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ive

[刀劍神域][Progressive]007

Heathcliff · 2月23日 · 2022年 ·

Sword Art Online刀劍神域  Progressive 7

———————————————
輕之國度錄入組錄入

作者:川原礫
插畫:abec
譯者:周庭旭

圖源:狗子
錄入:輕之國度錄入組
輕之國度 https://www.lightnovel.us
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禁做商業用途
下載後請在24小時內刪除,LK不負擋任何責任
請尊重翻譯、掃圖、錄入、校對的辛苦勞動,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

赤色焦熱的狂想曲(上)

 

艾恩葛朗特第七層 2023年1月

 

1


「好熱!」

這就是我的暫定搭檔再次轉移到浮游城艾恩葛朗特第七層時最初的感想。

「好熱啊啊!」

加強語氣又重複了一遍後就繃著臉往上看。浮游城因為構造上的理由而看不見藍天與太陽。但是上層底部作為面光源所降下的光線明顯比第六層還要強。

「……明明正值冬天,為什麼這麼熱?應該說,昨晚短暫過來時好像比較涼一點?」

被將視線拉回來的搭檔以認真的表情這麼詢問,我便輕輕聳了聳肩。

「之前好像也在哪裡說過,每個樓層不一定會如實呈現現實的季節……這裡應該就是無視季節感的樓層吧。昨晚來的時候是比較涼,但也不到寒冷吧?」

「話雖如此,但今天是一月五日喔。氣溫大概有二十七度左右吧。」

搭檔說著極為詳細的數值並且環視周圍。轉移門廣場里除了我們之外的玩家是寥寥無幾,接着搭檔就快步走到角落的闊葉樹陰影處並打開選單視窗。

迅速操作裝備人偶把紅色連帽斗篷脫掉。底下是穿着單薄的胸甲與長度到膝蓋上方的皮裙。

甩了一下光艷的栗色頭髮並鬆了一口氣的暫定搭檔──等級21細劍使亞絲娜就轉向這邊繃著臉表示:

「桐人也把大衣脫了吧?光是看就覺得好熱。」

「咦,但是……」

我往下看着自己的虛擬角色回答:

「亞絲娜的小紅帽根本是打扮用的道具,但我的大衣是主要防具……把它脫下來的話防禦力會下降很多。」

「在主街區的圈內期間應該沒問題吧。」

「這個嘛……」

理論上是這樣沒錯,但是在第六層主街區中心遭到NPC暗殺者襲擊這件事仍記憶猶新。至少在屋外時想維持全副裝備狀態,但黑色皮革大衣造成的不舒服指數的確逐漸上升中。

那次的襲擊是任務的強制事件,應該不會再發生那種事了……這麼告訴自己後,我也打開選單把愛用的「午夜大衣」收進道具欄里。大衣底下是跟亞絲娜很像的胸甲、單薄的上衣與長褲,因此體感溫度降低了許多──但是……

「……沒什麼變嘛……」

如此呢喃的細劍使,把我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之後才繼續說道:

「說起來你那種一身黑的穿搭看起來就很熱。都不會偶爾想穿其他顏色的衣服嗎,黑漆漆先生?」

「那……那亞絲娜你自己還不是從初次見面時就都穿紅色系的衣服。」

好不容易提出這樣的反駁,亞絲娜就往下看着自己穿的紅色束腰上衣,然後以「沒這回事」的表情回答:

「我經常會穿其他顏色的衣服喲。」

「是……是這樣嗎……?」

「像是在旅館自己的房間里放輕鬆的時候。但在外面時就只能穿防禦力最高的服裝,所以這也沒辦法吧。」

「要……要這麼說的話,我的服裝也是一樣啊!」

雖然如此回答,但穿得一身黑的理由其實不只是因為數值上的能力。主要防具的大衣是第一層樓層魔王的最後一擊獎勵,所以並非我選的顏色,目前穿的上衣與褲子也是店裡販賣的防具,只要願意就能換成其他顏色。

當然還是有暗色裝備能夠增加隱蔽狀態補正這個實際的理由,但是也可能因為地形與明亮度造成反效果。開始玩遊戲時的初期裝備選的是深藍色,也不覺得自己從以前就特別喜歡黑色──等等,說不定是我就讀國中的立領制服是黑色的所以才覺得安心,會不會有這種心理上的要因呢……

事到如今才開始沉思原因的我,背部被不知何時移動到旁邊的亞絲娜拍了一下。

「好吧,突然就穿上白色還是橘色感覺也很詭異,只好忍耐你那種悶熱的打扮了。那麼,差不多該移動了。」

「你說移動……要到哪去?」

「這是第一次來的城市喲,正確來說是第二次了……總之當然是先吃中飯嘍。有沒有推薦的店家?」

「啊……嗯……」

我眨了眨眼睛,然後環視了廣場。

第七層主街區「雷庫西歐」,外觀在艾恩葛朗特的城市裡算是相當正統的設計,轉移門廣場周圍是石頭與樹木,以及一整片由灰泥建造起來的所謂木架建築的房屋與商店。

和構造像棋盤那樣的第六層主街區「史塔基翁」不同,從圓形廣場呈放射狀往外延伸出好幾條道路,這樣的構造雖然不容易記住,但是我在封測時期曾經有好幾天以這個城鎮作為據點。當時當然嘗試了許多餐廳,但是記憶卻相當稀薄。

「雷庫西歐……雷庫西歐的名產應該是……」

話說回來,第七層是什麼樣的地方呢,我試圖喚醒封測當時的記憶,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無法順利想起來。簡直就像有人在腦袋裡蓋上了蓋子一樣……

「啊……」

好不容易想起記憶曖昧的理由,然後發出細微的呢喃。

蓋上蓋子的是我自己。那是因為在這一層發生過非常悲慘的事情。

悲劇的記憶就像是活水一樣,讓第七層的回憶源源不絕地從腦袋裡湧出。我先把它們放流到其他的迂迴水道,接着回答亞絲娜的問題。

「可惜的是封測時期這個城市沒有什麼足以稱為名產的東西喔。說起來雷庫西歐並非第七層的主要城市。」

「咦,但這裡是主街區吧?」

「名義上是如此。嗯……這個部分我之後會說明,我們先去找吃的吧。那個……我記得那邊有賣像是皮塔餅的店,那邊有像是雞肉飯的店,再來是那邊應該有類似辛辣燉菜的店。」

「……全部都是『類似』的食物耶。」

以感到很可疑的表情這麼呢喃完後,亞絲娜又丟出意想不到的問題。

「你說的雞肉飯是日本風?還是新加坡風?」

「咦……?分別是什麼樣的內容……?」

「日本風的雞肉飯呢,簡單來說就是蛋包飯的內容物喔。以西紅柿醬調味並且加了雞肉的炒飯般料理;新加坡風的雞肉飯呢,就是薑黃飯上放了雞肉切塊的料理。也稱作海南雞飯或者Khao Man Kai。」

當亞絲娜滔滔不絕地說明着時,我就忍不住認真地盯着她的臉看。

在第一層相遇時,曾經說過「我不是為了吃美食才來這個城鎮的」,但是身為跟她一起來到這個第七層的人,我可以斷言絕大部分SAO玩家在料理方面的知識都不是她的對手。如此一來就會覺得不只是吃,應該也喜歡做菜才對,但亞絲娜目前取得的技能是「細劍」、「輕金屬裝備」、「裁縫」、「奔馳」,還有大概是「雙手用突擊槍」等五個。就算沒有多餘的資源取得兩個生產系技能,為什麼取得的不是「料理」而是「裁縫」呢?還有,為什麼要提升幾乎用不到的雙手用突擊槍技能呢……

和亞絲娜組成搭檔已經過了一個多月,還是有許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呢,再次浮現這種念頭的我開口回答:

「我想大概是新加坡風吧。不過我不記得是不是薑黃飯了。」

「為什麼記憶那麼模糊……算了,就到那邊去吧。」

「你喜歡吃海南Kai嗎?」

「混在一起了啦。是海南雞飯或者Khao Man Kai!」

以受不了的表情回答完後,亞絲娜又呢喃般加了一句:

「不是我,是哥……我家人喜歡。所以隔了很久突然想嘗嘗看。」

「……這樣啊。」

我以輕笑來掩飾內心的驚訝。亞絲娜很少提到自己在現實世界的家人。在我的記憶中,應該是繼第四層在約費爾城裡提到「現實世界的聖誕節,爸媽都很晚回家,通常都自己一個人吃完蛋糕就結束了」的話題之後吧。

不論如何,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對在第七層的第一餐選擇吃海南雞飯也沒有異議。

「那我們走吧。店是在這邊。」

我恭敬地彎腰以左手顯示前進方向之後,亞絲娜也以理所當然般的表情開始往前走。

 

由轉移門廣場進入往西南延伸的小徑,靠着朦朧的記憶各往左右轉了一次彎,就聞到某種誘人的香味。不停抽動鼻子的亞絲娜笑着呢喃:

「這確實是正統海南雞飯的氣味。」

「別期待能百分之百相同啊。」

雖然這麼回答,但我的空腹值也差不多快到極限了。

大概是昨晚的二十三點左右擊破第六層的樓層魔王「荒謬方塊」。我和亞絲娜先利用出現在魔王房間的往返階梯上到第七層,將主街區的轉移門有效化後,為了送在魔王戰提供助力的NPC賽亞諾與米亞而回到第六層主街區史塔基翁。跟兩人道別後,我和亞絲娜的體力都到達極限了,所以就住宿在史塔基翁的旅館,進入連夢都沒出現一個的深沉睡眠後終於醒來時已經是今天早上九點。

由於攻略集團的主力玩家們應該早就開始第七層的攻略,事到如今着急也沒有用,所以在房間閑晃了一個小時左右才終於退房,再次利用轉移門傳送到雷庫西歐,現在回想起來上次吃東西已經是進入第六層的迷宮區之前了。而且還只是從沙漠村莊攤販買來燒肉三明治站着把它吃完,已經回想不起好好吃一頓飯是幾個小時以前的事情了。

或許是也有同樣的想法吧,我追上腳步越來越快的亞絲娜轉過最後的轉角後,目標的餐廳就出現在前方右側。

店家的構造相當簡單,只是在開放的門上掛着圓形木製廣告牌。廣告牌上浮雕的文字看得出是「Min’s Eatery」。

「Min’s Eatery……嗎?Eatery是什麼意思?」

聽見我的呢喃後,亞絲娜就以連珠炮般的速度幫忙解說。

「簡易餐廳或者輕食餐廳之類的。看起來很窄……希望有位子。」

或許是老天聽見我搭檔的祈禱了吧,店內沒有先到的客人。應該是距離午餐的時間還有點早,而且必須進入小巷子才能抵達,所以幾乎所有玩家都還不知道其存在的緣故吧。

這裡的確是名符其實的輕食餐廳,店內只有六個細長的吧台座位以及兩張雙人桌子,我們則毫不客氣地坐到桌子前面。結果還來不及看菜單,吧台內部就傳出氣勢十足的聲音。

「歡迎光臨!要吃什麼呢?」

「等……等一下!」

對着豐滿體型,應該是作為店名的明小姐本人這麼大叫完,我便打開桌上的木製菜單跟亞絲娜一起看了起來。艾恩葛朗特的NPC商店基本上商品都是英文標示,一開始時真的很難決定要點什麼,但俗話說熟能生巧,最近光看字面似乎就大概能理解內容了……自己是有這種感覺啦。

幸好對摺的菜單里只寫了兩種前菜、兩種主菜以及四種飲料。迅速看了一下後發現前菜是色拉與湯,主菜則都是米飯料理。我的記憶果然沒錯,其中一種主菜正是海南雞飯,另一種則寫着羅勒飯。價格都是加大四十珂爾,一般則是三十珂爾。以輕食餐廳然後在第七層來看價格算是很合理,但是──

「……羅勒飯?羅勒是放在披薩上面的羅勒?」

「……應該是吧。拼法也一樣。」

我小聲對點頭的亞絲娜提出抗議。

「但是……羅勒是葉子吧!葉子做成的飯跟海南雞飯相同價錢,怎麼想都很奇怪啊!」

「跟我說也沒用…………啊。」

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事情般眨了眨眼睛,亞絲娜就像是很高興一樣微笑着表示:

「原來如此,這應該不只是葉子飯而已。指的一定是打拋吧。」

「打……打拋?這個字有點熟又不是太熟……」

當我露出疑惑的表情時,亞絲娜就耐着性子說明了起來。

「剛才提到新加坡風雞肉飯的別名是Khao Man Kai對吧。那其實是泰國的稱呼。然後呢,泰國的兩大米飯料理就是海南雞飯和打拋喲。」

「這樣啊……那麼,打拋又是什麼樣的料理呢?」

「日本大多稱為打拋飯,是把雞或豬的絞肉跟羅勒葉一起炒然後作為米飯配菜的料理。」

「原來是這樣啊……封測時期,這家店應該沒有這種料理才對……」

「老闆在正式營運開始之前到泰國去修業了吧?」

一臉嚴肅地說完不知是認真還是開玩笑的發言後,亞絲娜就輕呼一口氣。

「我受不了了。你再五秒還無法決定的話就由我來點餐吧。」

「咿,等……等一下。」

我急忙瞪着並排在菜單上的兩道料理名稱,花了四秒鐘煩惱是要選擇口味安定的海南雞飯,還是冒險選擇打拋飯後,腦袋突然浮現一個點子。

「……各點一種然後交換如何?」

結果亞絲娜回應「不錯的點子」後,就稍微壓低聲音加了一句:

「兩種都點大份的。」

 

真不愧是到泰國去修業,明女士做出來的海南雞飯與打拋飯都是無可挑剔的美味。雖然極限的空腹也多少加了一些分,但海南雞飯在封測時期只是把「水煮過的雞放到飯上」,所以味道根本不能比,首次嘗到的打拋飯也是又辣又可口。

我和亞絲娜不到三分鐘就把分享的料理一掃而空,接着大口喝下帶有香草氣味的冰紅茶,同時滿足地「呼──」一聲嘆了一口氣。

「……那個……」

「嗯?」

「你剛才說這個城鎮沒有什麼值得一提的名產,但剛才吃的已經足以稱為知名料理了吧?」

聽完亞絲娜的論點,我就邊吃邊小聲提出自己的想法。

「封測時期沒有那麼美味。怎麼說呢……只是乾巴巴的米飯上放着很柴的雞肉……」

「但怎麼說都是米飯料理吧?來到艾恩葛朗特之後,這裡應該是第一家提供像樣米飯料理的餐廳吧?」

「啊……」

聽她這麼一說,好像真的是這樣。雖然在第三層的黑暗精靈野營地曾經吃過粥,但那說起來比較像把近似麥子的穀物用牛奶煮成甜品後撒上堅果和水果乾的食物,實在不願意稱其為米飯料理。

「好像真的是這樣。不過這家店使用的米是所謂的長粒種吧?雖然也很好吃,但不是剛煮好的短粒種米飯,就不會有『吃到米了!』的感覺。」

「……明明連Khao Man Kai和打拋都不知道,為什麼知道米有分長粒種跟短粒種呢?」

被對方以狐疑的表情這麼詢問,我眨了好幾下眼睛後才回答:

「呃……應該小學去體驗種田時老師教的吧……」

「哇,真讓人羨慕。我的小學才沒有什麼體驗種田呢……曾經在田裡抓過蟲就是了。」

亞絲娜微笑着如此呢喃,不過或許是覺得說太多現實世界的事情了吧,她突然恢復嚴肅表情輕咳了一聲。

「總之真的很美味。謝謝你告訴我這麼棒的店。」

「不……不客氣。完全沒有過年的氣氛就是了。」

「已經是一月五日了,何況天氣還這麼熱。就算出現年糕湯也沒有過年的氣氛啦。」

我聳了聳肩後把冰紅茶一飲而盡,接着亞絲娜就看向窗外。由於店內相當通風,所以還算涼爽,但是剛過正午的屋外在陽光照射之下簡直就像盛夏一樣。

或許是因為封測舉行的時間是現實世界的八月吧,基本上每個樓層都是溫暖的氣候,但還不至於覺得熱到很痛苦。說不定第七層悶熱的程度也跟海南雞飯一樣升等了。如果是這樣,以布裝備為主的我與亞絲娜倒還過得去,但是全身金屬鎧甲的坦克組要攻略這個樓層應該會相當辛苦才對。另外,對於看起來不怎麼適應酷暑的黑暗精靈應該也是種煎熬。

或許是跟我想到同樣的事情吧,把視線拉回來的亞絲娜丟出一句:

「基茲梅爾沒事吧?」

「嗯……哎呀,第七層熱歸熱,還是有許多綠樹與水啊。我想不會變成第六層的乾涸河谷才對。」

我的回答讓細劍使一瞬間愣了一下,然後才皺眉表示:

「不是啦,我指的不是氣溫而是秘鑰的事情。」

「……啊……噢,是那件事啊。」

這的確是應該先擔心的事情。

我和亞絲娜站在黑暗精靈這一邊進行的「精靈戰爭活動任務」,基本構成是幫助留斯拉王國的騎士基茲梅爾逐一回收每一層封印了一把的「秘鑰」道具。第三層入手了「翡翠秘鑰」,第四層是「琉璃秘鑰」,第五層是「琥珀秘鑰」,然後第六層是「瑪瑙秘鑰」,在還剩下兩把時發生了意料之外的事件,至今為止收集的四把秘鑰,全都被敵對的墮落精靈副將軍「剝伐的凱伊薩拉」搶走了。

問題是,這樣的發展應該不是原先預定的劇本。

在死亡遊戲化的艾恩葛朗特里暗中活躍,由「黑色雨衣男」所率領的PK集團。那群傢伙不知道什麼時候跟墮落精靈聯手,幫助他們奪取秘鑰,結果封測時順利收集到的六把秘鑰就在任務進行到一半時一口氣全部失去了。由於是其他玩家介入才出現的發展,所以當然會認為並非活動任務原本的情節。

發生這個事件後就立刻在第六層跟基茲梅爾分開了。看見她愛用的軍刀被凱伊薩拉折斷,我便把作為副武器的「精靈厚實劍」交給她,由於她順利收下了,所以我相信跟她的連結應該沒有完全消失。只不過基茲梅爾必須向黑暗精靈的神官之類的報告失去秘鑰的事情經過,所以也很可能會被追究責任。

面對很擔心般依然低着頭的亞絲娜,我一邊告訴自己要盡最大可能發出堅定的聲音,一邊對着她表示:

「分開時基茲梅爾不是說過嗎?我記得是……『我是由女王陛下敘任的槐樹騎士團團員,所以只有騎士團長與陛下有權利遷責我』。所以不用擔心。只要開始這一層的活動任務就能馬上見到她了。」

「……譴責。」

「啥?」

「不是遷責而是譴責喲。懲戒失敗的意思。」

擔憂的表情逐漸變成傻眼的模樣並且做出批註之後,亞絲娜就呼出一口氣,接着筆直地看着我。

「嗯,說得也是。有時間悶悶不樂倒不如立刻開始行動。肚子也填飽了,差不多該開始第七層的攻略了。」

暫定搭檔這麼說完就越過桌子對我伸出右拳,我則是咧嘴笑着對他說:

「好,先從更新裝備開始吧。」

輕敲了一下亞絲娜的拳頭後,我跟她就迅速站了起來。

 

19 條回應

必須 註冊 為本站用戶, 登錄 後才可以發表評論!

  1. 熬夜是萬惡之源T^T2022-2-23 · 12:43

    哇這也太巧了我剛剛看完第六篇!居然就更新了!

  2. 水月2022-3-3 · 15:03

    嗚呼,好耶!

  3. 冰夢2022-3-5 · 13:13

    關於許願池投幣,向度娘查了一下,第一枚重回羅馬,第二枚遇見真愛,第三枚如願離婚。

  4. asuna2022-3-13 · 0:03

    求求你 快寫第八本

  5. Suisei☆☄2022-3-20 · 23:44

    我烤 這麼快?太強了

  6. asuna2022-3-22 · 6:10

    第八卷求求你也翻譯一下啦!!!!!

  7. 飯飯飯飯快吃飯2022-3-27 · 19:23

    嗚嗚嗚嗚也太快樂了!!他倆居然這麼早就有帶戒指的環節嗎!!感謝留斯拉之戒,感謝把戒指也收走的士兵!!翻譯辛苦惹!!

  8. 穆阿迪布2022-5-10 · 21:52

    請問有沒有epud版的啊?

  9. 舸艦迷津2022-6-25 · 23:46

    好耶!!!什麼時候有實體書呢

  10. 小馬2022-7-12 · 8:33

    實體書7-8今年內會上架嗎

    • 別搶我炮機2022-7-12 · 10:48

      看樣子不會。。。

  11. Avatar photo
    kuloma2022-8-7 · 12:45

    哎,怎麼寫得越來越慢了,啥時候能寫完75曾吶,川原老師加油啊,翻譯加油!

  12. Ulquiorra2022-9-16 · 21:24

    大夥有epud 版本的嘛?

    • Avatar photo
      31415x2022-10-16 · 20:27

      <a href="https://www.mobinovels.com/sword-art-online/" rel="nofollow ugc">https://www.mobinovels.com/sword-art-online/</a>

      只找到繁體版qaq,

      • Avatar photo
        31415x2022-10-16 · 21:33

        <a href="https://wwn.lanzouy.com/i76UP0e0170d" rel="nofollow ugc">https://wwn.lanzouy.com/i76UP0e0170d</a>
        密碼:avns

        自己拿calibre導了一下,可以湊活看一下qaq

        • Ulquiorra2022-10-27 · 10:11

          感謝大佬,謝謝謝謝謝謝謝

          • Avatar photo
            31415x2022-11-2 · 10:40

            沒事的,😜

  13. re2022-11-14 · 20:45

    啊 第10頁之後少了一頁嗎?突然從拉維克跳到基茲梅爾了

  14. rexn2022-11-19 · 19:15

    求求速更第八篇,孩子劍癮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