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ive

[刀剑神域][Progressive]007

Heathcliff · 2月23日 · 2022年 ·

 

4


亚丝娜似乎一眼就喜欢上阿尔戈推荐的这间名为「Amber moon Inn」的旅馆。

由于DKB与ALS已经大举移动到这里了,原本还担心会订不到好的房间,但是看来他们不是没有以确保旅馆为优先,就是打算住并设于赌场的超高级饭店,目前所有房间都没有人入住。

由于阿尔戈也是接下来才要找旅馆,所以我们三个人就一起租下四楼的白金套房。虽然是很惊悚的价格,但三个人分摊的话也不至于付不起。当然因为有三间寝室,所以不会发生第三层的黑暗精灵野营地或者第六层的嘎雷城那样超出国二男生对应能力的情况……应该啦。

因为没有电梯,于是直接踩着楼梯上到四楼。用普通的钥匙而非益智游戏打开门的亚丝娜,踏进房间一步的瞬间就大叫:「好棒喔!」

我也马上知道到底是什么很棒了。宽敞客厅的正面墙壁是艾恩葛朗特较为少见的三连大窗,可以完整地眺望城镇南边广大的沙滩与海洋。

虽然太阳已经下山,但是沙滩上等间隔排列着营火,从外围开口处照射进来的月光在水面上画出蓝白色的光之道路。屋内的装潢虽然比不上黑暗精灵的城堡,但是窗户外的景观是至今为止住过的房间里数一数二的吧。

亚丝娜跑到大窗户旁边,着迷地望着豪华夜景,这时她的背影加上背景就像是一幅画。我不由得茫然望着这一幕,结果右颊感觉到视线,于是便转过头去。

「……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啊。」

发出「咿嘻嘻嘻」笑声的阿尔戈,解除连帽斗篷后就走向客厅角落的厨房区域。现实世界的话冰箱里面应该会准备好冰凉的饮料,但是艾恩葛朗特不存在换热器与冰冻魔法。在炉子上点火就能煮水泡茶,现在虽然不比白天,依然是仲夏般的气温,可以的话还是不想喝热饮。

「喂,阿尔戈。我喝这边的水就可以了啦。」

这么说的我准备自己倒水于是也靠近厨房,但是阿尔戈迅速地把水壶抢了过去。

「哎呀,交给姐姐就对啦。」

把水壶和三个玻璃杯放在托盘上后,她就移动到客厅中央的沙发组前面。没办法的我只能跟着过去,帮忙把杯子并排在矮桌上后就坐到松软的沙发上面。

「小亚也过来嘛,很有趣哟。」

因为阿尔戈的呼唤才好不容易回过头来的亚丝娜,眨了几下眼睛并且朝我们靠近。坐到我身边后就微微歪着头说:

「什么东西很有趣……?」

「哎呀,你看着吧。」

阿尔戈将三个杯子倒满水之后就打开道具栏。实体化的是淡蓝色树果……不对,应该是花蕾。直径大概两公分,另一端微微突出的球体。连前封测玩家的我都不记得曾看过这个东西。

阿尔戈轻轻地把一个花蕾丢进杯子里。

先是往下沉的花蕾开始缓缓浮起。同时还发出细微的「咻咻」「啪叽啪叽」的声响。

一边产生小泡泡一边回到水面的花蕾轻轻地绽放。随着半透明的水色花瓣摊开,啪叽啪叽的声音逐渐变大。

花了五秒钟左右,完全打开的花朵有着奇妙的形状。六角形的花瓣往六个方向突出,正中央的花蕊是由正三角形组合起来的二十面骰子型。在看得入迷的期间,其透明度也逐渐增加。与其说是植物,不如说比较像是冰雕。

「好漂亮……」

如此呢喃的亚丝娜突然探出身体。从杯子正上方窥看之后就很高兴般说着「果然如此」。

「什么果然如此?」

「桐人也从上面看看。」

和亚丝娜交换位置后窥探玻璃杯的瞬间,我也忍不住发出「啊」一声。冰花从正上方看的话就跟雪的结晶一模一样。我维持半蹲的姿势,朝在桌子对面咧嘴笑着的情报贩子问道:

「阿尔戈,这到底是什么?」

「接下来才是惊人之处哟。小亚,你喝喝看吧。」

「呃,嗯……」

把手伸向杯子的亚丝娜,指尖触碰到的瞬间就大叫着「好冰!」。仔细一看之下,杯子侧面已经因为极小的水滴而完全蒙上一层雾气。

亚丝娜再次抓住杯子并且把它拿起来。下定决心般将其靠到嘴巴接着倾倒。水面上的花朵摇晃,发出「喀啷」的清爽声音。

一开始只是尝尝味道,接着亚丝娜就直接一口气喝下一半,然后以瞪大的双眼交互看着我和阿尔戈并且大叫:

「好冰喔!真好喝!好冰喔!」

「真……真的吗?我也要……」

当我准备把手伸向隔壁时,阿尔戈就说:

「来,也帮桐仔做了一杯哟。」

一看之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其他两个杯子里也开了冰花。抓住阿尔戈推过来的杯子,对于手似乎要黏在上面的冰冷度感到惊讶,同时将内容物送进口中。

这绝对是冰水不会错了。虽然有点薄荷般的风味,但这也更添加了清凉感。极为冰凉的液体滑落喉咙深处,逐渐渗入因为暑气而发热的身体后形成的快感真是笔墨难以形容。

一口气喝下三分之二以上的冰水后,我才「呼~~」一声发出感到极度幸福的叹息。自从第四层的约费尔城之后,就没在艾恩葛朗特喝到冰水了。那时候是像要下雪般的寒冷,所以不觉得有什么珍贵,在盛夏般的第七层所喝的冰水,甚至可以赢过高等级的回复药水。

「……阿尔戈,这是什么花?」

再次询问后,「老鼠」先喝了一口自己的冰水才回答:

「道具名称是『雪树的花蕾』,效果正如刚才所见,能把一杯水变冰,喝完之后还有两种支持效果。」

「咦,真的吗?」

「我干嘛说谎。顺带一提,不在冰花融解之前喝光的话就无效哟。」

「咦,真的吗?」

重复同样的问题后才窥看着杯子内部,确实近似雪花结晶的花朵已经比刚开时小了一圈。

原本想小口小口品尝剩下来的稀有冰水,但是支持效果也让人在意。下定决心后就把杯子贴到嘴巴上然后大大地倾斜。

对流入的冰水感到陶然并且将其喝下,接着看向自己的HP条,一秒钟后就亮起两个小小图示。一个是熟悉的HP逐渐回复图示,另一个盾牌符号与小火焰重叠的图示是──

「啊……这是火焰抗性支持效果吗?」

「Yes。」

我把视线从两个支持效果图示移到满脸笑容的阿尔戈脸上。

「等一下,回复也就算了,火焰抗性相当稀有吧。能够在这里直接让我们喝吗?」

「别在意,因为我还有很多呀。」

「你……你从哪里得到的?」

「这就真的无法免费告诉你啦~」

虽然很想大叫「太残忍了吧!」,但眼前坐的是情报贩子。说起来反而应该感谢她至今为止免费告诉我们那么多情报吧。

「……要……要多少钱?」

畏畏缩缩地询问价钱后,阿尔戈就以双手包裹仍剩下许多冰水的玻璃杯,发出「嗯~~」的沉吟声。

「这个嘛……虽然也可以跟平常一样要求用珂尔支付……不过这次就让你们以劳动来付款吧。」

「劳……劳动?」

原本想跟和身旁的搭档面面相觑……但喝完冰水的亚丝娜只是一直凝视着残留在杯子里的冰花而没有抬起脸,于是我只能再次面向前方。

「你说劳动,是要做什么事……?」

「别那么害怕。我怎么可能让桐仔和小亚去做危险的事呢?只是想要你们帮忙独自一个人有点难攻略的任务而已。」

「任务……」

这个SAO确实存在不少独行玩家不可能攻略的任务,封测时期好几次因为这样而有了懊悔的回忆。其实只要当场募集临时的同伴就可以了,但如果是能轻易办到这种事的人,现在早就隶属于两大公会其中之一了吧。

思考到这里,就觉得与人沟通技能的熟练度应该比我高十倍的亚丝娜独自攻略游戏长达一个月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感觉理由之一就是攻略集团的男女比例极度不平衡。即使死亡游戏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两个月,DKB以及ALS的女性玩家依然屈指可数。由于并非能力上有什么差异,所以应该是攻略集团的排他氛围阻碍了女性的参加。想要改变这种氛围,果然还是需要女性的领袖……

我斩断剎那间的思绪,把视线焦点对准阿尔戈的脸。

「这个城市无法独自攻略的任务,应该是跟赌场有关的吧?」

「真是聪明……好像有点言过其实,因为窝鲁布达几乎所有任务都跟赌场有关。」

「嗯……是可以帮忙啦……不过要是像第六层的『史塔基翁的诅咒』那种又臭又长的连续任务就敬谢不敏了。」

「放心吧,是马上就能解决的任务……大概啦。」

心里想着「真是可疑」并且再次把眼睛移向隔壁,但亚丝娜依然凝视着手边的玻璃杯。

「……那个,亚丝娜小姐?」

轻声呼唤之后,细剑使才终于抬起头来。先看向我再看向阿尔戈,然后有点害羞般问道:

「阿尔戈小姐,这朵花可以吃吗?」

「啊,看起来确实很好吃嘛。请吧请吧。」

听见这样的回答之后,我也没办法忽视这个问题了。

把在杯子底下融成一口尺寸的冰花放进嘴里咬碎后就发出「啪哩啪哩」的声音并畅快地碎了开来。享受过清爽的薄荷风味之后,就把空玻璃杯放回桌上。

跟亚丝娜同时说了句「多谢招待」,约定好承接阿尔戈的委托之后,我才终于进入主题。

「那么……把你找来并非为了美味的晚餐或者优良的旅馆,是想要你告诉我们ALS与DKB那么早就来到这个城市,然后天还没暗就开始举行宴会的理由。」

「嗯啊~?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这件事呀。」

我轻瞪了一眼整个沉入皮革沙发上的阿尔戈。

「什么叫这件事,这无论怎么想都很奇怪吧。只有ALS那群家伙的话就还能理解,但是连认真战队DKB都拿着大啤酒杯在干杯喔。」

「哦……我也想看看那种模样。不过呢,既然在这个城市举行宴会,那理由应该就只有一个吧。」

若无其事般如此断定的阿尔戈,一瞬间看向天花板后才又继续表示:

「也不是什么需要卖关子的情报,费用就全部包含在刚才的委托里面吧。那群家伙之所以在干杯,是因为在赌场大赚了一票。」

「「咦!」」

不只是我,连亚丝娜都发出惊讶的声音。

「大赚了一票……刚来到窝鲁布达当天就赢了吗?」

「那些人是因为赌博赢了而干杯吗?」

我和亚丝娜感到惊讶的原因似乎方向性有些差异,但阿尔戈并不在意,直接点头说道:

「是啊。那可不是我的想象哟。因为我亲眼看见那群家伙在起哄了。」

「到底是赌什么项目赢钱了呢?扑克、骰子和轮盘应该不可能半天就赢一大票吧。」

「……桐人,你倒是很清楚嘛。」

我以左颊挡开亚丝娜带刺的眼神,等待阿尔戈的回答。

不知道为何发出「咿嘻嘻」的笑声后,情报贩子才竖起右手的一根手指。

「我也是进入赌场之后才知道,那里自从封测时期之后就做了许多变更哟。」

「……比如说呢?」

「最大的变更是卖点的那个改成白天跟夜晚举行两次喽。」

听见这个亚丝娜应该不会懂的情报后,我便轻轻屏住呼吸。

「…………真的吗……」

如此呢喃之后,又将往前倾的身躯沉进柔软的椅背里。下一刻,身边的亚丝娜就用左肘轻轻戳了我一下。

「喂,那个指的是什么?」

「啊……」

将视线在空中游移了一阵子后,才说出让我在封测时期输到只剩下一把剑的主要原因,也就是某个赌博项目的名称。

「……『战斗竞技场』……也就是怪物斗技场喔。」

 

8 条回应

必须 注册 为本站用户, 登录 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1. 熬夜是万恶之源T^T2022-2-23 · 12:43

    哇这也太巧了我刚刚看完第六篇!居然就更新了!

  2. 水月2022-3-3 · 15:03

    嗚呼,好耶!

  3. 冰梦2022-3-5 · 13:13

    关于许愿池投币,向度娘查了一下,第一枚重回罗马,第二枚遇见真爱,第三枚如愿离婚。

  4. asuna2022-3-13 · 0:03

    求求你 快写第八本

  5. Suisei☆☄2022-3-20 · 23:44

    我烤 这么快?太强了

  6. asuna2022-3-22 · 6:10

    第八卷求求你也翻译一下啦!!!!!

  7. 饭饭饭饭快吃饭2022-3-27 · 19:23

    呜呜呜呜也太快乐了!!他俩居然这么早就有带戒指的环节吗!!感谢留斯拉之戒,感谢把戒指也收走的士兵!!翻译辛苦惹!!

  8. 穆阿迪布2022-5-10 · 21:52

    请问有没有epud版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