了。玩家的HP和STR这些属性不会用数字标明,显示出来的数字只有获得的全部点数、现在的点数余额,以及由总点数决定的排名而已。

正如其标题的含义“次序尺度”,玩家的实力强弱会通过排名来补正。尽管第1000名的玩家与第999名的玩家对战,两者之间基本上不会有能力差距,但是如果对方是第900名,击打的强度和攻击力就会出现明显的差异,如果对方是第500名,那么就算普通地进行对战也很难取胜。

如此一来,一旦排名相差甚远就永远不可能反转,这么想也不为过。但是这毕竟是ARMMO,PvP很大程度上会受到玩家自身的体力和运动能力的影响,不管攻击力补正有多高,只要剑砍不到就毫无意义。擅长跑步的玩家只要不停跑来跑去,敌人的力气总会消耗殆尽的。这样凭借着体力优势在PvP中不断取胜,排名也能逐渐提高。

但是,如果只有这样的话,年轻又擅长运动的玩家的优势就太大了。——因为这是ARMMO,所以本质上还是这样——因此,还有讨伐BOSS、收集涌现在街道上的道具这样正统地获得点数的方式。亚丝娜基本上没参与过PvP,只靠打BOSS和收集道具,在两周之内就升到了3000名以内,只能说她真是厉害啊。

反观我这边,到了四月底仍徘徊在十万名左右。我本来抱着就一直这样下去直到OS的热潮过去的心境,但是那个事件降临在了我——不,是我和亚丝娜的身上。

旧艾因格朗特的楼层BOSS开始陆续在《序列之争》的期间限定战斗活动中出现。

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排名第二的玩家,Eiji。

亚丝娜和克莱因失去了记忆,还有新国立竞技场的决斗——。

重村彻大教授的目的,是让在SAO中丧生的爱女悠那,作为电子幽灵起死回生。通过扫描使用Augma的SAO生还者脑中关于悠那的记忆,用数据庞大的生命日志生成与悠那拥有同样记忆和人格的AI。

计划基本完成了,教授成功地作出了有着女儿人格和有限记忆的AI。我们将那个AI称为“白衣尤娜”,因为她被赋予了善良的人格,所以在计划的最终阶段,她决定阻止这个对SAO生还者造成威胁的计划。

真相令人震惊,运行《序列之争》的是搁置在Argus本部地下的旧SAO服务器。艾因格朗特第100层BOSS——在艾因格朗特被茅场晶彦劫持前,本来应该在SAO中登场的最终BOSS,白衣尤娜是利用它的语言引擎才能运作的。

在白衣尤娜的协助下,我和同伴们打倒了最终BOSS,制止了重村教授骇人的计划。但是因为语言引擎被初始化,白衣尤娜最终消失了。

亚丝娜和克莱因被夺走的记忆,也随着被扫描过的神经树状突起的再生而渐渐苏醒,事件到此为止。

决战已经过去了八天,但是直到现在,我的心中仍有两件介怀的事情。

一个是重村悠那的青梅竹马,也就是在艾因格朗特中悠那死去的时候在场,并因此协助教授开展计划的Eiji。

另一个,是担任《序列之争》形象代言人的AR偶像,与白衣尤娜有着完全相同的长相和完全不同的性格的“黑衣尤娜”——。

Eiji,也就是后泽锐二,他利用内置了人工肌肉、能够大幅强化运动能力的装备,把克莱因所在的公会“风林火山”的成员全都送进了医院。在AR游戏的对人战中,真的对玩家拳打脚踢,毫无疑问犯了伤害罪。在新国立竞技场与我决斗之后的第二天,他就去代代木警察局自首了,现在已经过去六天,他仍在拘留中。

克莱因他们以“这是游戏中的事”为由,没有提出被害申请,现在正处于不知道会不会被起诉的微妙状况。

然后是“黑衣尤娜”——最近这个称呼被稍微简化为“黑尤娜”,她仍作为AR偶像活跃着。

她虽然也是AI,但是和白衣尤娜不同,她没有搭载超高度的语言引擎。恐怕她的人格程序和被赋予的欲望也很简单,大概不会通过自己的判断来做出行动吧。因此,每每看到她天真无邪地唱着歌的时候,内心深处都会微微泛出针扎一样的疼痛。

无论是Eiji还是黑尤娜,都不会再见到了吧。

但是我总觉得,卡在我心中的小小尖刺,没法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拔掉。

 

2

从学校附近的西武柳泽站,到我家所在的本川越,要乘西武新宿线坐45分钟。

从学校步行到车站要五分钟,从车站骑自行车到我家要十分钟,所以我上学单程就要一个小时。

就直线距离而言,住在世田谷区宫扳的亚丝娜家要近得多,但是她必须走一条非常复杂的路线,先坐公交车到吉祥寺站,走到京王井的终点站明大前,换乘京王井线到下高井户,然后换乘东急世田谷线,最终到达离家最近的宫坂站。所以,她从学校到家要花上一个半小时。

我觉得干脆在环八和青梅街道上骑摩托车好了,这样三十几分钟就能到,但是我怎么也没法对身为社长家大小姐的亚丝娜说出“去考摩托车驾照吧”这种话。但是因为她从ALO中解放出来之后也没能进行锻炼,所以她本人觉得这正好可以当作运动,并不讨厌在上学路上花费大量的时间。

就我而言,放学后两人相处的时间减少了,让我觉得很痛苦。但是仔细想想,在虚拟世界相遇的我和亚丝娜,在现实世界中能上同一个学校已经是奇迹了。回到家之后也能随时在ALfheim见面,在这之上的奢望我也不敢要求太多了。

把自行车停进车库,锁上钢丝锁之后,我拉开了大门。

就在这里,平常一直比我回来得晚的直叶,在楼梯的拐角处探出了头。

“哥哥,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你今天回来得好早啊,社团活动呢?”

我一边脱鞋,一边向她提问。不知道为什么,直叶倾斜着身体回答道:

“因为昨天是共同训练,所以今天休息~”

“这样啊,辛苦了。”

获得了剑道的体育推荐名额,直叶进入了崎玉市实力强劲的女子学校,升入二年级之后,直叶过上了更加忙碌的社团生活。上个月的十九号参加了关东大赛的个人预选赛,在下一周又参加了团体预选赛,在两个比赛中都顺利地取得了优胜。

要到她学校附近的大宫站,只有川越线这一个选择。据说她每天上学只需要花费35分钟,但是她基本上每天都比我回来的还晚。本以为过着这么忙碌的生活,她应该没有精力玩游戏了才对。但是她每天睡觉前都会上线,假日还会和同伴们一起攻略大型任务,似乎很是乐在其中。

而且,直叶有一种神奇的集中精力的方法,那就是在比赛的前一天晚上,在ALO里和我一直决斗,直到将我打倒。我和莉珐的角色都是速度优先型,所以这势必会成为一场激烈的高速战斗。但是她说这么做之后,第二天比赛的时候心态会出奇的冷静。

就是这样深爱着ALO的直叶,似乎也对OS产生了兴趣——在AR战斗中,剑道的技巧肯定会比在VR里更能发挥作用。拜托了妈妈的同事,好不容易才买到了Augma,但是在SAO的BOSS开始出现时候,她却出发去遥远的岛根参加剑道部的合宿。但是在和第100层BOSS的最终战斗中,她在岛根登录,飞进战场,参加了这次战斗,给处于劣势的我们带来了极大的援助,让我在妹妹前越发抬不起头了。

据她所说,下次的关东大会是六月上旬,所以这次我必须好好给她加油……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登上了楼梯,直叶还是保持着把头和右肩以外的部位藏在墙后的姿势。

我灵光一闪,假装要向洗脸池走去,然后突然冲刺,抓住了想要逃走的直叶的T恤衣领。

“咕诶。”

妹妹发出了这样的呻吟,她的左臂抱着一桶容量一升的优惠装香草冰淇淋,上面还插着一个勺子。看来她是这样直接挖着吃的。

“喂,你这样会被妈妈骂的哦。”

我放开她的衣领,这样说道。直叶转过头,向我吐了吐舌头。

“因为,如果用盘子吃的话就要再洗一个东西了。这是节约啦,节约。”

“绝对不是这个意思好吧……我会替你保密的,给我也来一点。”

我提出了收买条件,正要伸手的时候,直叶却先我一步握住了勺子。还以为她拒绝了交易,没想到她舀了满满一大勺冰淇淋,将勺子伸向我的嘴边。

“啊——”

“啊什么啊……太多了啊……”

我这样说着,无奈地张开嘴一口塞了进去,凉凉的口感让我太阳穴发疼。看着皱起眉毛的我,直叶嘻嘻地笑了起来。

洗过手和脸之后,打开自己房间的门,在朝向西南方向的角落里,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将房间染成一片赤红。

看来,我在艾因格朗特度过两年之后,变得不擅长应对晚霞这种东西了。明明从艾因格朗特生还已经过去一年半了,事到如今我还是会触景生情。出神地望着橘色的天空大约二十秒之后,我匆匆忙忙地换了衣服。

在椅子上坐下来,我思考着是做作业,还是去妖精国度看一眼时,目光落在了放在桌角上的精致的设备。

这个由白色的塑料框架构成、宛如头戴式麦克风一样的设备,正是Augma。事件的详细内容并未被报道,在黑尤娜的演唱会现场横行的怪物群也被解释为活动的惊喜,因此Augma没有像NerveGear那样被没收。

现在走在街上,戴着Augma的人也随处可见,但是我比以前更不愿意加入他们了。要进行足以给脑部造成损害的高输出扫描,必须通过专用的大型无人机进行无线供电。虽然菊冈说重村教授准备的最新固件剔除了扫描记忆的功能,但是经历了那种事情,不是用道理就能释怀的。连我都是这样,曾被夺去记忆一段时间的亚丝娜就更是如此了吧。

果然还是停止使用Augma吧。

下定决心的我打算将设备初始化了。虽然除了《序列之争》以外,Augma还有很多方便AR应用软件,但是也可以像以前用移动终端来替代。

将Augma挂在左耳上就会自动启动,视野中央显示出Augma的图标,这个图标是通过纤细的机体尖端的投影棱镜直接投射在我的眼睛上的,内置了矩阵板的后脑部支撑臂也会同时连接到我的大脑。这个将视网膜投射和大脑连接并用的技术,可谓是Augma最大的特征了。

图标消失之后,视野中漂浮着大量的图标和小工具。

第一次看到这个“虚拟桌面”的时候,我还觉得“太花哨了眼睛都要花了!”,但是很快就适应了。仔细想想,如果在ALO里打开一大堆漂浮窗口,情报的密度大概也差不多。在我习惯了之后,觉得这个真是好用得让人不甘心。

但是,这是最后一次看到这个虚拟桌面了——。

心中产生了这番感慨,我看了看天气预报和新闻的小工具,注意到视野左上角有一行滚动的文字,我皱起了眉头。

《序列之争》虽然是一款制作精良的游戏,但是我最不喜欢的就是没法关闭通知推送这一点。文字行全是所谓的“运营方友情提示”的消息。

在为了夺回亚丝娜的记忆而奋斗的过程中,我打倒了带有大量奖励点数的旧SAO的BOSS,打败了排名第而二的Eiji,在最后打到了最终BOSS,一下从十万名左右升到了第一名。仅靠拾取道具和狩猎BOSS是不可能超过我的点数的,因此那些以第一名为目标的玩家只有在PvP里不停地击败我才能实现目标了吧,但是今天我就要从《序列之争》引退了,排名会变成什么样呢——。

不,这些事情让别人来考虑就好。

为了将数据初始化而伸向系统设定图标的右手,在空中停了下来。还是那么烦人的通知栏里,出现了一条新消息。看到那里写着“尤娜”,我下意识地点开了它。

弹出的窗口中所写着的,不是活动和新歌的消息,而是桌面精灵应用公开的通知。

“……尤娜的桌面精灵……”

我一边嘟哝着,一边阅读着详细内容。看来只是一个会通知用户天气和日程的普通的小工具,但是似乎会随着对话交谈逐渐成长。当然,我已经有结衣了,不需要这种功能的桌面精灵。可是我有点想跟她道个别,我点开了消息中的连接。

窗口切换到应用商店,眨眼间就完成了下载和安装。回到主界面,点了一下有着新软件标记的图标之后,眼前出现的是熟悉的协议确认窗口。

很一般啊……我这样想着,快速地跳读了全文,按下了确认按钮。窗口消失了,在我常年惯用的书桌表面,出现了一个发光的小圆环。

变成进度条的圆环转了一圈之后消失了。伴随着轻快的音效,一个人形的角色出现了。

就像放在旁边的汽水瓶子一样小,身高大概只有20厘米吧。白色的长发和以黑色为基调的服装。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眼睛的颜色是宛如红宝石的赤红色——。

娇媚的脸庞上浮现出甜美的笑容,虚拟角色向我挥了挥手。

“初次见面!我是尤娜。对下载了这个软件的你,表·示·感·谢。”

用娇滴滴的声音打过招呼之后,在最后抛了一个飞吻。这个虚拟体的举动可以通过用户的对话进行自定义,默认的的设置是小恶魔的氛围。

——不,应该说是很好地再现了原版的性格。

小小的尤娜在书桌上走来走去,然后靠在了饮料瓶上。原来如此,这个就是和字面意义一致的桌面精灵呢。她歪着小小的脑袋,以倾斜的角度仰望着我。

“我说,你的名字是什么啊?”

虽然初次登录VRMMO的时候经常会有这种确认名字发音的小步骤,但是在现实世界中这么做感觉有点紧张。我有意识地让自己的注意发音标准——

“桐人。”

“桐人,这样叫你可以吗?”

听到和记忆中相同的声音,我沉默地点点头,然后再次回答道“可以”。尤娜再次露出微笑,向我说“请多指教,桐人!”

这个桌面精灵,只有外表和帮助过我们的白尤娜相似,应该也不会和原版的黑尤娜共享数据吧。但是,尽管如此,我也相信着有什么会传达到未知的地。我想要向眼前的尤娜道一声“谢谢”和“再见”。

然而,在我开口的前一秒。

尤娜倚靠着饮料瓶的身体发生了奇怪的变化。

伴随着“唦唦”的杂音,虚拟体的各个地方出现了水平的噪点。像是在反抗异常一样,她做出了不自然的慢动作,呆呆地站着,然后与我对视——。

“桐人。”

她再一次叫了我的名字。但是这个声音,完全不是刚才那种魅惑的音色,反而包含了几分急切。

“桐人,救救我。”

像是低语一样的声音,桌面精灵再次以瞬移一样的动作回到了刚才的位置。噪点已经消失,她轻轻摇晃着身体,开始哼唱。

“尤娜……?”

“怎么啦,桐人?想让我唱歌的话,必须要有麦克风和服装才行哦!”

“啊……嗯,嗯……”

似乎是把我暧昧不清的回答当做了肯定,小尤娜忽然挥起右手。新弹出的窗口是有着各种各样款式的麦克风和连衣裙、摆放着小饰品等道具的商店界面。好像集齐一个套装就能让她唱对应的歌曲。

除了现实货币以外,还可以使用《序列之争》的点数。如果真的有兴趣,就算把所有的道具都买了,我的点数余额也不会减少很多,但是现在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

“……不,之后再说吧。”

这一次我清清楚楚地说了出来,尤娜一点也没有不高兴的样子,而是回答了一句“是吗?”,然后窗口消失了。她继续在桌子上走来走去,坐在了PC用的鼠标上,然后又一次哼起了歌。

作为桌面精灵,这些举动并没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但是,如果是这样,那刚才的那句话是怎么回事。“救救我”——小尤娜叫了我的名字之后,的确说了这句话。

假如,那是网上的一个不知道在哪里的人,借桌面精灵之口发来的消息呢。

对方是谁,我只能想到一个人。应该在新国立竞技场消失了的白尤娜——重村悠那的电子幽灵。

对重村教授而言,作为AR偶像继续活动的原型——黑尤娜,说到底只不过是让女儿复活的工具罢了。给了她和女儿一样的容貌,也是为了唤醒封藏在SAO生还者内心深处的关于悠那的记忆。正因如此他才对黑尤娜那么冷淡吧,菊冈是这么说的。实际上,在新国立竞技场进行同时记忆扫描之前,教授关闭了让黑尤娜运作的工作台。

事件过后,黑尤娜的管理权交给了卡姆拉公司,听说数据也在那时被重置了。所以,我不觉得她会认出我,通过桌面精灵来向我求救。

如果说白尤娜的意识还残留在某个地方的话……那就只能是在旧SAO的服务器中了。但是,那个机器在事件之后被如何处理了呢,我也无从得知。

是不是应该再和重村教授接触一次。

想到这里,我回忆起了当时为了逼问他而前往东都工业大学的事情,皱起了眉头。尽管被我直截了当地问了“Augma是不是扫描了SAO生还者的记忆”,处于教授的立场应该只能否定吧。话说回来,那个时候他那种冷淡的态度,让我相当受伤。如果我还恬不知耻地去见他,就“黑尤娜的桌面精灵说了救救我”的话题跟他探讨,他也肯定不会搭理我的吧。说到底,我也不知道教授现在在哪里,菊冈也不肯告诉我。

既然如此,就这个事情而言,我能见的就只有一个人了。

我先搜索了一下桌面精灵的使用说明书,向继续哼着歌的小尤娜说了“回见”。接着,尤娜“嘭”地站了起来,说完“嗯,再见啦,桐人!”之后,她挥了挥手,消失在了光芒之中。虽然也有不用说话就能关闭应用的方式,但是因为桌面精灵的外表和尺寸感都很像尤娜,我实在不好意思做出什么也不说、动动手指就离开的这种行为。

桌面精灵不在了之后,我越发地感觉刚才的那句话是我的幻觉。但是,如果在这里能把一切当做没发生过,也就不会卷入一系列事件之中了。

我吸了一口气,再次开口。

“指令,拨通菊冈诚二郎的电话。”

接着,Augma的语音通话应用启动了,响起了拨打电话的嘟嘟声。虽然在习惯了这个操作度之后我都不想再用移动终端了,但是说到底也只有今天而已……不,在搞清楚消息的意思之前,我会下定决心等着的。

第二十二次的嘟嘟声被打断了,耳边响起了有些焦急的声音。

“我说啊桐人,今天是周四,而且还是六点以前啊。就算是我,也有身处不能马上接电话的地方的时候啊。”

“抱歉,我以为公务员是五点下班。”

听到我饱含诚意的道歉,谜团重重的精英官僚突然发出了“呼啊”的奇怪声音,然后用无奈的口吻说道:

“……说吧,你有什么事?”

“我有点事想让你调查一下。”

我继续说道,向他提了两个问题。因为对方说会在五分钟之后给我回电话,我就老老实实地挂了电话,然后打开了计时器应用。

该说真不愧是他吧,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计时器正好数到4分58秒。

将他的调查情报记录在备忘录上,我真诚地向他道了谢,然后挂断了电话。

我手写记录下来的日期是五月八日星期五,16点。也就是明天。这样恰好的时机,究竟是偶然,还是有意为之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只要再和她见一面,应该就能明白了。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桌面,然后才发现这是现实世界中的声音。

“哥哥,差不多该做饭了哦。”

门外传来直叶的声音,我一边摘下Augma,一边回了她一声“好——”。

 

分页阅读: 1 2 3 下一页
16 条回应
  1. IPP_Vmoe2017-9-27 · 19:19

    [哆啦A梦吃惊]

    • ejdn2019-7-26 · 17:06

      可以

  2. 永恒之久远2017-9-27 · 19:23

    奈奈酱说的期待就是这个吗,攻略组效率虽然很重要,但也要注意休息啊[爱你],@结城明日奈

  3. 黑涩素颜2017-9-27 · 20:22

    好甜啊[爱你][爱你]

  4. 徐小黑Hei2017-9-28 · 9:21

    真好

  5. 王家2017-10-1 · 15:54

    谢谢结城明日奈大大,不用太劳累哦

  6. senin2017-10-3 · 11:36

    kirito和学长的互动真有意思hhhh感谢汉化组~~辛苦啦!!

  7. qchuser2017-10-5 · 20:52

    辛苦了

  8. 餡こ2017-10-6 · 12:22

    从第6页开始怎么没有了?

    • 白珀2017-10-7 · 0:12

      这是一边翻译一边更新的作品吧

  9. 桐ヶ谷和人2017-10-8 · 3:47

    这个特典是从哪里来的啊?川原正在写么?还是买BD送的?

    • Heathcliff2017-10-8 · 15:02

      BD赠送

      • 桐ヶ谷和人2017-10-9 · 4:39

        多谢解惑,BD我也买了,但是附赠的特典全是日语我也看不懂,我还以为附送的特典小说只有希望之歌呢。

  10. 七殺天凌2017-10-22 · 22:55

    😆 话说这学校大的暗杀一个人都可以藏尸N天吧

    • 155555512019-9-17 · 22:51

      暗杀教室?

  11. fake2017-12-25 · 22:26

    结束的好突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