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典·短篇

[刀剑神域][二期BD9特典小说]Sisters’ Prayer

Heathcliff · 9月26日 · 2015年

3.
在静谧花园的世界中,首都塞莱尼提之外,东西南北还各有一个街区或村庄。位于东部蒂尔丘陵之中的,是一座名为罗伊特(ロイテ)的村子。其中央广场上设置有传送门(Teleport Gate),可以瞬间移动到首都。
梅丽达走在优纪和兰身前,穿过村庄大门时转头问道:
“你们两个,喜欢可丽饼还是冰激凌?”
“可丽饼”两人立刻答道,声音完全一致。梅丽达瞪圆了眼睛。
“哦,答得真快啊。”
“嘿嘿嘿”
优纪笑着,飞快地与姐姐交换了一下视线。可丽饼是去世的母亲擅长做的点心。薄饼烤成黄褐色,轻飘飘的,然后卷上奶油或水果,就成了泡芙可丽饼。卷上芝士和火腿就成了咸味的沙拉可丽饼。还有把薄饼折叠,浸入橘子味的温热酱汁中做成的鲜橙班戟。全部都超级喜欢,每天都想吃。住院之后也每隔一段时间就去医院的咖啡厅吃可丽饼。味道还算不错,只是跟妈妈亲手做的没法相比。然而进入无菌室后连医院的可丽饼也吃不到了。
另一方面,兰吃的仍然是普通的医院伙食,也有机会去咖啡厅。但她只会陪着优纪在假想世界中吃可丽饼。优纪曾向她抱怨过不要介意,在现实世界也去吃吧。结果兰回答“一个人吃就不会觉得好吃啦”,只得作罢。
这些事情没有必要告诉梅丽达。但就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梅丽达气势满满地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自己穿迷彩服的胸脯。
“好——的,那我就带你们去一家隐秘的可丽饼店吧。”
“哎…这个村子中除了广场周围的餐厅之外,还有那种店吗?”
对于兰的提问,梅丽达只是得意地一笑,接着向前走去。
罗伊特村建在一座略微隆起的山丘上,周围房子的砖墙总让人想起阿尔卑斯的山村。(译者注:现实中的确有名为罗伊特的小镇,位于奥地利,紧邻阿尔卑斯山脉,是小有名气的观光地。)几人一边四处眺望,一边沿着石板铺就的主街向上攀登。静谧花园的最大连接数只有一千,考虑到全国各地疗养院的患者加起来恐怕要超过三万人,因此还远不能说普及。然而,这个世界中街区和村庄的数量总共只有五个,因此走在主街上擦肩而过的玩家意外的多。
但是梅丽达却离开了聚集了形形色色店铺的大街,踏入了迷宫般的小巷。用利落的步伐左拐右拐,一直向前走。
静谧花园中没有显示详细地图的功能。所以能够这样毫不犹豫地前进,应该不仅仅是完全掌握了罗伊特复杂的地形,而是适应了假想世界本身。梅丽达在静谧花园之前玩的游戏到底是什么,优纪的兴趣再次被勾了起来。就这样走着走着,几乎完全迷失方位的时候,眼前却豁然开朗。
小丘西侧的山坡上,一个半圆形的小露台向外突出,将沐浴在午后阳光中闪闪发亮的草原尽收眼底。草原另一边的海岸线呈峡湾状,绵延泛蓝。那里即是世界的尽头。
露台上仅摆着一张带遮阳伞的桌子,里面是一家简约的咖啡馆,甜甜的香气正从中飘来。
“运气不错,外面的桌子还空着。”
笑着转过头,梅丽达绕回两人背后,把她们按到椅子上。从这里能够看到远处的草原。自己也在对面坐下,梅丽达把桌上的菜单推到二人眼前。
“这里是罗伊特村里我最喜欢的一家店。今天我请客,随便点!”
优纪和兰之前一直沉醉在眼前的壮丽景色之中,此刻同时收回视线,连忙摇头。
“怎么能这样。已经告诉我们这么棒的一家店了,在此之上哪里还能让你请客…”
兰慌慌张张地要站起来,梅丽达打了个手势让她坐下。
“说什——么话。仅仅是这里的可丽饼怎能比得上皇家特里同锹形虫。至少让我请你们一顿吧!”
“…那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兰再次坐下的时候,优纪的视线已经完全被软木质的菜单吸引住了。
因为是假想世界,店里的冷藏库可以说容量无限大。菜单上的条目也多的惊人。上面提示说共有5种饼,10种奶油,20种水果,30种酱汁,50种添料。这些都可以自由选择。也就是说组合几乎是无限的。
“好厉害…可是这样一来就决定不了了啊…”
优纪没出息地说道。兰的声音却马上朗朗传来:
“那么,饼的话我就要‘宁静的蜂蜜’,奶油要‘搅拌生奶油’,水果要‘红宝石草莓’和‘爽口中国橘’,酱汁要‘粘糊糊的巧克力’,然后添料要‘新鲜的阿月浑子树果实’和‘碎牛奶糖’!”
(译者:………这串中二的食物名我真的尽力了。有不准确的地方请无视…)
“…………………”
优纪哑然望着姐姐,此时菜单已经变成了触摸板,在兰手上来回翻动着。对面的梅丽达也睁大了眼睛。虽然不如姐姐的地方有山一样多,但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这种决断力。至今为止,优纪还基本没有见过兰为了什么事犹豫不决的场景。
兰结束了选择,抬头问道:
“小优要什么?”
“……跟姐姐一样”
心里举起了白旗,梅丽达也趁势接道:“那我也一样”。
兰点了点头,在数量的地方输入了3.
“那就不客气了,今天你请。”
说着把菜单递给了梅丽达。梅丽达接过来,按下下单键,支付了三人份的卡伦。仅仅十秒之后,就有NPC的女招待从店铺中走出,端上来三个盘子。
盘子里盛的可丽饼仍然是通常的三角锥形,只是比预想的大不少。淡黄色的饼中,奶油和水果奢华地涌了出来。上面的酱汁和添料闪闪发光。
“哇,看起来好好吃!”
优纪叫道。双手在胸前合十,做了个简单的祈祷动作,然后就用两只手把可丽饼捧了起来。现实世界的话,这样的东西想要完整地吃进去恐怕是极为艰巨的工作,但在这里,只要双手不离开,奶油或水果掉到衣服上这种悲剧是不会发生的。
“我开动——了!”
优纪与兰异口同声地唱和,然后把嘴张大到极限一口咬下。湿润的薄饼畅快地破裂,里面轻飘飘的奶油和大粒的草莓一口气涌了出来。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对于吃数据构成的食物还有相当的违和感,但之后很快就适应了。想要和现实世界中一样撕咬咀嚼、品尝味道的话还需要一点诀窍,但只要闭上眼睛,舌头不动,用一定力气咬下的话,基本就不会发生“感觉的偏差”了。
薄饼、奶油和草莓在口中一起融化、混合,再落入喉中。待感觉消失之后,优纪“啪”地睁开眼睛叫道:
“梅丽达,这个可丽饼,真的超——好吃啊!跟转移门广场那家店完全不同!”
然后,这位刚刚认识的朋友露出发自心底的笑容:
“对吧!估计是数据量太过庞大了,所以才设在没什么人会来的地方。从最初发现这家店开始,到能够径直找来,路上不迷路,可是花了不少功夫的!兰觉得怎么样,喜欢么?”
兰的可丽饼已经吃的只剩三口了,被问到后抬起头来,深深点了点头:
“决定了。在把这家店的可丽饼全制霸之前,我会一直来的”
“啊哈哈,虽然很困难,不过加油啊!我来这里半年了,也只尝试过一半的组合。”
“那下次要告诉我推荐的组合哦”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着的时候,优纪眼前的可丽饼的庞大体积也在持续减小。要说比母亲做的还好吃的话,很遗憾,还不至于。因为那种可丽饼是地球上哪里都不存在的。但是,与这个世界中偶然相遇,刚刚成为朋友的女孩一起吃东西,这让人感到原本味觉数据数倍的美味。
在发病之前,也就是还在上小学的时候,优纪也有很多关系要好的朋友。每天都期待着学校用餐时间把课桌并在一起,与大家吵着聊着,吃着相同菜式的配餐。
然而,这份乐趣,在优纪是HIV携带者的谣言传开后便不复存在了。再没有同学愿意把桌子并过来。优纪每天只能一人坐在教室的角落里孤独地吃着配餐。最喜欢的猪肉咖喱、粉丝汤和牛奶布丁,也都变得完全没了味道。
说起来,与“朋友”一起吃东西,住院后这是第一次。即便两手拿着的是虚拟的可丽饼,即便连对方真实的姓名和相貌也不知道,即便场所是异世界的开放咖啡馆,即便如此,现在使得优纪胸口揪紧的辛酸与温暖,也是真实的。
“……优纪”
突然听到梅丽达叫了自己一声,优纪睁开了双眼,才发现自己吃着可丽饼却流出了眼泪。慌忙把吃了一半的饼放回盘子,用双手擦着眼睛。但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似乎记得兰以前说过,因为在假想世界感情表达过剩,想要忍住眼泪是很困难的。
“没…没事。只是有点…有点…”
优纪一边小声说着,一边擦着眼泪。这时旁边的兰温柔地拍起了优纪的背。可能是小时候被安抚形成的条件反射,优纪的泪水终于止住了。
“…对不起梅丽达,突然哭了起来。可丽饼实在太好吃了,那个,太高兴了所以…”
总算是挤出了一个笑容。梅丽达也露出微笑,但表情像是忍住了什么一般。把最后一片可丽饼放入嘴中吞下,长呼了一口气。
“……在不久前,我也是经常一个人哭呢。不,即使是现在,想起来还是会很悲伤。悲哀,后悔,郁闷,想要像婴儿一样哭出来。”
静静地说着这些,梅丽达把视线投向另一边的草原。不知何时,太阳的颜色变得相当深浓,把广袤的草原染成了金色。
“……‘想起来’,指的是来静谧花园之前玩的游戏么?”
对于兰的提问,深绿色的马尾轻轻晃动了一下。
“嗯。仅仅玩了一个月的时间。而且不是正式运营,只是内测(Beta test)。那是2022年八月,也就是静园开始运营前一年多。我戴上了Nerve Gear,而不是Amusphere,成为了世界第一个VRMMO-RPG的玩家…”
这些话经历了少许的延迟才被优纪的意识接受。脑中浮现出了开始采集香料之前,姐姐给看的那篇报道。操着略带嘶哑的声音,优纪小声说出了那个名字:
“Sword Art Online…?”
梅丽达轻轻地,却又切实地点了点头。之前苦涩的微笑还挂在脸上。
“没错。我是SAO的内测者,而且还加入了一个中等规模的公会。当时真是开心啊…。一个月的内测一眨眼就结束了。最后一天大家约定,11月正式运营时绝对要再见面。但是,之后马上就在脑中查出了肿瘤。这可不是玩游戏的时候了,所以取走了我的Nerve Gear。”
“…但是…那样的话…”
“嗯。多亏了肿瘤,我没被困在那个死亡游戏中。这可是救命的肿瘤啊,肯定能很快治好的——父母和医生都这么说。但是世上的事可不是都那么简单。我的脑肿瘤长在了不能动手术的地方。所以只能用化学疗法和放射线持续治疗。然而基本没有作用啊。已经过了一年半了呢。”
梅丽达呵呵笑着,像是要探索自己的脑袋一样,用手在太阳穴附近抚摸着。这次不仅是优纪,兰也没能立即想出合适的话回答。
梅丽达曾在捕捉锹形虫的那棵树旁边晕倒过,果然是因为有脑部疾病。恶性肿瘤,即所谓的癌症,这种病跟优纪两人倒也不是毫无关系。AIDS发病后免疫力下降,血液中淋巴细胞癌化的危险性也随之增高。虽然目前为止优纪和兰的定期检查还没查出过肿瘤,但即使进入无菌室也无法防止细胞肿瘤化。
梅丽达放下手,把身体倚到椅子的靠背上,抬头看着蓝色与淡黄色混杂的天空,继续说道:
“…虽然绝对无法跟父母说,不过最近我总是想,与其这样死于肿瘤,或许还不如被关在SAO…艾因格朗特中,在那里与公会的大家一起战斗…”
“……………!”
优纪和兰一起屏住了呼吸。“艾因格朗特”就是Sword Art Online的舞台,那座漂浮在空中的巨大浮游城的名字。正式运营后约一万人被困其中,被设置了绝对无法登出,HP被削减为0玩家自身也会死亡的规则。之后的一年半中,已经出现了3000人的死者。恐怕是全日本,不,全世界历史上单人引发的事件中死亡人数最多的了。
为什么自己希望参加这么恐怖的游戏——但这句话无法对梅丽达说出口。
恶性肿瘤的五年生存率大概是平均30%的程度。粗略地说,五年内70%的患者都会去世,远远超过SAO的三成死亡率。
“…是啊”
兰轻轻地说道。优纪吃了一惊,向旁边看去。姐姐的侧脸像往常一样平稳。只是,深蓝色瞳孔中的光芒增加了一点。
“如果我经历过Sword Art Online的内测的话,可能会跟梅丽达考虑同样的事情。疾病这种东西只能忍受,但怪物是可以靠自己的力量与之战斗的。”
梅丽达听到这个似乎吃了一惊,两眼睁大,接着视线又落到了桌子上的空盘子上。盘子里刚才还盛着满是奶油的可丽饼。现在却仍然光洁如新,像假的一样。
“……嗯。与其在医院的病床上无声无息地死掉,还不如现在跳入SAO,为了某人战死。那样的话或许还能找到我活着的意义…”
啪嗒。微小的声音响起,一滴透明的水珠落到了白色的盘子上。渐渐倾斜的太阳光照射到水珠上,一瞬间发出美丽的光辉,又如梦幻般地消失。
活着的意义。
这句话深深扎入了优纪的内心。
虽然跟去世的双亲以及姐姐都没有说过,但优纪从很久以前就不停地考虑一个问题。自己到底为什么活着。让父亲和母亲痛苦,让学校的老师和朋友困扰,成年之前就会死去,不留下任何东西。这样的自己,如今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优纪还没有找到答案。很有可能,直到生命的最后的一刻也不会找到。但是对于梅丽达的话优纪也无法点头赞同。胸中涌上来的情绪无论如何也想要用语言表达出来,所以一遍又一遍地吸气。此时兰伸出手温柔地抚摸了一下优纪的后背。一下子,洪亮的声音从优纪的口中脱出:
“不行呀,不行呀,梅丽达!做出那样的事的话,就再也无法与父亲母亲见面了。不要让他们伤心啊…因为…因为…”
梅丽达和父母无论何时都可以见面的啊,跟我和姐姐不同。这句话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梅丽达看样子似乎已经明白了。抬起泪水沾湿的脸,用大大的眼睛盯着优纪看了许久,然后嘴角浮现出一个微笑,点了点头。
“…嗯…是啊。抱歉,优纪、兰,说了些奇怪的话。”
像刚才的优纪一样,梅丽达用双手来回擦着脸颊,把眼泪抹掉,然后咧开嘴绽放出一个笑容,用轻快的声音接着说道:
“没事的!我之后还有目标呢。要好好培育罗伊,在下次的斗虫大赛·终极联赛(Ultimate Tournament)中获胜。而且,现实的说,现在也无法前往艾因格朗特了。毕竟SAO只能在Nerve Gear上运行,而且能够连接的IP也被限定为现玩家的地址。”
说起来,除了事件被害者正在使用的那些,其余的Nerve Gear全都被强制回收了。之后也没听说过有谁自愿登入SAO。长舒了一口气,优纪也露出笑容。
“联赛我也会去加油的,绝对要赢哦!”
“交给我吧!”
梅丽达咚咚地拍着自己的胸膛。伸了个大懒腰,接着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
“对啦,优纪和兰也在玩其他的VR游戏么?”
优纪刚刚把剩下的可丽饼一下塞进嘴里,所以兰代替她说道:
“不,我们一开始就是在这里”
“哎——真浪费。明明可以单腿站那么久!我觉得动作系的游戏的话,无论什么你们都能大展拳脚呢…”
听到这句话,优纪和姐姐对视了一眼。
这一年中,针对Amusphere开发的VR游戏陆续发售,对此两人也略有耳闻。与静谧花园几乎同时期投入运营的MMORPG游戏Alfheim Online,听说能够让人变作妖精在天上飞舞,这一概念使其大受欢迎。其他还有与僵尸战斗的恐怖射击类(Horror Shooting),探索遗迹的动作冒险类(Action Adventure)等常见类型的游戏也在不断涌现。
但是,至今甚至还没有和兰讨论过去玩别的游戏。理由恐怕在于,使用Medicuboid“单纯玩耍”总有种莫名的罪恶感。恐怕兰也有类似的想法,因为使用的是无偿提供的改装版Nerve Gear。
优纪还在为怎么把这些向梅丽达说明而烦恼,兰已经微笑着接到:
“这么夸我们是很高兴啦,不过Amusphere上的软件都相当贵吧?凭我们的零用钱是买不起的啊”
说起来这也算是事实。双亲过世一段时间之后,两人商量后决定削减零用钱的金额,把双亲留下的遗产尽可能地捐赠给非营利性组织(NPO),以帮助患有难治疾病的儿童。所以也就顾不上买价格接近一万日元的游戏软件了。
然而梅丽达眨了下眼睛,接着使劲摇了摇头。
“啊,那没关系哦!现在也有一些游戏是客户端(Client)免费,靠道具收费哟”
(译者:听着就坑爹….)
“哎——也就是说游戏软件本体是白给的啦….!?”
对于对方吃惊的询问,梅丽达这次则是使劲地点了点头。
“Ye—s!只要下载安装之后就能玩了。虽然想买辅助道具或者帅气的装备的话就需要钱,但我完全没花过钱哦”
“喔…..是什么样的游戏?”
兰意外地用感兴趣的口吻问道。梅丽达则摆了一个在左腰附近握住什么的姿势,然后猛地朝桌上伸出右手。
“是一款叫做‘飞鸟帝国’(Asuka Empire)的和风MMO,虽然最近没怎么玩。在里面可以扮演武士、忍者或者巫女来战斗。风景跟静谧花园也完全不同…有大的不得了的城池,超漂亮的神社,总之很有趣啦”
“…战斗…”
优纪无意识地小声重复道。
本身是游戏,有战斗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在假想世界用剑、枪之类的武器与其他玩家对战,总觉得让人发憷。跟屏幕上的角色不同,对手虽是假想体,同时也是真正的人类啊。知道了这一点,优纪不觉得自己能真的去砍杀,去射击,去殴打。
但是此时,兰再次吐出了意想之外的话。
“听起来很有趣啊,真的。”
“对吧!”
梅丽达眼睛闪闪发光,激动地隔着桌子探出身子。
“那个,可以的话要不要来飞鸟看看啊?我带你们参观啦!”
“是啊…”
“穿上巫女和武士的装备我给你们拍照!你们两个都超级适合哦!”
“是啊…”
“之后无论豆沙水果粉、年糕小豆汤还是蕨菜糕都随意吃哦!”
“………….!!”
噗,兰的肩抖动了一下,这没逃过优纪的眼睛。放入年糕的小豆汤是姐姐除了妈妈亲手做的可丽饼之外最喜欢的东西,可是不仅是静谧花园里,在医院的咖啡厅都没法吃到。为了拯救夹在玩游戏的罪恶感,对异世界的憧憬,和豆馅的诱惑之间的姐姐,优纪下定决心叫道:
“难得梅丽达邀请我们,就去看看吧,姐姐!医生肯定也会允许的啦!”
兰带着少许惊讶的表情看了眼优纪,然后罕见的露出一个百分之百的笑容,点了点头。
“是啊…去看看吧!”
“太好了!”
梅丽达大声拍了一下手,然后抬头瞥了一眼天色。
“今天….看来是不行了。我会把飞鸟帝国的安装方法用邮件发到你们静园账号上的。明天下午一点怎么样?”
“嗯,可以哦”
兰点了点头。马尾辫微微抖了一下,梅丽达气势满满地站了起来,伸出左右手。
“优纪、兰,能和你们成为朋友真的好开心。今后也请多指教了哦!”
感受到炽热的视线和言语,优纪和姐姐一同站起来,紧紧地握住了许久不曾交到的朋友的手。
4.
第二天(五月十二日)是个星期日。
由于不接受外来门诊,整个医院感觉比平时稍微安静些。当然,也就只有为了检查或者洗澡从Medicuboid中走出来时才能感觉到。
优纪无法使用感染风险较高的公共浴室,所以在紧邻无菌室的灭菌室里专门设置了胶囊式的特殊洗浴装置。浴槽部分非常窄,所以与其说是浴缸,感觉更像是洗衣机。即使如此,能够用热水洗一下头发和身体还是很舒服的。
静谧花园里有超巨大的澡堂,或者应该说温泉度假村一样的地方。但热水的感觉毕竟跟现实有差异。而且虽然只是假想体,但在别人面前裸体果然还是有抵触情绪。虽然总是被兰嘲笑说你太敏感了。
星期日上午的入浴时间结束之后,一身清爽的优纪先是全身灭菌,然后换上了代替睡衣的检查衣,最后回到无菌室中,躺回了Medicuboid试作二号机的高密度凝胶床上。与被称作MFT1的一号机相比,二号机有一个正式的名称,就是把医疗(Medical)和立方体(Cuboid)两个单词组合了起来。正如其名字所示,本体部分是个巨大的箱子形状。现在还在开发中的三号机据说更加巨大,但优纪还有没有机会看到还不好说。
优纪保持躺着的姿势,漫无边际地想着这些的时候,脑中响起了一个微小的声音——
那样的话或许还能找到我活着的意义…
静谧花园的高龄玩家中,大多都因为能如愿进入VR世界而精神得吓人,但偶尔还是能听到一些消极的话。
——反正是治不好了,不如现在就死了吧。
——也没什么好事会发生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每当遇到这样的老人家,兰都会拼命鼓励他们,让他们打起精神。但优纪却无法像姐姐那样。因为自己心中也有类似的虚无感。
直到半年前,优纪还因为不想让父母伤心而努力着。不管如何辛苦,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在父母面前就精神十足。想让最喜欢的爸爸妈妈露出笑容,所以觉得什么都能忍下。可是现在父母已经不在了。
现在,最爱的姐姐还能时刻陪在身边。让优纪伤心的事,兰绝对不会说也不会做。只是——如果,假如,万一,兰也抛下自己随双亲而去的话,那之后还要活下去的理由,优纪实在是想不到了。
不,兰是不会丢下优纪一个人的。只要优纪还活着,兰就绝不会死。反过来也一样。算了,难得梅丽达介绍了新游戏,可不能一脸阴郁地去见她。
VRMMO游戏《飞鸟帝国》的客户端在得到了仓桥医生的许可后便安装上了,角色也创建好了。不过医生一再叮嘱优纪不要向别人透露自己是Medicuboid的测试者。优纪确认了下时间,然后把头放到靠枕里,手动降下了头盔部分。
闭上眼睛,耳边响起了咻——的机械声,然后优纪喊出了Nerve Gear和Amusphere唯一共通的完全潜沉开始指令——
“….Link Start!”
在应用启动界面里,没有像往常一样开启静谧花园,而是选择了新追加的飞鸟帝国的图标。然后优纪的意识就落入了数据构成的黑暗中。一个光圈从脚下的方向接近,在穿过的瞬间,视野就亮了起来。两脚触到地面的同时眨了下眼睛,优纪抬起头,风雅的色彩便映入眼帘。
赤红,黄色,朱红,橙色。无数的树木围绕着方形的空间,色彩鲜艳的树叶随着微风轻轻摇晃。
天空是带着透明感的蓝色,地面被白色的玉砂利覆盖。脚踩上去会发出轻快的咔嚓咔嚓的声音。前方耸立着一座巨大的鸟居,红漆的颜色比红叶还深。砂利铺就的参道延伸到远方。
“确实,这与静谧花园完全不同呢。”
听到声音,优纪赶忙向旁边望去,看到旁边站着一个身着和服的女孩,和服的设计虽然简约但仍显可爱。容貌虽然跟现实世界和静谧花园中的有微妙的差异,但是根据发型、声音和气质还是立即就明白了这是兰。周围没有别的玩家的身影。
和服的样式与自己的相同,只是颜色稍有差异。优纪确认着这些,点了点头。
“总有种典型的和风感觉呢”
“确实。姐姐可以相当期待的啊。”
“小豆汤,对吧?”
“当然”
两人悠闲地交谈时,从鸟居的方向传来哒哒哒的轻快脚步声。只见一个女孩用大幅前倾的姿势跑来,脑后飘着一根长长的马尾辫。
女孩穿过鸟居后高高地跳起,在空中骨碌碌地翻了几个筋斗,落到了二人面前。
“噢!”
优纪和兰连忙鼓掌。眼前的女孩穿着忍者一样的浅草色紧身装束,用戏中的动作行了一礼。视线停留了一会儿后,女孩脑袋上浮现出【Merida】这一角色名。这是静谧花园中没有的功能。
“久等了!欢迎来到飞鸟帝国!”
梅丽达抬起头来看向两人。然后像是有感于二人与昨日相比更显精悍的形象,稍稍仰了下身子。
“优纪和兰都很擅长创建角色啊!超可爱呀,而且跟静谧花园中的假想体很接近啊。”
“是…是吗?只是把默认的东西七拼八凑了一番罢了。”
优纪如此回答。然后总算是注意到视野左上角浮着一个之前没见过的东西。
一条细长的蓝棒,还有一条绿棒,上下排列着。下面显示着【Yuuki】这一名字。持续盯着看的话,蓝色的棒中会浮现出【LP 350/350】的字样,绿色的棒里则会出现【SP 100/100】.
可能是从视线的方向中觉察到了,梅丽达伸出食指说道。
“如果只玩过静园的话应该是第一次见到吧。绿色的是Life Point,就是生命值。蓝色的是Soul Point,使用术或技的时候会减少。现在你们两个还都是【新参】,所以数值完全相同。在街区做些入门任务,选择好职业的话,两项数值都会大幅上升哟。”
(译者注:【新参】在日语里有两种意思。一是指古代刚刚开始侍奉主人的仆从,二是泛指新人、新手。由于飞鸟帝国是古风游戏,这里两种意思都说得通。无法确定究竟是哪种,所以保留了原文。)
“哦…梅丽达的职业是什么?嘛…看这幅装束也想象的出来”
对于兰的问题,梅丽达就咧嘴笑笑,然后双手啪啪啪地组合出一些复杂的形状。这就是所谓的结印吧。
“哈!”
最后随着一声喝,梅丽达的身形被淡蓝色的烟包围,然后凭空消失了。优纪和兰同时在周围来回巡视,但连影都没发现。只有踩在玉砂利上的足音隐隐传来。刚刚赶到正后方有气息,优纪便被从背后一下子抱住了。
“优纪——捕获成功!”
随着这句话,烟雾再次涌起,现出了抱住优纪的两条手臂。
“哇,我可不是锹形虫呀”
一阵挣扎之后,梅丽达爽朗地笑了起来,然后松开手臂,放回了原来的位置。一直津津有味看着的兰此时点了点头说道:
“也就是说,梅丽达是忍者吧?”
“猜对了!确切的说,忍者是盗贼的上级职业。新参玩家入门时只能在【剑士】【盗贼】和【术士】之中选择其一。之后才能转职(Class up)成为武士、弓师、忍者、巫女或者僧兵。”
“哎…..我要选什么职业好呢。”
“这些烦恼也是MMO的乐趣之一啊。”
梅丽达笑着,朝鸟居的方向一指。
“来,走吧!飞鸟的首都就在那边!”
根据飞鸟帝国游戏中的设定,古代近畿地区兴起的大和王权的统治延续了千年以上。首都净御原是一座像棋盘一样规整的宏大都城,面积大概有静谧花园首都塞莱尼提的三倍。
(译者注:日本历史上的大和时代只延续了不到300年,即使加上其后的飞鸟时代,总跨度(公元250-710)也不到500年。游戏中明显采用了平行世界的设定。飞鸟时代上承古坟时代,下启奈良时代,是日本文明的中兴时期,年代大致相当于我国的隋唐时期。重大历史事件包括圣德太子改革、大化改新等。净御原即是当时皇城的名称。历史上飞鸟净御原令由此发布,是早期日本学习我国律法体系的标志性法案。)
同时最大连接数似乎仅次于VRMMO中人气最高的Alfheim Online。星期天午后的首都中也挤满了和风装束的玩家。优纪和兰从未见过假想世界集中了如此多玩家的景象,穿过南大门之后,便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
不仅是单纯的人数多。不知该说是活力四射还是杂乱无章,反正假象的街区里充满了与静谧花园完全不同的能量。宽度不下三十米的街道上,有热烈谈笑的人,有大声喧哗的人,还有在道路两旁露天摆摊的人。
“哇….好多人啊…”
优纪小声说着。“对吧”梅丽达马上附和,然后一边催促姐妹二人快走,一边放低音量说道:
“SAO事件刚刚发生的时候,大家对VR游戏都心生恐惧。还有言论说要限制潜行技术。不过,果然这个世界有一些以前的游戏中没有的东西。一旦品尝到了,就让人再也回不到显示器和手柄前的东西…”
(译者:听起来像是在嗑药…..)
梅丽达想说的话优纪也能理解。虽然还没决定今后要不要继续玩飞鸟帝国,不过如果没能进入静谧花园的话,恐怕会每天都过着灰暗的生活。与兰聊天,吃零食,去寻找采集道具,一起学习…..每天都回味着这样的生活带来的幸福。
虽然所处的世界不同,但飞鸟帝国中的几千名玩家,肯定也是这样的。不是单纯打发时间的手段,也不是逃避现实的场所。而且,梅丽达肯定也是如此。可能是在这里找到了某些东西,才会一直努力升到了忍者这种似乎很高级的职业。
然而,昨天梅丽达在罗伊特村的可丽饼店里,说想要回到Sword Art Online中。还流着眼泪说那样的话或许能找到活着的意义。也就是说,在这个飞鸟帝国中,梅丽达没有找到真正追求的东西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同为VRMMO的飞鸟帝国和Sword Art Online,到底有什么不同呢…
“看,那里就是【入门所】”
梅丽达活泼的声音让优纪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放眼看去,道路的右侧有一座极其巨大的建筑,前面有三个入口。
“剑士、盗贼、术士,优纪和兰想选哪个?”
“三者有什么不同呢?”
兰对于游戏实在不熟悉,但梅丽达还是认真地答道:
“战士就是顶在前面的人,用武器或者格斗术战斗,而且用身体阻挡敌人的攻击。盗贼就是来回迅速跑动,扰乱对手的人。也会做别的一些事。术士就是在后方用魔法攻击、援护的人…大概…”
“嗯嗯…原来如此”
与兰朝相同的方向侧着头,优纪只花了五秒就决定了。
“那么我就选剑士”
“我就选术士好了”
听到二人的回答,梅丽达嘿嘿一笑
“我就知道是这样。那么,优纪进正中间,兰从右边的入口进去。在里面接了任务再回来。我也会帮忙的,所以赶快把入门任务搞定吧。”
“噢——!”
优纪握紧右拳叫道。然后与兰相互点了点头,一起跑了进去。
握着自己手中的武器来回挥舞,与稀有的怪物交战。真是冲击性的体验。
最初,跟大型犬类差不多大的老鼠朝自己冲过来就会吓得哇哇大叫,被追得四处奔逃。后来发现被咬了也不会觉得痛,而且砍它也不会出血,而是红色的光在四散。虽然有些不快的感觉,但也因此不再害怕,能够好好战斗了。兰的方面,则是一开始就动也不动便把大老鼠退治了。
另外还有梅丽达这位熟练忍者在帮忙,分五个阶段的入门任务两个小时就做完了。然后,如二人所愿,优纪成为了剑士,兰成为了术士。当被问到作为庆祝去吃点什么的时候,兰立刻就提出了要求——当然是小豆汤。
“哇哇哇——”
当泛着热气的漆涂木碗被端上来时,兰立即用奇妙的声音表达了激动地心情。
“好棒,简直完美,梅丽达。年糕的烧焦程度,小豆粒的大小,佐料的盐昆布,还有店面的风格,无一不是完美无缺。”
“你…你喜欢就好。”
“要是知道有这么美味的小豆汤,肯定早就来了。”
兰感慨地说道。接着双手合十献上祈祷,拿起了漆木的筷子。
优纪等着姐姐吃了一口后自己才开始品尝。柔和的甜味与小豆馅的味道在口中扩散,紧接着是年糕的香味。虽然对年糕小豆汤不像姐姐那么热衷,但优纪也确实觉得很好吃。
三人几乎不怎么说话就一口气吃完了,然后同时呼~地喘了口气。
“…实在太好吃了。能带我们来真是太感谢了,梅丽达。”
“听你这么说我也很开心啊”
“话说回来…这个净御原街区,设定上是位于现实世界的飞鸟地区吧?”
“对啊。为什么问这个?”
“把粒状小豆做的汤称作‘汁粉’主要是关东地区的叫法。关西把这种称作‘善哉’。把豆沙混入稀汤中做的才叫‘汁粉’”。
(译者注:小豆汤通常写作“お汁粉”。兰这里提到的关西叫法原文写作“ぜんざい”,但本身也可写作汉字“善哉”。这里为了阅读方便,没有保留原文,而是采用了汉字写法)
“唉…!那么关东是把豆沙做的叫做‘善哉’么?”
“其实在关东不管用粒状小豆还是豆沙都叫做‘汁粉’。‘善哉’指的是在没有汤汁的粒状小豆中加入年糕或者糯米丸做成的食物。”
“诶——!我是东京人却不知道这些呢。也就是说,点了‘汁粉’端上来的是粒状小豆,所以这家店是关东式的吧…”
面对一脸钦佩的梅丽达,兰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
“不,也不一定是这样。或许就像梅丽达说的,叫法是反过来的…”
听到这里优纪脑中电光一闪,然后盯着姐姐的脸说道:
“啊,我明白了。姐姐扯了这么多,其实是想再点一份这里的‘善哉’吧”。
“唉…暴露了么。”
看到兰俏皮地吐了下舌头,梅丽达也愉快地笑了起来。
加点的“善哉”既不是豆沙做的,也不是没有汤汁。而是在粒状小豆汤中加入了板栗。不过也没什么怨言,因为同样很好吃。三人一起吃的点滴不剩,走出店门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
“啊——这个时间吃了两碗小豆汤,晚饭还能不能吃下啊…”
梅丽达摸着肚子嘟哝着。
“真是不可思议,明明是假想世界中的食物,却真的让人感到吃饱了。”
“真是的…”深深地点了下头,优纪说道。
“据说是吃东西的时候潜行机器会刺激大脑的咀嚼中枢,结果连动满腹中枢也产生了错觉”
“哎….从刚才开始我就一直在佩服!优纪和兰真的是很博学啊。”
“不,我只是把先生教的东西现学现卖罢了。”
优纪缩了缩肩。梅丽达看到,似乎一瞬间露出了从梦中清醒的表情。想必是因为觉察到优纪说的“先生”并非指学校的老师,而是医院的主治医生。
离开了如昨天的可丽饼店一样少有人知却意外不错的甜品店,三人并排走在人烟稀少的小巷中。兰穿的白木木屐敲打在石板路上,发出喀拉喀拉的寂寥响声。
过了少许,梅丽达用略微低沉的声调说道:
“这样啊,优纪的医生能够理解完全潜行啊。”
“嗯…”
不要说理解,优纪正在使用的Medicuboid就是仓桥医生推荐的。仓桥医生还很年轻,对完全潜行技术在终末关怀方面的应用抱有很大希望。然而,优纪姑且也有保密义务,这方面的事对梅丽达没法多说。
“…梅丽达的医生呢?”
面对这个反问,梅丽达穿着灰绿色忍者装束的肩稍稍垮了一点。
“我的医生…基本不会露出好脸色呢。注册静园的账号时也是,拜托了好几次才答应…似乎是不觉得使用VR的缓和护理对QoL的提升有什么帮助。”
QoL就是Quality of Life (生活质量)的缩写。缓和护理的目的,就是缓和疾病带来的肉体、精神、以及社会上的痛苦。Amusphere有消去体感的功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遮断疾病的痛苦。因此,期望其能够替代有副作用和依赖性的镇痛药的呼声很高。
但是另一方面,完全潜行中的患者,从外部来看其卧床不动的状态没有丝毫改变,所以也有意见强烈质疑这到底算不算提高了生活质量。梅丽达的主治医生看来也是持此观点。
到底哪一方才是正确的,现在的优纪还想不明白。不管是静谧花园还是飞鸟帝国,都是很有魅力的世界。在这里跟兰度过的时间也是非常珍贵。然而,这也等于是说几乎是没有时间在现实世界接触蓝子了。不进假想世界,也不进无菌室,而是亲身跟姐姐一整天都待在一起,这样或许会更幸福吧…优纪偶尔也会这么想。
优纪低头沉思不语。兰代替她开口说道:
“…现在SAO事件还没有解决,对于完全潜沉技术有些负面评论也是没办法的事。但是…我相信这个世界的可能性。正因为有静谧花园,我们才能与梅丽达相遇。而且今后还会遇到更多的人。即便是仅存在于假想世界中的连系…我也认为我们感受到的是真实的。”
“嗯….是啊”。
梅丽达以手抚胸,点头说道:
“我也是。与优纪和兰相遇真的很高兴。与你们两人一起的回忆,一定会永远留存在这里…并非假想体,而是真正的我的心中。”
梅丽达的语调虽然明快,可是“回忆”这样的词语重重的落在夕阳下的小巷中,留下孤寂的回响。
梅丽达说过,脑肿瘤的治疗已经持续一年半了。在这段时间里,肯定一直考虑着自己剩下的时间。所以梅丽达才会想在假想世界中寻找自己活着的意义。
“…我也很开心”
小声说着,优纪抬起右手,轻轻握住了走在旁边的梅丽达的左手。
“我开始玩静谧花园之后,一直避免和姐姐以外的人走得太近。因为害怕伤害对方,也害怕自己受伤。——但是昨天,梅丽达“轰”的一声闯入了我们的世界。所以才能这么快成为朋友”。
听到这些,梅丽达一瞬间睁大了双眼,然后莞尔一笑,用力反握住了优纪的手。
“谢谢你,优纪!听到你这么说,真的很开心!…不过昨天大概是因为锹形虫的事激动地昏了头…”
“那我们彼此彼此啦。优纪和我也是因为可丽饼和小豆汤昏了头呀”
兰握住了梅丽达的右手,然后三人一起放声大笑。笑着笑着,优纪感到胸中吹过一阵特别舒服的风。
如果能这样开怀长笑,那这里是现实世界还是假想世界根本就不是问题了。剩下的时间里,想要尽可能笑得更多,更多。然后,就像梅丽达对自己一样,希望自己也能直闯入别人的世界中。
住院以来——不,是小学转学以来,优纪第一次如此强烈地希冀着。

 

3 条回应
  1. Sirius🌟2019-7-3 · 18:48

    Yuuki forever

  2. 渊墨2020-1-13 · 17:27

    优纪进入妖精游戏的原因,优纪叫亚丝娜“姐姐”的原因,优纪姐姐为何消失了的原因……在这里,全都交代了出来!!!

  3. 渊墨2020-1-13 · 17:40

    “…不正面冲突一番,是传达不了呢。”
    (译者注:这是第七卷中优纪对亚丝娜说的原句…)

    原来如此呀!原来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