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ive

[刀剑神域][Progressive]003

Heathcliff · 9月14日 · 2015年 · · ·

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 Progressive 3

───────────────────────────

轻之国度录入组录入

作者:川原砾
插画:abec
译者:周庭旭

图源:linpop(LKID:linpop)
录入:Naztar(LKID:wdr550)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本文特別严禁转载至SF轻小说频道及轻小说文库

───────────────────────────

 

泡影的船歌

艾恩葛朗特第四层 二〇二二年十二月

 

我无言地抬头看着蓝色的石造门扉。

从浮游城艾恩葛朗特第三层的魔王房间,通往下一层的螺旋楼梯的终点。只要打开这扇门,就是前人未至的第四层了。对身为最前线组的我来说,比任何人都要早目击新世界,然后在全新土地上留下足迹,一直是最大的喜悅之一──原本应该是这样才对。

但我现在就只是茫然站在距离最后的楼梯平台还有三阶的地方。

经过大约十秒钟左右,站在上面一阶的栗发细剑使,像是再也等不下去般说道:

「我说啊,你要发呆到什么时候?门扉上的浮雕已经看得够久了吧?还是说因为是第四层,所以害怕了?」

当从右耳进的问题快要从左耳出时,脑袋才把它留住,而我也转过脸去。

「……『因为是第四层』是什么意思?」

结果细剑使以一半焦躁一半调侃的视线往下看着我并说:

「在饭店等地,不是都会有人讨厌入住四楼或十三楼吗?你也是那种人?」

我终于了解她的言外之意,这时才急忙摇了摇头。

「不……不是啦。如果我是迷信这种事情的人,那就不会喜欢穿着这种漆黑的大衣了。」

「那你为什么一直站在那里?」

「呃……这是因为……」

含糊其辞的我再次抬头看向前方的大门。

这扇应该有三米高的双开式大门上,可以看见精致的浮雕。浮雕的设计每层都不同,仔细看就能发现是暗示下一层风景或故事的图案。比如说,通往「牛之楼层」──也就是第二层的大门,中央就有牛头的浮雕﹔而通往「森林与精灵的楼层」──第三层的大门上,则有两名战士在巨大树木底下对峙的浮雕。

而现在耸立在我眼前的第四层大门,中央可以看见一名旅人划着贡多拉般小船的浮雕。

「……那个图案怎么了?你在封测时期也看过了不是吗?」

面对焦躁感上昇六成并如此询问的细剑使,我缓缓地摇了摇头。

「……错了,我没看过。正确来说,我看过这扇门,但没看过这个浮雕。」

「咦……?这是怎么回事?」

「图案不一样。封测的时候,图案是旅人在干枯的谷底徘徊。但现在正如你所见,变成划着船了……」

我的话让细剑使微微歪起脑袋。她的长发跟着摇曳,在微暗的梯厅里洒下淡淡光粒。

「……封测的时候,第四层是什么样的地方?」

「呃……楼层整体的地面都是砂地,还有网状的峡谷四处纵横,结果玩家都只能通过这种地方,而且毕竟都是砂地,所以实在很难走。」

「是喔……确实是『行走在谷底的旅人』图案。然后,图案现在变了……也就是说……」

她一边这么呢喃一边爬到螺旋阶梯顶端后,就把手放在门扉中央的贡多拉浮雕上,然后毫不犹豫地把门推开。

「轰隆」的沉重声音响起,巨大的石造门扉缓缓往左右两边分开。我急忙跑上阶梯,来到细剑使身边。

午后刺眼的阳光从缓缓打开的门后方照射进来,将视界染成一片白色。瞇起眼睛的我,在视力恢复前就先听见一些声音。

那是由扭曲的低音,以及雀跃的高音所形成的二重奏。

水声。

我终于习惯大量光线的双眼,所看见的是过去原本是干枯峡谷的地方,已经出现迅速流动的深蓝色溪水。

轻轻把手放在呆立现场的我右边肩上……

「……就是这么回事吧。」

细剑使不知道为什么,有些骄傲地这么说道。

 

1


二〇二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星期三,下午一点三十二分。

虽然在门前浪费了一些时间,但我这个等级16的单手剑使桐人,以及暂定的搭档等级15的细剑使亚丝娜,抢在所有玩家之前到达了浮游城艾恩葛朗特的第四层。

如果要为封测时期的第四层订一个主题,应该就是「枯谷」吧。正如自己在大门前对亚丝娜所说明的那样,楼层全体皆被宛如蜘蛛网般错综复杂的干枯峡谷占据,不论要到什么地方都得通过谷底,除了很难走之外也很容易因为迷路而进退两难。

但是目前存在于我眼前的光景,却和封测时期完全不一样。

刚离开怀抱着往返阶梯的凉亭,就发现它是盖在一座小山丘顶端。地形虽然和过去相同,但之前是茶红色砂砾整个外露的地面,现在则全部被青绿色的地衣类覆盖。即使在没有墙壁的凉亭环顾四周,也只看到后方长了一棵大树,没有怪物或者NPC的身影。

直径三十米的山丘被周围陡峭的悬崖围住,不过东南与西南两处有狭窄的山谷蜿蜒链接其他的峡谷。西南的山谷间有汹涌的清澈水流注入,环绕山丘一圈之后由东南的山谷流出。也就是说,过去原本只是山丘的地点,现在已经变成「岛」了。

SAO正式营运后,就因为开发者茅场晶彥而变成不可登出的死亡游戏,而我们已经深切体认到,目前的游戏跟四个月前的封测时期比起来,存在着为数不少的变更点。但是至今为止,从来都没有像这样练功区外表完全改变的例子。这个根本就不能称为「枯谷」楼层了。

说起来呢,封测时期原本是唯一一条通路的峡谷,现在也出现了足以卷起白浪的急流,这也就表示──

「喂,你要在那里呆站到什么时候?」

被亚丝娜用手肘戳了一下,我才终于从精神上的晕眩状态恢复,接着先向搭档道歉:

「啊……对不起。我在发呆。」

「不用道歉啦,不过不快点到主街区去把转移门有效化的话,下面的人就快要失去耐性喽。」

「对……对喔。嗯……首先要通知阿尔戈已经击败魔王了……」

虽然大概二十分钟前就在没有任何牺牲者的情况下,击败身为第三层楼层魔王的树木型怪物「邪恶树妖‧涅里乌斯」。但是迷宫里无法传送即时讯息,所以除了魔王攻略联合部队成员之外,还没有人知道第三层已经被突破了。首先到达第四层练功区的我们,应该要先发讯息给拥有「老鼠」外号的情报贩子阿尔戈,让她对下面阶层的所有玩家发送情报才对。

当我急着用右手打开选单视窗时,亚丝娜就用力把我的手推了回去。

「在你发呆的时候,我已经跟她联络了啦。」

「这……这样啊。给你添麻烦了……」

「那我们快点到主街区去吧。不论谷底有没有流水,路线应该还是跟封测时期一样吧?」

「啊~嗯,我想……应该一样才对……」

「那就快点带路吧!」

背部「啪」一声被拍了一下后,我也只好迈步往前走。

离开石造凉亭,一边踩着潮湿的青苔一边走下南侧的斜坡。接着在岸边停下脚步,窥看滔滔不绝的流水。

由于流水的透明度相当高,甚至可以看见被白砂覆盖的河底,但水同时也相当深。目测应该有两米以上吧。当然,这样就不可能徒步渡河了。

就连站在旁边的亚丝娜,跟我一样看向河川后,也终于说出仿佛理解我的困惑般的发言:

「咦……这么深吗?这样不就没办法到对岸去了?」

「就是啊……应该说,根本没有什么对岸。」

「…………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封测时期链接城市、村庄和迷宫的唯一一条枯谷,现在变成水很深的河流了。大概整个楼层都变成这样了吧。」

结果细剑使就用力蹙起柳眉。

「也就是说……路消失了?」

「正是如此。」

「…………」

来到第四层就体认到这件事情的我整整发呆了将近三分钟左右,但亚丝娜在短短五秒钟内脑袋就重新运转,然后开始看着四周。

「……那个悬崖上面呢?」

听见她这么说,我也看向围着圆形山丘的断崖。垂直耸立且带着湿濡光芒般的灰色岩石至少有三十米以上的高度,顶端笼罩在白雾底下根本看不清楚。

「不知道。封测时期没有人可以爬到上面。」

「是因为有系统上的屏障吗?」

「不是,虽然没有那种东西,但岩石相当脆弱,大家爬到一半就掉下来了。当然我也是一样。顺带一提,爬到一半以上掉下来的话,通常会因为跌落伤害而死。」

「……那就算下面是水面,尝试爬上去也太危险了……」

我默默点头同意亚丝娜的呢喃。在不容许赌上性命来反覆尝试的现状下,当然不能鲁莽地挑战攀登断崖。

亚丝娜将仰望的视线移下来后,再次看向河面。

「那就只能在这条河里游泳了吧。」

但我也无法立刻赞成这个提议。

瞥了一眼细剑使身上的胸甲、皮革裙子以及暗红色兜帽斗篷这样的装备后,我首先问道:

「那个……亚丝娜小姐有在SAO里游泳的经验吗……?」

「…………」

亚丝娜不知道为什么一边做出以左臂遮住身体的动作,一边轻轻摇了摇头。

「没……没有啊。」

「这样啊。那我简单说明一下,SAO的游泳与现实世界里身体的使用方式相差许多。必须经过相当的练习才能真正学会游泳,而且就算练习了也还是有溺水的危险。」

「溺水的话……会怎么样?」

面对一边绷起脸一边这么问道的暂定搭档,我简短地回答:

「溺水,也就是连头都沉到水里面的话,不久后HP就会开始减少。一直没办法浮出水面的话,当然就会死。」

即使听见我这么说,亚丝娜也只有稍微咬着嘴唇。瞄了一眼蓝色河面后,就又坚强地继续问道:

「你说的练习,大概要多少时间?」

「嗯……当然是因人而异,我的话是花了一个小时以上。而且还是在水深只有一米左右的浅湖里。在这么深而且水流如此湍急的河川练习实在太危险了。」

「这样啊……──如此一来,就表示得先回到之前的楼层,找适当的地方练习了……」

亚丝娜一边这么呢喃一边伏下视线,正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时,她就又点了一下头然后继续说道:

「那就这么办吧。你从这里游到主街区去。我就从刚才的楼梯回到第三层。我记得楼层北侧有一座满适合的湖泊,我就在那边练习,等到会游泳后再利用转移门到第四层。我们的小队就先在这里解散吧。」

以比平常还要快的速度迅速把这些话说完后,亚丝娜就抬起右手,准备叫出选单。

和几分钟前相反,这次由我抓住了她的手。

「…………」

她淡褐色的眼睛一直回望着我的脸。瞳孔反射着河面摇曳的光芒,覆盖眼睛深处的情感。

就连完全没有对人沟通技能的我,都能推测出亚丝娜应该会拒绝「我陪你一起回去练习吧」的提议。这名自尊心相当强的细剑使,不可能接受转移门因为自己而延迟开通的事态。虽然就算我们不做,林德或者牙王也会把它有效化,不然讨伐完第三层魔王经过两个小时后它也会自动有效化,但就算这种合乎逻辑的主张应该也发挥不了效果。

这时我则是想办法要将看到第四层完全改变样貌时,内心一直感觉到的不对劲感用言语表达出来。

「嗯……我有点不太能接受。」

「…………不能接受什么?」

把视线从轻声如此反问的亚丝娜身上移开,我直接瞪着不停流动的溪流。

「刚才也说过了,SAO的游泳相当危险。尤其现在又是一旦丧命就结束的死亡游戏,再怎么说这种一从往返阶梯出来,就立刻要上场游泳的地图实在太不合理了。我们大概错过了什么东西。看起来……不像有其他通路,所以那这个岛上应该有什么保险,或者是辅助的手段才对……」

我有一半是对自己这么呢喃着,然后改为抬头往背后的小岛看去。

已经确认过直径只有三十米的圆岛上没有怪物或是NPC了。显眼的物体也只有内藏往返阶梯的凉亭,以及长在北侧附近的宽叶树──

「…………嗯?」

我把逐渐往左边移动的视线往回拉了两米左右。然后瞇起眼睛,直盯着在意的地方。

「到底怎么了?」

亚丝娜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依然抓住她右手的我则是往坡道爬了一两步。确定看到自己想看见的事物后,就全力往该处冲刺。

「哇……等……险!」

我拉着大概是想大叫「哇,等等,很危险」的亚丝娜,一口气冲到顶端。绕过凉亭,站在大树的根部,接着凝视最高处的树枝。

「你看那里。」

用放开亚丝娜右手的手往上指后,细剑使就刻意拍了拍裙襬,然后才同样把视线往上移。她原本不悅的表情立刻变开朗了两成左右。

「啊,有长果实耶。而且形状好可爱喔!」

正如亚丝娜所说,宽叶树树梢附近吊着几颗各种颜色的小果实。它的形状相当特殊,是中央开了洞的圆形──也就是像甜甜圈的形状。即使经历过封测时期,我也是第一次看见那种形状的果实。

不过浮现在亚丝娜嘴唇的浅笑马上就消失了。

「……确实看起来满好吃的,但现在不是吃点心的时候吧?林德先生他们差不多快分配完掉宝道具了。如果到主街区需要练习游泳,就必须在大家来到这里前先通知他们才行……」

「嗯,我们先把果实打下来看看吧。」

这么回答完,我就把双手放到直径大概有五十公分的树干上。接着沉下腰部、双脚踏稳,以全身的力量晃动树干。但巨树却纹风不动,当然也就没有果实掉下来。

大树的树皮相当光滑,没有「轻功」技能的我不可能爬上去。也曾想过捡小石头来投掷,但没有「飞剑」技能的我也无法丟中。

「啊~真是的,如果再多三个技能格子……不对,再多五个的话就好了!」

我一边毫不害羞地说出所有SAO玩家应该都有的不满,一边像是在迁怒般以握住的右拳揍了树干。结果在无意中发动了「体术」技能的基本技「闪打」,带着红色特效光的拳头就猛烈打在树干上。发生的冲击波让巨木整个晃动了起来。

「…………啊。」

亚丝娜刚发出声音,两个甜甜圈──不对,应该是环状果实就无声地掉了下来。以左右手同时把它们接住的我,为了掩饰这只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就先在脸上挤出笑容。

结果这次露出傻眼表情的亚丝娜则耸了耸肩表示:

「我说啊,虽然结果是皆大欢喜,但树要是折断了怎么办?我们怎么说也还算是黑暗精灵的一员,要好好爱护自然才行吧。」

「遵……遵命,真的很抱歉……」

我一边道歉,一边想起应该在这一层某个地方的黑暗精灵骑士基兹梅尔。她会不会也因为干涸的山谷变成河川而不知所措呢?还是用了精灵的魔法,直接能在水面上行走──

可能也想起基兹梅尔了吧,亚丝娜也沉默了好一阵子,但还是比我先回过神来,直接开口表示:

「那你准备拿这个甜甜圈果实做什么?要吃的话,我要选黄色的那个。」

我握在两手上的果实,一边是鲜豔的钴蓝色,另一边则是淡柠檬色。蓝色这颗确实完全无法引起食欲,幸好我把果实打下来不是为了食用。

「没有啦,我想这不是甜甜圈的形状喔。」

「……那是什么形状啊?」

我不回答她的问题,直接把嘴巴靠近蓝色果实。对露出「果然是要吃嘛」表情的亚丝娜使了个「等着看吧」的眼神后,我就含住由侧面伸出一公分左右的小突起──也就是链接树枝的「果蒂」部分。

直接用鼻子吸进大量空气,然后用力把空气吹进筒状的果蒂。

一开始虽然有很强的抵抗感,但是空气不久后就随着宛如气阀打开般的感觉进入果实里,下一个瞬间──

蓝色树果就随着「砰!」一声爆炸般巨响瞬间巨大化了。原本只有七八公分的直径,现在已经有一米了。这下怎么看都不像是甜甜圈──

「咦…………这难道是……游泳圈?」

露出惊讶表情的亚丝娜这么呢喃着,我则是再次对她咧嘴一笑,并且将左手的黄色果实交给她。

「亚丝娜也试试看吧。」

「嗯……嗯。」

点了点头后,细剑使就噘起嘴含住突起。她用力向后仰吸了一大口空气,闭起眼睛把它吹进果实里。

传出第二次尖锐的爆破声,接着亚丝娜手边也出现游泳圈。她差点让体积虽然大却相当轻的泳圈掉到地上,嘴里嚷着「哇……哇」往上捧了好几次后,才终于用双手将它紧紧抱住。

「呼~……真是的,这到底是什么啦……」

「不就是甜甜圈嘛。」

在本能和冲动下加了这么一句话后,亚丝娜就一边以带着冰点以下寒气的视线贯穿我的眉间,一边这么说道:

「说不是甜甜圈的也是你吧?要是这么喜欢装傻,那你就去转移门前面去表演相声啊。」

「咦……这表示亚丝娜小姐愿意当吐嘈我的搭档喽?」

「我才不要呢!你去找牙王先生和你搭档啦!」

「…………」

一瞬间想像起那种情境,在被脑袋里的牙王吐槽「搞什么啊!」的时候才回过神来。

「……我……我看还是算了吧。」

我一边用力搖着头一边叫出选单视窗来确认时间。到达第四层之后,很快就已经经过将近十五分钟的时间。距离第三层魔王被打倒则已经过了三十五分钟。

叫出选单后就顺便让白纸卷轴实体化,然后迅速在上面留下讯息。内容是以打击属性剑技能让树木果实掉落,以及吹气就能让果实变成游泳圈。我点了一下卷轴让它卷起来,并将其放在附近凉亭的地板上。

虽然这样一直放着就会因为耐久度持续减少而消灭,但应该能撑到林德与牙王他们上来这里才对。

「那么,既然已经得到游泳圈了,今后的行动方针应该也要有所变化了吧。」

回过头去的我一这么说,亚丝娜就看了一眼双手抱住的巨大环状物,然后以半信半疑的表情回答:

「……有这东西的话,初学者也能安心游泳喽?」

「当然一开始还是先由我来尝试,不过我想应该是这样吧。SAO里的游泳,只要头在水面上HP就不会减少。主街区从这个山丘,不对,从这个岛南边的峡谷往东前进的话马上就到了。只不过……」

「……不过什么?」

「为了安全起见,我想还是先把重装备解除掉比较好。」

「重装备是指哪些?」

我的视线从头到脚打量了细剑使好几遍后,就一边在脑袋里计算装备重量一边回答:

「呃……首先还是把那件兜帽斗篷脱掉比较好。还有细剑与胸甲也当然要脱掉,靴子和手套也是。可以的话背心也……皮革裙子其实也很重……至於束腰外衣嘛,嗯,这个……」

「…………这些全脱掉的话,就没有任何装备了吧!」

亚丝娜用力丟过来的游泳圈直接击中我的脸,发出「啪噗」这种令人愉快的声音后就刚好套在我脖子上。

「既然你这么说,那你也会把那件黑色和这件黑色以及这件黑色的全部脱掉吧!」

「……没……没有啦,我只是考量能不能安全地游泳而已……」

实际上,不只有金属防具,穿着皮革或者布料装备进入水中,湿濡效果就会发挥到极限,除了重量增加之外也会阻碍行动。就算有游泳圈这个秘密武器,到了紧要关头还是存在无法敏捷行动这个不安要素。如果是泳池或者湖泊也就算了,在湍急的河川里,很有可能无法到达上陆地点就直接这样被冲走。

不知道是不是了解我真挚的担心了,亚丝娜收起脸上的怒色,对着我伸出右手。把黄色游泳圈丟还给她后,她就将伸直的食指伸进洞里把它接下来,并直接开始转动。

「…………嗯,我理解必须要轻量化了。嗯……只留下束腰外衣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咦?啊,这个嘛,嗯,应该没问题。」

她最后又瞪了一下不停点着头的我……

「那我们快点走吧。」

才用冷冷的口气这么说完,就快步走下山丘去了。我急忙从后面追上,再次移动到南边的河岸。

停下脚步的亚丝娜,再次抬头看了一下山丘上的凉亭──应该是在确认还没有人走出来吧──然后才打开视窗。接着背对着我,迅速操纵自己的指令。左腰的细剑首先消失,接着是斗篷与装甲类以及背心。

最后皮革裙子也被收纳进道具栏里,只剩下一件白色的束腰外衣。外衣的前后襬都相当长,所以不至於会露出内裤,但感觉这样好像反而增加了某种破坏力──

一边这么想一边茫然站在那里的我,发现亚丝娜似乎快要转身时就把身体转向九十度,并按了两下视窗里的装备解除键。包含剑在内的所有装备瞬间被收进道具栏里,只剩下一件四角裤型的内裤。

在超级美女,年纪应该跟我差不多的暂定搭档面前变成这副模样当然让人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暗红色的四角裤看起来也有点像比较短的海滩裤。当我对自己说着这只是心情的问题,说起来只不过是多边形构成的角色,并关闭视窗时,耳朵就听见……

「噗呼……」

这样的奇怪声音。畏畏缩缩地转过头,就看见亚丝娜用左手遮住嘴角,视线还到处游移。

就在我想着「这动作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

「噗……噗呵呵……噗哈,啊哈,啊哈哈哈哈哈!」

平常那个冷酷、喜欢挖苦人又充满谜团的细剑使大小姐忽然就大笑了起来,我立刻反射性用游泳圈遮住自己的内裤。

「不……不用笑成这样吧!刚才说要全部脱掉的人不就是你吗?」

有些受伤的我提出了异议。但亚丝娜还是弯曲着上半身,按着肚子一直笑着。

「啊哈哈哈……因……因为……那太犯规了,啊哈哈哈哈……」

「犯……犯规?……确实颜色是有点鲜豔啦……」

「才……才不是哩,不是颜色……噗呵呵呵……你没注意到吗?后面……看看自己的屁股啊!」

「咦,后面……?」

我急忙扭转身体,试着确认身上这条四角裤的后面,但即使将角色的柔软度发挥到极限也还是看不见自己的屁股。忽然有了点子的我,让屁股映照在附近的水面上,然后从两腿中间窥看。下一个瞬间──

「这……这是什么啊啊啊啊!」

我的嘴里就迸发出这样的叫声。

因为暗红色四角裤的臀部部分,印了一个又大又闪闪发亮的金色「牛头」。

这种丟脸的模样让我僵在现场,大笑好不容易才开始止歇的亚丝娜,又用调侃的口气问:

「你是在哪里买到这种内裤的?NPC商店里应该没有卖印着如此帅气图案的内裤吧?不会是你自己设计的吧?」

「…………我没买,也没自己设计啦……」

好不容易从冲击里恢复过来的我,摇摇晃晃地撑起上半身这么回答。

「这件四角裤是第二层的楼层魔王……不对,应该说是牠的部下『巴蓝将军』的最后一击奖励啦。我以为是没有任何图案才会穿上去,想不到屁股的地方还有这样的陷阱……」

「哦,既然是奖励道具,那有什么不错的特殊效果喽?」

「是啊。可以增加一些STR,还有加强一些对生病系与诅咒系阻碍效果的耐力……」

「这样啊……虽然LA奖励老是被你拿走真的很没意思,但没有拿到这件四角裤真的太好了。因为要烦恼是不是要穿上男生用,而且还印着牛头的内裤实在太愚蠢了。」

「等等,如果是亚丝娜的掉宝,应该就会变成女生用的。虽然还是会有牛头就是了……」

如此回答的我,脑袋里不可避免地出现细剑使大小姐穿着牛头内裤的模样,结果亚丝娜再次准备将游泳圈朝我丟过来。但是我立刻不停摇头,她这才用鼻子哼了一声并中断投球动作。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之后,我就跪下去把右手伸进溪流当中。河水虽然相当冰冷,但还不至於到无法忍耐的地步。

同样确认过河水感触的亚丝娜,改变口气呢喃道:

「之前你曾经说过,艾恩葛朗特的各个楼层,有的地方会重现现实世界的季节对吧?」

「……杂志里头是这么写的。当然是死亡游戏化之前的报导,现在的艾恩葛朗特就不知道怎么样了……」

「至少这一层也没有寒冬的感觉。虽然会觉得没有季节感有点无趣,但现在这样就又会觉得很感谢了。那么──我们差不多该出发了。」

说完亚丝娜就装备上柠檬黄的游泳圈,我也急忙把钴蓝游泳圈套过头部。然后用双手确实拉住它……

「首先由我来试试看,你先等一下。」

这么对她说完后,我就把右脚伸进水里。确认岸边的水流不是那么强劲后,就缓缓把身体沉进河水当中。

正如我所期待,甜甜圈果实,不对,应该说「游泳圈果实」发挥强大浮力,轻松就让只穿着一条四角裤的我浮在水面上。光是脚轻轻踢动,就足以对抗水流。

「应该没问题。」

抬起脸招了招手后,这时连亚丝娜也以紧张的表情点了点头,然后以十分慎重的动作进到水里。这个瞬间,湿濡的原色束腰外衣就发生半透明特效,我则急忙把视线移开,但她本人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件事。不但把身体靠在游泳圈上,脸庞还浮现天真无邪的笑容。

「呜哇啊,有种很怀念的感觉。」

「既……既然要游的话,希望可以在海上游。」

「说不定也有海哟。啊,这样的话,我就做件泳装吧。」

「对喔,你有提升裁缝技能。那也帮我做一件没有牛头图案的嘛。应该说……到主街区后可以马上帮我做一件吗?」

因为今后可能也必须面对以游泳圈来移动的情况,所以这对我来说是相当急切的需求,但亚丝娜却带着满脸笑容说:

「那就让你从小熊、小猫和青蛙图案里选一个。」

「…………我……我考虑考虑。那……我们走吧。」

「嗯。」

互相点了点头后,我们就同时转身。

被断崖包围的圆形空间有两条成为出口的山谷。由于河水以极快的速度从其中一条流入,所以我们当然就朝着流出的那一条山谷前进。紧紧抓住成为秘密武器的游泳圈,开始利用脚部打水来移动。

仅仅前进了三米左右,就听见后面传来声音。

「啊……好奇怪的感觉。」

「水触碰到肌肤的触感和抵抗感与现实不一样吧?就因为这样,不使用游泳圈的话就需要练习才能游泳。但是,就算是这样,感觉跟封测时期比起来已经改善不少了。」

「这样啊……这样确实需要练习……」

「游个一个小时大概就能习惯了……哎呀,出口差不多要到了。从这里开始水势就变急了,要注意別被冲散了。」

话才刚说完,从后面靠近的亚丝娜,右手就伸进我的身体和游泳圈之间的空间。

「这样就能放心了吧?」

「……我是不是也该这么做?」

我也回过头姑且这么问了一下,细剑使静止了两秒钟左右,才露出这次特別允许你这么做的表情点了点头。

「那就失礼了……」

我也把左手伸进亚丝娜的游泳圈里,然后确实把她拉过来。这么一来,没发生什么严重事故的话,两个人应该就不会被冲散了吧。

在链接状态之下,进入宽三米左右的山谷当中。由于山谷蜿蜒曲折,所以看不见前方,但地形如果和封测时期相同的话,再往前一点应该就会和一座大峡谷──过去算是楼层的干线道路──会合了。

顺着水流前进之后,正如自己所预料,前方出现广阔的水面。是一条由西往东流的大河。虽然两侧依然是直立的峭壁,但因为河川的幅度超过十米,所以很有开放感。河水的速度也没有原本害怕的那么快。

到达河川中央后就停止打水,把身体交给河流观察着周围。

「…………地形果然和封测时期完全相同。我记得曾经看过那块岩石。」

我半自言自语地这么呢喃完后,身边的亚丝娜也开始环视周围。虽然每当她的身体一动,我的左手就会有种很舒服的感触,但我还是发挥铁壁般的自制心把它隔离在意识之外。

「这样啊……为什么干涸的山谷会有水涌出来呢?」

「嗯……露骨一点的说法呢,可能是封测时期时与液体环境相关的程式尚未完成。因为在三个月后总算到达可以接受的程度,所以正式营运时就把干涸的山谷变成溪流……大概就是这样吧……」

「……虽然可以接受,但真是很无趣的答案。」

「抱……抱歉。」

我一道歉,亚丝娜就轻轻耸了耸束腰外衣的白色布料贴在上头的肩膀。话说回来,这种「由湿濡的布可以看见肌肤的感觉」,封测时期也没有出现过。虽然很不愿意去想──这是在SAO游戏制作人,也是将一万名玩家关进死亡游戏里的超级罪犯──茅场晶彥坚持之下的结果。

当我想到这里时,亚丝娜依然一边看着周围,一边说道:

「但是……既然枯谷全面变成河川,那么除了地形之外,可能也会出现许多改变的部分吧?」

「你指的是?」

「详细来说就是任务NPC的台词,能够收集的素材……啊,还有出现的怪物种类。」

说到这里,细剑使的话就唐突地中断了。

理由我也能够了解。在装备几乎全部解除的状态下,万一遭遇怪物的话……她应该是害怕这件事吧。这时我急忙摇了摇头。

「等等,別担心啦。封测时期从往返阶梯到主街区的路上几乎没有出现过怪物……」

「……几乎?」

「而……而且,击破楼层魔王后大概三十分钟内,怪物的涌出率会极端下降……」

「……极端?」

亚丝娜重复我的话里有问题的部分,然后露出更加怀疑的表情继续说道:

「说起来呢,三十分钟什么的老早就过了啦。」

「啊,对……对喔。但是目前不要说怪物了,连一条鱼都没见到。说不定是被某种大家伙给吃光了。」

我加上这句话后就想笑着把事情带过,但是耳朵里──就听见噗通一声不规则的水声。亚丝娜似乎也听见了,於是我们两个人同时缓缓往后看去。

距离十米左右的地方,有物体正准备从水面下冒出来。

结果是划出平滑曲线的三角形背鳍,光是从水底冒出来的部分就有三十公分吧。就像是要给我们最后一击般,标示在上面的颜色浮标是漂亮的红色。脑袋里随即浮现曾经在哪里听过的恐怖BGM。

「……喂,那怎么看都像是……」

没办法将亚丝娜沙哑的呢喃声听到最后,我迅速把身体转回来。伸长双脚准备全力打水,然后小声地下达指示:

「快一点吧。」

这次就连亚丝娜也相当听话。

「好吧。」

「那说开始就用力打水……」

稍微往背后瞄了一眼,确认与那不祥背鳍之间的距离没有缩短后,我用力吸了一口气。

「……开始!」

一边在内心发出「呜喔呀啊啊啊啊啊」的吼叫,双脚一边使尽全力打水。后方喷起一阵巨大飞沫后,我们就一口气加速。在游泳圈几乎竖成垂直的状态下,朝着河川下游冲去。

如果我的记忆没错,链接主街区的支线──不对,应该说是支流再来也剩下不过一百米的距离而已。在山谷往右转,然后再次往左转后,果然就在右侧看见了垂直切落的岩石。

「亚丝娜,在那边!」

「了解!」

我一面以吃奶的力气打水准备冲过这最后一段距离,一面再次往后看去。那个恐怖的背鳍,应该也被我们拉开距离了才对…………

「咿……咿────!」

我的嘴里迸发出这样的悲鸣。撕裂河面的蓝灰色背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我们背后仅仅五米左右的地方了。如果水面下的追踪者拥有符合那片背鳍大小的躯体,恐怕长了一大堆尖刺般长牙的嘴巴已经逼近到我双脚附近了吧。

要是脚尖之类的部位被咬到,那个瞬间就只能用「快速切换」Mod把剑装备上去来进行水中战斗了。虽然有了这样的觉悟,我还是把打水的推进力增加到百分之一百二十。

「喂……喂,后面怎么样了?」

似乎没有余力回头的亚丝娜以断断续续的声音这么叫着。

「別……別管了!现在拼命游就对了!」

「知……知道了!」

我们一只手互相缠住对方的游泳圈,另一只手不停拨着水。虽然前方的入口已经越来越进,但感觉后面的背鳍却以更快的速度朝着我们逼近。

「準…准备右转!」

「了……了解了!」

我咬紧牙根,把身体往右倾。因为转弯而减速的瞬间,脚尖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但事到如今也只能全力冲向终点了。刚冲进宽五米左右的支流,我就相信红色牛头内裤的STR上升效果,挤出最后的一丝力量。

支流在大约二十五米前方碰上了一块小规模的沙滩。封测时期这个峡谷也是上坡,爬完之后就能看见主街区的门耸立在前方。只要能逃到纯白的沙滩上,这场追逐赛就是我们获胜了。

「呜喔喔喔喔喔喔────!」

我一边迸发出这一个半月来大概是第七次左右的吼叫声,一边冲过最后一段距离──不对,应该是游过最后一段距离。打水的脚尖碰到河底细砂的瞬间就立刻撑起上半身,左手拉着亚丝娜往前冲刺。即使脚下已经从潮湿的波浪边缘转变成全白的干砂,我也继续往前跑了十米以上才回过头去。

这个时候,追着我们的尾鳍也正好高高跃出水面。看来对方明明是只鱼却还想挑战陆地上的战斗。想着那就放马过来的我,随即以右手打开视窗,准备按下快速切换的快捷图键,就在这个瞬间──

「…………啥?」

亚丝娜这时就吊在我抱在左手的游泳圈里,发出了脱力的声音。

其实也不能怪她。因为长度应该有三十公分的雄壮三角背鳍底下,竟然是宽仅仅十公分,长只有五十公分,而且有一双大眼睛的蝌蚪般小生物。

那个家伙掉到潮湿的波浪边缘后,随即啪啪地扭动身躯。看来是因为背鳍太重,实在没办法用小小的手脚站立起来。

但是后方立刻有更大的浪打过来将这只蝌蚪吞没,然后把牠带回水里去。不久后水面又出现刚才那片背鳍,迅速往主流的方向游去。

「…………那是什么啊…………」

由于气力已经放尽,让我的膝盖直接跪到沙滩上。左臂的游泳圈也因此而滑落,让亚丝娜的脸撞到了砂地。

最后她缓缓撑起身体,整个人瘫坐在沙滩上,但这次就连她也没有对我刚才那种行为生气的余力了。虽然砂子贴在潮湿的肌肤,凌乱的头发贴在额头与脸颊上,甚至连湿濡的束腰外衣都紧贴在身体上的模样实在很像摄影周刊里的泳装美女照,但她本人却是以空洞的眼神目送逐渐远去的三角背鳍。

「…………我下一次碰到那种怪物,一定要打倒牠并用牠的肉来做菜给桐人吃。」

听见这以无力的声音发表的宣言,我姑且还是吐嘈了一下:

「…………你自己吃不就得了。」

「不要,看起来很难吃。」

「…………」

「而且好像有毒。」

「…………」

──算了,如果她愿意帮我做菜的话,还是心怀感激地吃完吧。只有背鳍的话,说不定会有鱼翅的味道。

坚强地下了这种决心站起来后,我对亚丝娜伸出左手。

「还是先恢复装备然后到主街区去吧,虽然在这边应该不会感冒才对。」

当我随口这么说完,原本准备握住我手的亚丝娜,身体就整个僵住了。低头看着自身模样的细剑使,脸庞急遽变红。我涌现跟在背后发现背鳍时一样的不祥预感,接着开始一点一点往后退。

但是,亚丝娜神速闪动的右手直接抓住我的左手。用力一拉之下站起身子,跟平常一样漂亮地用几乎快要造成伤害的力道,对着我的下腹赏了一记泰拳式膝击。

 

4 条回应

必须 注册 为本站用户, 登录 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1. 御坂美琴2015-10-18 · 13:20

    整篇闪光弹,可怕

  2. 七殺天凌2016-2-29 · 12:04

    我提个建议哦,能不能不要用“进击篇”这个逗比翻译,天角不知道哪来的闭嘴厨,一点都不能表现主题,台版就是好好的英文标题

  3. 熬夜是万恶之源T^T2022-2-21 · 0:06

    看完啦~在等待成绩的过程中可以转移注意力真好~不管是坏是好我都有心理准备了刀剑祝我好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