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典·短篇

[剧场版刀剑神域][BD特典]Cordial Chords

Heathcliff · 9月27日 · 2017年 ·

 

3

接过装在褐色信封中的个人物品,签了好几份文件之后,后泽锐二走出了代代木警察局的大门。

自从5月1日自首一来,已经过去七天了。不,应该说还不到七天。

关于在秋叶原和代代木竞技场袭击了风林火山的成员并让他们负伤这件事,锐二将动机以外的实情全盘托出。虽然在审讯的时候说了“因为游戏中的纠纷而怀恨在心”,但也并非完全是谎话。

将六人送进了医院,也没有身份保证人,本以为不可能被保释,但是今天锐二突然被告知,他以处分保留的名义被释放了。看来似乎是由于风林火山的人们没有提出被害申请或是撤消了申诉,锐二不得不感激他们。但就算被释放了,锐二也没有什么必须要去的地方。

一般而言,他只有回到位于目黑区的家这个选项。想要换个衣服,洗个澡,在熟悉的床上好好睡一觉。

但是同时,他也有种绝对不想这样做的感觉。

不想回到日常生活。再也不想重新回到一味地等待着后悔和绝望被逐渐淡忘的日子。

在前年秋天从死亡游戏中解放出来之后……不,准确地说是更早的一年前,自从2023年的6月18日,尤娜——悠那在艾因格朗特死去之后,锐二就一直生活在暗无天日的世界中。

退出血盟骑士团,把自己关在曾和尤娜一起寄宿过的第一层的旅店里,一遍遍地回想起悠那临终前的景象。

如果那个时候这么做或是那么做的话,她应该就不会死了。锐二一个劲地考虑着这些事情。

一开始只是不停地自责。如果我更强的话,如果我能注意到陷阱区域的机关的话,如果我没有说出要拯救陷入困境的玩家的话——。

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他开始寻找自身以外的造成悠那死亡的原因。

如果无谋的玩家们没有触发显而易见的陷阱。

如果他们读过攻略本,所有人都带了在四十层必不可缺的“止咳药水”。

如果一起参与救援的玩家,没有以攻克BOSS为先,而是救了陷入绝境的悠那……。

那个瞬间,锐二拼命地恳求救援队的两名主力玩家——“风林火山”公会的成员,向他们哀求“拜托了,救救悠那吧”。

但是,那两人却回答他说“如果不打死BOSS在场的人就会全灭”,并不打算离开他们所在的地方。

不知不觉间,锐二认为杀了悠那的不是怪物,也不是SAO这个游戏,而是将原因归结到那2名玩家身上。当楼层攻略取得进展时,锐二在情报商的报纸上看到了风林火山这个名字,憎恨也扩大到了其他的成员和公会会长。

就是他们杀死了悠那。他们想要独占BOSS掉落的道具,所以不愿意去救悠那。

尽管心中的某个地方也理解这是不讲道理、近乎借口的想法,但是除此以外,锐二没有理由继续活在那个世界里了。

当然,他也无数次地考虑过自杀。只要从起始城镇外围的平台上跳下去、坠入无边的云海,就算不走出圈外也能死掉。

但是,虽然谁也没说出口,但是谁都在心底默默地想过——在艾因格朗特里死掉的玩家,是真的死了吗。会不会被转送到某个空间里,在那里待机,直到游戏攻略为止呢。就是这样渺茫的希望,让锐二打消了自杀的想法。

2024年11月7日,SAO终于通关,锐二回到了现实世界。

在收容他的医院里,他被告知了几件事。

在锐二被困入死亡游戏的一个月之后,父母离婚了。之前居住的房子也已经被卖掉了,父母两人也都搬家了。负责照顾锐二的,是悠那的父亲重村教授。

然后,既是死亡游戏的主谋,也是重村教授弟子的茅场晶彦,他在一开始说的那句话与事实一句不差——。

果然,尤娜在艾因格朗特第40层死去的同时,悠那就去世了。在平静地宣告这个事实的教授面前,锐二流下了眼泪。

收到医院联系的父母,在几天后前来看望他了,但是两人似乎都不愿意接回他们的儿子。那个时候,锐二第一次知道了自己明明是独生子,还被取名为“二”的缘故。父亲和母亲是再婚,锐二是母亲带来的,和父亲没有血缘关系。不知道名字的哥哥,似乎被母亲的前夫带走了。

锐二宣布要自己一个人生活,听到这番话,已经开始了新生活的父母仿佛松了一口气,然后回到了各自的家。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会寄来最低限度的生活费,所以锐二租了一间便宜的公寓,通过国家的SAO事件被害者救济计划,获得了高中毕业证书。那种可能存在对悠那见死不救的家伙的学校什么的,锐二绝对不想去。

虽然总算获得了考试资格,但是他在大学也没有什么想要学习的内容,失去了悠那的绝望持久不变地扎根于心中。第二年秋天——在重村教授请求他协助开展“悠那重生计划”的那一瞬间,每日仿佛彷徨于黑暗之中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从那天起,锐二就一直以能与悠那再次相见为心灵支柱而生存下去。他重新开始备考,作为见习生加入了重村研究室。

他知道,通过SAO玩家们的记忆再造出的电子幽灵并不是真正的悠那。尽管如此,锐二也始终无法放弃那渺茫的希望。通过人类的记忆创造出人工智能,这是世界首次的尝试。既然如此,这一行动会产生什么奇迹也不说不定。

是的……实际上,奇迹发生了。

扫描了几十名生还者的记忆,将这些记忆结合起来,通过茅场晶彦设计的语言引擎,如果再夺取聚集在新国立竞技场的上万人的记忆,然后综合起来,形成AI。这样的话,悠那就能完全复活了。

但是AI悠那的人格,和悠那过于相似了。

她再一次做出了同样的行为。

就像在艾因格朗特第40层,她选择牺牲自己来拯救其他玩家那样,尽管她知道自己会消失,这一次她也选择了帮助原攻略组玩家和将SAO通关的“黑衣剑士”,最终阻止了教授的计划。

在竞技场的地下停车场里,锐二和黑衣剑士战斗了,虽然最大限度地使用了人工肌肉装备,但还是输了。然后,锐二当场就被深深信赖的重村教授背叛了。

教授想要把锐二关于悠那的记忆也夺走。

不记得记忆扫描到底有没有执行,锐二在地下停车场醒了过来。当他走进演唱会现场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没错……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

虽然以保留处分的名义被释放了,但是锐二不知道自己今后应该去哪里。

如果回到公寓,也只是继续过着灰暗的生活。虽说如此,他也不打算联系教授。自己出生的那个家,已经住进了别的家人。虽然肚子已经空到胃痛,但是他也丝毫没有去店里吃点东西的打算。

想要看看时间,锐二看向视野的右下方,但是那里什么也没有。当然了,因为自己没有戴着Augma啊。

锐二的Augma是为了控制人工肌肉装备而特制的,已经和坏了的装备一起被没收了。想要拿回来的话只能等受害者确定不起诉之后,但是那个可能性究竟有多大也不清楚。

不管怎么说,一直待在警察局附近的话,也会被巡警赶走吧。既然这样,就一直这样毫无方向地随便走走,直到精疲力尽吧。

一边这样想着,锐二一边走上了警察局前的人行道。

在他面前,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正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站着。

 

4

看向这边的后泽锐二——Eiji的眼中游走着锐利的敌意,我想着“就知道是这样啊”。

换位思考一下的话我也会如此警觉。对他而言,我不仅阻挠了重村悠那重生计划,还是可恶的攻略组玩家的代表。

事件结束之后,我让百事通艾基尔调查了很多,所以现在我在一定程度上也对Eiji憎恨风林火山和攻略组的理由,以及悠那在艾因格朗特中丧命的经过有所了解。

会憎恨也是理所当然的——我并不这么认为。至少,不至于一定要把克莱因他们送进医院。

但是另一方面,锐二的心情——或许是我自认为如此——我在一定程度上也能理解。在“月夜的黑猫团”公会溃灭之后,我也试图寻找自身以外的理由,也曾对顾虑我的心情的克莱因和亚丝娜采取冷漠的态度。如果在幸和铁雄逝去的时候,有其他玩家在场的话,我说不定也会狠狠地憎恨他们。

一边在脑内进行着这番推测,我一边考虑着该如何搭话。

但是我说出什么之前,Eiji开口了。

“……你有什么事。”

虽然语气尖锐,但是总比一开口就是“给我消失”要好得多。我清了清嗓子,看了看右侧。

“在这之前,还是先换个地方吧。我刚才被那个巡警问来这干什么了。”

“…………”

虽然Eiji一脸怀疑,但他还是沉默着改变了身体的方向。我匆匆忙忙地赶上已经开始快步离开的他。

“那个……前面不远处有个能用OS点数支付的家庭餐厅。我攒了很多点数,我请你吧。”

我在旁边向他这样搭话之后,就听到了平生以来最明显的咂舌声。

“就算你不请,我的点数也……”

没好气地丢下这样一句狠话之后,他露出了一副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的表情。虽然我的Augma放在包里,但是Eiji的头上并没有戴着Augma。恐怕是作为事件的证据被扣留了吧。所以,没有Augma的话也就理所应当地没法使用使用《序列之争》的点数了。

虽然Eiji就这样一言不发了,但是我们一起走到了目的地的家庭餐厅,也没有拒绝想要劝说他的我。还好店里很空,我们坐在了餐厅里侧的四人座。坐在这里的话,其他客人应该听不到我们说话吧。

坐在我对面的Eiji,再一次低声说了句“你有什么事”。我从架子里抽出菜单,放在了他的面前。

“点完菜再说吧。随便点吧。”

然后,他再次咂舌。但是Eiji还是哗啦哗啦地翻起了菜单,只看了短短十秒,然后按下了呼叫按钮。还没点好菜的我,慌慌张张地打开了自己的菜单。

出现在眼前的女服务员戴着Augma,以替代无线终端。

“牛胸肉牛排C套餐。”

Eiji毫不犹豫地下了单,女服务员在只有她能看到的悬浮窗口上将内容输入进去。虽然想说我也要一份一样的,但是我和直叶约好了要一起做晚饭,所以我只点了芝士蛋糕和饮料。

女服务员离开之后,Eiji死死地瞪着我。“你有什么事”——还以为要听到第三次这句话了,但是这回却是不同的问题。

“……那是归还者学校的校服吗?”

“诶?”

低头看了一眼带有略微醒目的包边的外套,我点点头。

“啊,嗯……是这样没错。”

“哼。”

他哼了一声,并不打算多说什么。搞什么嘛真是的……虽然我这么想,但是我今天不是来讨论关于学校的话题的,我将平板电脑从斜挎包里拿出来。

我点开做好标记的页面,递给他看。

“这个,你知道吗?”

“…………”

沉默地接过平板电脑,Eiji瞥了一眼屏幕,脸上浮现出了格外严肃的表情。

“尤娜的……桌面精灵?”

快速地点开了链接,他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充值给她换衣服……让她为用户唱歌?不……我不知道这个东西。教授会允许开发这种应用吗……?”

“黑尤娜……不,偶像尤娜的管理权,据说已经不在重村教授手上了。”

我说出了让结衣帮忙调查的情报之后,Eiji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现在是一家名为‘亚里欧鲁姆’的演艺事务所和卡姆拉公司在积极地利用尤娜。”

(原文为アリオルーム。找不到词源,姑且音译。)

“……教授把尤娜的管理业务委托给了亚里欧鲁姆这家公司。但是,尤娜的活动日程实际上是教授和我来决定的。因为她……就是你所说的黑尤娜,是为了召集SAO生还者才被制作出来的……”

Eiji小声地说道,他的脸上露出了些许同情。但是那副神情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豁达的表情。

“……既然教授决定这么做了,也没办法了。他想怎么使用黑尤娜,我也没有权利说什么。”

真的只是这样就行了吗,我将这句话咽进肚子里。重村教授将黑尤娜的管理权让渡出去,似乎是因为他要对九天前尤娜首次演唱会上造成的大混乱负责。然后阻止了将教授和Eiji堵上一切的悠那重生计划的就是我……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就会出现众多的死者。

Eiji的视线离开了平板电脑,他抬起头,再次以严肃的表情看向我。

“……所以呢?你就是为了让我知道这件事才来见我的吗?说起来……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被释放了……”

但是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女服务员过来了,Eiji闭上了嘴。

桌上摆着发出滋滋声的牛排和套餐里的圆面包,以及盛着芝士蛋糕的盘子。在进行了“您点的菜上齐了吗”和“是的”的问答之后,女服务员留下仍采用纸质形式的小票,然后离开了。Eiji盯着我看。

“啊,请吧,你先吃吧。我去拿点饮料,你要……”

接着,Eiji一副像在说“为什么这么紧张”的样子,粗鲁地对我说了句“乌龙茶,少冰”。

在饮料区接了冰镇乌龙茶和给我自己的热咖啡之后,我回到了座位上,Eiji已经将牛排和面包消灭了一半。是因为饿了呢,还是因为想要快点结束呢——恐怕二者皆有吧。

放弃了在吃饭时进行交谈,我用叉子切下小份芝士蛋糕,将其送入口中。

虽然ALO的味觉再现引擎也在不断更新,但是果然没法达到将真正的食物——尤其是甜点——直接在脑内而不是在舌尖产生的满足感再现出来。换句话说,就是虚拟的甜点中不存在糖分和卡路里带来的罪恶的味道。

最终,Augma并非卡姆拉公司和重村教授零基础独立开发的,而只是照搬了茅场晶彦的完全潜行技术,并限制了完全潜行功能的替代品而已——当然,能让机身如此小型化也是十分令人佩服的,所以如果真的想做的话,在AR环境下再现味觉应该也能够做到。没有这么做是出于营销战略的考虑呢,还是对茅场的客气呢。

我一边进行着这样的思考,一边活动着叉子,蛋糕转眼间就被消灭得干干净净了。Eiji那边也差不多在同时吃完了牛排,将乌龙茶一饮而尽。

虽然我真的很好奇在警察的拘留室里会提供什么样的饭菜,但是现在实在不是问这个问题的场合,即使是察言观色等级不高的我也明白这一点。在Eiji“呼”地叹了一口气的瞬间,我突然进入了正题。

“昨天,我试着在Augma里下载了那个桌面精灵。”

Eiji立刻又回到了严肃的表情,只说了一句“然后呢?”。

“……然后,桌面精灵尤娜,一开始只有一些正常的举动……但是在我告诉她名字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做出了受到异常负荷的行动……”

在说明的过程中,我越来越对那件事是否真的发生过感到怀疑,但是如果在这里说了“果然还是没事”的话,就只会以我特意在放学后来到和我家相反方向的代代木、请Eiji吃了牛排而告终了。我下定决心,决定在事情变成那样之前说出口。

“……她说了,‘桐人,救救我’。”

“…………”

Eiji沉默不语,他向我投来的视线里,“这家伙没事吧”和“是不是上当了”的意思各占一半。

……不,不仅如此。“怎么可能”和“难道说”的成分在逐渐增大,超过了一开始的怀疑——。

“……只说了‘救救我’吗?”

听到他小声投来的提问,我赶忙点点头。

“嗯。只说了这个,还有动作像是卡住了一样……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不像桌面精灵的地方了。”

“……就为了这点事情,你就调查了我被释放的时间,来见我了吗?”

这一次,不是能够简单地回答的问题。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我自己也不是没想过。

但是。

“大概,就算说了其他的话,我也会当做听错了或是程序异常,然后很快就忘掉了吧。……但是,我被人求救了啊……”

将杯底尚未冷却的咖啡一饮而尽,苦味让我皱起了眉头,我说出了昨天想到的推测。

“如果这是谁通过桌面精灵发送信息,那我只能想到两个人。一个是应该在体育场消失了的白衣尤娜……重村教授的女儿的电子幽灵,另一个是由亚里欧鲁姆运作的黑尤娜。但是,黑尤娜大概不会有那么复杂的性格设定吧?”

对于我的问题,Eiji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在几秒之后小声低语道。

“两个人,吗。”

“诶……?”

“……没什么。——的确黑尤娜……我和教授将她标注为字母的YUNA,她只被添加了‘想在很多人面前唱歌’这一动机。她连我们的计划内容都不知道。就算运营权从教授手里移交到了亚里欧鲁姆,黑尤娜也是作为AR偶像活跃,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那么,她就不会产生对这个状况感到不满的判断……应该……”

解说的声音逐渐弱了下来,我探头窥视了一眼Eiji的脸。在他注意到了我的视线之后,我迅速地扭开了头。

“不……。想要读跟她毫无关系的书,对物体化的记忆数据感兴趣等等,她好几次做出了设定以外的举动。但是,我不认为她的基本性格会发生改变。如果真的是哪个尤娜像你发送了消息的话,那么……”

说到这里,Eiji再次陷入沉默。他凝视着桌上的一点,一动不动。

按照常理而言,发送短信的不是黑尤娜,所以说白尤娜仍存在于某处。他是在犹豫能不能做出这个有些草率的结论吧。在得到希望之后马上将其打碎……这种郁闷,在我想要为了幸获得复活道具的时候也曾感受过。

即便如此,既然分析到了这里,就不得不提出关键的问题。我就是了为了询问这件事,才来见Eiji的。

我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又再次深呼吸——但是停在了这里。在犹豫了两秒以后,我提出了和打算不同的问题。

“那个……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也不能一直叫‘你那边’和‘你’……Eiji?诺奇拉斯?后泽君?”

话音未落,微卷的刘海深处传来了锐利的视线。

“第三个绝对不要。第二个也不行。……叫我Eiji就行了。”

“知、知道了。……那么,你也叫我桐人……”

“哼。”

相信着这个回答是表示肯定,我继续说道:

“那么……我来见Eiji,是想知道让白尤娜运转的那台旧SAO服务器,现在怎么样了呢?”

“你说……旧SAO服务器?”

小声地重复了一遍这个字眼之后,Eiji皱起了眉头。

“那当然是教授把它关闭了,然后再次封存起来……不,等一下。不仅仅是那个桌面精灵,黑尤娜本身也还在活跃,你是这么说的吧?”

“啊……嗯。那个……”

我拿起桌上的平板电脑,点开了某个做好地图标记的官方网站。

“……你看,今天也在秋叶原和大阪举办迷你演唱会呢。而且,月底好像还要发行新歌。”

“那么,SAO服务器就还在运作。”

Eiji这样说道。我花了几秒钟去理解这句话。

“……是吗……。也就是说,黑尤娜也是通过SAO做成的AI吗……?”

“是啊。不管被附加的动机多么单纯,外行的重村教授也不可能开发出说话那么自然的AI。”

做出了这番定论,Eiji将手伸向玻璃杯。但是杯中只剩冰块化成的水了,他注意到了这一点之后,站了起来。

“这次我来帮你接。喝什么?”

这么尖锐的询问别人要喝什么饮料的方式,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一边这样想着,我一边回答说“那我要碳酸饮料”。

“哼。”

因为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反应,所以我老实地等着。Eiji很快就回来了,他在我的面前放下玻璃杯和习惯,然后回到椅子上,喝了一口自己的卡布奇诺,然后继续刚才的解说。

“通过SAO服务器运行的并非只有黑尤娜。《序列之争》本身也是使用了藏在SAO服务器里的另一个系统。”

“另一个……系统?”

“你听说过Cardinal System这个系统吧?”

听到这个问题,我下意识地点点头。

“啊……嗯,听过。控制SAO的不需要维护的自律系统对吧……就说它能够迅速修复漏洞和故障,处理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连任务都能自动生成。”

“哼……没错。Cardinal System的名字是‘基数’,似乎是取自Cardinal Number这个词。需要跟你介绍一下基数的概念吗?”

“那个……是表示事物数量的数字,对吧?像是一个、两个、三个……”

“嘛,算是吧。也就是说Cardinal System是通过基数来控制游戏的系统。玩家和怪物的HP、STR这些数值,武器防具的属性,各种各样的补正值和抵抗值,一切都是通过基数进行管理、处理的……嘛,对于RPG而言这是理所当然吧。”

“原来如此……”

一边设想着话题的走向,我一边将吸管插入碳酸饮料里。Eiji也喝了一口卡布奇诺,视线在半空中游离。

“……但是茅场晶彦基于完全相反的构思,试着做了另一个系统。不是基数,而是‘序数’……通过Ordinal Number来对玩家进行管理。”

“序数……就是表示顺序和号码的数字吧……?”

“没错。与Cardinal System对立统一的Ordinal System……。担任Argus独立董事的重村教授,在调查SAO服务器的时候,发现了茅场未经采用的那个系统。教授将它拷贝下来,改造成了《序列之争》。虽然OS的主服务器放在卡姆拉的子公司,但是它是通过专用线路直接连接到Argus本部的SAO服务器的。这是为了让黑尤娜和白尤娜在OS里动起来……”

“……也就是说,在某种意义上,《序列之争》就是SAO本身……吗。在活动战斗中出现的旧艾因格朗特的BOSS,也不是通过模仿原型制造出来的……”

“而是直接借用了原始数据。BOSS出现的位置也与艾因格朗特迷宫区的位置相重合,你注意到了吗?”

“嗯……虽然是在战斗了好几次才发现的。”

我点点头,Eiji望了一眼东侧的窗户——那个方向是代代木体育馆所在的位置。

“那是因为BOSS出现的位置无法变更。不过幸好Ordinal System将位置自动调整为附近的公园和广场了……。如果茅场采用的是Ordinal System,而不是Cardinal System,那么SAO的玩家们也会被以排名的形式进行管理了。”

“如果真的变成这样,那么就必须明确显示排名了,PK的牺牲者也会增加……”

“不过,草率地挑战等级以上的怪物的笨蛋们就减少了呢。”

Eiji低声说道,他用双手握住了咖啡杯,手背鼓起了青筋。

但是几秒之后,他轻轻地叹了口气,放开了杯子,继续进行说明。

“……借用Ordinal System还有一个好处。茅场为SAO设计的语言引擎有三个等级。一般的NPC用的是引擎是功能最低的。第二级是活动NPC和护理支援AI使用的引擎。最高级的就是用于最终BOSS的引擎……。教授理所当然地给白尤娜,不,给悠那的容器选择了最终BOSS的语言引擎。但是这一做法也存在问题。在Cardinal System里,最终BOSS虽然很强,但并非是不死的存在。如果几十名高阶玩家一起进行攻击,也是能够打倒它的。”

“于是,在BOSS被打倒之后,好不容易得到尤娜人格的语言引擎就被初始化了……”

我小声说道,Eiji的嘴角微微弯起。

这不是假设,而是实际发生过的事。我和Eiji在新国立竞技场战斗过后,与亚丝娜和其他同伴们一起打倒了最终BOSS,这些正是九天前发生的事。

但是Eiji只是又叹了一次气,对我的话表示肯定。

“就是这么回事……。但是,在Ordinal System里却不是这样。虽然事到如今已经无法得知其中的原因,但是茅场给予了Ordinal System中的第一名不死的权利。是他自己想成为这样呢……还是……”

话语到此为止,他一口气喝完了卡布奇诺。这次轮到我去接饮料了,但是刚才听到的内容过于令人震惊,我一时无法站起来。

“稍、稍微等一下。不……不死的权利?也就是说,排名第一的人,那个……不就无敌了吗?”

“就是这样。”

下定了结论,Eiji用轻蔑一般的眼神看着我。

“不是,等……等一下。我可没想在OS里开无双啊。”

“谁都没那么说吧。”

“话、话说在前头,我可是打算从OS引退了啊。”

“哼,随你便。”

冷漠地回答了一句,Eiji靠在了软沙发上。夕阳从他身后的百叶窗照射进来,用红色的线条勾勒出他的脸庞。

我也将碳酸饮料一饮而尽,一边搜寻着那天的记忆,一边小声说道:

“……就是因为这个理由,白尤娜才让我们潜入艾因格朗特,按照Cardinal System的规则与最终BOSS交战的吧。反过来……如果把最终BOSS召唤到现实世界,用Ordinal System的规则去打,那肯定赢不了……”

“尤娜……悠那她就是这样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又聪明、又冷静,对谁都那么温柔……”

Eiji以坐在正对面的我都听不到的音量自言自语,他突然睁大了眼睛,接着又将脸沉了下去。

虽然我觉得他应该比我大个一两岁,但是从他的表情来看,又给人成熟之中包含着稚嫩的印象。但那也仅仅是几秒而已,他再次皱起了眉头瞪着我。

“……所以呢?SAO服务器还在运作,那又怎样?”

“那还用说吗?”

看了一眼平板电脑上的时间,我如此说道。

“告诉我连接到SAO服务器上的方法。我想再一次,潜入艾因格朗特。”

 

分页阅读: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16 条回应
  1. IPP_Vmoe2017-9-27 · 19:19

    [哆啦A梦吃惊]

    • ejdn2019-7-26 · 17:06

      可以

  2. 永恒之久远2017-9-27 · 19:23

    奈奈酱说的期待就是这个吗,攻略组效率虽然很重要,但也要注意休息啊[爱你],@结城明日奈

  3. 黑涩素颜2017-9-27 · 20:22

    好甜啊[爱你][爱你]

  4. 徐小黑Hei2017-9-28 · 9:21

    真好

  5. 王家2017-10-1 · 15:54

    谢谢结城明日奈大大,不用太劳累哦

  6. senin2017-10-3 · 11:36

    kirito和学长的互动真有意思hhhh感谢汉化组~~辛苦啦!!

  7. qchuser2017-10-5 · 20:52

    辛苦了

  8. 餡こ2017-10-6 · 12:22

    从第6页开始怎么没有了?

    • 白珀2017-10-7 · 0:12

      这是一边翻译一边更新的作品吧

  9. 桐ヶ谷和人2017-10-8 · 3:47

    这个特典是从哪里来的啊?川原正在写么?还是买BD送的?

    • Heathcliff2017-10-8 · 15:02

      BD赠送

      • 桐ヶ谷和人2017-10-9 · 4:39

        多谢解惑,BD我也买了,但是附赠的特典全是日语我也看不懂,我还以为附送的特典小说只有希望之歌呢。

  10. 七殺天凌2017-10-22 · 22:55

    😆 话说这学校大的暗杀一个人都可以藏尸N天吧

    • 155555512019-9-17 · 22:51

      暗杀教室?

  11. fake2017-12-25 · 22:26

    结束的好突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