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ive

[刀剑神域][Progressive]007

Heathcliff · 2月23日 · 2022年 ·

 

12


阿尔戈跟基兹梅尔只是在第四层的楼层魔王战之前曾经一瞬间相遇,几乎可以算是初次见面,不过或许是持续跟米亚与赛亚诺、妮露妮尔、琪欧等高度AI化NPC交流的缘故吧,阿尔戈没有露出太疑惑的模样就欢迎我们跟她会合。

不过就算是这样,对于「老鼠」阿尔戈来说,精灵战争活动任务的指南NPC基兹梅尔竟然爽快地答应帮忙寻找毫无关系的乌鲁兹石仍是出乎意料的发展。她数次看向在宽广河岸上一边跟亚丝娜聊天一边开心进行着作业的黑暗精灵骑士,然后发出「唔嗯」和「哎呀哎呀」等呢喃声,只希望她不是在想一些偷鸡摸狗──像是让基兹梅尔帮忙赚取经验值──的事情。

寻找的乌鲁兹石是直径约两公分左右的黑色矿石,虽然具备发出金属光泽的特征,但要在深夜中寻找的话效率实在太差了。而且还有颜色相似但没有光泽的冒牌乌鲁兹石、颜色与质感都完全相同但去捡就会以钳子夹你手指的河蟹,让任务的难度增加了五成左右。

即使如此,阿尔戈也已经找到二十颗以上,剩余的数量由四个人一起寻找,不到一个小时就完成了。确认任务记录已经更新,用阿尔戈从道具栏取出的果汁干杯之后,就朝着河岸东边的窝鲁布达前进。

基兹梅尔就像在第六层进入史塔基翁的时候那样,把淡黑色连帽斗篷的兜帽整个拉下来,铠甲也以斗篷确实地盖住。即使如此,在通过大门时还是让我有点紧张,但是守门的NPC完全没有警戒的样子就让我们通过了。

窝鲁布达的西门,是在沿着东西向海岸建筑起来的窝鲁布达西北角,所以一穿过大门立刻就能眺望纯白与深蓝色街景。在小广场停下脚步的基兹梅尔,沉默了好一阵子后才乘着叹息呢喃道:

「这……实在太美了。第六层的史塔基翁太过四四方方,让我一直无法平静下来,但这个城市就让人想在这里待上一阵子。南边可以见到的是海吗?」

我稍微歪着脖子来回答这个问题。

「既然在艾恩葛朗特,就很难说是真正的海……不过基本上还是咸水啦。」

「那应该是『大地切断』时,切下了海洋的一角吧。」

基兹梅尔的话让亚丝娜发出「噢」的声音。

「对喔,原来是这样。那如果有把一整座小岛切下来的楼层,该处的面积就大部分会是海洋吧。」

照道理来说确实是这样没错。我一边佩服亚丝娜的想象力一边表示:

「这样攻略就很轻松了。因为只要离开主街区,迷宫塔就在眼前了吧?」

这个瞬间,亚丝娜和基兹梅尔就以无言的表情叹了口气,阿尔戈像要表示「真受不了你」般摇着头。为了争回面子,我干咳了几声后继续说道:

「那个……对了,入手通行证的话基兹梅尔也能到沙滩……海边去了。你没到海里面去过吧。」

「确实是没有……不过通行证是什么?」

面对露出纳闷表情的骑士,我开口说明一般人无法使用整座沙滩。但基兹梅尔的疑问仍然没有消失。

「真亏所有城市的居民都愿意遵守这种规则耶。到底是什么人禁止他人进入呢?」

「呃……等一下要去见的人吧……」

如此回答完后才觉得糟糕了。实在不认为自尊心强烈的黑暗精灵骑士基兹梅尔,和甚至比精灵更加傲慢的妮露妮尔大人,还有发誓对主人绝对忠诚的战斗女仆琪欧能处得来。在见面前就降低印象值怎么想都是错着……但也不能让基兹梅尔自己一个人在赌场外面等待。

我祈祷着不要出现基兹梅尔与琪欧其中之一,或者是双方同时拔出武器的发展并说道:

「那么……差不多该走了吧。」

 

明明还不到中午,就有许多客人进出于窝鲁布达大赌场。

幸好当中没有看到ALS和DKB的成员。亚丝娜传讯息询问莉庭后,得知为了疗愈昨天的大败而举行名为反省会的宴席一直到深夜,两公会今天都从正午才开始活动。

说是大败,其实在怪物斗技场输掉的五万枚=五百万珂尔是按照必胜秘笈的预测下注所赢得的金额,实际的损失只有作为赌本的一万一千珂尔……虽然忍不住这么想,但那绝不是一笔小钱,如果遭遇到同样的事情我也会想喝个烂醉。

今天林德和牙王还会想要挑战怪斗吗?还是会忘掉那把破坏平衡的窝鲁布达之剑,集中精神在攻略楼层上呢?

可以的话希望是后者,这么想不单纯是因为嫉妒,而是因为知道斗技场横行着弊端与阴谋。白天与夜晚加起来的十场比赛,柯尔罗伊家应该大部分都用了作弊手段来大量卷走赌客的筹码。卖必胜秘笈给ALS与DKB的男人绝对是柯尔罗伊家的手下。

不过贩卖必胜秘笈的男人是在主街区雷库西欧的西门前面,要入手今天比赛的必胜秘笈就得特别回到雷库西欧。就算是林德跟牙王应该也不会做到那种地步吧,而且也不会在没有秘笈的情况下挑战竞技场。今天早上也跟亚丝娜说过,那两个人应该会把一万一千珂尔当成学费而放弃再赌。

我祈祷着他们能这么做,同时跟在女生们后面进入赌场。

阿尔戈拿出通行证后上到三楼,走在超高级饭店的微暗走廊上,最后来到十七号房前面。

阿尔戈跟昨天一样敲了两次门后,里面就传出琪欧的声音。

「哪位?」

「阿尔戈哟。还有三个伙伴……不对,是三个助手。」

「多了一个人吗?」

「别担心。她比桐人有礼貌多了哟。」

一瞬间浮现「你说什么」的想法,不过她说的的确是事实。一会儿后传出喀叽的开锁声,门随即打开了。

以阿尔戈、亚丝娜、基兹梅尔、我这样的顺序入内后再次确认时间。十一点三十分──比妮露妮尔指定的下午一点早了九十分钟。但就算是这样还是不会给我们奖励,说起来接受这个任务的是阿尔戈,我和亚丝娜的报酬不是金钱而是「雪树的花蕾」的入手方法。

明明是白天,宽敞的套房却跟昨天一样处于微暗状态。窗外的光线完全被厚厚窗帘挡住,几盏油灯──当然不是送火茸──低调地放出光芒。

在这样的光线照耀下的巨大沙发怎么看都不像有人。觉得奇怪而眨了眨眼睛,站在我们正面的琪欧就有一点点不好意思般表示:

「妮露妮尔小姐还在休息。十二点就会起来了,你们能在这里喝杯茶等一下吗?」

「当然没问题喽。是我们不该这么早来。」

阿尔戈这么回答完,琪欧的视线就移到在后面的我们身上。看见斗篷兜帽整个拉下来的基兹梅尔,凤眼就微微瞇起。

「这位也是冒险者?」

「……不……」

基兹梅尔露出有些犹豫的模样后,缓缓把兜帽褪下。

下一个瞬间──

「──留斯利民!」

发出尖锐叫声的琪欧,把手伸向左腰的穿甲刺剑。基兹梅尔虽然不至于握住军刀刀柄,但左脚也迅速后退摆出侧身的姿势。

我急忙往前走出一步,同时呢喃着「什么是留斯利民?」。结果身边的亚丝娜就呢喃着回答「应该是留斯拉人的意思吧」。心想「原来如此!」的我就顺势对琪欧问道「那卡雷斯•欧人叫什么?」

结果战斗女仆虽然维持杀气腾腾的表情,还是有礼貌地回答:

「……卡雷西民。」

「原来如此~」

「别管那些了,重要的是为什么留斯利民会在这里!」

「哪有为什么,因为她是伙伴啊……」

当我们进行这样的对话时,左边墙壁上的门就打了开来,一道娇小的人影踩着拖鞋进入客厅。

「什么事?吵死人了……」

这么说完就打了个大大呵欠的,是有着垂到腰下的柔软金发、通透的雪白肌肤以及宝石般深红色眼珠的少女。左臂抱着巨大枕头,身上穿着黑色睡袍。头上浮着显示任务进行中的「?」立体图示。

支配窝鲁布达大赌场的两大家族之一,那库特伊家的当家妮露妮尔,在无人的五人座沙发前停下脚步并且转向我们。她的身高明明比在场所有人都还矮,不知道为什么却有种被她从高处睥睨的感觉。

几乎快拔出穿甲刺剑的琪欧,像是对引起骚动感到丢脸般行了一礼,但还是待在与基兹梅尔对峙的位置一动也不动。

这时候基兹梅尔采取的行动,让我因为太过惊讶而张大了嘴巴。

刚发现她默默地凝视着妮露妮尔,左膝突然就跪到地毯上。接着把右手贴在胸口,深深低下头来──

「我是留斯拉的骑士,名叫基兹梅尔。在您歇息时贸然来访,在此由衷地向您道歉。」

我看见视界角落的亚丝娜也瞪大了双眼。

妮露妮尔小姐确实有着不符合小女孩外表的威严,同时也是建造出窝鲁布达的英雄法鲁哈利的子孙,但说到底也只是赌场的老大,并非什么王公贵族。但是高傲的近卫骑士基兹梅尔竟然会屈膝表示恭敬之意。连面对约费利斯子爵时她都没这么做了。

但是妮露妮尔也像理所当然般轻轻点头,然后说道:

「别在意,基兹梅尔。你帮忙了阿尔戈他们对吧?那么,你也是我的客人。站起来坐到沙发上吧。琪欧,给大家上茶。」

「……不需要保管他们的剑吗?」

听见琪欧的问题后,当家露出忍耐着不打呵欠的动作回答:

「不用了,留斯拉的骑士不可能承接暗杀任务。」

小女孩把左臂抱着的枕头丢到已经有好几个抱枕的五人座沙发正中央,然后轻轻坐到旁边。

由于这时基兹梅尔终于起身,我们也移动到放在对面的三人座沙发,分成我和阿尔戈,亚丝娜跟基兹梅尔的组别坐了下来。琪欧立刻在矮桌上排起杯子,接着倒下泡好的红茶,我道完谢后就喝了一口。

茶叶似乎跟昨天的不同,传出来的不是麝香葡萄而是柑橘类的香味,不过同样很好喝。虽然好喝──老实说,跟红茶比起来我比较想要茶点。因为从今天早上到现在,只有吃了那索斯树的树果感受到刺激而已。但是当然不可能在此提出要求,而且应该同样饥肠辘辘的亚丝娜她们还是一脸轻松的模样,我只能腹肌拼命用力忍耐着饥饿。

或许因为是白天,这时妮露妮尔也啜着红茶而不是喝酒,最后可能是睡意消失了吧,只见她看着阿尔戈说:

「那么……拜托你们的东西都收集到了吗?」

「当然了。可以在这里拿出来吗?」

「等一下。琪欧,拿两个大盆子来。」

「好的。」

琪欧从墙边的橱柜拿出两个银色大盆子,接着把它们拿到矮桌上排在一起,妮露妮尔随即用手掌指示着盆子。

我和阿尔戈面面相觑,同时打开道具栏。我实体化较大,阿尔戈实体化较小的布袋,然后把内容物倒进盆子。

妮露妮尔首先拿起刺眼颜色的那索斯树果,仔细盯着看后才把它放回去。接着从盆子里抓起乌鲁兹石,同样检查了一下后才放回去。

「……成熟的那索斯树果二十个和乌鲁兹石五十个,确实收到了。辛苦你们……琪欧,给他们报酬。」

女仆取出小小的皮袋,接过去的阿尔戈说了声「谢啦!」的瞬间,妮露妮尔头上的「?」就消失了。

──才刚这么想,竟然又出现「!」的符号。看来任务还要继续下去。妮露妮尔喝了一口红茶,有些像自言自语般说道:

「这样就能制作脱色剂。那只作弊的赭色野犬是晚上的第二场比赛,所以还有很多时间。只不过……柯尔罗伊家的那些家伙也差不多开始要警戒毛皮染色的作弊被发现了。」

「就算有所警戒,已经登录的怪物就不能再收回去了不是吗?」

如此质问的不是我、亚丝娜或者阿尔戈而是基兹梅尔。

到赌场前的路上,曾经简单向她说明过情况,不过她的理解力实在太惊人了。我不想用「她是AI本该如此」来解释这一切。基兹梅尔她──不对,是所有SAO的高度AI化NPC都是自己思考、犹豫、烦恼,有时即使犯错仍相信这是最佳选择而持续下去的存在。

应该跟基兹梅尔同样是高度AI的妮露妮尔轻点了一下头后回答:

「没错哟。只要是登录过的怪物就一定得出场才行。在大赌场漫长的历史当中,这个规矩仅仅被破坏过两次……第一次是柯尔罗伊家的仆人忘记喂食怪物,比赛前怪物的驯服状态解除而开始暴动,没办法的情况下只能处分掉。第二次是那库特伊家的小孩子潜进赌场后方的厩舍后觉得怪物很可怜而让牠逃走,两次都是很愚蠢的情况。」

妮露妮尔以不屑口气说出的话,让琪欧露出似乎有话想说的模样,但这样的表情立刻就消失了。点头的基兹梅尔又继续表示:

「那么,不论柯尔罗伊家是否警戒,都不会阻碍让野犬染色的毛皮褪色这样的作战吧……我没想到那索斯树果还有这种使用方式就是了。」

「我也觉得不会……但既然要做就希望能一举成功。」

妮露妮尔把视线移到我身边的阿尔戈身上,一脸严肃地表示:

「阿尔戈啊,你们应该还没受到柯尔罗伊家的警戒。愿不愿意帮忙把脱色剂洒到野犬身上呢?」

「嗯……嗯~~~~」

阿尔戈之所以发出沉吟,应该是顾虑到我、亚丝娜和基兹梅尔有其他进行中的重要任务吧。但根据基兹梅尔的预测,黑暗精灵的秘钥回收部队大概明天中午才会抵达,我身为过去曾把全部赌在怪物斗技场的赌客,对于阴谋的结果也很在意。

以眼神传达「没问题」的意思后,阿尔戈便轻点一下头,重新转向妮露妮尔。

「好哟,我愿意帮忙。」

「这样吗,那太好了。」

妮露妮尔露出微笑的瞬间,头上的立体图示就切换成「?」。她在喝完红茶后站了起来,拍了一下手后表示:

「既然这么决定了,就得开始制作脱色剂才行。琪欧,准备一下锅子。」

「咦……要在这里做吗?」

吓了一跳的我如此问道,琪欧就以有些不屑的视线看向我。

「难道要去赌场的厨房做吗?五秒钟就会被柯尔罗伊那边知道喽?」

「对……对喔,您说得没错。」

「作为提出无聊问题的处罚,你也来帮忙吧,桐人。」

由于视界下方没有显示出任务记录更新的讯息,所以这并非正式任务,单纯是打杂的工作。而且是不容我拒绝的状况。

「义……义不容辞。」

「那么先把那索斯树的果实榨成汁吧。」

「是可以啦,不过道具呢?」

「你的手臂前端不就有很棒的道具了?」

看来是要我用手榨。虽然忍不住想「这样真的可以吗……」,但我不记得曾在这个世界看过榨汁机或搅拌器。

「果汁榨到这里。」

由于琪欧准备了新的玻璃盆,我就从银盆里抓起一个那索斯树的果实。以像梨子的口感来看,用上所有筋力来榨的话会整个粉碎并且飞溅出去吧。在玻璃盆上缓缓加重力道后,红紫色表皮上划过的黄绿色直条纹就裂开,乳白色果汁迅速从该处溢出弄湿我的手,然后滴到盆里。

迟了一会儿开始飘荡着甜辣的香气,味道是不错,只要没有那种电击般的痛楚……当我这么想的时候。

像超强力静电般的电击「啪叽!」一声贯穿我的手掌,我便发出悲鸣并且把那索斯树果的残渣丢掉。

「呜呜啊啊啊──!」

看见把右手高举在空中并且扭动身躯的我,妮露妮尔就从腰部倒到沙发上同时发出尖锐的笑声。

「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哈呜哦哦……妮……妮露小姐,你早就知道了吧!」

「啊哈哈哈哈哈,还发出『呜呜啊啊啊』的叫声,啊哈哈哈哈哈!」

虽然很想扑向笑到两脚乱踢的妮露妮尔,对她搔痒让她笑到哭出来为止,但是对身穿睡袍的少女这么做实在不太合适,何况也觉得会被琪欧的穿甲刺剑在身上开出好几个大洞。

承受着冲击的余韵环视四周,发现身边的阿尔戈和坐在对面沙发的亚丝娜与基兹梅尔也开心地笑着。想着「不会吧」的我往上一看之下,就看到连琪欧都背对着这边然后背部不停震动着。

──算了,如果这样能让大家暂时轻松一下。

对自己这么说完之后,我才注意到那索斯树果还有十九颗,于是便猛烈地从鼻子呼出一口气。

 

19 条回应

必须 注册 为本站用户, 登录 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1. 熬夜是万恶之源T^T2022-2-23 · 12:43

    哇这也太巧了我刚刚看完第六篇!居然就更新了!

  2. 水月2022-3-3 · 15:03

    嗚呼,好耶!

  3. 冰梦2022-3-5 · 13:13

    关于许愿池投币,向度娘查了一下,第一枚重回罗马,第二枚遇见真爱,第三枚如愿离婚。

  4. asuna2022-3-13 · 0:03

    求求你 快写第八本

  5. Suisei☆☄2022-3-20 · 23:44

    我烤 这么快?太强了

  6. asuna2022-3-22 · 6:10

    第八卷求求你也翻译一下啦!!!!!

  7. 饭饭饭饭快吃饭2022-3-27 · 19:23

    呜呜呜呜也太快乐了!!他俩居然这么早就有带戒指的环节吗!!感谢留斯拉之戒,感谢把戒指也收走的士兵!!翻译辛苦惹!!

  8. 穆阿迪布2022-5-10 · 21:52

    请问有没有epud版的啊?

  9. 舸舰迷津2022-6-25 · 23:46

    好耶!!!什么时候有实体书呢

  10. 小马2022-7-12 · 8:33

    实体书7-8今年内会上架吗

    • 别抢我炮机2022-7-12 · 10:48

      看样子不会。。。

  11. Avatar photo
    kuloma2022-8-7 · 12:45

    哎,怎么写得越来越慢了,啥时候能写完75曾呐,川原老师加油啊,翻译加油!

  12. Ulquiorra2022-9-16 · 21:24

    大伙有epud 版本的嘛?

    • Avatar photo
      31415x2022-10-16 · 20:27

      <a href="https://www.mobinovels.com/sword-art-online/" rel="nofollow ugc">https://www.mobinovels.com/sword-art-online/</a>

      只找到繁体版qaq,

      • Avatar photo
        31415x2022-10-16 · 21:33

        <a href="https://wwn.lanzouy.com/i76UP0e0170d" rel="nofollow ugc">https://wwn.lanzouy.com/i76UP0e0170d</a>
        密码:avns

        自己拿calibre导了一下,可以凑活看一下qaq

        • Ulquiorra2022-10-27 · 10:11

          感谢大佬,谢谢谢谢谢谢谢

          • Avatar photo
            31415x2022-11-2 · 10:40

            没事的,😜

  13. re2022-11-14 · 20:45

    啊 第10页之后少了一页吗?突然从拉维克跳到基兹梅尔了

  14. rexn2022-11-19 · 19:15

    求求速更第八篇,孩子剑瘾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