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ive

[刀剑神域][Progressive]007

Heathcliff · 2月23日 · 2022年 ·

 

7


从楼梯回到一楼,准备离开赌场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某件事而叫住亚丝娜与阿尔戈。

「啊,等一下。我还想去确认一下ALS和DKB的赌局,可以吗?」

一听见我这么说,两个人就露出怀疑的眼神,我便急忙摇着头说:

「不是啦,我不是因为羡慕之类的,只是觉得那些家伙大胜或许也有什么奇怪的理由对吧?」

「嗯……不能说没有啦。但是,最后一场比赛应该还没开始哟。」

阿尔戈指出这一点后,我就看向视界边缘的时间显示。感觉在妮露妮尔的房间谈了很久,结果现在才刚过十点十分左右。

我记得夜间的五场比赛是预定在九点、九点二十分、九点四十分、十点、十点三十分举行,目前是第四场比赛结束不久吗?只不过,如果一路获胜的话,两个公会现在应该是气氛最热络的时候吧。

「真的只要瞄一下就可以了!」

坚定地如此表示来说服两个人后,我就快步走下阶梯。钻过斗技场大门的瞬间,赌客们的兴奋就变成热气朝我涌至。

如果第二与第三场比赛没有输掉,DKB与ALS应该还在左右两边的餐酒吧里。穿越无秩序动着的NPC,准备前进到能望遍餐酒吧的地点,这个时候──

「咦,桐人先生?」

突然被叫到名字,吓了一跳的我就停止动作。

往右边一看之下,站在那里的是穿着宽松半袖上衣与宽松七分裤的女性玩家。橘色头发在粗眉上剪成一直线,下方有着小巧眼鼻的脸庞,感觉好像曾经在哪个地方看过──

「……你是哪位?」

畏畏缩缩地这么问道,结果女性就往上看来瞪着我,然后指了指自己头上。浮在该处的颜色浮标显示着「Liten」几个英文字。

「啊……啊,莉庭小姐吗!」

当我这么大叫时,刚好从后面追上来的亚丝娜就用力拍了一下我的背。

「竟然忘了人家的长相,太没礼貌了吧,桐人!」

「我……我不是忘记。如果是平常那种全身铠甲的模样,我马上就认出来了。」

结果阿尔戈也吐嘈了我这样的抗辩。

「那不就表示你不记得人家的长相吗?」

「因为几乎没有看过脸啊。」

「那就先看浮标啊。」

「看浮标的话就会被发现想不起名字。」

当我们像这样互相争论时,原本鼓起脸颊的莉庭就突然噗哧一笑。

「啊哈哈……各位真是一点都没变。」

ALS的全身铠甲女孩莉庭,除了是攻略集团里少数的女性之外,还是以最高等级物理防御力为傲的坦克要角。第五层发生ALS偷跑事件时提供协助之后,就跟我们维持着友好的关系,但是对一个国中二年级男生来说,实在不太清楚怎么跟她相处。这是因为莉庭她正在跟DKB的田径社社员席娃达交往。老实说,我完全不清楚该面对「有男朋友的女性」时,表现出什么样的亲密度是在可允许的范围。

因此我就确保与莉庭之间存在一米的距离,然后小心地用不会太过熟稔的口气问道:

「那个……莉庭小姐打算到什么地方去呢?第五场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对吧?」

「啊,这个嘛……」

莉庭瞄了一眼身后的餐酒吧后开口表示:

「我因为太过紧张而出了一身冷汗,所以打算不要直接看第五场比赛。」

「咦,太可惜了!」

亚丝娜用力推开忍不住这么大叫的我来到前面。

「我懂喔,因为我也不喜欢这种紧张感。」

「就是说啊。还能够自己战斗的楼层魔王攻略战都比这好多了。」

「莉庭小姐打算在哪里等待结果呢?」

「原本打算在一楼大厅附近闲晃……」

「这样的话,要不要跟我们喝杯茶?」

「啊,好主意!但是赌场附近的店家都很贵耶……」

「赌场一楼的吧台是普通的价格喔。」

「那就到那里去吧。」

经过像是有剧本般的高速对话之后,两个人就开始往出口走去。阿尔戈一瞬间跟我交换眼神后也追了上去。虽然是意料之外的发展,但能够在这里从莉庭身上打探消息真是太好了。

再次爬上楼梯来到一楼的娱乐室。吧台存在于中央大柱子的左右,由于左边比较空,于是我们就占据那边的位子。这里能用的不是赌场筹码而是珂尔,我和阿尔戈点了生啤酒,亚丝娜和莉庭则点了桑格利亚──似乎是将水果与辛香料浸泡在红酒里的饮料。由于酒三秒钟就出现,我们就先干杯。赌场内虽然凉爽,但是冰凉的生啤酒还是宛如能滋润全身般好喝。讲个贪心一点的话,还是希望能更冰冷一点,但是艾恩葛朗特的冰块是奢侈品。一瞬间浮现「厚着脸皮跟阿尔戈要『雪树的花蕾』」的想法,但那会出现些微薄荷气味,所以不适合啤酒。

一口气把啤酒杯喝光一半后,就跟阿尔戈同时发出「噗哈」的气息。在第一层时还觉得只不过是又苦又酸的液体,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无法抵抗「先来杯生啤酒」的点餐方式。照这个样子下去,感觉回到现实世界也会想喝啤酒,不过只能等那个时候再说了。

亚丝娜跟莉庭也大口喝下漂浮着水果切片的桑格利亚酒。以红酒为基调的话,就表示真实的它应该具备10%以上的酒精浓度,但在这个世界里就算喝光一个大酒桶都不用担心急性酒精中毒。

时间是十点二十分。再过十分钟,第五场也就是最后一场比赛就要开始了。可以的话,希望在那之前能够问出想知道的情报。

如此思考的我,原本想对坐在右边的亚丝娜身旁的莉庭提出对于窝鲁布达有何印象的话题,结果坐在右边最深处的阿尔戈就快我一步开口表示:

「小庭啊,牙王跟林德为什么会整个迷上怪斗呢?两个人都不是把所有钱用在赌博上的类型吧。」

──太突然了吧!

虽然内心暗暗着急,但莉庭却没有任何怀疑的模样,直接点点头说:

「谁都会这么想对吧。但是,他们不是在没有任何胜算的情况下去赌的喔。」

「你的意思是?」

「ALS和DKB是昨天,不对,是今天深夜一点左右移动到第七层的主街区,立刻就到旅馆住宿然后七点集合,吃完早餐后朝有两个大门的广场移动后,就有NPC过来搭话。」

「NPC……?有那样的事件吗……」

我跟亚丝娜也和阿尔戈一起露出狐疑的表情。莉庭所说的广场应该就是有「拐杖男」与「酒杯男」石像俯视的那个地点,但是该处没有任何NPC对我们搭话。

「这么说来,应该是先到先赢的事件吧。那个NPC是看起来很朴实的大叔,他问我们要不要购买窝鲁布达的怪物斗技场的必胜秘笈。」

「必胜秘笈──?」

由于实在是太过可疑的单字,我忍不住发出了声音。

「那绝对是骗钱的吧……」

「我还有其他人应该都是这么认为啦。」

对着我露出苦笑后,莉庭又重新转向阿尔戈。

「但那本必胜秘笈只要一百珂尔喔。这么便宜的价格,内容就有今天白天与夜晚出赛的所有怪物名称、特征以及胜负的预测,还有到窝鲁布达的地图、路途中涌出哪些怪物的解说,甚至连城市的导览都……」

「那真是跳楼大拍卖的价格,这下我要怎么做生意?还以为是另有对赌场相当熟悉的玩家,没想到竟然是NPC。」

「也有太过便宜反而可疑的意见出现,但牙王表示金额跟较贵的一餐费用差不多就买吧……买了必胜秘笈后往『顺风之路』前进,就发现地图是正确的,怪物的解说也很适切,很轻松就抵达窝鲁布达了。于是变成也试试看怪斗的情况,白天的第一场比赛在必胜秘笈打了双重圈圈的怪物身上下了一千珂尔,也就是十枚筹码,结果真的赢了。第二场比赛就下了一万珂尔,也就是一百枚筹码,然后又赢了……」

说到这里就中断的莉庭,再喝了一口桑格利亚酒。阿尔戈似乎在思考些什么,于是我就做出有点吃味的评论。

「这么说来,牙王他们之后也照着必胜秘笈的预测下注而不断获胜吗?真是令人羡慕。」

「那个NPC或许不会把必胜秘笈卖给贪心的玩家吧?」

由于立刻就遭到亚丝娜的讽刺,我便笑着还以颜色。

「如此一来,亚丝娜也被判定为贪心的玩家喽。」

「…………」

原本还以为她一定会使出常见的侧腹攻击,结果亚丝娜也露出灿烂笑容并且表示:

「为了证明我不贪心,这个就给你吧。」

她从桑格利亚酒里捏起切成大块的柑橘类水果,然后丢进我的啤酒里。

「啊啊,你做什么啦!」

「说不定会变好喝喔。」

「怎么可能嘛……」

这下子要是变得不好喝就对亚丝娜的脸使出毒雾攻击,我就边想着这不可能办到的事边把啤酒凑到嘴边。小心翼翼地尝了一下味道后……

「……咦,还不错嘛。」

「对吧。我记得确实是有『Bitter orange』这种把柳橙汁加进啤酒里面的调酒喔。」

「绝对是刚刚才想起来的吧。」

当我这么吐嘈时,再次从右边传出莉庭的笑声。

「啊哈哈哈哈,真是绝佳的拍档。」

「才……才不是呢。」

干咳了几声的亚丝娜,强行把话题拉回原来的轨道。

「……如此一来,不只是ALS,连DKB都被那个卖秘笈的大叔搭话了吗?」

「啊,没错。傍晚稍微跟席爸见面时,他这么说了。」

面对随口就说出男友昵称的莉庭,亚丝娜有一瞬间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但是立刻就又提出问题。

「那么……到刚才结束的第四场比赛为止,你们大概赢了多少筹码?」

「我记得应该是五万多枚吧?」

虽然是比我的预测还少一些的数字,但那应该是因为跟着必胜秘笈下注时,有时候会下在赔率低的怪物身上吧。

「这么说来,第五场比赛下注在赔率两倍的怪物身上并且获胜的话,就能达到十万枚的目标了。」

听见亚丝娜的话之后,莉庭就轻轻点头。

「嗯,是没错啦……但是对于要下注哪一边发生了一些争执。第五场比赛,怪物的预测符号是圆形跟三角形。赔率的话,三角形那一边是两倍,而圆形是1.5倍左右……」

「之前都下注在符号较佳的怪物身上吗?」

「是啊是啊。到了白天的第三场比赛之前,都还有成员建议下注在符号显示劣势的怪物身上,但胜负的结果都完全按照秘笈的预测,所以夜间就全部按照符号来下注了。」

「不觉得……事情太顺利了吗?」

先不管作为赌徒的嫉妒,但我实在无法压抑身为游戏玩家的突兀感,于是便插嘴表示:

「只花一百珂尔购买的必胜秘笈,命中率真的可能百分之百吗……如果是游戏的事件,经常会出现最后的最后才由与符号相反的怪物获胜,因此而失去所有财产的情形。」

「啊,Schinken先生也说了同样的话。」

莉庭的发言让我一瞬间思考了一下她说的是什么人,不过立刻就知道是Schinken Speck。亚丝娜表示,Schinken Speck是奥地利所制作的一种生火腿,但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角色名称。

「Schinken先生提出『最后一场比赛不会是陷阱吧』的意见……如果下注三角形符号,赔率两倍的怪物并且获胜,筹码就能超过十万枚,就能换得那把性能惊人的剑了。所以鲑鱼卵先生跟维尔达先生也同意Schinken先生的看法……我就在这个时候离开了,结果不知道他们下注在哪只怪物身上……」

「那个……维尔达先生是哪一位?」

我知道鲑鱼卵指的北海鲑鱼卵,不过维尔达是首次听见的名字,所以还是确认了一下,结果莉庭吸了长长一口气才回答:

「全名是修瓦鲁兹维尔达•基尔休特鲁提先生。跟我一样是坦克喔。很早之前就加入公会了,但最近好像掌握战斗的诀窍,于是升上一军来了。」

「原来如此……」

HP、技能熟练度等数值上的能力,只要花时间就能够确实地上升,但所谓的玩家技能PS就不一定了。尤其完全潜行型的RPG在PS比重上比传统游戏更高,要熟习一个剑技所花的时间也会有个人差异。集团战的战斗方式就更难了,除了要对应眼前的怪物之外,还必须俯瞰小队成员、公会成员以及整个战场的状况来做出适切的行动,这些都需要知识、经验以及天分。

由于一直是独行攻击手的我在集团战的PS方面也没有高到可以对别人说三道四,所以非常感谢像维尔达先生这种以一流坦克为目标而不停努力的玩家。名字有点,不对,是相当难记只不过是小事。

我边想着这些事情边看往视界右下角。十点二十五分,距离第五场比赛还有五分钟。ALS与DKB应该都下完注了才对。马上就能决定他们是能获得荣耀还是跌入绝望深渊了。

老实说真的很想到现场去观战,但那样实在太幸灾乐祸了。现在还必须从莉庭那里问出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才行。

「莉庭小姐,谢谢你。我了解林牙他们下大注的原由了。让我们祈祷他们能够获胜吧,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请教……」

我一这么说,莉庭就立刻露出正经的表情并且点点头。

「我知道,是巴库萨姆的事情吧。」

我、亚丝娜和阿尔戈默默点了点头。

身为PK集团一员的巴库萨姆潜入的公会是DKB,所以或许不曾直接跟ALS的莉庭见过面,但是我们没有参加的昨晚那场会议里,林德应该做出详尽的说明了才对。

把剩下一点的桑格利亚酒喝光后,莉庭吸了一口气才开始说:

「……跟我们ALS比起来,DKB算是少数精锐取向,但还是持续募集着队员。顺带一提,虽然没有积极地挖角,但还是在下层的主街区派发征人报纸,然后经常在起始的城镇举办入团审查会。」

「这……这样啊……」

虽然还是首次听人把宣传单或广告称为征人报纸,不过现在不是在意这种事情的时候。

「审查会是要审查什么?」

「我也只是稍微问席爸一下而已,好像是看等级、能力值以及技能构成的第一次审查,以及实际演练剑技的第二次审查,好像还有跟干部单挑的第三次审查。」

「第三次审查…………」

我单边的嘴角反射性抽搐了起来。

「那样真的能招集到希望加入的人吗?」

亚丝娜也以带着些许傻眼的声音这么问道,莉庭则是轻点了一下头。

「最近以攻略集团为目标的中坚层玩家增加了,似乎每次都有二三十人来参加审查。跟DKB是迪亚贝尔先生的直属公会也有很大的关系……我虽然没有直接跟他说话的机会,但是在中坚层的玩家之间,他就像是传说中的英雄。」

莉庭又加了一句「牙王先生也是很棒的领袖啦」,当她这么说时我就看着她的侧脸,同时脑袋里也浮现「骑士」迪亚贝尔的模样。他在第一层楼层魔王攻略战中死亡的日子是去年的十二月四日,今天是一月五日。实在很难相信仅仅经过一个月而已,但这段时间已经足够让他在中坚玩家之间成为传说了。

莉庭的声音打破了短暂的沉默。

「……听说巴库萨姆是参加年末的入团审查会,在第三次审查的单挑中跟哈夫纳先生打成平手才被认可加入DKB。」

「年末吗……」

我一边呢喃,一边在脑袋里打开攻略艾恩葛朗特的时间表。包含我、亚丝娜、阿尔戈与莉庭的即席小队是在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击败第五层的楼层魔王。在年末的那个时候,应该没有任何人拥有第六层连续任务的情报才对。当然前封测玩家就另当别论了,但是封测时的「史塔基翁的诅咒」任务,作为重要道具的黄金方块没有能够麻痹玩家的力量。

也就是说,如果巴库萨姆打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夺取黄金方块才加入DKB,由「黑色雨衣男」率领的PK集团就是从前封测玩家之外的路线获得那个道具的情报。

「……巴库萨姆、摩鲁特、黑色面具的短刀使以及黑色雨衣男。」

一根一根伸直右手手指来列举人员的亚丝娜,最后紧紧握住那只手。

「不知道PK集团总共有多少人喔?」

「我也很努力调查了,但是连基地都找不到……」

阿尔戈一发出懊悔的声音,亚丝娜就立刻安慰她说:

「别太逞强喔,阿尔戈小姐。那些家伙很危险而且狡猾。不论混在什么地方都不会感到突兀。」

一点都没错。我们认为亚丝娜称为「黑色面具短刀使」的PKer可能就是ALS的资深成员之一,也就是名为乔的男人,很遗憾的是仍无法掌握证据。虽然很想向莉庭询问乔的事情,但如果被莉庭发现我们怀疑乔而让她直接去质问乔的话,她可能会有生命的危险。

「……那些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莉庭用双手握紧空玻璃杯,用尽力气般挤出下面的话来。

「在这种状况下做出PK这种事,明明妨碍攻略的话,也会延迟他们自己从SAO解放出去的时间……」

我无法回答她的疑问。因为自从知道那些家伙的存在后,我跟亚丝娜也一直有着同样的疑问。

黑色雨衣男与众同伴的行动,无论怎么想都不合逻辑。但是,某方面来看,这也变成他们的优势。刻意妨碍攻略死亡游戏的异常行为,让人很难预测出那些家伙的行动。

用柳橙口味的啤酒把嘴里涌出的苦味冲掉后,就从右边传来阿尔戈的声音。

「听过『Bartle test』吗?」

这未曾听过的字,让我跟亚丝娜、莉庭同时摇了摇头。

「是过去某个游戏研究家提倡的学说。根据这种测试,可以把游戏玩家分成四种类型。」

「四种类型吗?」

阿尔戈对歪着头的莉庭竖起右手的一根手指。

「第一种是『Achiever』,这种类型的玩家会努力试着去达成游戏内设定的目标。像是升到最高等级、凑齐最强装备、完成所有任务、收集所有奖杯等等。」

我不太会收集所有奖杯耶……心里这么想的我还来不及插嘴,第二根手指就竖起来了。

「第二种是『Explorer』,是热心于探索、发现未知要素的类型。像是把世界地图整个走遍,就算是首次见到的迷宫或怪物也先冲再说,固执地挑战看起来能爬的墙壁或者能跳的悬崖。」

啊,我可能是这种……这次果然也没有开口这么说的时间。

「第三种是『Socializer』,是为了享受与其他玩家交流而玩游戏的类型。最喜欢协力攻略,或者营运公会,然后站在地图上好几个小时来跟人聊天之类的。」

这次在我有想法之前,亚丝娜就表示:

「跟桐人完全相反的类型耶。」

下一刻,莉庭就发出「呼噗噗」的奇怪声音。由于她深深地低下头,绝对是在憋笑不会错了。在深处的阿尔戈也咧嘴扬起嘴角,但立刻就恢复严肃的表情──

「然后,第四种是『Killer』。是从杀害其他玩家这件事找到喜悦的类型。」

亚丝娜与莉庭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我代替无法动弹的两个人对阿尔戈问道:

「……也就是说PK集团的家伙是Killer类型喽?」

「我想事情也不是这么单纯啦。基本上我认为Bartle test也很可疑……只不过,我想被囚禁在SAO的玩家里,有人对于PK行为的心理障碍比较大,有人则比较小。有些家伙只要经过巧妙地说服,就能轻易克服那种障碍……」

以我的耳朵好不容易才能听见的音量这么呢喃完,阿尔戈就一口气把酒杯里近半的啤酒一口气喝光。

亚丝娜跟莉庭还有我都一样很难想出该说什么。阿尔戈虽然表示「巧妙地说服……」,但是进行说服的家伙又是如何跨越自己心中的障碍呢?还是说,是打从一开始就没有那种障碍的人呢?

──It's show time。

突然觉得耳边听见这样的呢喃声,吓了一跳的我身体整个紧绷。结果就像是感觉到我的战栗一般,身边的亚丝娜以沉稳的声音说:

「……阿尔戈小姐,真的给我们上了一课呢。」

接着又耸耸肩,以恶作剧般的口气加了一句:

「但很遗憾的,我好像不属于任何类型。」

虽然想说「确实如此」,但是基本上亚丝娜算得上游戏玩家吗──当我这么想时,阿尔戈就发出咿嘻嘻的笑声。

「那我就为小亚献上第五种类型吧。『Progressor』,你觉得如何?」

「「「Progressor?」」」

三个人同时歪起头来。

「Progress……是前进的意思吧。要往哪里前进呢?」

「当然是应该前进的方向喽。」

当阿尔戈对亚丝娜的问题做出故弄玄虚的答案时,刚好跟从下方传来的细微欢呼声重叠在一起。第五场比赛似乎开始了。

「莉庭小姐,要回去吗?」

如此询问莉庭后,她思考了一下就回答:

「不了……如果赢了,应该会来这里兑换奖品。我就在这里等吧。」

「这样啊。那么,我们差不多该走了。」

「咦,你不想知道结果吗?」

「十万枚筹码的剑在眼前被拿走的话,桐人会羡慕到大哭哟。」

亚丝娜以一派轻松的表情这么说完,莉庭与阿尔戈就发出轻笑与奸笑,我便急忙辩解道:

「我……我才不会哭哩!最多只会懊恼地跺脚。」

「那样就够难看了。」

亚丝娜露出受不了的表情并且站起身,我跟着也站了起来,阿尔戈则依然坐在莉庭旁边。

「我留下来看结果吧。你们先回旅馆。」

「那等一下见喽。莉庭小姐,谢谢你告诉我们这些事情。」

「别客气,我也很开心。」

亚丝娜笑着对两个人挥手,我也开合了一次左手就离开吧台。再次从楼下传来涟漪般的欢呼声。不愧是最后一场比赛,现场似乎相当热络。

「……真的很想看的话,我可以陪你喔。」

由于朝着大门走去的亚丝娜这么说着,我就稍微露出苦笑。

「不了,我们走吧。听完妮露妮尔小姐所说的话后,感觉也无法尽情享受比赛了。」

「确实是这样……对了,桐人,那个女孩子……」

由于她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我便朝旁边瞄了一眼。但是亚丝娜缓缓摇摇头,说了句「算了,没什么」。

 

四十分钟后,我和亚丝娜从回到Amber moon Inn的阿尔戈那里得知ALS与DKB都赌输最后一场比赛,几乎失去了至今为止赢到的五万枚以上的所有筹码。

 

19 条回应

必须 注册 为本站用户, 登录 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1. 熬夜是万恶之源T^T2022-2-23 · 12:43

    哇这也太巧了我刚刚看完第六篇!居然就更新了!

  2. 水月2022-3-3 · 15:03

    嗚呼,好耶!

  3. 冰梦2022-3-5 · 13:13

    关于许愿池投币,向度娘查了一下,第一枚重回罗马,第二枚遇见真爱,第三枚如愿离婚。

  4. asuna2022-3-13 · 0:03

    求求你 快写第八本

  5. Suisei☆☄2022-3-20 · 23:44

    我烤 这么快?太强了

  6. asuna2022-3-22 · 6:10

    第八卷求求你也翻译一下啦!!!!!

  7. 饭饭饭饭快吃饭2022-3-27 · 19:23

    呜呜呜呜也太快乐了!!他俩居然这么早就有带戒指的环节吗!!感谢留斯拉之戒,感谢把戒指也收走的士兵!!翻译辛苦惹!!

  8. 穆阿迪布2022-5-10 · 21:52

    请问有没有epud版的啊?

  9. 舸舰迷津2022-6-25 · 23:46

    好耶!!!什么时候有实体书呢

  10. 小马2022-7-12 · 8:33

    实体书7-8今年内会上架吗

    • 别抢我炮机2022-7-12 · 10:48

      看样子不会。。。

  11. Avatar photo
    kuloma2022-8-7 · 12:45

    哎,怎么写得越来越慢了,啥时候能写完75曾呐,川原老师加油啊,翻译加油!

  12. Ulquiorra2022-9-16 · 21:24

    大伙有epud 版本的嘛?

    • Avatar photo
      31415x2022-10-16 · 20:27

      <a href="https://www.mobinovels.com/sword-art-online/" rel="nofollow ugc">https://www.mobinovels.com/sword-art-online/</a>

      只找到繁体版qaq,

      • Avatar photo
        31415x2022-10-16 · 21:33

        <a href="https://wwn.lanzouy.com/i76UP0e0170d" rel="nofollow ugc">https://wwn.lanzouy.com/i76UP0e0170d</a>
        密码:avns

        自己拿calibre导了一下,可以凑活看一下qaq

        • Ulquiorra2022-10-27 · 10:11

          感谢大佬,谢谢谢谢谢谢谢

          • Avatar photo
            31415x2022-11-2 · 10:40

            没事的,😜

  13. re2022-11-14 · 20:45

    啊 第10页之后少了一页吗?突然从拉维克跳到基兹梅尔了

  14. rexn2022-11-19 · 19:15

    求求速更第八篇,孩子剑瘾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