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ive

[刀剑神域][Progressive]007

Heathcliff · 2月23日 · 2022年 ·

 

2


2023年1月5日的现在,我和亚丝娜的技能构成与装备如下。

 

桐人 等级22单手直剑使 技能格子:5

设定技能:「单手用直剑」「体术」「搜敌」「隐蔽」「冥想」

装备:「日暮之剑+3」

「午夜大衣+6」

「强化护胸甲+4」

「紧身上衣+2」

「深黑针织长裤+5」

「铆钉短靴+3」

「筋力戒指」

「留斯拉之认证」

 

亚丝娜 等级21细剑使 技能格子:5※(6)

设定技能:「细剑」轻金属装备」裁缝」奔驰」双手用突击枪」※(冥想」)

装备:「骑士细剑+7」

「布料连帽斗篷+2」

「薄胸甲+6」

「击剑束腰上衣+4」

「装甲皮裙+4」

「腾跃之靴+3」

「波纹耳环」

「敏捷力戒指」

「留斯拉之认证」

※括号内是以「卡雷斯•欧的水晶瓶」替换的技能。

 

包含安全保险在内的攻略建议等级大约是楼层数加上10,所以我跟亚丝娜在能力值上足以挑战第七层。武器防具也有一半是魔王掉宝或者任务报酬的稀有装备,但实在没办法凑齐全身,我的话是胸甲、上衣与靴子,亚丝娜则是斗篷与上衣、裙子是商店贩售的物品。虽然经过强化,但还是比不上性能占压倒性上风的稀有宝物,抵达新楼层后首先逛逛NPC商店,确认有没有卖比现在使用的物品更加强力的装备(最好还是合理价格)已经是惯例活动。

这是为了在死亡游戏SAO存活下来不可或缺的工作,同时也是享受RPG乐趣的兴奋活动──只不过……

「……这里的商品好像不怎么样耶……明明是主街区最大的店家……」

在最初进入的防具店逛了一圈物色架上商品的亚丝娜,以店员听不见的声音做出这样的评论,我也点了点头表示:

「是啊……和餐厅不同,这里似乎没有升等呢。」

「听你这么说,封测时期这里也上不了台面吗?」

「虽然只是隐约记得,但似乎有过这样的记忆。」

「……第六层的史塔基翁明明记得那么详尽,为什么雷库西欧的记忆就这么模糊呢?」

再次被指出记忆的暧昧,我顿时说不出话来。

要说明这个理由,就必须提及封测时期袭击我……不对,是袭击几乎所有封测玩家的悲剧。可以的话很想就这样把它封印在记忆深处,但亚丝娜是第六感极其敏锐的人。应该不可能瞒得过她。

我干咳了一声后就开口说:

「要说明这个理由嘛,必须先到城镇的出口。」

「……好吧,反正也没什么好买的。」

「那我们走吧。」

在前面引导面露疑惑表情的亚丝娜,暂时先回到转移门广场。不知道是因为酷暑的缘故,还是街上没什么值得参观的东西,这里依然看不到什么玩家的身影。

这时候不只是长大衣,就连胸甲也很想一起解除,但是对自己说了「这种闷热都是虚拟的!」后就直接横越广场,从东西向贯穿雷库西欧的主街道往西方前进。由于这个城镇不是太大,所以走了几分钟前方就能看到分隔圈内与圈外的墙壁与雄伟的大门。

「……咦?」

在右斜后方有气无力走着的亚丝娜发出细微的声音并且来到我身边。

「为什么有两个门?」

正如她所说的,主街道的尽头有两座外观几乎一样的门并排在一起。不同的只有装饰在门上部的大理石雕像。

右门的雕像是缩起背部,拄着拐杖,承受着风雨而走的男乞丐。

左门的雕像是上半身后仰,倾斜着巨大酒杯且穿着华贵服饰的男性。

两座门都是完全开放,所以能够清楚看见外面的练功区。绿色草原上有两条路从两座门分别往左边与右边延伸,由于道路之间也没有什么障壁,所以就算从右门出去也能从左边的道路前进。即使如此,还是有两座门的理由是──

「……简单来说呢,就是暗示着道路前方等待着玩家的命运吧。」

「命运……?」

原本以「太夸张了吧」的表情瞄着我的亚丝娜,这时往上看着两座门。

「这样的话……从右门延伸出去的道路很辛苦,从左门延伸出去的道路则很轻松,我想应该是这个意思吧。」

「大致上没有错。」

如此回答的同时,我们也来到设置在门前面的广场。这里果然也没有玩家的身影。两大公会「龙骑士旅团DKB」与「艾恩葛朗特解放队ALS」的成员们应该已经选择其中一条路并且往前进了吧。

一走到门正前方,远近效果就产生变化,变得可以眺望到练功区的远方。「拐杖男」雕像的右门远处是苍郁的森林与凹凸不平的荒山。「酒杯男」雕像的左门,前方一眼望去尽是几乎平坦的草原。

「那个……这个雷库西欧城,是在第七层的东边边缘对吧?这么一来,迷宫塔就是在西边的边缘?」

雅丝娜的问题让我再次点头。

「Yes。」

「精灵战争任务的开始点大概在哪边?」

「应该在楼层的正中央附近。不论从哪条路前往移动距离都差不多。」

「……那就走轻松的路过去不就得了?」

「是啊。不过那得要亚丝娜有强韧的意志力才行。」

「从刚才就一直用意有所指的说法,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两条道路跟桐人的记忆究竟有什么关系?」

感觉暂定搭档焦躁指数不断上升的我,只能放弃挣扎并且为了说明而开口。

「嗯……右边的道路有很多怪物而且地形也险峻,走起来是有点辛苦,不过仍属普通攻略路线的范畴。相对地左边道路不但怪物很少地形也平坦……但是前方有一座很大的城市。大概有这个雷库西欧的两倍,不对是三倍那么大。」

「大城市……?你是指迷宫?」

「非也,是人类的城市喔。它算是圈内,也有许多旅馆和商店,食物也很美味。」

「那有什么问题?」

「问题是……那座城市里有座很大的赌场。」

「啥……?」

哑然张开嘴巴的亚丝娜,仰头望了一眼「酒杯男」的雕像后再次看向我。

「你说的赌场,是像拉斯维加斯或者澳门那样的吗?」

「就像是拉斯维加斯与澳门那样的。我都没去过就是了。」

点完头后,我就把视线移向左门的远方。遭到封印的恐怖记忆,无视我的意愿就从脑袋里涌出。

「……封测的时候,参加的玩家一千人里面,大概有八成的人选择了左边的道路。然后大部分都迷上赌博,然后大部分都输光身家。根据当时的传闻,封测玩家好像有五成左右在第七层淘汰。」

「………………」

沉默了整整五秒钟的亚丝娜,绕到我身前来挡住我的视线。

「顺便问一下,你又怎么样呢?」

「…………失去一切了哟。」

嘴角浮现苦笑的我如此回答。

「当时在攻略中一路储存下来的所有珂尔以及入手的稀有道具全都输掉了。只剩下一把作为主武器的剑……但是我没有放弃哟。从那里再次振作起来,朝着下一层前进。我确实在赌场里输了,但是绝对没有输给游戏本身。」

「右边。」

「什……什么?」

「从右边的路走。」

直截了当地打断我的英雄战记如此宣布之后,亚丝娜就开始朝「拐杖男」的门走去。

我并不反对这个选择。因为我也不想再次犯下同样的错误。和就算死亡也能从第一层复活的封测时期不同,现在已经无法从零再重新开始了。失去所有的珂尔与装备的话,就只能躲在起始的城镇静静等待有人帮忙完全攻略死亡游戏了吧。

────只不过……

我的心中有某种……或许是无法接受维持失败者身分的玩家魂般意念,让我对着亚丝娜的背部做出意想不到的发言。

「沙滩……」

「……啥?」

我对转过头来的亚丝娜露出一本正经的表情宣告着:

「之前好像在哪个地方说过吧?第七层的南侧有雪白沙子上长着椰子树的沙滩。那是刚才提到的赌城『窝鲁布达』的一部分。嗯……当然不是真正的海洋,是只延伸到楼层边缘的湖一般的地形……但是水很咸喔。」

「沙滩…………」

以非常复杂的表情呢喃了这么一句,亚丝娜就再度瞥了再辐射强烈太阳光的上层底部,然后才又看着我说:

「……但天气这么热,那个沙滩应该挤满了人吧?」

「其实呢,要在赌场赢得相当多的筹码才能获得进入那个沙滩的通行证。我不认为DKB与ALS那群人会迷上赌博……」

脑袋里浮现DKB领队林德以及ALS领队牙王绷起脸的容貌并且这么表示,亚丝娜也以类似的表情朝我靠近一大步。

「但这不就表示我们也得到赌场去赌博才能进入沙滩吗?」

「嗯……嗯,是没错啦……但我提及这件事时,亚丝娜不是曾经那么说过?我记得是『如果第七层是常夏楼层,就能在沙滩怎么样之类的……』。」

「…………」

结果亚丝娜像是没想到我会这么说般眨了两三下眼睛后,视线就开始不自然地游移并且发出沉吟声。

「呜……」

「呜……呜?」

「呜~~~~」

「呜呜~呜~?」

下一个瞬间,我的侧腹就被轻戳了一下。看来她并非用亚人语在说话。

「……那张通行证,换算之后要多少珂尔?」

「嗯……如果跟封测时期一样,赌场筹码一枚是一百珂尔……大概是三万珂尔吧?」

「三万!」

也难怪她会大叫。目前我全部的财产大约是九万珂尔,亚丝娜应该也差不多吧。只是要在沙滩玩耍就用掉三分之一的资金,这根本是疯了才会做出的行为。但是……

「等……等一下。沙滩的通行证不是要用三百枚筹码去换,而是在赌场赢三百枚筹码就能得到。也就是,嗯……像VIP特典那样的感觉……」

「……那么获得通行证之后可以把手边的筹码换回珂尔喽?」

「很遗憾的是筹码不能换成珂尔,但是交换成值钱的道具再卖掉就可以了。」

我在内心加了一句「不过也得能赢得三百枚筹码啦!」,但这是再清楚也不过的事情,所以我没有特别说出口。

「嗯……」

我看着双手环抱胸前烦恼着的亚丝娜,心里想着「如果这样还是决定要走右边的路,那我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十秒后,放下手臂的细剑使首先往上看着「拐杖男」的雕像,接着瞪着「酒杯男」雕像。

「……不要说赢三百枚筹码了,就算赢三万枚,我也绝不会像那样挥金如土。」

「……是……是喔。」

「那我们走吧。」

如此宣告完,搭档就快步走向左边的门,而我只是默默追了上去。

 

NPC居民们把第七层主街区雷库西欧「选择之门」的右侧,也就是往西北延伸的道路称为「逆风之路」,而左侧也就是往西南延伸的道路则称为「顺风之路」。

当然实际上风没有往两个方向吹,但这还是让人极为赞同的命名。我和亚丝娜所选的左边道路铺设了漂亮的砖瓦,两侧是到处开满花朵的草原,然后基本上一直是平缓的下坡,甚至几乎不会有怪物出现。

「……这要是再凉爽一点,或许就是至今为止最轻松的移动了。」

听见走在旁边的亚丝娜所说的话后,我一边压抑下呵欠一边点头表示:

「第二层的练功区基本上都很悠闲,但偶尔会出现暴冲牛……」

「好怀念哦,牛楼层。好想再吃那个超大草莓蛋糕。」

「『颤抖草莓蛋糕』吗?啊,既然这样就用转移门回到第二层的乌鲁巴斯,用那个蛋糕获得幸运支持效果后再朝赌场前进比较好。」

亚丝娜叹了一口气,直接反驳了我的好点子。

「那个支持效果持续时间是十五分钟吧。绝对来不及的啦。」

「那可不一定喔,全程以最快速度冲刺的话,说不定来得及下第一次赌注。」

「你果然只是想到赌场去玩一把嘛……」

亚丝娜这样的指谪跟「嗡」的低沉翅膀声重叠在一起。我们两个人同时拔剑,摆出背靠背的姿势。

「顺风之路」虽然几乎不会有怪物出现,但涌出的怪物并不算弱。能力值确实符合第七层的等级,攻击模式也很复杂,要是粗心大意的话也可能会着了对方的道。

亚丝娜的视线朝道路北侧,我则朝着南侧仔细移动后,再次听见振翅的尖锐声音持续着。

「快趴下!」

压抑下想回过头的本能,把身体压低到极限。下一刻,背部上方就有某个东西以极快的速度通过。

迅速抬起脸后,就在十公尺左右前方看见在空中盘旋的绿色身影。

那是振动透明翅膀,体长五十公分左右的甲虫。轮廓虽然看起来矮胖,但是头部前端延伸出跟身体差不多长的锐角。以淡红色浮标显示的名字是「Verdian Lancer Beetle」。直译的话应该就是「维鲁提亚枪甲虫」吧。

「……维鲁提亚是什么?」

我小声回答站在旁边的亚丝娜发出的呢喃。

「应该是……这座草原的名字。哎呀,又过来喽!」

盘旋着的甲虫举起闪烁翡翠色光芒的鞘翅。空气发出「嗡嗯!」的低沉声响,巨大身体一直线冲了过来。

从这个楼层才开始出现的枪甲虫类怪物,牠的角具备以最高速击中的话能把胸甲轰出大洞的威力。单手武器的话几乎不可能格挡,想防御的话就只能用剑技去相抵,但是要迎击以猛烈速度袭击过来的锐利虫角绝非易事。失败的话要害的胸部或者头部可能会被贯穿,因为弱点会心一击判定而立即死亡。

我和亚丝娜再次蹲下躲开枪甲虫的突进。然后立刻站起来转过身子,瞪着缓缓在草原上盘旋的甲虫。

「虽然可以回避……但这会不会没完没了?」

由于亚丝娜这么呢喃,我便轻轻耸了耸肩。

「不会没完没了,不停回避的话牠突进的轨道会越来越低,之后就连蹲下都避不开了。」

「那……那该怎么办?」

以封测玩家来说,要回答这个问题相当简单。但差不多想让亚丝娜学习面对首次遇见的怪物时能够组织攻略法的考察力与第六感了。因为我不见得能一直待在她的身边。

「你知道那个家伙的弱点在哪里吗?」

「……身体的下侧?」

在脑袋里对立刻回答的亚丝娜做出「了不起」的赞赏并且开口加上注释。

「正确来说是六只脚根部正中央的神经节。脑虽然也算是要害,但装甲实在太厚,又因为那个家伙的角而更难瞄准。」

「但是身体下侧该如何……」

当亚丝娜说到这里时,枪甲虫就再次将鞘翅高举到极限。那是突进攻击的讯号。

一直线冲过来的枪甲虫只能看得见头部、前胸部以及展开的鞘翅。这些地方全覆盖在厚实的甲壳底下,普通攻击有很高的机率会被弹开,剑技没有准确击中的话就会遭受即死级的反击伤害。

但是我因为想藉此给予提示而刻意做出单发直斩技「垂直斩」的起手式。旁边的亚丝娜像是感到困惑般晃动着骑士细剑的剑尖。

但是马上让剑整个静止,然后摆出单发突刺技「线性攻击」的姿势。两把剑同时发出尖锐振动声与淡淡磷光。

像是被此触发一样,枪甲虫开始第三次的突进。我压抑立刻想蹲下的冲动并且计算时机。身旁的亚丝娜也保持着剑技连动都不动一下。看来光靠这一点点提示,她就想到我在封测时期死了两次才构思出来的攻略法。

唤起原始恐惧的低沉振翅声这时音量急遽增加。极为凶恶的锐利虫角前端靠近到短短三公尺的这个瞬间,我和亚丝娜就采取跟至今为止相反的行动,从背部躺向地面。

枪甲虫露出装甲单薄的腹部从眼前通过。这个仰头快要倒下的这个体势,即使施放普通攻击也几乎无法添加威力,但剑技就另当别论了。只要确实保持剑与身体的相对位置与角度,就算一边仰倒还是能够发动。很可惜的是无法使用配合系统辅助来踢向地面的「威力加乘」,但是瞄准昆虫型怪物的腹部并不需要做到那种地步。

「「喝啊!」」

我和亚丝娜异口同声地大叫并且施放「垂直斩」与「线性攻击」。

两把剑拖着蓝色与银色光芒陷入枪甲虫脚的根部,深深地撕裂了牠的身体。

感觉到通知弱点会心一击成功的「滋喀」爽快冲击声与手感。怪物矮壮的身体像被弹开般飞上天,喷洒着深红伤害特效并且呈圆锥状旋转。封测时期的话必须击中三四次同样的攻击才能将其打倒,但是等级与武器性能都比当时还要高,更重要的是有两个人。内心想着「照这种感觉来看,再一次就能打倒了吧」,同时以左手撑向地面跳了起来。

「刚才那是正确答案!再用一次同样的攻击……」

当我叫到这里的时候。不停旋转的枪甲虫就直接掉落到地面,反弹到空中后不自然地静止。一瞬间整个收缩之后,变成蓝色多边形爆散开来。无数的碎片也立刻融解在空气中消失。

「……咦?」

在哑然的我背后,亚丝娜发出感到意外般的声音。

「什么嘛,明明一击就结束了。」

「没有啦……正确来说是两击,不过这样也很奇怪……HP往下修正了吗……」

我甚至出现「或者是某种装死技能」的想法,但因为出现通知获得珂尔、经验值的视窗,所以应该是打倒牠不会错了。亚丝娜收起细剑,立刻开始检视道具。

「哇,楼层改变之后金钱和经验值都给得很大方嘛。不过道具……都是些素材吗?」

「不能小看虫类Mob的素材喔,可以成为比店售品更加强力的防具……虽然外表看起来有点……」

我如此回应着,同时把自己的掉宝道具拉到最后一行,紧接着就忘了这里是圈外而忍不住发出奇怪的叫声。

「喔……喔喔喔喔喔喔!」

「喂……怎……怎么了?」

我背对跑过来的亚丝娜,按下将道具实体化的按键。以右手抓住出现在视窗上的物体,转过身去──

「锵锵~~!」

把发出像石榴石般深玫瑰红光芒的八面体水晶递到亚丝娜鼻子前面。

但是很可惜的是无法让暂定搭档了解这个道具的价值。她以发愣的表情交互看着我和水晶并且表示:

「……这是什么?」

「嗯……正式名称是『Healing crystal』,通称『回复水晶』。」

「啊,这就是传闻中的那个吗!」

脸上好不容易发出光辉的亚丝娜一把从我手上抓过水晶,然后将其对准阳光。

「哦……是这样子的道具吗……这个东西能一瞬间完全回复HP是真的吗?」

「真的真的。」

「要怎么用?」

「那当然是放到嘴里大口咬碎……」

说到这里之后我才重新觉得,不应该拿会成为攻略死亡游戏生命线的最重要道具该如何使用来开玩笑,干咳一声后就从亚丝娜手上回收水晶。

「现在开始讲正经的。不论是哪一种水晶都一样,使用方式相当简单。第一,以手指击点水晶,从出现的选单选择『使用』。第二,像这样单手拿着,自己使用时就保持这个姿势,要给别人使用的时候另一只手就确实地触碰对方的身体,然后喊回……危险!」

亚丝娜叫着「喂!」并且在空中接住我丢出去的回复水晶。

「为……为什么突然丢出来!」

「没……没有啦……拿着那个说一声回复就能使用了。刚才差点在HP全满的情况下把它用掉……」

在额头渗出冷汗的情况下说明做出奇怪举动的理由后,亚丝娜就深深叹了一口气。

「我说啊,你在封测的时候用过这个很多次了吧。」

「没有到好几次啦。到第十层它都还是贵重物品……我和其他封测玩家在曾经在紧要关头因为节省水晶而死喔。」

「那这一次别重蹈覆辙了。只要觉得自己或者搭档危险了就毫不犹豫地喊回……危险!」

亚丝娜突然大叫,同时像是被烧红的石头烫到手一般把回复水晶丢出,这次换成我把它接住。

「………………」

「………………」

两个人面面相觑,沉默了一阵子后,亚丝娜才小声地说:

「还是把那个收起来比较好吧?」

「说……说得也是。」

我点了点头并且打开左边腰带上的袋子,但是突然就停下手来。

「等等……这个还是由亚丝娜保管吧。」

「咦,是掉到桐人那边的,应该由你保管吧。」

「我们的组合说起来我属于前卫,亚丝娜是后卫对吧?结晶道具通常是由容易掌握状况的后卫持有。」

一脸严肃地边说边把水晶递出去后,亚丝娜就微微抿起嘴。

我的话并非谎言。前卫玩家要是过于集中于眼前的敌人,就有可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HP残量,而且一般来说双手都拿着东西,想使用结晶的话就必须在战斗中放下盾牌。

关于这一点,由于我的左手经常都是空着,所以可以边战斗边取出道具,但幸好亚丝娜没有指出这一点,而是从我手中接过回复水晶。

「……虽然不愿意被当成后卫,不过我知道了。那么这个就由我来保管吧。」

「不只是保管,正如刚才亚丝娜所说的,自己有危险时就要毫不犹豫地使用。」

「…………嗯。」

她点完头后就把水晶放入腰带上的袋子。

突然间,还是自己保管比较好的念头闪过我的脑袋。那个时候我就可以极力避免用在自己身上,尽量为了亚丝娜把水晶保留下来。亚丝娜会不会也跟我有同样的想法呢?

──等等,那就两个人都拿一个不就好了。回复水晶与净化水晶在封测时期是相当稀有的道具,但第七层首次打倒的怪物就掉下这个宝物,就表示正式营运后掉宝率可能已经往上修正了。

或许是做出同样的结论了吧,亚丝娜环视着周围的草原说道:

「……那个,回复水晶只会从刚才那种甲虫身上掉落吗?」

「不,没这回事。虽然有比较容易掉落的怪物,但从第六层开始基本上不论哪一种怪物都会在极低的机率下掉宝才对。」

「极低的机率……具体是多少?」

「嗯……这怎么说都是封测时所检验的数字,第六层是0.01%,第七层是0.1%……吧。」

「0.01……就是打倒一万只才会掉落一次吗?」

面对眉毛倒竖的亚丝娜,我急忙摇着头说:

「等一下,那是第六层的数字啦!实际上我们在第六层打倒了一大堆怪物却连一个结晶都没掉吧?但第七层是0.1%……」

「就算这样也是一千只才掉一个呀!」

「呃,是没错啦……但是跟封测时比起来机率可能提高了喔。」

我一这么说,亚丝娜头上的愤怒符号才终于消失。

「…………确实第一只就掉下来了。那……反正附近也没有人,要不要试着继续狩猎甲虫看看?」

「说得也是……」

我瞄了一眼显示在视界角落的时间显示。下午一点十五分。从现在的位置到赌城窝鲁布达,就算慢慢走应该也花不到两个小时,所以就算在这里再狩猎一个小时应该也能在天色变暗之前抵达。

「……那么同时也可以作为攻略枪甲虫的练习,就在这边附近定点狩猎看看吧。」

「了解!」

亚丝娜露出灿烂笑容,立刻离开道路踏进北侧的草原。

 

我和亚丝娜在一个半小时里打倒了十五只「维鲁提亚枪甲虫」,以及十只在第二层大量战斗过的蜜蜂型怪物的强化版「维鲁提亚毒黄蜂」,再加上五只从地面冒出来的像蛇又像蚯蚓,同时也像是蜥蜴的怪物「滑溜虫蜥」。

在怪物涌出相当少的「顺风之路」,三分钟一只已经算很高的频率了。亚丝娜也马上就学会作为枪甲虫攻略法的「边倒下边使出剑技」,虽然有一次因为倒下的地点冲出虫蜥而吓了一大跳,但整体来说还是完成了相当稳定的狩猎。

我们也靠此赚取了许多金钱、经验值以及素材道具,但很可惜的是最重要的水晶道具却一个都没有掉。虽说仅仅三十只左右根本不足以判断机率是不是变更了,但是至少可以知道并非经常掉落。

「……怎么办,要再努力看看吗?」

面对依然握着细剑并如此问道的亚丝娜,我考虑了一下之后才回答:

「不,差不多该结束了。继续坚持下去的话,会没办法在天色变暗之前抵达窝鲁布达。」

「天色变暗会有什么危险吗?」

对方以严肃的表情这么询问,我一时为之语塞。没办法说出「夕阳照耀下的窝鲁布达非常美丽……」,只好提出常见的理由。

「怎么说都是初次通过的道路,太暗的话可能会迷路。」

我边说边抬头看向天空。时间还只是下午三点前,但是充满空间的光开始带着金色光辉,气温似乎也下降了一些。

「只有一条路而已应该没问题吧……算了,我是无所谓啦。」

看来似乎是同意了的亚丝娜,发出清脆的声响后收起细剑。我也把爱剑收进背上的剑鞘,稍微走了几步路回到铺设砖瓦的道路上。

「……不过都狩猎一个半小时了,还是没有任何其他玩家经过耶……为什么呢……」

当我感到疑惑时,亚丝娜也像是现在才注意到一样看向道路的前后方。

「话说回来好像是这样……我看DKB和ALS以及艾基尔先生也都选择了『逆风之路』吧?」

「咦?选择那边大概就只有不会在赌场破产的好处而已喔。」

「……你这么说听起来好像我们会在赌场破产一样。」

心想「真是自找麻烦」的我缩起肩膀,指向西南方说道:

「总……总之我们先赶路吧。抵达窝鲁布达之后,除了赌场之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催促再次露出怀疑表情的亚丝娜,我开始快步从夜色接近的道路上走了起来。

 

 

8 条回应

必须 注册 为本站用户, 登录 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1. 熬夜是万恶之源T^T2022-2-23 · 12:43

    哇这也太巧了我刚刚看完第六篇!居然就更新了!

  2. 水月2022-3-3 · 15:03

    嗚呼,好耶!

  3. 冰梦2022-3-5 · 13:13

    关于许愿池投币,向度娘查了一下,第一枚重回罗马,第二枚遇见真爱,第三枚如愿离婚。

  4. asuna2022-3-13 · 0:03

    求求你 快写第八本

  5. Suisei☆☄2022-3-20 · 23:44

    我烤 这么快?太强了

  6. asuna2022-3-22 · 6:10

    第八卷求求你也翻译一下啦!!!!!

  7. 饭饭饭饭快吃饭2022-3-27 · 19:23

    呜呜呜呜也太快乐了!!他俩居然这么早就有带戒指的环节吗!!感谢留斯拉之戒,感谢把戒指也收走的士兵!!翻译辛苦惹!!

  8. 穆阿迪布2022-5-10 · 21:52

    请问有没有epud版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