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ive

[刀剑神域][Progressive]001

Heathcliff · 9月13日 · 2015年 · ·

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 Progressive 1

───────────────────────────

轻之国度录入组录入

作者:川原砾
插画:abec
译者:周庭旭

图源:linpop(LKID:linpop)
录入:Naztar(LKID:wdr550)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本文特別严禁转载至SF轻小说频道及轻小说文库

───────────────────────────

 

无星夜的咏叹调

艾恩葛朗特第一层 二〇二二年十一月

1


我只看过一次真正的流星。

不是外出旅行的时候,而是从自己房间的窗户。如果你居住在空气清净且夜晚没有光害的城市,那流星应该不是太稀奇的东西。但很可惜的是,我生活了十四年的埼玉县川越市完全不符合这两种条件。所以就算是在晴朗的夜里,肉眼最多也只能看见二等星而已。

但是,在某个寒冬的半夜里,当我不经意地往窗外看去时,我的确看见了……一瞬间的闪光垂直划过几乎没有星星,而且即使是深夜也还带着白色亮光的天幕。当时还是小学四五年级生的我马上有了应该许愿才对的天真想法……只不过,我许的竟然是「希望下一只怪物能掉下稀有宝物」这种完全不浪漫的愿望。因为我当时正在自己喜欢的MMORPG里冲等。

隔了三年(或许是四年)后,我又见到与那天同样颜色与速度的流星。

不过这次不是肉眼所见,背景也不是暗灰色的夜空。

我是在「NERvGear」──世界首次出现的全感觉投入型VR介面机器所创造出来的微暗迷宫深处看见这种奇景。

那是只能用气魄逼人来形容的战斗。

对方在极为接近的距离下闪过等级6的类人型怪物「废墟狗头人突击兵」手里挥落的粗劣手斧,那种惊险的模样让在旁边观看的我都感到背脊发冷。连续躲过三次攻击后狗头人的身体便会失去平衡,而对方也不放过这个机会,全力对怪物施放剑技。

使出的技巧是细剑类武器最先能习得的单发突刺剑技「线性攻击」。虽然是把剑摆在身体中央,然后加上旋转往前笔直刺出的简单基本技,但速度实在相当惊人。这很明显不是只靠系统的辅助动作,同时也加上了玩家本身的运动命令来帮忙提昇速度。

即使过去在封测期间就已经看过小队成员以及怪物使出同样的剑技,但这时我的眼睛还是没办法看见细剑的刀身,只能捕捉到剑技特有的光线特效所划出来的轨迹。在缺乏光线的微暗迷宫里,这道贯穿眼前空间的纯白色光芒让我想起那一天的流星。

细剑使在重复了三次连续躲过三记狗头人斧头攻击↓以「线性攻击」展开反击的固定攻防之后,就在毫发无伤的情况下干掉了这座迷宫里算是强敌的武装兽人。只不过,这对他来说似乎也不是场轻松的战斗。当最后一击贯穿敌人胸甲正中央,怪物一边往后倒一边四处飞散时,细剑使就像是被没有实体的多边形碎片往后推般脚步一个踉跄,背部直接撞在通路的墙壁上。接着就这样滑坐到地上,不断重复着急促的呼吸。

对方没有注意到站在十五米之外十字路口角落的我。

平常在这个时候我通常就会默默离开去寻找自己的猎物。自从一个月前的那一天,决定要成为只为自己的独行玩家之后,至少我就没有主动与人接近。唯有看见在战斗中明显陷入危机的玩家时,我才会打破这个原则。不过那个细剑使的HP条几乎维持在全满状态,而且我也看不出他需要任何多此一举的帮助。

但就算是这样──

我在犹豫了整整五秒钟之后,还是从十字路的阴影里走出来,直接朝着坐在地面上的细剑使身边前进。

对方的体格纤细,身材也算娇小。装备是暗红色皮革长版短上衣加上轻量的铜制胸甲,下半身则是合身的皮革长裤与及膝的靴子。由于他把身上那件长及腰部的兜帽斗篷拉下来盖住头部,所以看不见他的脸。除了斗篷以外几乎就是常见的击剑士装备,不过身为单手剑使的我其实装扮也和他差不多。由于解开高难度任务所获得的报酬──目前的爱剑「韧炼之剑」相当沉重,所以我为了确保剑技的俐落速度而极力避免配戴金属防具,身上只穿着暗灰色皮革大衣以及小小的护胸。

注意到我靠近的脚步声之后,细剑使的肩膀稍微震动了一下,但接下来就再也没有任何动作。他应该已经从显示在视野里的绿色箭头得知了我不是怪物才对。而从对方持续把头深深埋在立起来的膝盖里这个动作,就能感受到他正强烈表达出要我赶快通过的意思──不过我还是在距离细剑使两米的位置停下脚步,并且开口表示:

「……你刚才过度攻击的程度也太夸张了吧。」

厚实布制斗篷覆盖之下的纤细肩膀再次微微动了一下。兜帽缓缓地往上抬起了五公分左右,接着深处的两颗眼睛便以锐利的视线瞪着我。我能看见的就只有浅棕色虹膜,完全无法窥见对方的脸庞。

细剑使用足以媲美刚才那种刺击的视线盯着我几秒钟之后,终于微微把头部往右边倾斜。那应该是表示听不懂我在说什么的动作吧。

看到这里,我内心马上涌起「果然如此」的想法。

决定贯彻独行玩家身分的我之所以没有直接从旁边经过,是因为他身上散发出一种强烈不合常理的感觉。

细剑使所施放的「线性攻击」带有令人颤栗的完成度。无论是短暂的準备动作与施技后的硬直,还有无法辨识的速度都令人叹为观止。我从没见过那么恐怖又美丽的剑技。

因此我一开始还以为他和我一样是封测玩家。因为只有在这个世界成为死亡游戏之前,就已经累积了长时间的战斗经验才能够展现那种速度。

但是看见第二次的「线性攻击」时,我便对自己的推测产生了疑问。对方的剑技虽然相当完美,但战斗方式实在太过於危险。和格挡与封阻比起来,由「最小动作的脚步移动防御」所展开的反击速度当然比较快,而且也不会减少武器防具的耐久度,不过防御失败时所承受的危险也最大。一不小心被判定为反击损伤的话,有可能马上暂时无法行动。个人战斗时的晕眩状态,会让玩家陷入致命危机。

对方的完美剑技与单薄战术酝酿出一种不平衡感。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想得知对方以这种方式战斗的理由。所以才会上前向他搭话,告诉他刚才过度攻击的程度实在太夸张了。

但是对方却连这极为通俗的网路游戏用语都没听过。这也就是说,眼前的细剑使不是封测玩家,甚至可能在来到这里之前都没有玩过MMO游戏也说不定。

我轻轻吸了口气,开始详细说明:

「所谓过度攻击呢……就是给予HP所剩不多的怪物过量伤害的意思。刚才的狗头人在第二记『线性攻击』时就已经快掛点……不对,应该说到达濒死状态了。HP应该只剩下一点点而已,所以不必用剑技,只要用普通攻击就够结束牠的性命。」

在这个世界里,好像已经有好几天……甚至好几周都没说过这么多话了,我一边这么想一边闭上了嘴巴。

即使听完国文不好的我拼命构思后所做出来的解说,细剑使还是有整整十秒钟没有任何反应。当我开始感到坐立难安时,终于有一道细微的声音由深深拉下的兜帽里发出来。

「…………就算是过度,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个瞬间,我才迟钝地发现,眼前这个蹲在地上的细剑使,是这个世界里──尤其在迷宫深处更是如此──极为稀有的「女性玩家」。

世界首创的VRMMORPG「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正式营运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

在一般规模的MMO里,现在应该差不多是要出现到达初期等级上限的玩家,而地图也快要从头到尾被探险完毕的时期了。但在这款SAO里,目前的顶级集团等级大概也只有10──不知道与一般玩家有多大的差距──左右而已。而游戏舞台浮游城艾恩葛朗特被踏破的部分也不过占全面积的百分之几罢了。

这是因为现在的SAO已经不是闹着玩的游戏,而变成某种「监牢」了。在无法主动登出,角色死亡也就等于玩家真正死亡的状况下,原本就没有什么人敢潜入聚集了危险怪物与陷阱的迷宫当中。

此外,在这个游戏设计者将玩家与角色性別强制同一化的世界里,女性玩家的数目可以说极为稀少。而且即使已经过了一个月,我认为大部分女性玩家应该都还只是待在「起始的城镇」里,事实上在这座巨大迷宫──「第一层迷宫区」当中,我的确只看过两三次女性玩家,而且还全都是大规模队伍的成员。

所以我完全没考虑过这名在未标示区域附近遭遇到的独行细剑使会是女性。

我一瞬间有了向对方含糊道个歉并离开现场的想法。虽然我对那种只要看见女性玩家就一定会上前搭讪的男性没有什么意见,但我自己实在不想被认为是这种人。

如果对方说出类似「那是我的自由」或者「要你管」的发言,那我应该会回答一句「说得也是」并且就此离开。但细剑使所提出的是短短的疑问句,所以我也只能拼命压抑想要离开的冲动,再度运用贫乏的国文能力做出解释:

「…………过度攻击在系统上是没有什么坏处,也不会遭受惩罚……但效率太差了。使用剑技必须要有高度的注意力,要是不断使用的话精神会耗损得相当严重。何况还要考虑到归途,所以还是采取不要过於疲累的作战方式比较好。」

「…………归途?」

深深拉下来的兜帽里再度发出带着疑问的声音。虽然声音因为疲劳而变得相当沙哑,而且也没有什么抑扬顿挫,但我还是认为那是道相当悅耳的声音。当然我不可能老实地把内心的想法说出口。

我紧接着又做出更多的解释:

「是啊。从这边附近光是要走出迷宫就得花上将近一个小时,而且要到最近的城镇最快也得再花上三十分钟对吧?过於疲累的话就容易产生失误。我看你应该是独行玩家,自己一个人的话就算只是小失误也会致命喔。」

我一边动着嘴巴,一边在心里自问:为什么要如此拼命地解说呢?因为对方是女性──我想应该不是如此,因为在得知对方的性別前我就已经说了一大堆话了。

如果立场颠倒的话,我一定会对这个自以为是上级玩家而想指导我的家伙说「少多管閒事了」。但当我正要因为心口不一的行动而流下冷汗时,细剑使终于有所反应。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应该就没问题了。因为我不会回去。」

「啥?你……你说不回城镇……?那……药水的补给、装备的修理……还有睡眠等……」

面对我惊讶的反问,细剑使只是轻轻耸了耸肩。

「只要不受伤就不需要药水,而且我买了五把相同的剑。另外……只要在附近的安全地带里休息就可以了。」

那异常沙哑的呢喃声让我暂时说不出话来。

所谓安全地带,指的就是迷宫内部几处怪物不会出现的房间。从掛在墙壁四个角落的特殊颜色火把就能够分辨出来。虽然是狩猎与拓展地图时可以拿来当成歇脚处的宝贵地点,但最多也只能提供一个小时左右的短暂休息。因为那房间里当然不可能有床铺,而且石头地板又相当冰冷,还经常能听见怪物的脚步声与低吼从旁边的通道传过来。所以就算是胆子再怎么大的玩家,也不可能在里面熟睡。

但是从这名细剑使刚才所说的话听起来,她似乎已经把安全地带拿来当成城镇里的旅馆来使用,然后一直窝在迷宫当中……应该是这样没错吧?

「…………你这样子狩猎几个小时了?」

我畏畏缩缩地这么问道──

结果细剑使一边长长呼出一口气一边回答:

「三天……还是四天吧。可以了吗……?这一带的怪物应该已经复活,我也该走了。」

她将戴着皮革手套的纤细左手贴在墙壁上,然后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

细剑使手上未入鞘的细剑就像是以单手拿着双手剑一样沉重地往下垂,而她也随即转身背对着我。

一步、两步慢慢离我而去的斗篷,可以从上面各处的破洞看出耐久力已经消耗得相当严重。不对,应该说这种脆弱的布料装备在撑过四天连续的狩猎后,还能保持这样的外型已经算是奇蹟了。看来她刚才说的「只要不受伤」确实没有夸大其辞……

虽然得知了这些事情,但我还是对着那瘦小的肩膀挤出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一句话来。

「…………你继续用这种方式作战的话,会死喔。」

霎时停下脚步的细剑使把右肩靠在墙上,接着缓缓转向我。兜帽底下那刚才看起来像浅棕色的眼睛,这时带着微弱的红光直盯着我看。

「…………反正大家终究逃不过一死。」

那沙哑且破碎的声音让微寒的迷宫变得更加寒冷。

「光是这一个月就死了两千人,却连第一层都还没有突破。这个游戏是不可能被攻略的。所以只是在什么地方以什么样的形式,以及早死……晚死的差异而已…………」

她到目前为止所说出的,最长也最有感情的一段话在中途就开始变得微弱,最后倏然中断。

当我反射性踏出一步时,眼前的细剑使就像是受到隐形的麻痺攻击般缓缓瘫倒在地。

 

9 条回应

必须 注册 为本站用户, 登录 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1. 1023922330@qq.com2018-6-19 · 10:22

    小说没人看?

  2. RickReyes2020-8-20 · 20:53

    3q

  3. 不记的2020-8-26 · 12:23

    感谢大佬的资源

  4. 33406147722020-11-26 · 18:23

    朗读文本“等于”我听出茧了

  5. 铭月2021-12-12 · 3:01

    看的很甜 感谢资源

  6. 熬夜是万恶之源T^T2022-2-18 · 23:04

    哇七八年前第一次看过刀剑的我发现了新大陆!补看了好多内容啊

  7. Red.2022-6-26 · 23:44

    wowwwww(⁎⁍̴̛ᴗ⁍̴̛⁎)

  8. ぅ凉城少年2022-8-3 · 20:31

    感谢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