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ive

[刀剑神域][Progressive]007

Heathcliff · 2月23日 · 2022年 ·

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  Progressive 7

———————————————
轻之国度录入组录入

作者:川原砾
插画:abec
译者:周庭旭

图源:狗子
录入:轻之国度录入组
轻之国度 https://www.lightnovel.us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做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挡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苦劳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赤色焦热的狂想曲(上)

 

艾恩葛朗特第七层 2023年1月

 

1


「好热!」

这就是我的暂定搭档再次转移到浮游城艾恩葛朗特第七层时最初的感想。

「好热啊啊!」

加强语气又重复了一遍后就绷着脸往上看。浮游城因为构造上的理由而看不见蓝天与太阳。但是上层底部作为面光源所降下的光线明显比第六层还要强。

「……明明正值冬天,为什么这么热?应该说,昨晚短暂过来时好像比较凉一点?」

被将视线拉回来的搭档以认真的表情这么询问,我便轻轻耸了耸肩。

「之前好像也在哪里说过,每个楼层不一定会如实呈现现实的季节……这里应该就是无视季节感的楼层吧。昨晚来的时候是比较凉,但也不到寒冷吧?」

「话虽如此,但今天是一月五日喔。气温大概有二十七度左右吧。」

搭档说着极为详细的数值并且环视周围。转移门广场里除了我们之外的玩家是寥寥无几,接着搭档就快步走到角落的阔叶树阴影处并打开选单视窗。

迅速操作装备人偶把红色连帽斗篷脱掉。底下是穿着单薄的胸甲与长度到膝盖上方的皮裙。

甩了一下光艳的栗色头发并松了一口气的暂定搭档──等级21细剑使亚丝娜就转向这边绷着脸表示:

「桐人也把大衣脱了吧?光是看就觉得好热。」

「咦,但是……」

我往下看着自己的虚拟角色回答:

「亚丝娜的小红帽根本是打扮用的道具,但我的大衣是主要防具……把它脱下来的话防御力会下降很多。」

「在主街区的圈内期间应该没问题吧。」

「这个嘛……」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但是在第六层主街区中心遭到NPC暗杀者袭击这件事仍记忆犹新。至少在屋外时想维持全副装备状态,但黑色皮革大衣造成的不舒服指数的确逐渐上升中。

那次的袭击是任务的强制事件,应该不会再发生那种事了……这么告诉自己后,我也打开选单把爱用的「午夜大衣」收进道具栏里。大衣底下是跟亚丝娜很像的胸甲、单薄的上衣与长裤,因此体感温度降低了许多──但是……

「……没什么变嘛……」

如此呢喃的细剑使,把我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之后才继续说道:

「说起来你那种一身黑的穿搭看起来就很热。都不会偶尔想穿其他颜色的衣服吗,黑漆漆先生?」

「那……那亚丝娜你自己还不是从初次见面时就都穿红色系的衣服。」

好不容易提出这样的反驳,亚丝娜就往下看着自己穿的红色束腰上衣,然后以「没这回事」的表情回答:

「我经常会穿其他颜色的衣服哟。」

「是……是这样吗……?」

「像是在旅馆自己的房间里放轻松的时候。但在外面时就只能穿防御力最高的服装,所以这也没办法吧。」

「要……要这么说的话,我的服装也是一样啊!」

虽然如此回答,但穿得一身黑的理由其实不只是因为数值上的能力。主要防具的大衣是第一层楼层魔王的最后一击奖励,所以并非我选的颜色,目前穿的上衣与裤子也是店里贩卖的防具,只要愿意就能换成其他颜色。

当然还是有暗色装备能够增加隐蔽状态补正这个实际的理由,但是也可能因为地形与明亮度造成反效果。开始玩游戏时的初期装备选的是深蓝色,也不觉得自己从以前就特别喜欢黑色──等等,说不定是我就读国中的立领制服是黑色的所以才觉得安心,会不会有这种心理上的要因呢……

事到如今才开始沉思原因的我,背部被不知何时移动到旁边的亚丝娜拍了一下。

「好吧,突然就穿上白色还是橘色感觉也很诡异,只好忍耐你那种闷热的打扮了。那么,差不多该移动了。」

「你说移动……要到哪去?」

「这是第一次来的城市哟,正确来说是第二次了……总之当然是先吃中饭喽。有没有推荐的店家?」

「啊……嗯……」

我眨了眨眼睛,然后环视了广场。

第七层主街区「雷库西欧」,外观在艾恩葛朗特的城市里算是相当正统的设计,转移门广场周围是石头与树木,以及一整片由灰泥建造起来的所谓木架建筑的房屋与商店。

和构造像棋盘那样的第六层主街区「史塔基翁」不同,从圆形广场呈放射状往外延伸出好几条道路,这样的构造虽然不容易记住,但是我在封测时期曾经有好几天以这个城镇作为据点。当时当然尝试了许多餐厅,但是记忆却相当稀薄。

「雷库西欧……雷库西欧的名产应该是……」

话说回来,第七层是什么样的地方呢,我试图唤醒封测当时的记忆,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无法顺利想起来。简直就像有人在脑袋里盖上了盖子一样……

「啊……」

好不容易想起记忆暧昧的理由,然后发出细微的呢喃。

盖上盖子的是我自己。那是因为在这一层发生过非常悲惨的事情。

悲剧的记忆就像是活水一样,让第七层的回忆源源不绝地从脑袋里涌出。我先把它们放流到其他的迂回水道,接着回答亚丝娜的问题。

「可惜的是封测时期这个城市没有什么足以称为名产的东西喔。说起来雷库西欧并非第七层的主要城市。」

「咦,但这里是主街区吧?」

「名义上是如此。嗯……这个部分我之后会说明,我们先去找吃的吧。那个……我记得那边有卖像是皮塔饼的店,那边有像是鸡肉饭的店,再来是那边应该有类似辛辣炖菜的店。」

「……全部都是『类似』的食物耶。」

以感到很可疑的表情这么呢喃完后,亚丝娜又丢出意想不到的问题。

「你说的鸡肉饭是日本风?还是新加坡风?」

「咦……?分别是什么样的内容……?」

「日本风的鸡肉饭呢,简单来说就是蛋包饭的内容物喔。以西红柿酱调味并且加了鸡肉的炒饭般料理;新加坡风的鸡肉饭呢,就是姜黄饭上放了鸡肉切块的料理。也称作海南鸡饭或者Khao Man Kai。」

当亚丝娜滔滔不绝地说明着时,我就忍不住认真地盯着她的脸看。

在第一层相遇时,曾经说过「我不是为了吃美食才来这个城镇的」,但是身为跟她一起来到这个第七层的人,我可以断言绝大部分SAO玩家在料理方面的知识都不是她的对手。如此一来就会觉得不只是吃,应该也喜欢做菜才对,但亚丝娜目前取得的技能是「细剑」、「轻金属装备」、「裁缝」、「奔驰」,还有大概是「双手用突击枪」等五个。就算没有多余的资源取得两个生产系技能,为什么取得的不是「料理」而是「裁缝」呢?还有,为什么要提升几乎用不到的双手用突击枪技能呢……

和亚丝娜组成搭档已经过了一个多月,还是有许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呢,再次浮现这种念头的我开口回答:

「我想大概是新加坡风吧。不过我不记得是不是姜黄饭了。」

「为什么记忆那么模糊……算了,就到那边去吧。」

「你喜欢吃海南Kai吗?」

「混在一起了啦。是海南鸡饭或者Khao Man Kai!」

以受不了的表情回答完后,亚丝娜又呢喃般加了一句:

「不是我,是哥……我家人喜欢。所以隔了很久突然想尝尝看。」

「……这样啊。」

我以轻笑来掩饰内心的惊讶。亚丝娜很少提到自己在现实世界的家人。在我的记忆中,应该是继第四层在约费尔城里提到「现实世界的圣诞节,爸妈都很晚回家,通常都自己一个人吃完蛋糕就结束了」的话题之后吧。

不论如何,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对在第七层的第一餐选择吃海南鸡饭也没有异议。

「那我们走吧。店是在这边。」

我恭敬地弯腰以左手显示前进方向之后,亚丝娜也以理所当然般的表情开始往前走。

 

由转移门广场进入往西南延伸的小径,靠着朦胧的记忆各往左右转了一次弯,就闻到某种诱人的香味。不停抽动鼻子的亚丝娜笑着呢喃:

「这确实是正统海南鸡饭的气味。」

「别期待能百分之百相同啊。」

虽然这么回答,但我的空腹值也差不多快到极限了。

大概是昨晚的二十三点左右击破第六层的楼层魔王「荒谬方块」。我和亚丝娜先利用出现在魔王房间的往返阶梯上到第七层,将主街区的转移门有效化后,为了送在魔王战提供助力的NPC赛亚诺与米亚而回到第六层主街区史塔基翁。跟两人道别后,我和亚丝娜的体力都到达极限了,所以就住宿在史塔基翁的旅馆,进入连梦都没出现一个的深沉睡眠后终于醒来时已经是今天早上九点。

由于攻略集团的主力玩家们应该早就开始第七层的攻略,事到如今着急也没有用,所以在房间闲晃了一个小时左右才终于退房,再次利用转移门传送到雷库西欧,现在回想起来上次吃东西已经是进入第六层的迷宫区之前了。而且还只是从沙漠村庄摊贩买来烧肉三明治站着把它吃完,已经回想不起好好吃一顿饭是几个小时以前的事情了。

或许是也有同样的想法吧,我追上脚步越来越快的亚丝娜转过最后的转角后,目标的餐厅就出现在前方右侧。

店家的构造相当简单,只是在开放的门上挂着圆形木制广告牌。广告牌上浮雕的文字看得出是「Min’s Eatery」。

「Min’s Eatery……吗?Eatery是什么意思?」

听见我的呢喃后,亚丝娜就以连珠炮般的速度帮忙解说。

「简易餐厅或者轻食餐厅之类的。看起来很窄……希望有位子。」

或许是老天听见我搭档的祈祷了吧,店内没有先到的客人。应该是距离午餐的时间还有点早,而且必须进入小巷子才能抵达,所以几乎所有玩家都还不知道其存在的缘故吧。

这里的确是名符其实的轻食餐厅,店内只有六个细长的吧台座位以及两张双人桌子,我们则毫不客气地坐到桌子前面。结果还来不及看菜单,吧台内部就传出气势十足的声音。

「欢迎光临!要吃什么呢?」

「等……等一下!」

对着丰满体型,应该是作为店名的明小姐本人这么大叫完,我便打开桌上的木制菜单跟亚丝娜一起看了起来。艾恩葛朗特的NPC商店基本上商品都是英文标示,一开始时真的很难决定要点什么,但俗话说熟能生巧,最近光看字面似乎就大概能理解内容了……自己是有这种感觉啦。

幸好对折的菜单里只写了两种前菜、两种主菜以及四种饮料。迅速看了一下后发现前菜是色拉与汤,主菜则都是米饭料理。我的记忆果然没错,其中一种主菜正是海南鸡饭,另一种则写着罗勒饭。价格都是加大四十珂尔,一般则是三十珂尔。以轻食餐厅然后在第七层来看价格算是很合理,但是──

「……罗勒饭?罗勒是放在披萨上面的罗勒?」

「……应该是吧。拼法也一样。」

我小声对点头的亚丝娜提出抗议。

「但是……罗勒是叶子吧!叶子做成的饭跟海南鸡饭相同价钱,怎么想都很奇怪啊!」

「跟我说也没用…………啊。」

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事情般眨了眨眼睛,亚丝娜就像是很高兴一样微笑着表示:

「原来如此,这应该不只是叶子饭而已。指的一定是打抛吧。」

「打……打抛?这个字有点熟又不是太熟……」

当我露出疑惑的表情时,亚丝娜就耐着性子说明了起来。

「刚才提到新加坡风鸡肉饭的别名是Khao Man Kai对吧。那其实是泰国的称呼。然后呢,泰国的两大米饭料理就是海南鸡饭和打抛哟。」

「这样啊……那么,打抛又是什么样的料理呢?」

「日本大多称为打抛饭,是把鸡或猪的绞肉跟罗勒叶一起炒然后作为米饭配菜的料理。」

「原来是这样啊……封测时期,这家店应该没有这种料理才对……」

「老板在正式营运开始之前到泰国去修业了吧?」

一脸严肃地说完不知是认真还是开玩笑的发言后,亚丝娜就轻呼一口气。

「我受不了了。你再五秒还无法决定的话就由我来点餐吧。」

「咿,等……等一下。」

我急忙瞪着并排在菜单上的两道料理名称,花了四秒钟烦恼是要选择口味安定的海南鸡饭,还是冒险选择打抛饭后,脑袋突然浮现一个点子。

「……各点一种然后交换如何?」

结果亚丝娜回应「不错的点子」后,就稍微压低声音加了一句:

「两种都点大份的。」

 

真不愧是到泰国去修业,明女士做出来的海南鸡饭与打抛饭都是无可挑剔的美味。虽然极限的空腹也多少加了一些分,但海南鸡饭在封测时期只是把「水煮过的鸡放到饭上」,所以味道根本不能比,首次尝到的打抛饭也是又辣又可口。

我和亚丝娜不到三分钟就把分享的料理一扫而空,接着大口喝下带有香草气味的冰红茶,同时满足地「呼──」一声叹了一口气。

「……那个……」

「嗯?」

「你刚才说这个城镇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名产,但刚才吃的已经足以称为知名料理了吧?」

听完亚丝娜的论点,我就边吃边小声提出自己的想法。

「封测时期没有那么美味。怎么说呢……只是干巴巴的米饭上放着很柴的鸡肉……」

「但怎么说都是米饭料理吧?来到艾恩葛朗特之后,这里应该是第一家提供像样米饭料理的餐厅吧?」

「啊……」

听她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这样。虽然在第三层的黑暗精灵野营地曾经吃过粥,但那说起来比较像把近似麦子的谷物用牛奶煮成甜品后撒上坚果和水果干的食物,实在不愿意称其为米饭料理。

「好像真的是这样。不过这家店使用的米是所谓的长粒种吧?虽然也很好吃,但不是刚煮好的短粒种米饭,就不会有『吃到米了!』的感觉。」

「……明明连Khao Man Kai和打抛都不知道,为什么知道米有分长粒种跟短粒种呢?」

被对方以狐疑的表情这么询问,我眨了好几下眼睛后才回答:

「呃……应该小学去体验种田时老师教的吧……」

「哇,真让人羡慕。我的小学才没有什么体验种田呢……曾经在田里抓过虫就是了。」

亚丝娜微笑着如此呢喃,不过或许是觉得说太多现实世界的事情了吧,她突然恢复严肃表情轻咳了一声。

「总之真的很美味。谢谢你告诉我这么棒的店。」

「不……不客气。完全没有过年的气氛就是了。」

「已经是一月五日了,何况天气还这么热。就算出现年糕汤也没有过年的气氛啦。」

我耸了耸肩后把冰红茶一饮而尽,接着亚丝娜就看向窗外。由于店内相当通风,所以还算凉爽,但是刚过正午的屋外在阳光照射之下简直就像盛夏一样。

或许是因为封测举行的时间是现实世界的八月吧,基本上每个楼层都是温暖的气候,但还不至于觉得热到很痛苦。说不定第七层闷热的程度也跟海南鸡饭一样升等了。如果是这样,以布装备为主的我与亚丝娜倒还过得去,但是全身金属铠甲的坦克组要攻略这个楼层应该会相当辛苦才对。另外,对于看起来不怎么适应酷暑的黑暗精灵应该也是种煎熬。

或许是跟我想到同样的事情吧,把视线拉回来的亚丝娜丢出一句:

「基兹梅尔没事吧?」

「嗯……哎呀,第七层热归热,还是有许多绿树与水啊。我想不会变成第六层的干涸河谷才对。」

我的回答让细剑使一瞬间愣了一下,然后才皱眉表示:

「不是啦,我指的不是气温而是秘钥的事情。」

「……啊……噢,是那件事啊。」

这的确是应该先担心的事情。

我和亚丝娜站在黑暗精灵这一边进行的「精灵战争活动任务」,基本构成是帮助留斯拉王国的骑士基兹梅尔逐一回收每一层封印了一把的「秘钥」道具。第三层入手了「翡翠秘钥」,第四层是「琉璃秘钥」,第五层是「琥珀秘钥」,然后第六层是「玛瑙秘钥」,在还剩下两把时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件,至今为止收集的四把秘钥,全都被敌对的堕落精灵副将军「剥伐的凯伊萨拉」抢走了。

问题是,这样的发展应该不是原先预定的剧本。

在死亡游戏化的艾恩葛朗特里暗中活跃,由「黑色雨衣男」所率领的PK集团。那群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堕落精灵联手,帮助他们夺取秘钥,结果封测时顺利收集到的六把秘钥就在任务进行到一半时一口气全部失去了。由于是其他玩家介入才出现的发展,所以当然会认为并非活动任务原本的情节。

发生这个事件后就立刻在第六层跟基兹梅尔分开了。看见她爱用的军刀被凯伊萨拉折断,我便把作为副武器的「精灵厚实剑」交给她,由于她顺利收下了,所以我相信跟她的连结应该没有完全消失。只不过基兹梅尔必须向黑暗精灵的神官之类的报告失去秘钥的事情经过,所以也很可能会被追究责任。

面对很担心般依然低着头的亚丝娜,我一边告诉自己要尽最大可能发出坚定的声音,一边对着她表示:

「分开时基兹梅尔不是说过吗?我记得是……『我是由女王陛下叙任的槐树骑士团团员,所以只有骑士团长与陛下有权利迁责我』。所以不用担心。只要开始这一层的活动任务就能马上见到她了。」

「……谴责。」

「啥?」

「不是迁责而是谴责哟。惩戒失败的意思。」

担忧的表情逐渐变成傻眼的模样并且做出批注之后,亚丝娜就呼出一口气,接着笔直地看着我。

「嗯,说得也是。有时间闷闷不乐倒不如立刻开始行动。肚子也填饱了,差不多该开始第七层的攻略了。」

暂定搭档这么说完就越过桌子对我伸出右拳,我则是咧嘴笑着对他说:

「好,先从更新装备开始吧。」

轻敲了一下亚丝娜的拳头后,我跟她就迅速站了起来。

 

13 条回应

必须 注册 为本站用户, 登录 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1. 熬夜是万恶之源T^T2022-2-23 · 12:43

    哇这也太巧了我刚刚看完第六篇!居然就更新了!

  2. 水月2022-3-3 · 15:03

    嗚呼,好耶!

  3. 冰梦2022-3-5 · 13:13

    关于许愿池投币,向度娘查了一下,第一枚重回罗马,第二枚遇见真爱,第三枚如愿离婚。

  4. asuna2022-3-13 · 0:03

    求求你 快写第八本

  5. Suisei☆☄2022-3-20 · 23:44

    我烤 这么快?太强了

  6. asuna2022-3-22 · 6:10

    第八卷求求你也翻译一下啦!!!!!

  7. 饭饭饭饭快吃饭2022-3-27 · 19:23

    呜呜呜呜也太快乐了!!他俩居然这么早就有带戒指的环节吗!!感谢留斯拉之戒,感谢把戒指也收走的士兵!!翻译辛苦惹!!

  8. 穆阿迪布2022-5-10 · 21:52

    请问有没有epud版的啊?

  9. 舸舰迷津2022-6-25 · 23:46

    好耶!!!什么时候有实体书呢

  10. 小马2022-7-12 · 8:33

    实体书7-8今年内会上架吗

    • 别抢我炮机2022-7-12 · 10:48

      看样子不会。。。

  11. Avatar photo
    kuloma2022-8-7 · 12:45

    哎,怎么写得越来越慢了,啥时候能写完75曾呐,川原老师加油啊,翻译加油!

  12. Ulquiorra2022-9-16 · 21:24

    大伙有epud 版本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