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ive

[刀剑神域][Progressive]007

Heathcliff · 2月23日 · 2022年 ·

 

6


为了不让ALS与DKB注意到,缩起脖子来混在人群中脱离后,我们才一起松了一口气。说不定早就被发现了,不过那些家伙现在也没空理我们吧。只是确认了一下第二场比赛的赔率,目前是2.07对2.75倍。林德他们又下注赔率高的怪物然后又获胜的话,筹码将多达六千六百枚。

说起来那些家伙为什么会做出决定下注赌赔率高=胜率低的野犬获胜呢?单纯只是想以小博大,还是获得什么小道消息了……?

这么想着的我,加快爬上通往一楼大厅的楼梯来追上阿尔戈,然后小声对她问道:

「嗳,林德他们两个人有没有可能跟你承接了同样的任务?」

「啥?……噢,因为那些家伙赌了赭色野犬吗?」

立刻理解我想法的情报贩子,一瞬间歪了一下脖子后才说:

「嗯……或许不是完全没有这种可能性,但我想应该不是。这个任务是封测时没有的,开始点非常难找到……我不认为ALS与DKB双方一来到窝鲁布达就立刻能发现。」

隔了一拍之后,她立刻又接着说:

「说起来呢,从任务得到的作弊情报也只有刚才那场比赛而已,这无法成为林德他们连白天的比赛都连胜的理由吧?」

「啊……嗯,对喔……」

虽然可以同意阿尔戈的说明,但是ALS与DKB大赚一笔的理由到最后都仍是一团谜。登场的怪物几乎都是首次见到的种类,所以也不可能是靠知识与经验获胜。难道纯粹是因为林德与牙王的真实幸运质很高吗?他们真靠那样连赢十场并且因此入手「窝鲁布达之剑」的话,我也必须重新审视自己的游戏方式了。

我深呼吸来重置再次迷途朝着负面方向前进的思绪。看来我自从来到这个城市之后就有点情绪不稳。或许是封测时期烙印在身体上的赌博灼热感尚未完全消失,但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不必负责任的独行玩家了。在第一层对亚丝娜提出「要不要组队」邀约的是我,所以在她进入下一个阶段前,我必须持续负起身为搭档的责任才行。

边这么想边往右边瞄了一眼,就看见细剑使本人也以陷入沉思的表情低头看着脚边的红色地毯。很遗憾地,凭我的三脚猫对人沟通技能,根本无法推测出亚丝娜在想些什么。虽然觉得直接问的话她应该会告诉我,但是对国二男生来说,连这样的提问都感觉相当沉重。

我就在这样的胡思乱想之中爬完楼梯,来到了一楼大厅。绕过正中央的女神像来到另一侧后,就看到通往二楼的阶梯被黑服NPC与红色绳子封锁住了。

阿尔戈脚下凉鞋踩出啪哒啪哒的声音,朝着战斗起来恐怕跟卫兵NPC一样强的健壮黑服男靠近,然后往对方举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实体化的灰色金属牌。

「我跟两名同伴可以进去吗?」

结果黑服男默默把绳子的一边从杆子上拿下来,然后心不在焉地行了个礼。阿尔戈泰然从他面前经过之后,我和亚丝娜也跟了上去。

听着背后传来绳子再次被挂上的声音并且爬上楼梯来到二楼。阿尔戈看都不看VIP专用的高价娱乐室,直接穿越铺着红色地毯的大厅继续往上爬。

三楼大厅也跟下面一样是八角形,但是照明相当暗,地毯是像要把人吸进去般的黑色。虽然应该还有四楼,却看不到往上的阶梯,大厅中央摆了一座头部是鱼的僧侣般石像。

「……为什么是鱼?」

我边往上看着石像边这么呢喃,结果亚丝娜也歪着头说:

「曾经听说过天主教的主教所戴的帽子是鱼头的形状……跟这个好像没关系喔。」

「而且脸也有点恐怖。」

「和第四层出现的鱼人好像又不太一样。」

当我们进行这样的对话时,阿尔戈就走向深处的厚重柜台,再次对女性NPC展示金属牌。然后立刻转身对我们招手。

快步靠近之后,阿尔戈就踩着啪达啪哒的脚步走在延伸到建筑物深处的走廊上。应该还在二楼演奏着的弦乐,这时已经完全听不见。在静到连针掉落都能听得出来的阴暗走廊前进了一阵子,到了尽头后向左转,往前一些后向右转,又走了一阵子才停在一扇门前面。

「十七号房……是这里喽。」

像要确认般这么呢喃之后,阿尔戈就静静地高声敲了两次乌亮的门。

几秒钟后,里面传出细微的声音。

「是谁?」

「阿尔戈哟。还有同伴……不对,是两名助手。」

又隔了一会儿,就传出喀叽的高雅开锁声。缓缓打开的门,其内侧甚至比走廊还要阴暗。

这样是不是该恢复武装呢,至少也要把剑装备上去比较好吧……一瞬间虽然这么想,但阿尔戈没有提高警觉的模样就直接入内,没办法的我只能追上去。由于左腰上还是挂着短剑,紧要关头还是可以靠它来争取让亚丝娜装备全部武装的时间才对。

进入室内后,该处是足以瞬间让Amber moon Inn白金套房相形失色的豪华房间。虽然光源只有微弱的油灯,但蓝白色月光豪迈地从面向南方的大窗户照射下来。窗户前面是足以让五个人并排轻松坐下的沙发。不过只有一个人坐在那里。

虽说只能看见轮廓,但看得出相当娇小。把视线焦点对准该处后就出现NPC的黄色浮标。HP条下面显示的名字是「Nirrnir」,不过我对这些字的发音没有自信。头上浮着显示任务进行中的「?」立体符号。

妮鲁鲁妮……妮妮尔……妮雅娜伊亚……?当脑袋里浮现各种念法时,突然左手边近处就传出女性的声音。

「请把腰间的物品交给我保管。」

「呜咿!」

反射性飞退的瞬间,就撞上站在右边的亚丝娜。

「喂!小心点好吗?」

对着嘴里抱怨却撑住我背部的搭档呢喃了一句「抱歉」后,我再次注视左边的阴暗处。

悄悄站在门旁边的是身穿黑色礼服与白色围裙的女仆……才刚这么想,就发现她胸口装备乌亮胸甲,裙子也以缝成线状的箭头型金属板加以补强。手套与靴子都加了装甲,左腰配戴着细剑──不对,这是没有剑刃的突刺特化剑,穿甲刺剑。

战斗女仆可以说是日本制动画或游戏的常见属性了,但是感觉在艾恩葛朗特还是第一次看见。颜色浮标跟沙发上的人影一样是黄色,名字是「Kio」──这应该只能念做琪欧吧。

当我茫然望着女仆,她整齐旁分的浏海底下那双危险的凤眼就狠狠瞪着我,并且重复了一遍。

「交出腰间的剑。」

「啊……好……好的。」

虽然失去武器令人不安,但我还是有体术技能,我对自己这么说并且把左腰的短剑连同剑鞘一起解下来。女仆迅速把我递出去的剑抓过去,接着拔出一半来检查剑身。

「……普通的钢吗?」

我立刻想回答「不是奥利哈钢真是抱歉喔」,但对方绝对听不懂所以就忍了下来。女仆把短剑挂在附近的挂钩上,退一步后开口表示:

「千万不可对妮露妮尔小姐失礼。」

看来Nirrnir是念做妮露妮尔。还是别把「真有趣的名字」这样的感想说出口比较好吧。

名为琪欧的战斗女仆才刚做出许可,站在眼前的阿尔戈就往房间深处走去。我跟亚丝娜也跟在后面。

走过毛特别长的地毯靠近大型沙发之后,终于可以看见妮露妮尔小姐的模样。她吊儿郎当地靠在叠了好几层的坐垫上──也难怪会那么娇小,因为她的模样看起来就是十二岁左右的少女。

穿着不知道是薄纱还是玻璃纱,总之就是有透明感的布料层层叠在一起的黑色夏季洋装。外露的手脚实在太过雪白,波浪状金发也太过豪华,让她一瞬间看起来像洋娃娃一样。

那头金发轻轻飘动,蓝白色月光照耀出她稚嫩与妖艳同时存在的美貌。从她的红唇流出有些口齿不清的甜腻声音。

「阿尔戈,欢迎回来。找到助手了吗?」

「嗯,从以前就认识的熟人。你们也跟妮露妮尔小姐打招呼吧。」

如此回应的阿尔戈态度就跟平常完全没有两样,当我犹豫着该用哪种态度时,往前走出一步的亚丝娜就做出只在电影里面看过的打招呼动作。她以双手轻轻抓起洋装裙襬,右脚后退并且弯曲左膝,接着报上姓名。

「初次见面,妮露妮尔小姐。我叫亚丝娜。」

亚丝娜恢复姿势并退后一步。接着轮到我了,但就算想完全模仿她的动作,我也没有穿裙子。高速搅动脑汁想着「呃……呃……」,死命地回想外国电影里像是贵族的人有什么动作。我跟亚丝娜一样右脚退后一步来跟左脚交叉,接着右手放在胸口下方,左手横向伸出并且行了一个礼。

「初……初次见面,我是桐人。」

虽然不清楚这是不是正确答案,但少女大方地点点头,然后开口向我们询问「叫你们……亚丝娜跟桐人可以吗?」。这是AI化的NPC一定会进行的姓名发音确认。由于发音相当正确,我们便同时回答「可以」。

「那么,请多指教。坐下吧。」

如此说完后所指的并非巨大沙发的空位,而是放置在少女脚旁的三人座沙发。依照我、阿尔戈、亚丝娜的顺序坐下后,琪欧就在大理石矮桌上排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好的茶杯。结束后就拿着托盘像滑行般移动,退到两张沙发的中间附近。那是如果我想对主人不利,可以立刻用穿甲刺剑把我刺穿的位置。

当然我并不打算证实这一点,说了句「失礼了」后就品尝了一口茶。虽然是没有加砂糖与牛奶的纯红茶,但却带有麝香葡萄般香味与些许甜味。由于听见从右边传来亚丝娜「真好喝」的呢喃,所以应该是相当高级的茶吧。

我们一放下茶杯,躺着的妮露妮尔就半撑起身体来说道:

「既然像这样回到这里,就表示知道那只小狗身上用了什么样的作弊手法了吧,阿尔戈?」

「嗯,大概啦。桐仔,你说明一下吧。」

突然被点到名,我不由得发出「咦咦?」的声音,但现场根本不是能够拒绝的气氛。

没办法的我只好从裤子口袋里拉出仔细折好的手帕,当我为了把它交给妮露妮尔而起身的瞬间,左侧的琪欧就立刻对我伸出右手。

「……麻……麻烦你了。」

把手帕放到她的右手上后,琪欧就用双手把它摊开。看见沾在正中央的红点就皱起眉头,不过没有多说什么就绕到巨大沙发后面,跪在主人右侧递上手帕。

接过去的妮露妮尔也以疑惑的表情来抓起手帕并看着我说:

「……这条手帕怎么了吗,桐人?」

「那个红点是第一场比赛获胜的赭色野犬猛烈撞上栏杆后留下来的。」

「也就是小狗的血……看来不是。完全没有血的气味。」

我对手帕连鼻子都没有靠近就如此断言的妮露妮尔轻轻点头。

「是的,那应该是由某种植物制作而成的染料。」

「染料……?」

妮露妮尔像娃娃般的两颗大眼睛瞬间瞇起来。原本一直认为是黑色的眼珠,在月光照耀下发出深红色光芒。

「也就是说,小狗的毛皮经过染色喽?」

「是的。」

点完头的我尽量以清晰的声音说明施加在赭色野犬身上的作弊方法。

「这一层的西侧,出没在『白骨平原』的赭色野犬确实有着那种颜色的毛皮。但是刻意染成同样的颜色根本没有意义……也就是说第一场比赛里跟球鼠妇,不对,是超弹力球鼠妇战斗的并非赭色野犬,我认为是原本毛皮不是那种颜色的高等种。」

「…………」

即使说明结束,妮露妮尔也迟迟没有开口。

当我想着「会不会是搞错什么了」而开始感到不安时,少女终于动起左手,把手帕还给琪欧。但是那只手却依然停留在空中。

琪欧迅速把作为证据的手帕收进围裙前面的口袋里,接着从附近的边桌拿起酒瓶,把看起来像漆黑的深色液体倒在玻璃杯里大约两根手指的高度。

以左手接过那个杯子的妮露妮尔,一口气把应该是红酒的液体喝光。即使想着「小孩子在喝酒!」「不行啦不行啦!」,但也不认为艾恩葛朗特有禁止未成年喝酒的法律。

而且妮露妮尔小姐把喝光的玻璃杯笔直地往上举,准备把它丢到地上。但是在最后一刻忍耐下来,把缓缓收回来的玻璃杯交给琪欧。「呼……」一声吐出长长的一口气,然后抬起脸来看向这边。

柳眉整个倒立的美丽脸庞上已经没有丝毫稚嫩感。她的岁数应该跟在第六层遇见的米亚差不多,但是酝酿出的魄力却完全不像个少女。

「……柯尔罗伊爷爷,竟然干出这种事。」

发出的声音里虽然带着红色的怒火,但因为包含着陌生的名字,我忍不住就开口反问:

「柯尔罗伊是谁啊?」

「……琪欧,你来说明。」

妮露妮尔轻挥了一下左手,琪欧把酒杯放回桌上后就移动到原本的位置并低头看着我。

「你知道这间窝鲁布达大赌场是由妮露妮尔小姐当家的那库特伊家,以及姻亲柯尔罗伊家所共同营运的吗?」

两个名字都是第一次听见。也不记得封测时期曾经听过。侧眼往右边看去,阿尔戈与亚丝娜也都左右摇着头,于是我便再次往上看着琪欧并且回答:

「抱……抱歉,我不知道。」

「……毕竟是刚到这个城市的冒险者,这也没办法。那库特伊家与柯尔罗伊家都是英雄法鲁哈利的血脉。你们至少应该知道法鲁哈利吧?」

好像曾经在哪个地方听过……当我翻找着杂乱无章的记忆时,亚丝娜就帮了我一把。

「是击败水龙萨利耶加,开拓出窝鲁布达的人对吧。」

「正是如此。法鲁哈利娶了原本要献给萨利耶加当活祭品的女孩子,之后生下了双胞胎男孩。但是两人从小就感情不好,长大后也持续为了争夺继承法鲁哈利家而争吵。于是年老的法鲁哈利便留下遗言,禁止两人直接拿剑战斗,而是由驯服的怪物来代替他们战斗,五场比赛里率先赢得三场者将成为窝鲁布达的下任支配者。」

「这样啊……」

跟让双胞胎兄弟互相残杀比起来,这或许是和平的解决方法,但是被用来战斗的怪物就很倒霉了……当我这么想时,妮露妮尔就像看透我的思绪一样说道:

「你们冒险者也杀了难以数计的怪物吧。」

「您……您说的一点都没错。」

听见这个回答的妮露妮尔,用鼻子轻哼一声后才挥手催促琪欧继续说下去。

「……始祖法鲁哈利离世后,双胞胎就按照遗言,以驯服的怪物举行了五场比赛。」

「等……等一下。」

打断刚刚重新开始的说明后,琪欧就露出明显感到不愉快的表情。我忍不住缩起脖子,提出了疑问。

「你刚才提到驯服,听起来是很简单……但真的可以办到那种事吗?」

「像你我这种普通人当然办不到了。」

很干脆地如此断言后,琪欧就有些骄傲般继续表示:

「但是英雄法鲁哈利学会了驯服怪物的秘术。双胞胎也靠继承自法鲁哈利的力量来驯服怪物。」

「秘术……」

哑然如此呢喃之后,就把最微小的声音送进身旁阿尔戈的耳朵当中。

「喂,阿尔戈,SAO没有驯兽之类的技能吧?」

「技能选单里面没有啊。如果有的话就是特别技能了……」

「真……真的吗?」

我忍不住吞了一大口口水。

我的技能格子里目前存在的两个特别技能「体术」与「冥想」,全都是克服NPC给予试炼类的任务后才学会。说不定这个任务也是这种类型的?顺利完成的话,就能学会被认为SAO内不存在的「驯兽」技能……?

「可以回到主题上来吗?」

琪欧感到焦躁的声音,让我急忙改变身体的方向。

「好……好的,请说。」

「始祖法鲁哈利去世后,双胞胎就按照遗言以驯服的怪物举行了五场比赛。」

琪欧完整地重复了一遍被我中断之前的话后,就重新开始说明。

「但他们都对自己准备的怪物没有自信。于是就宣称为了让每场比赛都能顺利举行,在正式开始前先举行预演。于是把宅邸前广场的一部分用木制栅栏围起来,然后做两个出入口,让怪物从那里进入来进行战斗。在许多居民的观战下举行了比赛的预演,结果发生怪物飞越栅栏或者用力过猛而撞坏栅栏等状况,引起了很大的骚动。」

木制栅栏的话,当然会发生那种事啦……我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琪欧的话尚未结束。

「不过因为没有造成伤亡,所以居民们都很享受这次的预演。当时的窝鲁布达是以零碎的渔业与农业维持生计的小城镇,东边的雷库西欧,西边的布拉米欧也都没有像样的娱乐。隔周在补强栅栏后举行第二次预演时,不只是窝鲁布达,连雷库西欧与布拉米欧的人都来观战,据说出现了摊贩以及聚赌的人,像是祭典一样热闹。」

「……开始知道最后会有什么结果喽。」

我默默对阿尔戈的呢喃点了点头。琪欧也不再瞪向这边,只是交杂着手势与动作来继续讲述过去的事情。

「看见这种情形后双胞胎就有了想法。他们决定不急着举行正式的五场比赛,认为只要不断举行预演,不就可以每个星期都让客人来窝鲁布达花钱了吗……结果这个计划完全成功,从两个城市涌入大量的客人来观赏改名为『斗技场』的预演比赛。双胞胎便不再争夺继承者的位子,改由自己来主导赌局,甚至举行比赛前的余兴节目与其他赌博,最后两个人的宅邸经过改建,便成了这间窝鲁布达大赌场。双胞胎老了之后死去,事业就由子孙继承,法鲁哈利的遗言也变成徒具形式……」

琪欧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结果由妮露妮尔代替她做出结论。

「正如你们在地下所见,失去当初目的的预演每一天都不断重复着。」

「…………」

从稚嫩的当家那冰冷的口气,无法判断她对徒具形式的遗言有什么样的想法。说起来妮露妮尔是始祖英雄法鲁哈利之后的第几代当家呢?

根据骑士基兹梅尔告诉我们的黑暗精灵传说,遥远的古代有许多城市连同地面被切割下来,然后放逐到魔法之力无法抵达的高空,浮游城艾恩葛朗特就是如此诞生。虽然「遥远的古代」具体来说究竟是多久仍不可考,但应该有一两百年吧。

基兹梅尔这么说过。「继承大地切断与六把秘钥所有传说的就只有女王陛下一个人。关于这座浮游城诞生的时代,我们也只听过是在遥远的古代。」──但现在只要知道英雄法鲁哈利是几年前的人,就能判断出「遥远的古代」的下限了。

下定决心后,我就打算跟妮露妮尔询问这个部分的事情。但是右边亚丝娜的声音比我快了一步。

「既然双胞胎继承了英雄法鲁哈利的力量,那么身为后人的妮露妮尔小姐也能够驯服怪物喽?」

「是啊。」

琪欧又对这个简单的回答做出补充。

「正确来说,只有那库特伊家的当家妮露妮尔小姐以及另一个人……柯尔罗伊家的当家巴达恩能够使用『役使』的力量。」

「这么说的话,每天在地下斗技场战斗的怪物……有一半是妮露妮尔小姐您亲自出手驯服的喽?」

「是啊。」

这次的回答也相当简短,但或许是亚丝娜的口气比我礼貌五倍左右吧,当家又自己补足了情报。

「只不过也不是我自己到森林、山脉或者洞窟里去,只是驯服被捕获然后带到这里来的怪物。我也想自己去找喔,但是琪欧与警卫们不允许我这么做。」

「那是当然了!」

琪欧立刻插嘴这么表示。

「妮露妮尔小姐的性命受到柯尔罗伊家的人威胁。到野外去的话,就跟要他们发动袭击没有两样。」

「跟用毒之类的卑鄙手段比起来,我宁愿他们直接发动袭击还比较干脆。」

我再次插嘴打断这听起来很危险的对话。

「那……那个,生命遭到威胁是……那库特伊家跟柯尔罗伊家不是共同营运赌场吗?妮露妮尔小姐供给一半在斗技场战斗的怪物,您要是消失了,柯尔罗伊家也会很伤脑筋吧?」

「巴达恩•柯尔罗伊就是年老昏庸到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搞不懂了。老年人还真是讨人厌呢。」

说完这不像小孩子会说的话之后,妮露妮尔再次把身体躺到坐垫里面。她边在空中晃动光着且交叉的脚尖边像呢喃般──

「……巴达恩以前也很疼我。但随着生命逐渐走向尽头,就只想着如何逃离死亡。现在的巴达恩为了购买剩余不多的生命而专心捞钱,眼里看不见任何其他的事情。会在斗技场耍无聊的小手段也是这个缘故……因为获胜那一边可以全部拿走下注的筹码扣下来的一成手续费。」

「买……命?到底是从谁那里买?」

在道具店里贩卖的回复药水就不用说了,就连在第七层相当少见的回复水晶,应该都无法延长寿命吧。因为如此认为才会提出这个问题,但妮露妮尔只是轻轻摇了摇波浪状的金发。

「你们没必要知道那么多。那么……得先谢谢你们帮忙识破野犬的机关才行。琪欧……」

被主人叫到名字的女仆移动到我们面前。然后把小小的皮革袋子交给站起来的阿尔戈。

「谢谢!」

阿尔戈接过皮革袋子的瞬间,浮在妮露妮尔头上的「?」就随着些许效果音消失了。原本共有的任务记录也跟着清空。这样子工作就算结束了,但是就故事上来说实在有点不上不下……正当我这么想时。

横躺的少女头上又出现通知有新任务出现的「!」。右手还拿着皮袋的阿尔戈立刻开口问道:

「妮尔小姐,还有没有其他工作?」

「嗯……也不是没有啦。但这次的很麻烦喔。」

「没关系没关系,桐人和亚丝娜会努力的。」

面对轻易许诺的阿尔戈,妮露妮尔轻笑一下后就撑起上半身。然后正色以认真的口气开始说道:

「那我开始说明了──你们帮忙识破机关的假赭色野犬,柯尔罗伊那边明天晚上也会让那只小狗出赛。」

「咦,牠受到不少Dama……不对,是受到不少损伤了吧。」

听见我的意见后,少女就耸了耸纤细的肩膀。

「当然应该会加以治疗吧。而且那只野犬包含今天在内已经连续四天出赛了。」

「就表示四连胜了吗……不对,但是,先等一下。妮露妮尔小姐是在今天的比赛前就注意到那只野犬很可疑了吧?」

「什么今天,三天前……也就是第二场比赛时我就觉得可疑了。」

我畏畏缩缩地对如此回答的妮露妮尔问道:

「那为什么不派更强一点的怪物去对抗呢?虽然超弹力球鼠妇也不弱,但是像……维鲁提亚岩蟒蛇或者炽烈蝾螈之类的……」

我从记忆库里挖出第七层特别棘手的强敌名称后,少女就明显地绷起脸来表示:

「岩蟒蛇无法通过入口闸门,让炽烈蝾螈战斗的话会发生火灾吧。而且单方面具压倒性实力的比赛根本就赌不成吧?」

「那么……是如何决定对战组合的呢?」

「有记载栖息在第七层,尺寸能够在笼子里安全战斗的所有怪物名称与特征的一览表。」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身边的阿尔戈就动了一下身体。对情报贩子来说,那确实是令人垂涎三尺的物品。别想用偷的啊……我一边如此祈祷一边继续听着妮露妮尔的说明。

「根据那张一览表,怪物依照其强度分为十二个等级。只有分在同一个等级的怪物才能对战。超弹力球鼠妇与赭色野犬两者都是第六级喔。」

「……顺便问一下……」

「最弱的是一级,最强的是十二级。也就是说对方把第七级以上的高等种伪装成第六级的赭色野犬来出赛。」

再次像看透我的内心般这么回答完后,妮露妮尔深红的眼瞳就闪烁杀伐的亮光。

「那库特伊家与柯尔罗伊家过去不论再怎么斗争,还是遵守着关于窝鲁布达大赌场的规定。但是巴达恩为了一点小钱而越过了绝对不能逾越的底线。必须让他受到惩罚才行。」

「……喂喂,麻烦的工作应该不是暗杀之类的吧?」

阿尔戈过于直截了当的发言让少女露出大大的苦笑。

「怎么可能拜托你们做这种事呢。要做的话我会亲自动手。」

虽然以一派轻松的模样说出危险的发言,但妮露妮尔像洋娃娃般的手别说是剑了,我看应该连匕首都挥不动吧。光看外表示无法得知NPC的能力值,在第六层一起战斗过的米亚也是强大到不像小孩子,但是跟受到母亲赛亚诺严格锻炼的米亚不同,妮露妮尔是个黄花大闺女。组队的话应该就能知道等级上的数字,不过应该不会出现那样的发展吧。

短短两秒就恢复成标准表情,妮露妮尔接着就进入主题。

「希望阿尔戈你们帮忙收集『那索斯树』的树果,以及名为『乌鲁兹石』的石头。在把树果捣碎后榨出的液体中加入同量的乌鲁兹石并且细火熬煮,就能够获得能够让所有染料失去颜色的强力脱色剂。」

「脱色……」

当我低声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的瞬间,就了解那种液体的用途了。

「也就是说,要让那只赭色野犬毛皮上的染料脱色吗……?」

「而且是在斗技场上,比赛开始之前。在一百人以上的赌客面前揭露作弊手法的话,巴达恩•柯尔罗伊也不能再耍什么诡计了吧?」

「但是……那个时候大赌场的信用本身也会受损吧?我认为那库特伊家也无法全身而退喔。」

小心翼翼地指出这一点后,妮露妮尔就轻叹了一口气。

「也没办法了。虽然我们准备的怪物被等级不同的怪物杀害也很让人生气,但更重要的是绝对不容许赌场出现诈赌行为。必须正式谢罪,然后归还那只野犬出赛时的所有赌金才行。」

行云流水般说出让人怀疑「真的是小孩吗?」的发言后,妮露妮尔就把视线移到我跟阿尔戈身上。

「那么,阿尔戈愿意接下委托吗?」

「嗯……嗯~~」

难得发出犹豫声音的阿尔戈,依序看了看妮露妮尔与琪欧的脸后开口询问:

「我想之所以委托我识破野犬的作弊方法,是因为那库特伊家的人不能占据笼子正前方的位置,但是收集石头和树果这种事情应该没问题才对吧?那库特伊家有熟练的怪物捕捉部队,只要让他们在工作之余顺便……」

「就能力上来说,捕捉部队的成员当然是不成问题。」

如此回答的是琪欧。

「但是会有两个问题。首先呢,乌鲁兹石是可以在流经窝鲁布达西边的河流岸边捡拾到,但除了数量稀少外,因为它是漆黑的石头所以白天才能找得到。那库特伊家的属下在寻找乌鲁兹石的时候要是被柯尔罗伊家的人看见了……」

「就会被发现想要制作脱色剂了吗?」

「正是如此。然后另一种材料那索斯树,是长在距离窝鲁布达相当遥远的第七层中央的一座森林里。这个地方虽然不太可能被柯尔罗伊家发觉,但还有其他问题。那座『晃岩之森』里面有黑暗精灵族的城堡。」

听见她这么说的瞬间,我就挺直了背杆。我想亚丝娜应该也一样。

琪欧虽然瞄了这一边一眼,但随即继续说明下去。

「那库特伊家与柯尔罗伊家,从很久以前就经常趁黑暗精灵不注意时到森林里捕捉怪物。现在只要黑暗精灵们一发现捕捉部队就会立刻袭击过来。就算是熟练的队员,在森林里也赢不过精灵骑士与弓箭手。」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不论是黑暗精灵还是森林精灵,基本上等级都设定得比出现在该层的怪物高出许多,这个第七层应该出现了等级更高的精灵才对。就连现在的我,也不觉得能在一对一时战胜对方。不过只要装备着「留斯拉之认证」,应该就不会被黑暗精灵攻击了。

就像是连我这样的思考都看穿了一般,琪欧一直凝视着我戴着戒指的左手并且表示:

「桐人、亚丝娜,看来你们跟黑暗精灵缔结了友谊关系。这么一来,光是在森林里收集一些树果应该不会受到袭击才对。不过砍断或者折断活生生的树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不……不会砍也不会折喔。」

「那样比较好──那么,你们愿意接下委托吗?」

回答这个问题是阿尔戈的工作。情报贩子沉默了两秒左右后,呢喃了一句「嗯,在这里放弃的话也像有根刺卡住」就站了起来。我跟亚丝娜也急着起身。

「好,我们接了。」

下一个瞬间,妮露妮尔头上的「!」就变成「?」。或许是我想太多吧,似乎有些松了一口气的当家轻点了一下头表示:

「这样啊,真是太好了。想要你们收集的是二十个那索斯树的树果,然后乌鲁兹石……我想想,五十个吧。往返那索斯树生长的『晃岩之森』需要三个小时,索鲁兹石就算独自一人应该五个小时就能找齐了。考虑到榨汁熬煮的时间,明天下午一点前不拿过来的话就赶不及比赛了。」

「下午一点吗?嗯,应该没问题吧。既然这么决定了,那今天晚上早点睡比较好哟。」

「抱歉,虽然想让你们住这家饭店,但现在还无法给予你们如此大的方便。」

面对这么道歉的妮露妮尔,阿尔戈咧嘴对她笑了一笑。

「怎么能让妮尔小姐打破赌场的规矩呢。那么,明天吃午饭之前我们会回来哟。」

心里一边想着「喂喂,随口这么答应真的没问题吗」,一边对妮露妮尔与琪欧行了个礼,然后面向门口准备追上阿尔戈。但在跨出第二步之前就被女仆叫住了。

「桐人,你忘了东西。」

回过头一看,琪欧露出了受不了的表情把从我这里收走的短剑递了过来。看见我急忙收下的模样,感觉妮露妮尔小姐似乎发出轻笑声,不过那应该只是我想太多吧。

 

8 条回应

必须 注册 为本站用户, 登录 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1. 熬夜是万恶之源T^T2022-2-23 · 12:43

    哇这也太巧了我刚刚看完第六篇!居然就更新了!

  2. 水月2022-3-3 · 15:03

    嗚呼,好耶!

  3. 冰梦2022-3-5 · 13:13

    关于许愿池投币,向度娘查了一下,第一枚重回罗马,第二枚遇见真爱,第三枚如愿离婚。

  4. asuna2022-3-13 · 0:03

    求求你 快写第八本

  5. Suisei☆☄2022-3-20 · 23:44

    我烤 这么快?太强了

  6. asuna2022-3-22 · 6:10

    第八卷求求你也翻译一下啦!!!!!

  7. 饭饭饭饭快吃饭2022-3-27 · 19:23

    呜呜呜呜也太快乐了!!他俩居然这么早就有带戒指的环节吗!!感谢留斯拉之戒,感谢把戒指也收走的士兵!!翻译辛苦惹!!

  8. 穆阿迪布2022-5-10 · 21:52

    请问有没有epud版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