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典·短篇

[刀剑神域][二期BD9特典小说]Sisters’ Prayer

Heathcliff · 9月26日 · 2015年

5.
“说起来,你的生日快到了吧。”
仓桥医生取下听诊器,突然说道。优纪不自觉地把视线转向右下方。
但是现实世界不会有表示时间的视窗,无菌室的墙上也没有挂日历,优纪只能翻着双眼问道:
“那个…今天是五月几号来着?”
仓桥医生隔着隔离服厚厚的口罩露出微笑。
“十六号哦。记得木棉季和蓝子的生日是二十三号吧。”
“对,是的。”
优纪一边点头应答,一边系着无尘检查衣的扣子。仓桥稍稍顿了一下,然后用玩味的口气说道:
“木棉季也已经十四岁了啊…真是长大了呢…”
“唉…我自己倒是希望再长高点呢…”
“哈哈哈,没关系,之后还会长高的哦”
温柔地笑着,仓桥轻轻摸了摸优纪的头,然后站起身来。
“那下周再见了。”
“嗯,医生再见”。
(译者:我去….这段描写怎么有种不好的联想….是我自己想太多了么….)
优纪目送仓桥医生离开,直到灭菌室的门关闭,然后横躺在凝胶床上。
前年生日过后立即就住进了港北综合病院,所以在这里很快就满两年了。这期间过半的时间优纪都是在这个无菌室中度过的。
直到不久之前,每周一次跟仓桥医生面谈过后,优纪都有一种冲动,想要追上他,跳出大门,确认现实世界还跟原来一般存在着。但是这几天,渐渐意识不到自己是被关在这间灰白色的密室之中了。
这肯定是因为五天前梅丽达邀请自己进入新世界,在那里与大量玩家接触。虽然交流的程度仅限于在街区或者野外打个招呼,有一搭没一搭地对话。即便如此,优纪还是能够感受到他们的热情。即使发生了SAO事件,世界上还是有人如此热衷于VR游戏,每天都有无数新的冒险、新的故事由此诞生。
躺在凝胶床上,优纪移动着身体,把头放到了靠枕上。今天就要转职成上级职业,优纪下定决心,然后降下头盔,闭上了双眼。
“加鲁噢——!”
发出奇怪的吼叫,身高接近三米的鬼型怪物粗暴地把野太刀高高举起。从一蓬干硬的乱发中伸出的两只角放出蓝黑色的效果光,将厚厚的刀身包裹。
“小优,他要放技能了!”
兰喊道。
“交给我吧,姐姐!” (译者注:这里跟7卷里优纪无意中叫亚丝娜‘姐姐’的一段呼应)
优纪叫着应答,然后把自己的刀摆到上段的架势。
转职任务最终BOSS“恶路王”,是能够使用多达五种太刀系范围攻击剑技的强敌。如果只是回避攻击的话,之后就会受到向周围扩散的溅射伤害而无法反击。
作为“壁”(Tank)的剑士的使命,就是面对敌人的攻击不回避,而是尽可能地挡下。只有一次转职的优纪状态数值还很低,想要挡下攻击不能只靠武器防御,自己也必须施放技能跟其对冲、抵消。
瞄准的时机就是从恶路王的野太刀挥下开始到攻击技能发挥威力之间的数秒间隔。睁大双眼,屏住呼吸,紧紧盯着敌人的太刀。叮——如耳鸣般的声音响起,敌人的动作也随着慢了下来。最近,将注意力集中到极限时,这种感觉就会造访。巨大的野太刀结束了“蓄力”,开始动作,这个瞬间——
——现在!
心中如此喊着,优纪的左脚踏击地面。
飞鸟帝国中,发动剑技(Skill)或灵术(Spell)时,使用的是叫做Grand Circle的系统。摆好武器的架势用力蹬踏地面,脚下就会出现可以使用的剑技或者灵术的环装图标。然后踏出第二步选择技能,进而发动。
最开始的时候,如果不看向地面用眼睛确认一下的话就踩不中想要的图标。不过最近终于不看就能选中了。
“呀——!”
放出最近才能叫的像模像样的怒吼,右脚猜中图标,同时尽力跳了起来。对空系剑技《日向》发动,刀身迸发出橙色的光。
“加——加——!”
恶路王再次发出咆哮。但这个时候,野太刀的中段已经跟优纪的对空剑技激烈相撞,橙色的闪光撕裂了蓝黑色的效果光,将其击散。野太刀剧烈地反弹回去,恶路王的巨大身体也随之向后倾斜。
“就是现在,姐姐、梅丽达!”
优纪在落下的同时叫道。下一瞬间,白色的短签从后方飞来,兰的咒符贴中了恶路王的额头。符纸发出闪光,然后复杂的立体魔方阵随之展开,引起巨大的爆炸。
BOSS怪物发出呻吟,踉踉跄跄。而其脚下,三重掠影眼花缭乱地来回绕走,用忍刀刻下无数伤痕。这是梅丽达的分身攻击技能。BOSS的LP槽大幅削减,仅剩几点了。
此时恶路王从技能中断造成的行动延迟(Delay)中恢复,同时优纪的待机时间(Cool time)也已结束。把刀架在左侧腰部,再次踏出。感到GrandCircle出现的瞬间,右脚踏上了正面出现的图标。
“哈——!”
居合系剑技《澄凪》的长射程捕捉到了BOSS的弱点,将额头上的角斩飞。LP槽终于清零,恶路王巨大的身体化为蓝色的火焰四散开来。
吹奏乐的音效响起,通告着持续二十分钟以上的战斗终于结束。三人同时发出欢呼。
回到净御原向NPC报告任务完成,优纪和兰开开心心地转职成了上级职业《武士》和《巫女》。走出建筑物,两人兴奋地看着对方一身新换的装备。
与平时在静谧花园穿着的朴素服装全然不同,两人现在完全是一副RPG风的花哨打扮。高兴之余又带点难为情,两个女孩看着对方嘻嘻笑着。此时头顶上传来熟悉的声音。
“优纪、兰,恭喜转职!”
朝上看去,梅丽达正坐在大殿房檐上向这边招手。跃入空中翻滚一圈,然后在二人眼前轻巧地落地。
“两个人都很努力呀,5天成为上级职业可是相当快啊。”
“这也是多亏梅丽达每天都来帮忙几个小时啊。谢谢”
兰微笑着说道,优纪也跟兰一起道谢。梅丽达不好意思地连忙摇头。
“呀—,邀请你们来飞鸟的人可是我呀,要是连这点都做不到…更重要的是我也很开心啊。平常基本不会跟人组队玩的。”
经过这五天时间优纪对于飞鸟帝国的知识也增长了许多,所以已经知道梅丽达的职业忍者可以说是全部上级职业中最适合独行的。而选这个职业的理由优纪也能想象得到。
跟组队认识的人加为好友,甚至进一步加入公会的话,聊到游戏之外的事的机会也会增加。话题触及现实世界的生活时,优纪、兰还有梅丽达就会被迫做出痛苦的选择。因为重病入院,玩VR游戏是缓和护理的一环——是原原本本的说呢,还是就含糊过去呢。说出来的话可能就会让人有各种各样的担心,说谎的话同样让人不舒服。
五天前,优纪曾希望像梅丽达那样能够径直闯入别人的心扉。但那种事并不简单。梅丽达现在肯定也是在与自己竖起的心理壁垒作斗争吧。
优纪不知何时起一直低着头,兰发觉后轻轻拍了怕她的背。
“好啦,小优。梅丽达说祝贺我们转职呢。”
“呃,啊…嗯!那个,我想去这附近的那家店!”
“O-K-!那里还有很多别的好吃的呢!”
梅丽达笑笑,先走了出去。
优纪点了奶油馅蜜,兰点了葛粉饼,梅丽达点了抹茶巴菲。三人相互品尝对方的甜点,就这样一点点吃完了。之后小啜一口热茶,三人同时呼了一口气。
“啊——好幸福…。日式甜点配绿茶,真是最棒的搭配啊…”
兰闭上眼睛小声叹道,优纪和兰也无声地点头表示同意。
(译者注:此处原文如此,应该是川原笔误)
可丽饼虽然与咖啡、红茶还有牛奶也很搭配,但都没有甜点配绿茶这种完美匹配的感觉。
“说道最佳搭配,兰和优纪不愧是姐妹啊。战斗中的配合完美无瑕,真看不出是VRMMO新手啊。”
梅丽达突然说道。优纪和姐姐对视了一眼,同时耸了耸肩。
“我…我只是在前面挥刀而已,配合时机的人是姐姐…”
优纪如此说道。
“我只是在后面使用术式而已,是看到小优的动作才…”
兰的话几乎同时响起。梅丽达听到这,“噗”的一声喷了出来。
“喂,也太默契了吧!嘛…厉害的地方不止这个。两人都已经可以不看脚下就施放技能了吧?我差不多花了一个月才能做到这样哦!”
“这是因为…对于我和优纪这个飞鸟帝国是玩的第一个VRMMO啊。梅丽达之前玩过别的游戏,所以转换过来比较困难吧?还是说VRMMO的战斗系统都是共通的?”
对于兰的问题,梅丽达先是笑着点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啊,确实可能有这个原因…因为战斗系统完全不同啊。”
飞快地朝周围扫视了一圈,确认甜品店里没有其他的玩家后,梅丽达小声接道:
“Sword Art Online,正如其名字所示,没有魔法,只靠武器来战斗。剑技…SwordSkill是单单摆好架势就能发动的。而且技能不像飞鸟里一样只是单发”
“并非只是单发…?”
没法想象这句话的意思,优纪侧起了脑袋。梅丽达接着用右手握住吃巴菲的细长勺子,纵、纵、横快速地动了几下。
“嗯,就是所谓的连续技。飞鸟里发动技能之外的普通攻击的话也可以连续挥动,但跟SAO里的压迫感完全没法比。一旦架好武器发动剑技,身体差不多就会自己动起来,唰唰唰——用超快的速度挥出三连击或四连击。飞鸟里的战斗,先要架好刀,然后用脚踏出圆圈,再踏一次选择技能,最后终于打出一个单发技能。最开始的时候觉得很让人恼火呢…转职成忍者一半就是因为身体轻能够快速移动。”
看着开朗地笑着的梅丽达,优纪和兰都没能张口询问另一半的原因是什么,而是跟梅丽达一起笑了起来。
“哈哈,确实,梅丽达快速移动的样子好厉害呢。刚刚觉得在那边,一秒之后就跑到这边来了。”
对于兰的评价,梅丽达答道“此乃忍者的基本”。然后一下表情又严肃了起来,似乎是想起了BOSS战时的情景。慢慢眨了下眼睛,梅丽达再次开口说道:
“…那个,我真正觉得厉害的,是优纪和兰的洞察力啊。尤其是今天的优纪…终盘完全看穿了恶路王的范围攻击技《出》吧?能够连续十次以上打断BOSS大招的人,顶尖玩家里也没有。在静谧花园里,能够捉到皇家特里同锹形虫不是偶然呢。”
听到意料之外的话,优纪张大了嘴。
至今为止,在这种场面被称赞的一般都是姐姐。无论考试成绩、绘画技巧、还是跑步速度,一直都是兰更优秀。在假想世界应该也是如此才对。如果在梅丽达眼中优纪比兰更优秀的话,那么只能想到一个原因。就是姐姐使用的NerveGear比起自己使用的Medicuboid二号机在性能上有差别。
“不…不是的,梅丽达”
拼命地摇着脑袋,优纪说道:
“实际上,我用的并不是Amusphere…”
然而说到这里却突然闭上了嘴。来到飞鸟帝国之前,仓桥医生曾叮嘱过关于Medicuboid试验的事一律不要说出去。
面对一脸吃惊正等待下文的梅丽达,优纪却什么都无法告诉她,只能一直沉默。最后果然还是兰首先出声。
用沉着冷静又不失温柔的声音,兰说了声“那个呀…”,插入了对话。
“…梅丽达,一直都没有给你说,实在对不起。正如优纪说的,现在我们使用的不是Amusphere,而是医院医生给我们准备的改装版NerveGear。”
暂时只能这么说了,优纪也明白。但是这有一半都是假的。一号机的话姑且不论,现在优纪使用的二号机,实在无法称作是NerveGear改装版。
由于自己莽撞的发言,结果让姐姐只能说谎,优纪十分的后悔。双手放在膝上,紧紧地握着拳头。然后就感到姐姐的手指温柔地抚摸,像是在说“没事的”。
梅丽达看起来没有注意到姐妹在桌下的小动作,一直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喃喃:
“Nerve…Gear…”
眨了几次眼睛,然后用略微沙哑的声音接道:
“改装是说把它安全化了么…?”
“嗯…听说是这样。似乎是把电池的容量缩小,加入限制器,让危险的电磁波无法发出…这样。我和小优积极地相应医院的方针进行VR缓和护理,所以医院为我们准备了这个。”
“是…么…”
看来是终于从惊讶中清醒过来了,梅丽达连续点了两三下头,然后说道:
“…确实,我最初使用Amusphere的时候也觉得跟Nerve Gear比起来反应要迟钝一点,感觉情报也不是那么清晰…但是,仅仅因为机器性能好了一点就能那样战斗,果然优纪和兰很厉害呢”
梅丽达嘻嘻笑着,优纪也没有继续否认。
看着一脸微妙的表情沉默不语的两姐妹,梅丽达干脆浮现出一个更大的笑容。
“总之再次祝贺你们转职!还有时间,去帝宫照相吧。两个人都特别适合穿着上级装备啊!”
“嗯,是呀,走吧!”
一身巫女打扮的兰用力点了点头。优纪也终于能够露出笑容。
这一天,三人到天皇所住的华丽宫殿入口拍了一张纪念屏幕截图——虽然屏幕的概念在VR世界并不存在。之后大家就解散了。
那之后优纪和兰、梅丽达也继续愉快地在飞鸟帝国中玩,偶尔会回静谧花园看望锹形虫的长势,或者去那家隐蔽的咖啡馆吃可丽饼。梅丽达又出现过两次眩晕的症状,但脸上从未失去过爽朗的笑容。
充实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后天就是优纪与兰十四岁的生日了。
五月二十一日傍晚,两人从梅丽达那里听到了一个预想之外的提案。
6.
“还是一样煞风景呢。至少把墙壁和天花板设定一下呀。”
兰出现在优纪的“房间”——实际是个人VR空间中,四周看了一圈,嫌弃地说道。能够访问这个构筑在Medicuboid二号机主存储之内的房间的人,以现状来说只有优纪和兰两个,如果这个空间能称作房间的话。除了那张无机质的床,没有其他的固定物品。周围的黑暗中随机漂浮着几个视窗。
一半以上的视窗显示的都是Medicuboid的各项数值,剩下的适量显示了一些电视节目和新闻网页。正面最大的一个视窗展现的是无菌室内的实时情况,这是二号机上装的摄像头捕捉到的,使其成为从假想世界窥探现实世界的窗户。
穿着睡衣在硬床上打滚的优纪抬起头来看向同样装束的兰,答道:
“这样就行了!这里要是也想静谧花园中的家一样对照现实个性化一番的话,自己就搞不清楚到底身处现实还是假想世界了嘛。”
用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地方,优纪接着说道:
“比起这个,姐姐很久没唱‘那个’了吧。”
“好,好,小优真是个爱撒娇的孩子”
优纪笑着把头枕在正坐的兰的膝上,然后闭上眼睛。感受柔软的手抚摸着自己的头,同时耳语般的歌声开始流淌。
兰唱的是《Hush Little Baby》这首鹅妈妈(MotherGoose)的童谣。
(译者注:实际上Hush Little Baby是美国儿歌,而鹅妈妈出自英国童话集,川原似乎搞错了…)
这首儿歌两人的母亲曾经常唱给她们听。歌词里唱着给婴儿买镜子啦,雄山羊啦,马车啦等等各种各样的奇妙事物,真是不可思议,所以这个部分特别喜欢。
假想体的声音跟相貌一样是从现实世界的声音采样合成的,但基本没什么违和感。平稳的歌声如纤细的水波一般扩散开来,溢满了这个没有墙壁也没有天花板的空间。
So hush little baby, don’t you cry.
Daddy lover you and so do I.
Daddy lover you and so do I.
(译者注:原文印的就是“lover”,但一般流传的歌词都是loves,不知道川原从哪查的这个版本…)
重复着最后一节,兰唱完了这首儿歌,但还保持着原先的姿势抚摸了一阵优纪的头。
可能是已经过了晚上十点的缘故,优纪已经要渐渐睡过去了。兰用指尖“啪”地弹了一下优纪的额头。
“喂,小优,别睡过去啊。重要的事不是还没说吗”
“唔…啊——对啊…”
黏在一起的眼皮“啪”地睁开,“呼”地坐直上身,面对姐姐坐下,把手臂抱在胸前,优纪开始说道:
“唔…怎么办呀姐姐”
一直都即断即决的兰这次也没能立刻作出回答。
傍晚的时候梅丽达突然开口提议,说两天后的二十三日想来看望优纪和兰,也顺便给她们庆祝生日。当然并非是在假想世界,而是在现实世界的横滨港北综合病院。
梅丽达所住的医院听说就在东京品川区,驱车过来的话一个小时都用不了。当然应该会有家人陪着,梅丽达那一边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然而,优纪和兰却没能立即表示欢迎。至于理由,就是即便梅丽达跑来看望,只要还有Medicuboid的保密义务,优纪就无法与她见面,也无法向她说明缘由。
即使不能直接见面,梅丽达能来医院看望自己就已经很开心了。即使只有兰一个人能跟她见面,过后能把当时的对话讲给自己听,也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但是,如果梅丽达无法接受“不能跟优纪相见”这种话…?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也因此再度失去的话…?
“………相信梅丽达吧。”
兰终于说出这句话,打破了长久的沉默。
“姐姐…但是…”
“梅丽达的话,对她说小优因为一些情况虽然想见却不能见,她一定会理解的。我认为她绝不会因此生气的。而且…让梅丽达把Amusphere带来,到我的病房一起潜行的话,也能来到这个房间吧。”
“唉?叫…叫到这里么!?”
优纪不禁叫出来。兰则露出一副恶作剧的表情点了点头。
“能在小优的房间办生日会,梅丽达肯定也会很高兴哦。”
“嗯…嗯…是不是要设置地更像女孩子一些呢…”
优纪看了看四周虚拟感全开的黑暗空间。兰拍了拍优纪的肩膀,然后站起来。
“那就要赶快了呀。就是后天的事了——话说在前,我可不会帮忙的哟。”
“诶~~~…”
“小优照自己喜欢的样子弄就好了。那样梅丽达肯定也会开心的。我差不多要回去了,那给梅丽达回复说欢迎她来哦?”
“…嗯!”优纪也站起身来,用力点了点头。与其害怕相互伤害而退缩,不如鼓起勇气迎头而上。这正是梅丽达教给自己的事啊。
晚安——兰摇着手退出了房间,优纪又把自己这个假想的房间看了一圈。办生日会的话,至少需要桌子椅子吧。在此之前,还有墙壁和天花板…
不仅要在一天之内重置,还要布置成能够招待重要的朋友那样,只能拼尽全力去做了。优纪下定决心,然后朝一直放着不管的设定窗口转去。

五月二十三日,星期四,下午两点。
梅丽达乘坐母亲开的车,来到了横滨港北综合病院。
由于脑肿瘤的影响双腿麻痹的梅丽达只能乘坐轮椅,但还是让母亲在医院的咖啡厅等着,自己移动到了住院部8层兰的病房。带来的大手提包里装着两件包好的礼物,还有Amusphere。按照预定的计划,接下来两个人应该要从兰的病床潜行进入优纪的个人VR房间。
然而——
无论优纪还是兰都没有注意到梅丽达内心深处一直抱着的那个想法。
潜行之前照例上了个厕所,回到病房的兰看到的是,放在床上的手写的信,以及,旁边已经进入完全潜行的梅丽达。由于抗癌药的副作用已经失去头发的脑袋上戴的,并非自己带来的Amusphere,而是兰的NerveGear。
“兰、优纪,真的对不起…”信的开头如此写道。内容里记述了梅丽达真正的心情,以及Nerve Gear的接口上插着SwordArt Online的游戏卡。
“诶……!”
兰一个人出现在已经个性化得相当可爱的VR房间中,向优纪转述了事情的经过。优纪则费了好几秒钟才明白状况。
梅丽达没有用带来的Amusphere,而是兰的Nerve Gear。理由恐怕是Amusphere无法运行SAO吧。也就是说梅丽达这次潜行并非一时冲动,而是最开始就这么打算的,所以才把SAO的卡带来吧。梅丽达以自己的意志,进入了这个假想世界中死亡等于现实死亡的死亡游戏中。
兰的Nerve Gear,是缩小电池容量并追加了限制器的安全对策改装版。但是通常NerveGear都是用电源线的。SAO内部玩家HP清零的时候破坏装备者大脑的电力可以从墙上的电源获得。而限制器能不能正常工作,也不能拿梅丽达来做实验。
“呐…姐姐!必须尽快把梅丽达的Nerve Gear取下来!”
感到假想的室温极速降低,优纪叫了起来。兰则立即摇了摇头。
“不行…考虑到万一的情况,决不能外部强制摘除。”
“为什么!?姐姐的Nerve Gear已经把电池缩小了吧,拔下电源再摘掉的话,不就不会发出危险的电磁波了么…”
“梅丽达有脑肿瘤啊。即使是瞬间暴露于规格外的电磁波之下,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能仅凭我们的判断就强制解除。
“那,必须赶快通知医生…”
面对这种时候还一副冷静的兰,优纪孩子气地感到一阵反抗情绪,声嘶力竭地叫道。
然而兰这次也没有答应,而是为了让优纪冷静下来把手搭在她的两肩上,小声说道:
“我也觉得应该这么做。但是,在那之前稍微给我点时间,五分…不,三分钟就够。”
“三分钟…做什么呢?”
优纪反问。紧紧盯着优纪的双眼,兰答道:
“大概,现在还来得及。跟我一起来,小优。”
在VR房间中叫出兼有应用启动程序功能的门,与兰一起穿过去,然后优纪明亮的阳光照射下来,不禁眯起眼睛。
静谧花园东部,罗伊特村。NPC的小乐团正奏着舒缓的音乐,长椅上坐着的玩家们平和地谈笑着。化作一身蓝色连衣裙样子的兰猛然跑了起来,优纪赶忙从后面追。
姐姐这是要跑到哪里去啊,况且为什么到静谧花园来啊,完全没有头绪。梅丽达不是已经身处Sword ArtOnline的舞台——浮游城艾因格朗特了吗?不管怎么想,静谧花园中也不会有移动到SAO的传送门吧。
然而兰的脚步完全没有犹豫,一直向前跑着。穿过村子的大门,进入了绿色的山丘绵延的蒂尔丘陵野外地区。先是在石板铺成的小道上跑了一段时间,然后离开道路左转,直线突入了绿色的草原。
直到越过几座小丘,看到前方一小片闪着蓝光的水面时,优纪才明白姐姐要去的地方和其理由。
一个直径只有二十米的池塘,周围环绕着短木桩。水边立着一棵树。
这里是优纪捕捉皇家特里同锹形虫的地方。
也是和梅丽达初次相遇的地方。
优纪瞪大了双眼,然后看到树下蹲着一个小小的人影。绿色的马尾辫随风摇曳,一闪一闪发出光亮。
不知不觉间超过姐姐,沿着池边跑去,优纪大声呼喊着那个名字。与此同时,人影也站了起来。
“——梅丽达!!”
转过身来的友人脸上闪过吃惊的表情,然后像是又哭又笑一般崩溃。呼喊两人名字的声音,比至今听到的任何声音都要虚幻。
“…优纪…兰”
优纪渐渐放缓了脚步,在梅丽达面前一段距离停了下来。兰也立即并肩站在旁边。
本来计划前往SAO而戴上Nerve Gear的梅丽达,为什么首先进入了静谧花园。理由就在梅丽达脚下。
虫笼出入口的盖是敞开的,上面停着一只琉璃色的锹形虫。比最初所见时长大了一圈的锹形虫,似乎是在像饲主试探,触角慢慢地摆动。
梅丽达随着优纪的视线看向锹形虫,露出一个像强忍眼泪的孩子一般的笑容,说道:
“罗伊怎么也不肯飞走呀。原本是想还给优纪的,但虫一旦决定了饲主就无法转让给别人了…想着在这个地方放生的话,或许总有一天会再被优纪捉住的…”
梅丽达用沙哑的声音诉说着,眼睛里却有大滴的眼泪在打转。优纪注意到这一点,胸中感到一股温热泛上来。旁边的兰也用像是忍着泪水的声音答道:
“罗伊不会逃的哦。梅丽达每天都那么认真地照顾它呀。大会上绝对会优胜的。所以…跟罗伊一起回来吧,梅丽达。现在的话,知道的人只有我和小优啊。”
听到这些话,优纪终于领悟到姐姐没有把情况告知仓桥医生的理由。
即使仓桥根据自己的判断把Nerve Gear从梅丽达的头上取了下来,作为医生也不可能向梅丽达的父母隐瞒发生的事。如果变成这样,梅丽达用Amusphere进行的缓和护理也会被禁止。再也无法进入静谧花园和飞鸟帝国了吧。为了避免这种状况,兰才想赌一赌,看看能不能在这里说服梅丽达。
深吸了一口气,优纪饱含着作为挚友的情谊,开口说道:
“…拜托了梅丽达,不要去SAO。我想跟梅丽达一起去尽情冒险啊。去各种各样的地方,见识各种各样的事物。所以…所以…”
然而梅丽达缓缓低下双眼,一字一句的挤出一句话:
“…对不起,优纪。对不起,兰。难得的生日,给你们添麻烦了…真的对不起。我不会说原谅我之类的。但是…我…我,无论如何…”
衬衫下的双肩使力,小幅颤动着。梅丽达紧张得如同薄玻璃般的虚幻声音,在午后的草原继续流淌。
“…之前的新闻报道,我看过了。说是警察计划把全国范围内的SAO被害者的头盔强制取下。但是,我并不觉得这种粗暴的计划能够顺利实施。绝对会出现大量牺牲者的…”
那篇报道十几天前就从姐姐那里看过了,地点就是这附近的山丘。那时兰也说出了像梅丽达现在一样的担心。
“SAO里有我封测时期加入的公会的好几位成员,这个之前说过了。我本应该也参加正式运营的。由于查出了病情,结果只有我一个人得救了…实际上那个时候非常、非常难受的。如果…如果现在还能进入艾因格朗特的话,剩下的这条命就能够为同伴而使用了…我一直这么想。我想那样的话…我活着的价值,或许也能留存下来…”
“…梅丽达…”
优纪一边喊着朋友的名字,一边踏前一步。但梅丽达却激烈的摇头,同时向后退去。飞散的泪珠在阳光下反射出金色的光。
“…拜托了,优纪、兰,让我去艾因格朗特吧。这所医院也有SAO的被害者,所以IP可以通过地址过滤。虽然会让父母伤心,但我想他们会理解我的。我…我无论如何也想找到,我出生在这个世界的意义…!”
切切的独白融进穿过草原的微风,散入假想的大气中。
第一次见面时梅丽达就说过相同的话。而优纪这次也没能找到合适的话应对。找寻自己活着的意义,这也是优纪自己内心深处的期望。
优纪只能干站在那里,而此时兰则沉默着走上前去。
施施然蹲下,用左手把虫笼上的罗伊捧了起来。右手指尖轻轻抚摸了一下鲜艳的翅鞘,掌中的锹形虫还是老实地一动不动,然后兰用平稳的声音说道:
“梅丽达活着的意义,在这个静谧花园中,在飞鸟帝国中,还有在现实世界中,都能找到很多、很多啊。比如把罗伊养得这么好,还有带我和优纪前往新的世界。肯定,今后也会找寻到更多啊。”
“……”
梅丽达双眼中溢出大滴的泪水,深深望着兰,还有其掌中的锹形虫。
终于,嘴角浮现出一个淡淡的微笑,这个稍显年长的女孩说道:
“…如果我真的给予了你们两人什么的话,那真是令人高兴…不过啊,我真正想要的东西,在这里,在飞鸟,还有在现实世界,肯定都是找不到的。我…想要战斗。不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静静等待最后一刻…而是想靠着双手,同比疾病更大的东西战斗,像是命运、世界一类的。然后燃尽生命,在那尽头死去。所以…拜托了,兰。让我去吧”
“………梅丽达…”
听到姐姐喃喃的声音的瞬间,优纪明白了。
兰,或者说蓝子,拥有远强于优纪的“共感的力量”,能够贴近、理解、接受别人的痛苦和悲伤的力量。
正因如此,兰能够共感现在的梅丽达的心情啊。能够共感到的结果,就是变得想要成全对方。
但是。
——但是。
如果现在让梅丽达走掉的话,兰之后肯定会十分痛苦吧。为自己的话语、选择感到悔恨,只能背负无法偿还的罪继续前行吧。
所以,优纪现在必须开口。不是像以前一样把所有的事都交给姐姐,而是必须靠自己的语言与意志,让梅丽达放弃想法。
紧紧握住双手,像是要让身体的核心都震颤起来一般,优纪喊道:
“……梅丽达!”
听到优纪突然一声大喊,梅丽达吓得眨了眨翡翠色的眼睛,而优纪则紧紧盯着她的双眼,再次叫道:
“那么,我来给你寻找!寻找梅丽达为之燃烧生命的东西!所以…所以,不要走,梅丽达!!”
听到这些话,梅丽达再次眨了眨眼,然后浮现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那是准备怎样为我寻找呢,优纪?”
面对梅丽达静静的提问,优纪做出了一个自己也不明白究竟为何的回答。但是下面这句话,成为了决定优纪自身命运的东西。
“到飞鸟帝国中跟我决斗,梅丽达。我想这样一来你肯定能给我明白的。”
(译者:PVP狂魔由此诞生了…)

 

3 条回应
  1. Sirius🌟2019-7-3 · 18:48

    Yuuki forever

  2. 渊墨2020-1-13 · 17:27

    优纪进入妖精游戏的原因,优纪叫亚丝娜“姐姐”的原因,优纪姐姐为何消失了的原因……在这里,全都交代了出来!!!

  3. 渊墨2020-1-13 · 17:40

    “…不正面冲突一番,是传达不了呢。”
    (译者注:这是第七卷中优纪对亚丝娜说的原句…)

    原来如此呀!原来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