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典·短篇

[刀剑神域][二期BD9特典小说]Sisters’ Prayer

Heathcliff · 9月26日 · 2015年

本文为Sword Art OnlineIIBD9卷附赠的特典小说
原作:川原砾
插画:abec
翻译:青帘卷已授权


连接Medicuboid试做一号机那天的事情,仍然历历在目。

一号机是由成品的凝胶床和大型头部组件(Head Gear)简单组合而成的。卖相十分不好。各种颜色的电线垂到地板上,有数十根之多。周围还有一大堆监控设备。甚至连正式的代号名称都没有决定,只是取了“医疗用完全潜沉试验机一号”(Medical Fulldive Tester 1)的首字母,以MFT1称呼。

SAO事件的发生仅仅是三个月前的事情,而且仍然没有解决。或许是这个缘故,躺到床上的时候稍微有些害怕。但是旁边的姐姐蓝子一直握着我的手,而且负责人仓桥医生也向我保证“绝对安全,并且一点也不会痛哟”。因此强压下心中的不安,等待着那个时刻。

像头盔一样的巨大机器从上方落下,从头部开始覆盖了整张脸。我闭上眼睛,紧紧地握住姐姐的手。

“没事的,小优”。

微弱的声音传来,左手也被紧紧地反握住。随着不可思议的“咻———”的声音逐渐升高,姐姐的手的触感,凝胶床的弹力,都渐渐远去。虽然闭着眼睛,但眼前七彩的光却逐渐扩散。然后,绀野木绵季以一个崭新的身体降落在名为VR World的异世界中。

这是感染多抗药性HIV病毒引发的AIDS一年零三个月后,也就是十二岁零九个月时的事。

 

1.


“哎…!”

兰(此处汉字仍写作蓝子。之前的蓝子注音是あいこ/Aiko,而此处是ラン/Lan,应该是蓝子在虚拟世界中的化名)突然发出了这样的声音,把在山坡上正翻身打盹的优纪吓得一下跳了起来。

“怎么了,姐姐?”

“啊,抱歉把你吵醒了,小优。新闻网站上的报道把我吓了一跳。”

姐姐左手中拿着的是一块用水晶制成镶有银框的半透明薄板。这是两人正在潜行的虚拟疗养所——静谧花园(Serene Garden)为了浏览外部网络所准备的信息终端物品。

“什么什么?什么样的报道?”

兰稍微犹豫了一下,把水晶板递给了探出身子的优纪。

这是2024年5月11日的新闻。优纪刚读了标题就“哎——”的一声惊叫起来。上面用硕大的文字写着《警察厅讨论统一救出SAO受害者》。

约一万名玩家被囚禁在假想世界当中,这一空前绝后的大事件已是一年半之前的事。当初由政府牵头,探讨了各式各样在软件领域的救出方法。但是由于对如何解除主谋者设下的众多陷阱毫无头绪,只能在一旁干瞪眼。原本应该是这样的,不过…

“统一救出,到底如何做到…”

一边念叨着,优纪开始阅读报道正文。虽然没能上中学,但一直在假想空间中学习,而且原本就喜欢读书,因此读个新闻报道还是不成问题的。

“警察厅似乎在讨论把七千名生还者所佩戴的Nerve Gear由外部物理破坏…”

读到这里,又是“哎…!”的一声叫了出来。

把视线从水晶板移到姐姐身上,优纪开口问道:

“但是犯人似乎说过如果想破坏Nerve Gear的话就会瞬间通电吧?”

“不是通电,是电磁波哦”。

兰摆出一副老师的口气订正道,不过之后脸色就阴郁了下来。

“仅从这篇报道来看,从外部瞬间破坏电池的话,就能避免发出能够损伤佩戴者大脑的强力电磁波。似乎是这样…”

“嗯….”

优纪紧紧盯着报道附上的Nerve Gear的参考图片。Medicuboid试做一号机上的笨重头盔似乎就是以Nerve Gear为原型制造的,因此照片上看十分相似。

虽然现在正在使用…不,是正身处其中的试做二号机无论形状还是大小都完全不同,还是一边品味着“把使用者头部戴的VR头盔破坏掉”这种冷酷的措辞,一边再次张口问道:

“说是一瞬间破坏,但具体来说究竟怎么做?引爆或者用锤子砸烂之类的手段行不通吧。”

“是啊,大概使用精密的钻头一类的东西在外壳上开个洞,然后切断电池的正极线之类的吧。但是那个犯人的话,总觉得会背地里做了备用线路。”

“嗯…嗯…”

“而且犯人似乎在声明中讲到,如果想破坏Nerve Gear解放玩家的话,其他的玩家安全他就不保证了。也就是说想要实施这一作战的话,就必须一秒不差地同时切断七千台Nerve Gear的电路。这种事能做到么…”

“喔…听起来好难啊”

虽然这么回答,但姐姐的话早已超出优纪的理解范畴了。

一般这个时候,会一边想着姐姐果然好厉害一边停止思考。但优纪的目光再次落到了水晶板上。两人所住的医院听说也收容了SAO事件的被害者,无论如何也无法漠不关心。

“….兰姐姐,那个叫茅场的人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啊”

(译者:一声兰姐姐瞬间出戏,穿越到死神小学生片场了…)

对于优纪的问题,兰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把视线投向了前方。优纪也抬起了头,凝视着对面朦胧泛蓝的山丘曲线。

两人并肩而坐的地方,是位于广阔的静谧花园东部,名为蒂尔丘陵(Teal Hills)的地区。被绿色覆盖的丘陵绵延起伏,期间点缀着蓝色的湖泊和小村。这幅景象无论何时看都是那么美。

静谧花园于2023年9月开始运营,是一座VR疗养所,也就是为末期患者缓解痛苦的虚拟世界。其开发资源大部分都专注于展现“世界的美好”。同年6月发售的Amusphere用的几乎全都是ADV或FPS之类的。与之相对,静谧花园则不包括任何战斗要素,取而代之的是精致、多样、丰富的情景带来的体验。广阔的世界地图东部是丘陵,北部是雪原,西部是高山,南部是茂密的森林,中央则是首都,街道全部是欧洲风格。想要徒步游览世界的话大概要花上一周时间吧。

优纪与兰的双亲是去年年底相继去世的。两人的直接死因是肺炎,但同时有多种伺机感染症并发。为了缓解痛苦给他们注射了强力的镇痛剂,秋末的时候开始几乎每天都处于昏睡状态。即使这样,两人还是利用Amusphere造访过一次静谧花园。

Amusphere的体感消除机能无法彻底消去疾病带来的疼痛,因此相处的时间仅有一个小时。即使如此,从街区的广场慢慢散步到郊外草原的这一个小时,还是在优纪与兰的心中刻下了无可替代的回忆。父亲吃着女儿们做的便当,还一边不停的说真好吃,真好吃。母亲面对美丽的风景溢出了泪水,连唱了好几首姐妹最喜欢听的童谣和赞美歌。如果完全潜行技术和虚拟世界不存在的话,这样的事是绝对无法实现的。而几乎独立开发了这项技术的,便是SAO事件的犯人,那个名为茅场晶彦的男人。

不仅是与双亲的回忆。虽然优纪作为试验者而连接的Medicuboid是医疗机器制造商主导开发的,但兰在静谧花园潜行所用的设备,却是削减了电池容量并加装了限制器的Nerve Gear。可以说,两人能够像现在这样触及假想世界,还是多亏了那个世纪大罪犯。

似乎是看穿了优纪的复杂感情,兰抬起左手温柔地摸了摸优纪的背。

“这个姐姐也不知道哦。不过,小优没必要烦恼哟。总有一天Medicuboid会成为大量患者的福音。而小优正为了这个目标,作为测试者提供开发协力啊。”

“….嗯…”

点了点头,优纪把头轻轻靠在了姐姐的肩上。

虽说是姐姐,兰,或者说蓝子,其实是与优纪同一天出生的双胞胎。但自从懂事起,兰优纪就像妹妹一样依靠着兰,冲她撒娇。而兰便像姐姐一般,温柔地包容着、守护着优纪。

优纪能够成为Medicuboid的测试者,也是因为兰的强烈坚持。

Medicuboid试做机由于是精密机械,被设置在了两人所住的横滨港北综合病院无菌室之中。室内细菌和病毒都远比外部要少。也就是说,AIDS患者最为害怕的伺机感染的几率大幅减小了。

如果能作为测试者进入无菌室的话,能够存活的时间也会延长。正是理解了这一点,兰主动把机会让给了优纪。距离那时已经过了一年零三个月,住在普通病房的兰的病情正在一点点恶化。此时此刻,兰应该也能感受到Nerve Gear无法消去的对于疾病的恐惧。

仓桥医生提出让Medicuboid测试者进入无菌室的时候,本应说“我没事的,姐姐进去吧”。但优纪却没能说出口。而兰一瞬的犹豫都没有便说出了“小优进去吧”。在优纪紧咬着嘴唇的时候,兰却强势地站了出来。

微风吹起长发之际,兰大大地伸了个懒腰。两人的假想体虽然都是以照片为基础系统自动生成的,兰的假想体却惊人地再现了现实世界的风姿。身上所穿的衬衫裙也极富魅力,跟本人十分相配。

(译者:这段描写……没搞错的话兰最多才14岁吧…)

笑着朝优纪伸出手,兰用充满活力的声音说道:

“来,小优,一起去采香料吧。感觉今天能发现超稀有的种类呢。”

“…….嗯!”

点了点头,优纪紧紧地握住了姐姐的手。

虽然静谧花园没有战斗要素,但不是说除了观光便无事可做了。

最大的游戏元素就是“住宅”(Housing)。使用者在首都塞莱尼提(Serenity, 亦可译为“宁静之都”)被赋予了固定面积的土地,可以按自己的喜好设计房屋。当然,外墙的砖只能从适合街道布景的几种颜色中选择,所以造房的乐趣主要集中于内部装饰。

装饰的素材和家具可以从街区的NPC处购买成品或者订做,但必须支付名为“卡伦”的点数。卡伦这一名称似乎源于Currency(货币)的缩写。卡伦无法转让给他人,唯一的赚取手段就是“采集”。在世界地图的各处会刷新可采集的植物和矿物,也可以捕捉昆虫。把收集到的素材拿到街区的商店,就可以根据其稀有度换取相应的卡伦。除此之外,还可以将素材直接制作成各种道具,或者培育捉到的昆虫参加斗虫大赛,能做的事意外的多。

优纪和兰在塞莱尼提街区的高地上拥有一个共同的家。半年来一直进行着个性化布置,但离完成还很远。现在正为了在客厅里装个大壁炉而攒钱,总算是攒够了目标额的七成。

当然,采集作业本身出人意料的有趣,一点也不觉得辛苦。陶醉在郊外美丽的景色中,忘我地采集香料,一两个小时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

“之后还能活多久呢”——静谧花园的使用者无一例外,都在跟这样的沉重压力对抗着。所以能够让人长时间忘记恐惧的采集内容十分受欢迎。跟优纪关系很好的一位老婆婆整天都在地图上晃悠,收集了成山的素材,在塞莱尼提的上等地段建了一所四层的豪宅。

即使不用做到老婆婆那样,为了实现在壁炉上烤山芋的野心,也是一天也不能偷懒呢。

离开刚才晒太阳的山坡,两人往小池塘边自己的秘密采集点走去。优纪单手挎着篮子,随手采集着香料。

“…..啊”

优纪抬头看向发出声音的姐姐:

“怎么啦,姐姐”

优纪朝一旁的姐姐问道,但看到姐姐让她噤声的手势,就马上闭上了嘴。

兰保持着半跪的姿势,优纪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却不确定她到底发现了什么。

一步一步小心地挪到姐姐旁边,然后朝草丛对面望去的瞬间——

“…啊”

优纪也不禁小声叫了出来。

池塘边有一棵有些年份的阔叶树,树干上正停着一只闪烁着深邃蓝色的锹形虫。

(译者:这玩意到底有什么好,怎么很多作品里都有出现…)

全长大概接近10厘米了吧。头部长着两只威风堂堂的大颚,后面的胸角又长又宽。这个样子优纪曾在静谧花园的昆虫大图鉴中看到过。

“那只锹形虫,不觉得有点稀有么”

“何止是稀有,那个是皇家特里同锹形虫哟”

(译者注:特里同是希腊神话中海神波塞冬之子,海之信使,形象是人鱼。)

对于姐姐的话,优纪马上这么答道,声音中除了紧张,还透出少许吃惊。

“竟然连名字都记得呀”。

“因为,培养的好能成长为锹形虫系最强哦!”(译者:你们玩的确实不是Pokemon么…)

“…小优以前对斗虫大赛感兴趣么?”

“实…实际上非常喜欢”

两人低声交谈的时候,蓝色的锹形虫开始沿着古木的树干向上爬去。爬行的方向上有金色树汁渗出,看起来目标就是那个。

“姐姐,虫网带了么?”

“今天原本只想采集香料的,没带呢…”

“我也没有…”

静谧花园给使用者准备的道具栏相当小。想要把数个小时采集的素材全带回去的话就没有空间装多余的东西了。另外,优纪与兰是植物采集专精,对昆虫出手基本仅限于发现稀有个体的时候。当然,眼前五六米处的那只皇家特里同锹形虫稀有度简直爆表,捉到后拿去商店换钱的话买个大型壁炉绰绰有余。没理由就此收手。

“姐姐,我来试试用手捕捉吧”。

优纪小声说道。兰听到后吃惊地吸了一口气。

“小优…那个,能空手去碰么?”

——说起来即使在现实世界,姐姐也像妈妈一样非常害怕虫子。在庭院里捉了蝗虫之类的拿去给她们看,结果两人吓得呀~呀~来回乱跑。

虽然儿时的记忆的确令人怀念,优纪还是很快答道:

“这个世界的虫子既不咬人也不叮人,更不会放出不明液体,完全没事哟。在这里等我”

轻轻拍了拍兰的肩,优纪脱掉凉鞋,弯着腰开始行动。虽然对姐姐保密,实际上一个人时也偷偷去捉过虫子。捕捉稀有昆虫的铁则有三:1. 火烧也不动;2. 不要从头部方向靠近;3. 不要发出奇怪的声音。由于是在高过膝盖的草丛中移动,刮擦草丛的声音是无法避免的。优纪极力把这声音隐藏在风吹草动的声音之中,一步一步地前进。

沿着树干向上爬的超稀有锹形虫,爬到了金色树汁渗出之处便停下了。在吃食的瞬间捕捉机会最大,但根据优纪的经验,稀有昆虫的用餐时间非常短,大概15秒左右就会展翅飞走。

离树的距离还有三米,像之前一样配合着风移动的话绝对赶不上。但盲目地跑起来的话又会发出巨大的噪音,锹形虫毫无疑问也会逃走。

——怎么办。必须想个办法在不碰到草的情况下移动。一瞬间优纪的目光左右扫视,然后发现了某样东西。右侧紧邻的池塘边有几根间隔一米左右的木桩,顶部高出草丛。能跳上那里的话应该就可以不发出声音地移动了。

问题是,木桩的直径只有50厘米。只要有一点失去平衡就会倒栽进左边的草丛或右边的池塘里。而且也没有时间一步一步慎重地保持平衡了。

“只能…这么干了啊”

口中说着只有自己能听到的话,然后趁着下一阵风向旁边移动。看准时机站起来,然后奋力跃上了狭窄的木桩。

1——2——

无声地鼓起气势,从一个木桩安静地跳上另一个。总算没有摔下去,安全抵达了离树最近的木桩。就在这一瞬间,进食完毕的锹形虫展开了闪光的翅鞘和透明的后翅,嗡的一声飞了起来。而看到这的优纪——

“噢啦”

已经无需掩盖声音,优纪一口气跳了起来,尽可能地伸长右手,用指尖紧紧捏住了锹形虫长长的胸角。现实世界中,能量全开的大型甲虫被抓住后背这种事是不可想象的。但这里是假想世界,一切以用户体验(Usability)优先。

此时,稀有昆虫捕捉成功时令人振奋的效果音响起,锹形虫也收起翅膀老实了下来。

“啪嗒”一声落入草丛,然后——

“成功啦啦啦——。皇家特里同锹形虫Get——”

优纪左手握拳,兴奋地举向空中。此时兰带着八分惊讶,两分害怕的表情走了过来。

“真…真厉害呀,小优。真的徒手捉住了呢。”

“嘻嘻嘻,我也吃了一惊呢。来,姐姐要不要也拿拿看”。

优纪递出了右手中的巨大锹形虫。兰则是一边摇头一边后退,表情严肃。

“我…我就算了吧。比起这个,恭喜你小优。那只锹形虫怎么处理?卖掉么?还是养起来?”

“唔…..唔唔……”

一边念叨着,一边把被捉住角就老老实实的蓝色锹形虫放到眼前观察。盯上的时候还只想着要换取点数,但在静谧花园过上采集生活也有半年之久了,这样稀有的道具却是第一次入手。而且,仔细看着锹形虫的脸,也开始觉得骨碌碌打转的黑色复眼很可爱呢。

只是,即使在这个世界,想要饲养昆虫的话也需要饲料费以及其他的一些费用。如果能在斗虫大会中胜出的话或许能够赚回饲料钱。但看归看,自己参加的话还是会遇到各种困难。

“怎…么办呢”。

优纪与锹形虫大眼瞪小眼,陷入了沉思,而后者的大锷也嘎吱嘎吱地动着。就在此时,

“啊啊啊啊——”,巨大的悲鸣声从左侧袭来,优纪的身体反射性地倒向了右边。

“什…什么?”

兰问道。两人一起往左侧看去,发现不知何时不远处站了一个女孩。当然,是假想体。不过静谧花园不允许变更性别,容貌身姿也是基于现实的照片生成的,所以可以推测假想体跟现实的样子十分相似。

绿色的长发结成马尾辫(当然发型和发色是可以自由地进行个性化的),上身的T恤衫印有茶色系的迷彩花纹,下着多口袋的工装裤,一副昆虫猎人的样子。握着捕虫网的左手微微颤抖,女孩伸出右手食指,狠狠地指着优纪。

“那个!那个皇同(ロイトン)我追了一个小时了!”

优纪花了三秒才理解“皇同”并不是指猪肉做的那种料理,也不是指汤上的配菜,而是皇家特里同锹形虫的略称。(译者:抱歉,具有上面说的那两种意思并且发音为ロイトン的词我没找到,完全不明白川原玩的是哪个词的梗…)把右手中的锹形虫藏到身后,优纪回答道:

“明…明明是我抓到的”。

根据静谧花园的规则,不管采集的是草木、矿石还是昆虫,都归最先采集成功(Get)的人所有。“这里是我的地盘”或者“是我先发现的”这种主张是不具有效力的。穿迷彩服的女孩显然知道这一点,所以一度被噎得说不出话,但还是开口说道:

“但是,你看起来不像是昆虫猎人。也没带笼子,怎么带回去呢。”

这回轮到优纪哑口无言了。

确实,捕捉的昆虫必须放到女孩腰间挂着的那种专用虫笼中,否则就无法收入道具栏。而且用手拿着的话会使昆虫一点点的虚弱下去。虽然放入笼中喂点水和饲料的话很快就能回复,但从现在的位置前往最近的村庄最快也要二十分钟。在此期间会削减多少生命值完全不清楚。万一虫死了就追悔莫及了。优纪不去参加斗虫大赛最大的理由,就是害怕一时疏忽而失去爱虫。

把手轻轻放到沉默的优纪的左肩上,兰说道:

“….小优”

仅仅如此,优纪便明白了姐姐想说的话。把藏在身后的皇家特里同锹形虫再次拿到面前,心中说着告别的话,然后递给了昆虫猎人的女孩。

“好吧。让给你了。”

接着,马尾辫的女孩吃惊地瞪圆了眼睛。

“啊…可..可以么”

“一开始这么要求的不是你么。”

女孩苦笑着走上前,接着又慌慌张张地低下了头。

“但..但是,能够用来交换皇同的东西,我一件也没有…”

在静谧花园里,玩家之间无法以点数为中介进行交易,但在道具物品化状态进行物物交换还是可以的。然而应该没有玩家会拿着跟最稀有的昆虫等价的物品到处跑。

优纪的脸上浮现出笑容,说道:

“不必交易啦。对于这个孩子来说,能够由你这样认真对待捕虫的人来培育的话,也是幸运的事啊。”

“……”

但女孩还是没说话,刚才的威势就像是装出来的一样。表面上是自己追捕的虫被别人捉走了要找茬,实际上恐怕本人也没想过对方真的会让出来。

即使能想到这些,接下来该说什么话优纪完全不知道。幸好此时兰代替优纪,用平稳的声音建议到:

“那么作为交易,让小优决定那个孩子的名字怎么样?”

女孩的表情瞬间转晴,并且不停地点头。

“嗯,嗯。好啊,当然!名字就由你来决定!”

“哎…我吗?”

这么回答着,优纪的内心十分慌张。实话说,优纪对自己取名的品味完全没有自信。从静谧花园中的角色名就能看出来。姐姐用“蓝”字的音读“兰”作为名字。与之相对,“优纪”就是真名原本的读法。但是,在这里放弃的话之前的努力就都白费了,所以优纪拼命地转动脑筋。考虑了足足十几秒后,想出的名字是——

“那个…那么就叫“罗伊”(ロイ)怎么样….”

——这跟原来有啥不一样吗!(译者注:原文用了仙台方言)

已经做好觉悟被这样吐槽了。马尾辫的女孩却笑着点了点头。

“不错呢。我也喜欢这种简单的名字!那么就把那孩子登记为‘罗伊’了!”

“嗯!”

优纪点点头,心中说着“要保重哟”,与锹形虫做出告别,郑重地递给了女孩。

女孩几乎是双手捧着接了过来,似乎因为过于激动,紧盯着品蓝色的光泽看了好一阵。(译者注:品蓝色,即Royal Blue,指混合淡红色的深蓝色,也称“皇家蓝”)最终还是用谨慎的手法放入了腰间的虫笼之中。接着调出操作窗口,将整个笼子收进了道具栏。这样一来锹形虫的生命值应该就不会减少了。

把地上的虫网拾起来放回道具栏,女孩站直身体,深深地鞠了一躬。

“——十分感谢你能让给我。这是我来到这里后一直在寻找的昆虫。真的非常非常开心。”

“这里”指的并不是蒂尔丘陵,而是静谧花园这所VR疗养院。优纪觉察到了这一点,坦然地问道:

“来这里多久了?”

“运营开始后马上就来了,已经八个月了吧。啊,不好,我还没说自己的名字呢。初次见面,我叫梅丽达。请多关照!”

“我叫优纪!请多指教!”

接着兰也握住梅丽达的手。

“我叫兰,是优纪的姐姐。请多关照,梅丽达小姐。”

“叫我梅丽达就行了。大概我比你们两个年龄要稍大一点吧。很高兴认识你们,之后大家要好好相…处….”

梅丽达的声音突然开始颤抖,然后断绝。

随着绿色的马尾摇动,梅丽达的身体也突然倾倒。优纪慌忙用双手撑住她。

移动到锹形虫“罗伊”待过的那棵树的树荫里,坐在草地上,梅丽达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眨了几次眼,梅丽达注意到了优纪和兰关切的表情,害怕似地缩了缩脖子。

“…对不起。可能是感于优纪把罗伊让给我,一下子有些兴奋过头了。”

嘿嘿,梅丽达笑着。优纪也配合地露出微笑,但仍无法抑制担心。

在静谧花园中,使用者不会被公式化地称为“玩家”,甚至连“使用者”这样的称呼也倾向于回避。原因就在于大家来这个世界不是为了玩。

VR疗养所的作用就是缓和护理——缓和疾病带来的痛苦与艰辛,提高生活质量。利用者无一例外是重病患者。原本就是不利用住院处的医疗设施的话连登陆都做不到。也就是说,梅丽达是从日本某处的病院潜行进入这个世界的。

梅丽达所患疾病的具体名字并不清楚。但是,虚拟世界中的假想体不会因为简单的头晕或者贫血而倒下。一旦发生这种状况,就说明是与Amusphere相连的大脑发病。

当然,发生真正严重的状况时Amusphere会自动切断,假想体也会消失。像这样意识马上恢复,就像梅丽达自己说的那样,一般不会马上发展成严重事态。但是另一方面,梅丽达的冷静更加深了优纪的担忧。她已经习惯了,也就是说,这是经常发生的事。

似乎是通过背上的手感受到了优纪的内心想法,梅丽达又笑了起来。

“哈,真的,没事的。稍微坐一会儿马上就好了。…看,已经完全没事了。”

气势十足地坐起身,然后利用反作用力一下子站了起来。看这流畅的动作,真不愧是资历最老的玩家。但是仔细想来,运营之初便来到静谧花园,不就意味着需要缓和护理的状况已经持续了如此之久了么。

虽然担心梅丽达的病情,优纪还是站了起来。之后梅丽达后退了一步,再次凝视着优纪。

“怎…怎么啦?”

果然跟姐姐配套的连衣裙不合适吧,优纪缩了缩脖子。梅丽达则露出爽朗的笑容说道:

“抱歉抱歉,不该这么盯着你看。那条连衣裙很可爱呀,只是看起来不像昆虫猎人的装束,很难想象你竟然能捉到皇家特里同锹形虫。那只锹形虫可是听到一点脚步声就会马上逃走的啊。穿着那条连衣裙到底是怎么在草丛中安静地移动的啊?”

“那个…”

是怎么做到的来着?优纪歪着头回想的时候,兰已经轻笑着答道:

“小优不是在草丛中移动的,而是在池边的木桩上跳过去的啊。啪嗒啪嗒地从一个跳到另一个”。

“啊,就是这样”。

仅仅十几分钟前的行动就忘得一干二净,优纪不好意思的嘿嘿笑着。梅丽达反而收起了笑容,“哎——”地叫了一声。

“在狭窄的木桩上面?优纪酱能够做到这种事吗?”

“嗯,嗯…嘛。另外叫我优纪就行了!”

“那,那么,优纪…能单脚站在那里让我看看么?”

“哎?嗯….”

完全不明白梅丽达的意图,但优纪还是带着疑惑照着做了。弯起左腿,仅靠右腿站在地上。微微张开双手维持平衡,优纪朝美利达说道:

“在这个世界中肌肉不会劳累,因此一只脚可以站好久。姐姐也做得到吧?”

“不…不知道,还没试过…”

兰一副没什么自信的表情,像优纪一般试着单腿站立。最初有些摇晃,但身体很快就稳定了下来。

小学四年级被迫转校前,优纪和兰都是正常在学校上体育课。由于是双胞胎,两人的身高发育基本一致。但不知何时起,无论是跑步速度还是球技,甚至包括考试分数,都是兰稍胜一线。优纪背地里也是相当不甘心。

至少在假想世界的单腿站对决中赢给你看!优纪内心做出决定,继续维持着平衡。然而仅仅过了一分钟,梅丽达就突然大声拍手叫道:

“优纪和兰都好~厉害啊!在这边第一次见到能单腿站这么久的人!”

姐妹二人正觉得这话似乎有些夸张了,梅丽达急切地合上双手,说道:

“FC数值这么高的话,明明能够成为超厉害的昆虫猎人的!呐,现在也不晚,不考虑转职成猎人么?我会手把手教你们的!”

面对喋喋不休的梅丽达,兰保持单腿站立的姿势,抬起双手“嘛嘛”应了一声,然后用温柔的声音问道:

“首先,梅丽达,FC是什么?”

“我也想知道”

两人一起侧过头来。梅丽达站在她们面前,像是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一样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说明:

“抱歉,说的太快了…我老是这样。那个,FC指的是Fulldive Conformation…也就是与假想世界的适合度,而单腿站立是最简单的测试方法。这边的平衡感觉和重力感觉跟现实世界有些微妙的差异,所以无法很好调整的人是很难长时间单腿站立的。我自认也积累了相当长的潜行时间了,但40秒左右就是极限。”

“是…是这样啊”

惊讶于梅丽达竟有这么多关于完全潜行的知识,优纪低头看了看自己接触地面的右脚。确实,记得最初使用试做一号机时有点与现实世界不同的感觉,还因此有些迷惑,但眼前多姿多彩的假想世界实在让人兴奋,又跑又跳之间便适应了。兰姐姐应该也没说过感觉有什么不同。

“…也就是说那个FC存在个体间的差异?”

优纪漫不经心地问道,而梅丽达认真地点了点头。

“是啊。最初的连接测试中,也有人被判定为FNC…完全潜行不适应者哦,虽然不是很多。好不容易花高价买了Ner…Amusphere,却听到这种话的话可是很打击人啊。嘛,不过现在在购买之前允许试用的商店也在增多就是了。”

“嗯…”

虽是后知后觉,但自己和姐姐不是那种FNC实在是让人松口气。与此同时,优纪还有一种淡淡的罪恶感。不仅是现在使用的Medicuboid二号机,连兰的改装版Nerve Gear都是医院为二人准备的。虽然仓桥医生说考虑到二人得病的原委,这种程度根本不足以减轻罪孽。(译者注:这里应该指第七卷中提到的医院错把HIV携带者的血液输给优纪母亲的事)但是像这样在静谧花园中与其他玩家交流时,还是会不自觉地想到,如果不是医院花高价给买了两台Amusphere,自己与姐姐根本无法一起来到这个地方。

啊——这样想来,先不说运动神经出色的姐姐,自己能这样单脚站立长达数分钟,可能是多亏了有与Amusphere相比可以说更加高端的Medicuboid。

一想到这,优纪突然觉得无法接着与兰斗气了,想要放下腿。

但是就在此时,

“啊——,已经极限了!”

兰这样叫着,把一直抱着的右腿放回了草地。

“哇,你做什么啊姐姐!”

“脚先接触地面的是小优,所以单腿站比赛是我赢了哟!”

“哇,好狡猾!我本来还能坚持的!”

把几秒前的心情忘到九霄云外,优纪马上回嘴。梅丽达则把眼瞪得圆圆的,突然爽朗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你们两个感情真好啊。真好呐,我以前也想要个姐姐或妹妹呢…“

说到这,梅丽达脸上的笑容消失,整个人沉默了下来。看来是想到了姐妹一起参加VR疗养所究竟意味着什么。

别放在心上,优纪本想这么说,但完全说不出口。此时兰代替优纪用明快的声音说道:

“梅丽达应该会是一个好姐姐哦。人又帅,知道的又多。”

兰站了起来,又一把拉起了优纪,接着说道:

“梅丽达似乎对完全潜行游戏很了解啊,静谧花园之外还在玩别的游戏么?”

“不,现在主要就是玩静园(セリが),捕虫育虫都很忙的”

梅丽达再次露出笑容,答道。但那笑容中多少带了一丝阴影。

“静园之前倒是玩过一个游戏。但是正式运营开始之前诊断出了疾病,结果错过了。”

“喔——是什么游戏?”

优纪并不知晓其他VR世界,因此兴致勃勃地问道。然而梅丽达却露出一个似是包含着寂寥的笑容,转而问起了其他事。

“你们两人,还有时间么?”

飞快地瞥了一眼视野右下方显示的时间,现在是下午三点半。离六点的晚餐还有一段时间,而且今天两人都没有检查和面谈的安排。

“还能再待两个小时左右。”

优纪答道。然后昆虫猎人的女孩点了点头。

“那么,接下来要不要去村子里边喝茶边聊?”

6 条回应
  1. Sirius🌟2019-7-3 · 18:48

    Yuuki forever

  2. 渊墨2020-1-13 · 17:27

    优纪进入妖精游戏的原因,优纪叫亚丝娜“姐姐”的原因,优纪姐姐为何消失了的原因……在这里,全都交代了出来!!!

  3. 渊墨2020-1-13 · 17:40

    “…不正面冲突一番,是传达不了呢。”
    (译者注:这是第七卷中优纪对亚丝娜说的原句…)

    原来如此呀!原来是这样的……

  4. alzer2020-8-27 · 10:45

    仅有的两张插画都404了。希望能补一下。

    • Heathcliff2020-9-2 · 9:01

      已更新。

  5. 佐倉鏡2020-9-4 · 15:52

    滿滿的胃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