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ive

[刀剑神域][Progressive]007

Heathcliff · 2月23日 · 2022年 ·

 

11


逃狱后经过大约一个小时,目前是上午七点。

我用宽不到三公厘的绳子,不对,是带子当救命绳,拼命地从几乎垂直的绝壁──哈林树宫的外墙往下降。

由于那并非人工墙壁而是天然的大树树干,所以存在一定程度的手抓处与立足点能够施力,不过距离地面大概有五十米。脚一个打滑,纤细的救命绳又无法承受我的重量的话,HP绝对会因为落下伤害而归零。

但是怎么样都不能示弱。仅仅一米的左边,以同样的绳子绑住剑带的亚丝娜正默默地沿着墙壁下降,右边的拉维克则展示着足以媲美攀岩家的垂直下降。

最重要的是,我的左下方有几分钟前才刚刚加入小队的黑暗精灵骑士以担心的表情往上看着这边。

「不要紧吧,桐人?」

这道声音让我好不容易挤出近似笑容的表情来做出回应。

「不……不要紧!不用在意我,你先下去吧。」

「这恕难从命。不是说过就算没踩稳我也会帮忙撑住你吗?」

做出这种可靠发言的当然就是基兹梅尔了。

从树宫第七层的牢里救出她时,她显得相当憔悴。幸好没有肉体的伤害,除了剑之外的装备也都还在身上,但是对自尊心很强烈的骑士基兹梅尔而言,被怀疑与堕落精灵串通并因此遭到羁押是绝对难以忍受的屈辱。

再次和我们相遇固然令她相当高兴,但是她一开始甚至拒绝逃狱。不过在我、亚丝娜以及拉维克的说服之下,基兹梅尔才下定决心亲自洗刷嫌疑,跟我们从七楼的窗户逃离树宫──然后才有现在的情况。

竖起耳朵之后,稍微可以听见树宫内卫兵们的叫声与左右奔跑的脚步声。但应该还要一阵子骚动才会停息。因为我们根据亚丝娜的点子,在七楼角落的一间小房间里藏了点了火的火把。

火焰引起的连锁反应,让树宫内无数的送火茸全部都熄灭了。在发现小房间内的火把并且将其熄灭之前,树宫里面都是一片漆黑,应该没有多余的心力来找我们吧。我们必须在这场大骚动当中逃到晃岩之森才行。

我把脚底下四十多米的空间从意识中排除,试着集中精神在眼前的树干上。手放到小小的树洞上,脚攀到凸出的树瘤,抓住垂下的蔓藤,踩着树皮的裂缝。如果这是很久以前的RPG,那只要把控制器的控制杆往下倒就能快速往下滑,心里忍不住这么想着,但说起来不是完全潜行型的VRMMO就不可能变成死亡游戏。为了下次陷入同样状况时做准备,有时间的话就来练习如何下悬崖吧。能够轻松上下艾恩葛朗特外围部支柱的话,应该不论什么样的悬崖都能不当一回事……

我想着这些事情同时拼命持续动着手脚。但是为了忘却恐惧的逃避现实,最终似乎还是会让集中力都跟着衰退。应该紧踏住树瘤的脚尖一个打滑,胃部附近整个收缩起来。

但我的左脚才掉落十公分左右就碰到坚固的地面了。

悄悄往下一看,发现我踏的是直径达一米的岩柱。不知不觉间已经抵达包围哈林树宫的石柱群。回头看去,早就已经抵达的亚丝娜、拉维克以及基兹梅尔都默默凝视着这边。

我干咳了一声,接着解开绑在剑带上的救命绳。这条绳子是在第七层的仓库里找到,据说是不用钢刀锯好几次绝对不会断的高级品,虽然对于只能就这样放弃感到可惜,但是因为绑在五十米上方粗大树枝上,所以没有回收的方法。

我依序踩着呈阶梯状的石柱,下到三个人等待着的通道。

「久等了。」

尽最大的努力装出平静的模样这么说完,基兹梅尔就笑着慰劳我说「很努力喔,桐人」,顿时觉得自己像是有生以来首次从立体格子铁架顶端爬下来的小孩子。

 

避开树宫正门所在的南边,从垂降地点进入最近的西回廊后,我们就一边确认没有追兵一边渡过岩桥,没有任何人跌落湿地就抵达出口。

再来只要穿越隧道状的通道就能到森林外面──但是在那之前还有一件事情必须完成。

再次窥看一下树宫后,我就对基兹梅尔说道:

「那个……虽然是这种状况,但我想绕到其他地方一下可以吗?」

「到其他地方?但这里只有湿地喔。」

「因为需要生长在这个湿地的那索斯树果……」

「哦,以人族来说,你也算是美食家了。」

如此插嘴的并非基兹梅尔而是拉维克。他捋着蓬乱的胡子,咧嘴笑着说:

「那索斯树的树果虽然麻辣,但吃习惯后会很喜欢那种刺激感。隔了这么久,突然也想尝尝了。」

在我提出「抱歉我不是想吃」的订正前,基兹梅尔就有所反应。

「唔……我不觉得那索斯树果有那么……」

骑士这么说时,脸上露出咬到涩柿子般的表情,结果拉维克就用力拍了一下她的背部。

「别这么说嘛,骑士基兹梅尔。那索斯树果可以增加活力喔。现在的你最需要了吧。」

「但是拉维克先生,湿地会出现恶心的水蛭怪物吧。」

「唔……吸血海参吗?那确实很麻烦……在水面上滴下薄荷精油就不会靠过来了,有没有人身边刚好有带啊?」

在拉维克的注视下,我跟亚丝娜同时摇了摇头。虽然不是完全掌握道具栏里装了哪些物品,但我不记得曾经获得过薄荷精油这种东西。

「这样啊……对巡逻晃岩之森的卫兵来说是必备品,树宫的各处应该都有备货。要不要回去拿一下?」

「拉维克先生,也不用做到那种地步吧。」

当基兹梅尔以像是困扰也像是傻眼的表情这么说道时,突然灵机一动的我打开道具栏。

如果「树宫到处都有备货」的话为真,那么地下监牢的保管库里至少会有个一瓶吧。然后那一瓶又刚好装在我和亚丝娜偷偷拿出来的箱子里面。

或许是察觉到我的想法了吧,亚丝娜也打开视窗。然后依序从上方击点显示在道具栏的「老旧木箱」、「生锈铁箱」、「鞣皮袋」和「麻布袋」来显示内容物。

大多是看起没有什么价值的破铜烂铁,虽然也有首饰、护符、钥匙等令人在意的道具名,但还是把鉴定工作延后,只专心寻找薄荷这两个字。

击点第十几个箱子,把清单从上往下拖动,准备前往下一个箱子时。

「啊!」

轻叫了一声后,我就把快关上的清单往反方向拖动。在正中央附近,理所当然般显示着留斯拉之认证的名字。而且还是两个。

急着想把它们拿出来时,旁边的亚丝娜也发出「啊!」一声。由于接着就听见实体化的效果音,我一看之下发现视窗上出现一个绿色小瓶子。亚丝娜也看向我的视窗,然后再次发出「啊」的叫声。

原本准备把另一只戒指还给亚丝娜,但是手随即停了下来。刻有留斯拉纹章浮雕的戒指外观完全相同,当然上面也没有写名字,所以无法分辨哪一只是亚丝娜或是我的戒指。

当我在空中开合着拇指与食指,亚丝娜就突然伸出左手。

「无所谓啦,性能都一样吧。」

嗯,确实是这样啦。SAO的装备道具原则上尺寸会自动调整,所以不用在意大小。我抓起其中一只戒指,把它套进亚丝娜伸出来的左手食指。下一个瞬间,细剑使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往后仰,但她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于是我便把剩下来的戒指装备到自己的左手,接着从亚丝娜的视窗抓下小瓶子。

朝环视着湿地的拉维克走过去……

「找到薄荷精油了。」

把精油递过去后,剑士满脸胡子的脸庞就绽放笑容。

「喔喔,那真是太好了。那么开始找那索斯树吧。」

接过小瓶子的剑士笑着加了一句:

「哎呀,就算被吸血海参贴上了,只要忍耐一下牠就会到其他地方去了。」

下一刻,身边的基兹梅尔就露出极度厌恶的表情。之前我也曾经对亚丝娜说过几乎同样的话,有这种前科的我这时只能露出暧昧的笑容,并以微妙的角度点点头。

 

看来拉维克似乎拥有闻出成熟那索斯树果的特殊能力,下到湿地后短短三分钟就找到目标的树木了。

薄荷精油也发挥出绝佳的效果,只要每三十秒滴一滴就完全不会有吸血海参靠过来。这个情报阿尔戈应该也不知道,说起来在精灵战争活动中没有走黑暗精灵路线的话,「晃岩之森」就几乎是不用涉足的地点,在第六层相遇的专解任务公会「Q渣库」已经撤退的现在,应该有好一阵子不会有玩家来到这里了吧。

静静长在湿地角落的那索斯树,外型与现实世界的柳树极为相似,不过下垂到水面附近的纤细树枝前端有成串的芒果状果实。如果颜色也跟芒果一样是黄色的话或许会想咬一口看看,但鲜艳红紫色与黄绿色细直线条纹这种刺眼的配色只会使人产生这是警告色的想法。

亚丝娜与基兹梅尔似乎也有同样的感想,拉维克发出「找到了!」的欢呼声,踩着水靠近后拉起一根树枝,摘下前端整个膨胀起来的树果,深吸了一口气后毫不犹豫地咬下去。

「沙喀」的爽快声音之后,飘荡出甜味与辣味交杂的复杂香气。原本想象快速咀嚼着的拉维克发出呻吟并且整个人倒下的场面,但剑士只是感觉很美味般又咬了两三口。

突然间,视界左上角拉维克的HP条亮起了那索斯树果模样的图示。从图案无法推测出是支持效果还是异常状态。根据妮露妮尔所说,这种树果能够成为脱色剂的原料,但拉维克的黑发也没有变成白发的样子。

正当我浮现「唔……」的想法,剑士就边咬着右手上的果实边用左手摘下新的果实朝我抛过来。

「还有很多,不用客气尽量吃没关系喔,桐人。」

──我不是客气。

把这句话吞下去后,说了句「谢……谢谢」,接着瞄了那索斯树一眼。数了一下后上面长了大约五十棵果实,就算吃一两个也不至于无法确保任务需要的二十颗果实吧。用衣角擦了擦后,我就畏畏缩缩地开口咬下。

口感不像芒果而是跟梨子一模一样,但香味让人想起荔枝与胡椒。皮相当薄,果肉水分充足,而且也很甜,这样的话在至今为止尝过的艾恩葛朗特水果当中应该可以名列前茅……

突然有电击般的冲击贯穿我的舌头。

「哦咕呜!」

看见发出丢脸悲鸣的我,拉维克就很愉快地笑了起来。看来跟弟弟蓝迪连比起来,这个哥哥的个性倒是很直爽。不过他到底是犯了什么罪才会被关了三十年呢?

就在我一边这么想一边等待舌头的刺痛感消失时,我的HP条也亮起了显眼的小图示。虽然在这种状态下效果不明,但是有调查的方法。

我急着打开视窗,移动到状态标签。这里也显示着同样的图示,我便用手指击点。

「那索斯的提神:麻痹抗性、晕眩抗性小幅上升。」

──太半吊子了吧!

虽然忍不住要这么想,但也不能还没吃完就丢掉,当然也没办法推给亚丝娜,做好心理准备后就以最快速度啃着果实。幸好支持效果持续期间就不会再有电击,顺利吃完后才松了一口气。

抬起脸后,发现亚丝娜与基兹梅尔在树的另一侧快速采着果实。两人的脸上满是绝对不会吃的决心。

我想着哪天吃饭时偷偷放到亚丝娜的盘子上,同时也加入采集的行列。根据拉维克所说,长在越低处的果实越成熟,所以便从下方开始摘。包含预备用的在内,亚丝娜放了十五颗,我则放了十颗到道具栏后,任务更新的讯息就浮现并且消失。

这样晃岩之森的任务就成功了。由于拉维克向我索取容器,我便随手从道具栏里取出布袋来交给他,他随即把剩下来的那索斯树果塞了将近十颗进去。如果真的是喜欢那种刺痛感才吃那索斯树果,我会觉得美食家应该不是这种人。

再次滴着薄荷精油回到回廊西端,从这里也存在的阶梯爬上岩石平台。在树木隧道走了一阵子,前方就能看见白色光线。

四个人同时慢慢加快脚步,最后几乎是用冲刺的冲出隧道,结果该处是早晨阳光照耀下的草原。

深绿色覆盖之下的低矮山丘层层相连。其远方则耸立着灰色朦胧的巨塔──第七层迷宫塔,从地上连结上层的底部。

森林里虽然凉爽,但外面的气温已经相当高。平稳的南风让草原像波浪一样摆动,同时带来花香。

我们在草原前进了二十米左右,然后在平缓的山丘上回头。

像小山一样耸立的森林,其茂密的树梢正发出「沙沙……」的声音。光看外表,实在难以想象在那当中隐藏着被神秘光线照耀的湿地以及宫殿般的巨树。连我们走出来的隧道这时候都几乎难以分辨了。

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确认没有追兵的气息后,四个人才一起尽情地伸起懒腰。

「唔嗯……日光是这样的颜色吗……」

拉维克像感到很刺眼般眨着双眼并自言自语。现在想起来,这个哥哥三十年多年来都只能看见送火茸的绿色磷光。

前囚犯尽情生长的胡子与绑起来的头发随着南风飘荡,这时基兹梅尔以恭敬的口气对他说:

「……拉维克先生,要再次向你道谢。那样下去我会被神官们判下莫须有的罪名,然后持续被关在牢里,根本无法获得洗刷污名的机会。」

面对深深低下头的基兹梅尔,拉维克以稍微恢复威严的声音回应:

「骑士啊,现在道谢还太早了。这下子你不是囚犯而是逃亡者了。虽然劝你逃走的我或许没资格这么说,但在洗刷嫌疑之前再被抓到的话,下次可就不是入狱这么简单了。接下来才要开始辛苦呢。」

「嗯,这我很清楚。四把秘钥被堕落精灵夺走完全是因为我的实力不足。我会重头开始锻炼,下次一定要……」

「哎呀,等一下。」

以右手打断基兹梅尔的话,拉维克先瞄了我跟亚丝娜一眼后才质问:

「轻易打败你跟桐人、亚丝娜的堕落精灵叫什么名字?」

「……剥伐的凯伊萨拉。」

「那个女人吗……那也难怪你会落败。黑暗精灵与森林精灵里面,还找不到拿剑和凯伊萨拉一对一交手能获胜,不对,应该说能战成平手的人。」

「但是……!」

拉维克以告诫的口气对带响铠甲往前走出一步的基兹梅尔宣告:

「如果凯伊萨拉的绰号『剥伐』所代表的传说是事实,那么她的实力就是来自于砍伐圣大树的树皮与树枝所得到的诅咒之力。另一方面我们留斯拉的人民则失去圣大树的庇佑许久……只靠基本的修练不可能获得与凯伊萨拉同等的力量。」

「那么拉维克先生,你的意思是今后只要凯伊萨拉出现,我就得夹着尾巴逃走?」

「我没有这么说。」

大大地摇头之后,拉维克再次瞥了这边一眼,然后开口表示:

「骑士基兹梅尔。你已经获得至今为止留斯拉人民与卡雷斯•欧人民都未曾得到过的力量了。」

「那……那是……?」

「和人族之间的缘分……羁绊。」

出乎意料的发言让我和亚丝娜稍微吞下一口气。拉维克往上看着上层的淡蓝色朦胧底部,以带着些许哀戚的声音继续说道:

「我们精灵从被囚禁到这座浮游城之前就一直认为其他种族的人民属于劣等种。不论是人族、矮人族,还有像薇丽与风精灵那样的精灵族也……但其他种族的人民也各自有无法取代的力量。我指的不是幻书之术与远书之术喔。这也就是说……」

话说到这里中断,拉维克伸出右手来轻轻拍了拍基兹梅尔的左肩。接着往这边走过来拍了我跟亚丝娜的肩膀。

「你们已经知道我想说的话了。跟着心的引导,应该就能获得打败凯伊萨拉……不对,是诺尔札将军的力量。」

──不可能不可能!

这样的呻吟差点就冲口而出,但我还是用力把它吞了回去。只要继续这个活动任务,总有一天得跟那个漆黑浮标的将军战斗。而我跟亚丝娜已经没有在中途丢下基兹梅尔放弃任务的选项了。

扭曲带着横切刀伤的脸庞对呆立现场的我们微笑一下后,拉维克就转过身子。平稳的声音越过他的背部传了过来。

「受你们照顾了,桐人、亚丝娜。骑士基兹梅尔就拜托你们了。」

亚丝娜呼唤开始往北走的剑士。

「那个!再一会儿……至少在这层的期间,跟我们一起……」

但拉维克没有停下脚步。

他只是举起右手轻挥了一下,然后直接远去。身穿破烂的囚犯服装和凉鞋,武器是左腰上的一把军刀,食物只有装在右腰袋子内的那索斯树果。我实在无法推测出,他以这样的打扮要前往什么地方。

走下山丘的背影,最后被大海般的草原淹没再也看不见了。下一刻,拉维克在视界左上方的HP条就消失了。

好一阵子只能听得见风声,结果基兹梅尔突然开口丢出一句:

「那位先生应该是上一任的檀树骑士团团长拉维克•菲恩•柯尔达西欧斯吧。」

「「团长?」」

我跟亚丝娜异口同声地大叫起来。

檀树骑士团是留斯拉王国引以为傲的三个近卫骑士团之一。不论是无声切断牢房门锁的剑技,还是以刀背一击就打倒两名卫兵的实力,都让人原本就认为他不是普通人,只不过没想到是这样的大人物。

「那……那样的人怎么会被关在牢里三十年……?」

感到哑然的我如此询问后,基兹梅尔就静静摇了摇头。

「因为没有留下正式纪录,所以我也不清楚正确的原因。但是……根据过去听到的传闻,似乎跟约费利斯子爵有什么纠纷……」

「「咦!」」

再次跟亚丝娜同时大叫。

我单纯是因为吓一跳,亚丝娜却以马上理解了什么般的声音表示:

「对了……拉维克先生的弟弟,称呼约费利斯子爵为『雷修雷恩』。如果弟弟蓝迪连先生跟子爵很熟的话,那么哥哥……也……」

这时我也理解亚丝娜的话为什么不自然减速的理由。

第四层约费尔城的城主,雷修雷恩•赛得•约费利斯子爵的脸上,有一条从额头通过左眼来到下颚的直线伤痕。

而拉维克前团长的脸上则有一条同样又深又锐利的横向伤痕。

我和亚丝娜希望得到答案而看向基兹梅尔。但骑士这次也静静摇了摇头。

「……约费利斯子爵没有透露的事情,我可不能随便说出口。拉维克先生应该是使用灵树到第四层……」

说到这里就再次闭上嘴巴的基兹梅尔轻呼出一口气,然后改变表情。

她笔直地走向这边并且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亚丝娜。

「谢谢你,亚丝娜。」

以带着感情的声音呢喃完后松开拥抱,接着转身面对我。笑着把双臂绕到我身后,使出几乎让胸甲发出摩擦声的力道。

虽说不是首次跟基兹梅尔拥抱,但害羞的心情果然还是存在……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这次平安再次见面的感动还是更为强烈。

「谢谢你,桐人。」

左耳接收到这样的呢喃,我也用力抱紧基兹梅尔的身体。双眼终于忍不住开始发热,但不知道为什么任务记录更新的讯息要在这个时机下出现来破坏气氛,也把我的意识拉回到眼前的问题。

当然不是再次跟基兹梅尔见面就能够解决所有问题。这一层的连续任务标题是「红玉秘钥」,也就是说在入手秘钥之前试炼都不会结束。

我首先对移开身体的基兹梅尔提出一直很在意的事情。

「那个……第六层的时候基兹梅尔曾说过只有骑士团长还是女王大人才能迁责你,那为什么会被关进哈林树宫的大牢呢?」

「噢……是这件事吗?」

基兹梅尔也露出严肃的表情,夹杂着叹息回答:

「只能说……太不巧了,刚好有一名上级神官停留在哈林树宫,他拥有跟骑士团长相同的权限。」

「那只能说……运气真的太差了……」

我虽然也很想叹气,但还是忍了下来询问下一个问题。

「但是,入手第七层的秘钥并且送到哈林树宫去的话,就能洗刷基兹梅尔与敌人串通的嫌疑了吧?」

但骑士却伏下视线,缓缓摇了摇头。

「很可惜的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因为我被怀疑串通敌人,槐树骑士团似乎被调离秘钥回收任务了。明天应该会从王城派遣檀树骑士团或者枸橘骑士团担任回收部队,然后前往第七层的『秘钥祠堂』吧。我要是比他们先回收秘钥,万一在祠堂碰个正着,问题将会变得更加复杂。」

「呜~~~~……」

事情听起来已经很复杂了。我一边发出沉吟声,一边在脑袋里整理活动任务的状况。

说起来,「六把秘钥」原本是封印在散布于第三层到第八层的祠堂里,黑暗精灵之所以开始回收它们,是因为得到敌对的森林精灵想夺取秘钥的情报。

三个骑士团互相争夺这个从天而降的重大任务,最后由以轻装敏捷为优点的槐树骑士团来负责回收秘钥。然后骑士基兹梅尔和身为药师的妹妹蒂尔妮尔,就隶属于这支派遣到第三层的数十人规模的先遣部队。

先遣部队在第三层遭遇森林精灵的部队,开始战斗后出现许多牺牲者。蒂尔妮尔也在那个时候殒命。先遣部队的司令官率领减半的人员继续任务,订下由复数部队引诱森林精灵,然后由独自一人秘密行动前去回收秘钥的计划。而自愿执行这个危险任务的就是基兹梅尔。

基兹梅尔虽然漂亮地从第三层的祠堂回收「翡翠秘钥」,但是在回到野营地途中遇见森林精灵骑士并且发生战斗。在快要同归于尽时我和亚丝娜闯入,打倒了原本在封测时期绝对无法击败的森林精灵。

之后我和亚丝娜正式成为基兹梅尔的协力者,很顺利地回收第四、第五和第六层的秘钥,但是在嘎雷城认识的小规模公会「Q渣库」成员被PK集团的黑色雨衣男抓去当人质,按照要求请基兹梅尔把四把秘钥从城里拿出来,并且前往指定的地点赴约,结果堕落精灵的副将凯伊萨拉现身,以压倒性力量击败我们后夺走所有秘钥……这就是事情的发展。

那样的时机实在无法认为是偶然,而且还有PK集团的摩鲁特与短刀使拥有堕落精灵的短剑与毒针这样的旁证。也就是说不知道为什么,PK集团与堕落精灵这目前艾恩葛朗特的两大危险势力似乎联手了,不过当下的问题是黑暗精灵内部的情况。

如果基兹梅尔所属的槐树骑士团让指挥秘钥回收作战的神官们不高兴,因此被调离任务的话,那也是请她拿出秘钥的我们所害。虽说是为了拯救Q渣库的众成员,但那是人族──不对,是玩家自己的问题,本来黑暗精灵就没有必要惹祸上身。但是基兹梅尔却没有丝毫犹豫就帮忙从城里取出秘钥,因此我们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帮助她洗刷这个不白之冤才行。

「……~~~~嗯。」

花了几秒钟整理完状况的我,抬起头来这么说道:

「也就是说,檀树骑士团或枸橘骑士团的回收部队任务失败,之后我们再回收秘钥的话就没问题了对吧?」

结果基兹梅尔和亚丝娜就像姊妹一样露出相似的猜疑表情。

「喂,桐人。你不会是想阻碍回收部队吧?」

「对啊,桐人,再怎么说那么做都太过分了。」

「不……不会啦,我不会那样!」

我急忙加以否定,同时拼命思考该怎么说明才好。

我之所以说出新的回收部队可能会失败,是因为这是「我和亚丝娜的任务」。RPG的任务基本上是让玩家辛苦才能达成目标的构造。如果光是等待就有其他NPC帮忙达成目标的话,当然没有比这更轻松的事了。

但是另一方面也存在竞争型的任务。与NPC争抢谁先达成目标,获胜的话就算完成任务,输了则算失败。现在进行中的「红玉秘钥」如果进入这样的发展,新的回收部队获得秘钥的瞬间精灵战争活动任务本身就会被判定为失败,任务可能会就此结束。

但是没办法跟基兹梅尔说明这样的推测。对她来说这不是游戏的任务,而是真正的职务兼真正的人生。

现在打开视窗查看任务记录的话,更新过后的导览文字或许会给我们行动的方针。但我不想在基兹梅尔面前这么做。无论如何都得用我们自己的头脑思考,然后选择认为是最佳的行动。

「……基兹梅尔,这一层的秘钥祠堂在什么地方?」

考虑到跟封测时期可能有出入,我便开口如此问道。结果骑士露出稍微思考一下的模样后,随即指着迷宫塔的方位。

「因为没有看指令书所以无法断言,不过确实是在『天柱之塔』往南一点的地方。」

那就跟封测时期一样了。从窝鲁布达与迷宫塔之间一个叫做布拉米欧的城镇往西前进,应该不到一个小时就能抵达。

「这样啊……新的回收部队是明天会来第七层吧?知道具体的时间吗……?」

我这不合理的难题让基兹梅尔露出一瞬间的苦笑后才回答:

「实在没办法连时间都知道。但是传令从哈林树宫通过北方的灵树抵达第九层的城堡,神官们决定要给檀树骑士团还是枸橘骑士团任务,编组回收部队再利用灵树到第七层……考虑到这些流程,今天以内应该不可能完成吧。明天早上从第九层出发,经由灵树抵达祠堂,最快也得要明天中午左右。」

「中午吗……」

如此呢喃完,决定听天由命的我开始制定行动方针。用力吸了一口气,呼出之后,我就依序看着基兹梅尔与亚丝娜的脸然后说:

「既然无法由我们回收红玉秘钥,那么要洗清基兹梅尔的罪嫌就只有取回被夺走的四把秘钥了。」

亚丝娜发出「咦……」一声……

基兹梅尔压低声音表示「你说什么?」

「桐人,你认真的吗?如果能这么做那事情就简单多了……但是连秘钥在哪里都不知道喔?」

视线再次从说出一大串话的亚丝娜那里移到基兹梅尔身上,接着我便说道:

「堕落精灵应该打算在回收部队入手红玉钥匙,准备从祠堂回去时才发动袭击。因为至今为止几乎都是这样。」

「…………」

面对沉默的基兹梅尔,我开始说明起极度挑战她心中善恶界线的作战。

「我们藏身在祠堂的出口附近,然后跟踪入手秘钥后走出来的回收部队。堕落精灵发动袭击的话就稍微观察一下情况,回收部队顺利击退他们的话,就跟在撤退的堕落精灵后面。如果快输掉的话就去帮忙,那个时候就追上逃走的堕落精灵来找出他们的基地。」

即使我闭上嘴巴,基兹梅尔还是沉默了好一阵子。

经过五秒钟左右,她就丢出一句:

「也就是要把回收部队当成诱饵吗?」

「没……没有啦,既然不管我们在不在堕落精灵都会发动袭击,当诱饵似乎有点不太一样。而且情况危急的话我们也会加入战斗……以公平的眼光来看,帮助人占了八成,只利用剩下来的两成左右,我想大概是这样吧。」

「…………」

基兹梅尔再次陷入沉默。看来是没办法说服她了……当我这么想的时候,骑士的肩膀就微微震动,最后更传出低调的笑声。

「呵……呵呵呵……桐人,你还是老样子。拉维克先生所说的『人族无可取代的力量』,你的话或许就是那超厚的脸皮吧。」

还来不及表示「咦~~这么说我这个纯真的少年真是太过分」,亚丝娜就笑着说:

「啊哈哈,一定是了。因为我绝对想不出这样的作战。」

虽然心里想着「真的是这样吗~」,但经过一段算长的搭档生活后,我已经获得此时不把这种想法说出口的小聪明了。我只是刻意地干咳了几声,接着就确认两人的意思。

「那么,目前的方针大概就是这样了,可以吗?」

「嗯,好吧。」「我也可以喔。」

由于基兹梅尔和亚丝娜都点头了,我就瞄了一眼显示的时间。目前才刚过上午八点。目前所在的地点不是在晃岩之森的南侧而是在西侧,所以稍微绕了远路,但是不用赶路也能在十点左右抵达窝鲁布达吧。轻轻松松就能在妮露妮尔指定的下午一点前完成任务──不对,还是稍微加快脚步,去帮忙独自一人寂寞地收集乌鲁兹石的阿尔戈比较好。

不过那也得基兹梅尔同意先到窝鲁布达去才行。不过,她在第六层史塔基翁时也对许多事物感到新奇,应该不会拒绝才对……这么想的我就再次转向骑士。

「那么,基兹梅尔,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19 条回应

必须 注册 为本站用户, 登录 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1. 熬夜是万恶之源T^T2022-2-23 · 12:43

    哇这也太巧了我刚刚看完第六篇!居然就更新了!

  2. 水月2022-3-3 · 15:03

    嗚呼,好耶!

  3. 冰梦2022-3-5 · 13:13

    关于许愿池投币,向度娘查了一下,第一枚重回罗马,第二枚遇见真爱,第三枚如愿离婚。

  4. asuna2022-3-13 · 0:03

    求求你 快写第八本

  5. Suisei☆☄2022-3-20 · 23:44

    我烤 这么快?太强了

  6. asuna2022-3-22 · 6:10

    第八卷求求你也翻译一下啦!!!!!

  7. 饭饭饭饭快吃饭2022-3-27 · 19:23

    呜呜呜呜也太快乐了!!他俩居然这么早就有带戒指的环节吗!!感谢留斯拉之戒,感谢把戒指也收走的士兵!!翻译辛苦惹!!

  8. 穆阿迪布2022-5-10 · 21:52

    请问有没有epud版的啊?

  9. 舸舰迷津2022-6-25 · 23:46

    好耶!!!什么时候有实体书呢

  10. 小马2022-7-12 · 8:33

    实体书7-8今年内会上架吗

    • 别抢我炮机2022-7-12 · 10:48

      看样子不会。。。

  11. Avatar photo
    kuloma2022-8-7 · 12:45

    哎,怎么写得越来越慢了,啥时候能写完75曾呐,川原老师加油啊,翻译加油!

  12. Ulquiorra2022-9-16 · 21:24

    大伙有epud 版本的嘛?

    • Avatar photo
      31415x2022-10-16 · 20:27

      <a href="https://www.mobinovels.com/sword-art-online/" rel="nofollow ugc">https://www.mobinovels.com/sword-art-online/</a>

      只找到繁体版qaq,

      • Avatar photo
        31415x2022-10-16 · 21:33

        <a href="https://wwn.lanzouy.com/i76UP0e0170d" rel="nofollow ugc">https://wwn.lanzouy.com/i76UP0e0170d</a>
        密码:avns

        自己拿calibre导了一下,可以凑活看一下qaq

        • Ulquiorra2022-10-27 · 10:11

          感谢大佬,谢谢谢谢谢谢谢

          • Avatar photo
            31415x2022-11-2 · 10:40

            没事的,😜

  13. re2022-11-14 · 20:45

    啊 第10页之后少了一页吗?突然从拉维克跳到基兹梅尔了

  14. rexn2022-11-19 · 19:15

    求求速更第八篇,孩子剑瘾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