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典·短篇

[刀剑神域][二期BD9特典小说]Sisters’ Prayer

Heathcliff · 9月26日 · 2015年

7.
把罗伊收回虫笼,然后放回道具栏,梅丽达接着就登出了静谧花园。实际上,不能保证梅丽达一定会像优纪希望的那样不前往Sword Art Online而是进入飞鸟帝国。
但是,优纪相信梅丽达,所以一直等在碰头的地点——首都净御原郊外的一棵巨大杉木下。
周围的草原恍惚让人觉得在蒂尔丘陵,但是稍远一些的地方长着一片静谧花园里没有的芒草,在冷风中沙沙作响。
过了几分钟,耳边响起熟悉的“哒哒哒”的脚步声,优纪转过身来。
面前的忍者仍然包裹在见惯了的浅草色装束中,但跟之前见面时不同,这次一开始就装备上了覆面,遮住了脸的大部分。忍者放慢了速度,停在离优纪和兰五米远的地方,无言地看向这边。
“……梅丽达…”
谢谢你能来——优纪本想这么说,却没能说出口。梅丽达全身散发出一股锋锐的气息,眼睛射出看不见的压力,直逼而来。
优纪还没有对人战(Duel)的经验。当然,这一系统的存在还是知道的,也在街上旁观过公会成员之间竞技性的比试。但是,对于跟活生生的人所化的玩家战斗这种行为,优纪一直抱有抵触心理。
然而这场决斗是优纪自身期望的。
为了寻找值得燃烧生命的事,梅丽达要前往SAO。那恐怕是存在于假想世界却并非虚构的某种东西吧。是即使是重病之身,也能像其他玩家一样行动如常的假想世界中存在的——真实。
已变为死亡游戏的SAO里,大量玩家在真实的生与死之间的夹缝中战斗。作为原封测玩家的梅丽达,自己想成为死亡游戏的囚徒,实际是想为了过去的同伴…或者是全体生存者战斗吧。这份心情,优纪多少也能理解一点。
但与此同时,优纪也强烈感到这是错误的。要说命运,因为查出了病而没有被困在SAO中,这不正是梅丽达的命运么。
而且,在这边的世界,能够做的事,应该做的事,肯定也有。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但绝对是有的。不要靠嘴说,为了传递心意,战斗吧。
长呼一口气,把肺里的空气全部吐出来,大口吸入假想世界冰冷的空气,优纪挥了下右手,叫出菜单。
按下至今一次都没摸过的【决斗】按钮,显示出挑战可能范围内的玩家列表,选择梅丽达的名字,按下OK键。
梅丽达之前一直静静地看着优纪,此时视线朝下看去,抬起右手,触碰只有自己能看到的窗口。优纪的窗口闪过【决斗邀请已被接受】的通知,然后消失。
在二人中间的地方,三十秒的倒计时开始。优纪用微微出汗的右手拔出了左腰处的刀。类别【打刀】,固有名【墨流】。刀身呈现出黑色的大马士革花纹,虽然不算稀有,但是把用起来很方便的刀。
一瞬之后,梅丽达也拔出了爱刀。类别【忍刀】,固有名【朱月】。是一把拥有朱红色直线型刀身的稀有武器。虽然比优纪的刀小一圈,但综合性能更优。
被忍刀锋利的刀尖指着的瞬间,优纪感到心口突然收缩了一下。
面对梅丽达这个敏捷忍者的攻击,想要全部回避是不可能的。很快那把武器就会刺穿、撕裂优纪的身体吧。而且,优纪也必须用自己的刀斩向梅丽达这个重要的朋友。由于是假想世界所以不会有痛感,拼上的也只是数值化的临时生命,但即便如此,这也是真正的“战斗”。
能够做到么。第一次战斗,以梅丽达作为对手,能够好好战斗么。
明明是自己希望的战斗,但心里却在畏缩。呼吸变浅,视野变小…
“…嘶…”
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想要掉头就跑。此时优纪的背后,传来了本应在几米之外看着的兰的声音。
——没事的。
——心情,一定可以传达到的。优纪认真战斗的话,一定。
“…姐姐…”
口中小声说着,身体也不再颤抖。
这场决斗,如果不是优纪而是兰来打的话,胜率可能会高一点。作为巫女,能够精确操纵多彩的符术,也可以使用打击武器【大币】近距离战斗。兰的战斗力明显比优纪高一筹。玩家等级的话比起兰当然还是梅丽达要高不少,但在飞鸟帝国中等级提升并不会带来多少数值的上升。
但是,如果在这里还是像以前一样依靠姐姐的话,即使赢得了决斗肯定也无法把优纪的想法传递给梅丽达。
对——能够传递的。优纪内心的东西,感情、意志,全部。
倒计时数字只剩五秒时发出强烈的光,然后四、三、二、一逐渐减少。优纪死死盯着那个数字。
在“零”字化作光环扩散、消失的瞬间。
“咿…呀——!!”
用最大的气势放出吼叫的同时,优纪踏向地面。
虽然动作的敏捷上来说武士不上忍者,但只有一点,斩击时的突进力是占优的。五米的距离在一跳之间缩短,优纪瞄准直立在那里的梅丽达,把上段架势的刀挥下。
然而。
近距离看到覆面之下那双跟静谧花园中一样的绿色眼睛,两臂瞬间不受控制地感到一阵硬直。墨色的刀身微震了一下,朝轨道右边偏去。以怪物做对手的话这点失误算不上什么问题,但梅丽达这样的熟练玩家是不会放走这次机会的。
空气“咻”的一声发出轻响,梅丽达以近乎瞬间移动的速度向左回避。优纪的斩击只是徒劳地撕裂虚空,发出一下淡淡的光效。
接着,左肩传来强烈的冲击,优纪毫无抵抗地被击飞,摔倒了地面上。
捕捉到视野角落处的LP条少了近一成,优纪趁势继续翻滚,拉开距离后才站起来。
优纪再次架起剑,看到梅丽达刺出的却并非右手的忍刀,而是左掌。
虽说忍者有体术技能,但空手,或者凭借护肩的袖铠的一击竟然就能削减LP条的一成。认识到这一点的优纪倒吸一口气。
虽然之前就明白——但是真的好强。
不,只是自以为明白而已。至今为止在玩游戏时梅丽达一直扮演着优纪和兰的辅佐角色。为了让两人能最大限度地分配到经验值,自己尽可能不对怪物造成伤害。
梅丽达的实力只展现了很小的一角。
想到这个,优纪就无法再次进攻,只是固立原地。此时耳中传来平静的声音:
“…我最初也是这样啊”
覆面之下的嘴角浮现出淡淡的微笑。
“SAO封测时,首次跟玩家决斗时,缩手缩脚根本无法进攻。因为跟攻击屏幕上的角色完全不一样啊。虽然心里明白这并非真人,只是假想体而已。但身体就是跟不上呀…过了两周后才能够好好决斗。”
“…为什么,后来就能够战斗了?”
面向对战对手的忍者,优纪不由自主地问了出来。然后,梅丽达像是陷入回忆一般,抬头看向阴郁的天空,小声说道:
“…跟一个和我一样使单手剑的人战斗时,听他说了一些话。他说决斗并非单纯的相互厮杀,剑与剑相交时会传达一些东西。这在既存的网络游戏、VRMMO,甚至现实世界的体育比赛中都是一样的。所以,刚才听到优纪说要决斗的时候,其实稍微有些吃惊的。”
(译者:你说的不是某个一身黑衣的家伙,对吧…)
没错——优纪确实有想向梅丽达传达的东西。虽然很难用语言表述,那是一种在胸中热烈卷动的感情。因为觉得通过剑与剑或许就能传达了,才向梅丽达提出了决斗申请。
像开始那样缩手缩脚就什么也传达不了。必须跨越恐惧和踌躇,向前迈进。向前,向前,径直向前…直到梅丽达的内心。
“…不正面冲突一番,是传达不了呢。”
(译者注:这是第七卷中优纪对亚丝娜说的原句…)
像是听到了优纪对自己小声说的那句话,梅丽达点了点头。右手的忍刀转了一圈,然后斜向反持在身前。对面的优纪则再次把打刀举到上段。
这次是梅丽达先动了。
身体大幅前倾,化作一阵浅草色的风从正面突击而来。这次不会手下留情了吧。必须想办法防下或者回避忍刀的超高速斩击,然后趁势反击。优纪凝视着反射出昏暗阳光的朱红色刀身,此时——
——不要看刀,要盯住梅丽达的全身,小优!
感到身后传来这样的声音。瞬间,优纪睁大了眼睛,狭窄的视野一下子扩大。
梅丽达的右手把忍刀架在身前,左手隐藏在刀的阴影里看不清楚,只看到拳中握着什么闪闪发光的东西。
——刀是假动作。初击是左手的…手里剑!
梅丽达左手模糊的刹那,优纪一瞬间捕捉到了一抹反射的光,立即把手中握着的剑挥下。
叮!一阵清脆的金属声响起,白色的花火四散。被优纪的刀弹飞的十字形手里剑,旋转着朝梅丽达飞回去。这是武士的固有技能【打反】的效果。
“嘶…!”
忍者漏出一小口气,用右手的忍刀再次把手里剑弹飞。无视消失在右斜上方的反射光,优纪朝着姿势崩溃的梅丽达,深深踏出一步。
距离足够,没什么好犹豫的。
这一斩,不为获胜,不为怨愁,也不为杀死对方。只为传达梅丽达帮忙锻炼的技术…以及前方存在之物,才挥下此剑。
“哦…啦啦啦啦!”
随着一声吼叫,手腕反转,由下段向上斩去。梅丽达保持着一个不稳的姿势向后跳去,想要拉开距离,而黑色的刀刃径直斩入其怀中。
随着“咔嚓”一声效果音,一阵沉重的手感划过。从优纪高高挥起的刀刃上,深红的光芒向空中更高处延伸。梅丽达头上显示的HP条一下减少了一成五。
如果是对怪物战的战术的话,这里应该招出GrandCircle发动剑技,给硬直中的敌人以大幅伤害。
但是恐怕只是中了这一击,梅丽达就不会再露出之前的破绽了吧。追上去普通攻击——但是会在这一击上压上自己的一切。
爱刀第三次举到大上段。
对面的梅丽达正想利用上斩的势头向后方空翻。没有放过她着地瞬间产生的破绽,优纪拼命踏击地面。
“哈——!”
迸发出自心底的吼叫,就要打出集中浑身力量的一击,在此瞬间。
空气中发出“当!”的一声。
梅丽达在空中把身体抱成团,看着正下方的优纪,两脚在空无一物的半空中踢了一下。忍者的固有技能【二段跳】。
“呀——!”
梅丽达在这场战斗中第一次放出气势,突进而来。右手的忍刀闪着朱红色的光向优纪的喉咙迫近。
虽然斩击的速度本身是身为忍者的梅丽达比较快,但先动的人是优纪。现状来说双方的时机差不多。但是这里要是谁先败给恐惧心理,动作延迟一瞬的话,就会吃到另一方的痛击。
优纪想要传达给梅丽达的事,就是自己会变得更强,更强。
在封闭的死亡游戏SAO之外,世界是无限大的。不管是在假想世界还是在现实世界,仍会有大量的邂逅在等待,大量的故事要书写。
——无论哪里,我都会带你去。
——为梅丽达寻找新的命运。
——所以……!
“……——啊——!!“
优纪的视野里,白色的光呈放射状扩散。从假想体的全身放出的闪光粒子像小星星一样飘散。被刀刃压迫的空气的抵抗力增强到极限,即将突破的感觉流遍全身——
在完全的静寂中,优纪的刀化作一线闪光挥下。
只迟了一瞬,梅丽达的忍刀擦过脖子左侧划向后方。
保持着刀挥下的姿势,优纪一动也没法动。世界的声音回来后,颈部的伤口发出“咻啪”的效果音,喷出深红的光效。LP条又减少了两成以上。
踉踉跄跄地转过身来,看到梅丽达也保持着忍刀挥过的姿势硬直在原地。
突然,从忍者装束的左肩到后背无声裂开,喷溅出大量的赤红色光效。梅丽达剩下八成五的LP条开始急速减少,降了差不多五成才停止。
突然,随着一声“咚咚”的太鼓的声音,显示决斗结果的视窗出现,把优纪吓得漏出一声“啊”。把双眼瞪大,还眨了几次,才确定窗口里确实写着“胜者:优纪”几个大字。
“为、为什么呀…还没有…”
优纪慌慌张张叫道。这是梅丽达缓缓站起身面向这边,把忍刀收回腰间的刀鞘中,笑着说道:
“飞鸟的决斗,除了战至一方死亡为止的【生死斗】模式之外,还有到LP减少一半就会结束的【比试】模式哦。由于被挑战一方的我选择的是比试模式,所以这场决斗是优纪的完胜。…祝贺你,真的变强了啊,我都吃了一惊。”
35ebda198618367a56c69faf28738bd4b21ce5b4
“…呃,那个…”
刚想说今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之类的话,优纪突然想起了什么,呆呆地站在了原地。
决斗赢了,大概。但是在此之上有没有把想法传达给梅丽达就不知道了。看着平静地微笑着的梅丽达,那身姿现在也像是就要溶入阳光消失一般虚幻。优纪连刀都忘了收,情不自禁地开口说道:
“…如果我真的变强了的话,那也是多亏了梅丽达的帮助。梅丽达交给了我各种各样的事,这才能变强的啊。我说过要为梅丽达寻找为之燃烧生命的事吧。虽然那是什么现在还不知道…但是,我保证。我会变得更强,无论什么地方…无论什么地方…”
战斗之中体会到的事,无论如何都想要用语言表达出来,但在这里声音却中断了。吸了几次气,正想要再寻找合适的字眼,此时梅丽达却面对优纪,把覆面扯了下来,冲她嘿嘿的笑。这个笑容,同静谧花园中首次遇见她时完全相同。
“传达到了哦,优纪”
“诶……”
“优纪的心情,通过剑完完整整地传递到了啊。不仅是对我的感情,还有其他的很多、很多东西,都传递过来了。呃…我的脑子不怎么好使,不知道该怎么说。优纪的强大…不,是更大的东西,那个…”
这次换成梅丽达支支吾吾了。
“…可能性”
平静的声音响起,梅丽达和优纪一同转头看去。
声音的主人是在巨大的杉木下旁观了二人决斗的兰。巫女浮现出和以前一样的温柔微笑,用滑行般的步伐走近二人,再次开口说道:
“可能性,对吧,梅丽达?”
“对,对!”
“啪”地打了一下响指,梅丽达不停地点头。
“优纪的身体中蕴含着好多好多的东西呢。决斗展现的强大实力,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优纪今后也会变得越来越强,越来越大。总有一天,身处各个世界的人,都会知晓优纪的名字。”
“….那种事…就凭我…”
优纪一边支支吾吾说道,一边紧盯着梅丽达的脸。现在,那副包含心事的表情已经不见了。不过,总觉得那种透明的虚幻感还没有完全消失。
梅丽达打消前往SAO的念头了么,还是说决心毫无改变呢,优纪决心问个水落石出的时候,站在右侧的兰把手搭在优纪的肩上,说出了意想之外的话:
“梅丽达,优纪。我从之前一直在考虑一件事。”
“…是什么,兰?”
“我呀,想要建立一个咱们三个组成的公会。之后慢慢增加伙伴…或者说朋友。让这个小小的圈子逐渐变大。”
说到这里,兰用左手握住了优纪的右手。接着,朝站得稍远的梅丽达径直伸出了右手。
无意识地,优纪也朝梅丽达伸出了左手。
梅丽达低头看着两人的手,露出稍微迷惘的表情回答道:
“但是,兰…我们几个…”
没错。这也是优纪在意的地方。
在VR疗养所相会的三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在跟重病抗争。加入在飞鸟帝国结成公会,而且还加入了新成员的话,就不可能永远隐瞒生病的事。终究肯定会有一天不得不把事情说明。或者——在那之前强制分别的时刻就会到来。
跟公会成员越亲近,给予双方的回忆就会越痛苦。公会最终解散也是完全可能的。这些兰本应也能想到的。
“…虽然想着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战胜疾病,把圈子扩展到各处….”
如耳语般说出这句话,兰又用坚定的声音续道:
“最初是邀请跟我们有相同境遇的人。我想静谧花园中还有很多人像我们一样想见识下外面的世界,去往更远的地方。邀请这样的人加入公会,大家一起去探索假想世界的尽头。就像梅丽达拉住我和优纪的手一样。”
一动不动地保持伸出的右手,兰的话结束了。
梅丽达像是有些吃惊一样睁大了眼睛,无言地凝视着兰。
风吹过巨大的杉木,无数的树叶沙沙作响。草原上,决斗的痕迹早已消失。与静谧花园中颜色稍有不同的蓝天上,断云静静流动。高空处,一只鹰正悠然起舞。现在的飞鸟帝国世界地图以近畿地区为中心,东起富士山,西至关门海峡——当然游戏内的名字有所不同。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地方。但下次更新听说会追加关东地区和九州地区。这个世界正不停地变大,类似AlfheimOnline的VRMMO也会渐渐增多吧。
— 一定,一定能够找到的,梅丽达。
——当去之所,当见之人,以及,当为之燃烧生命的命运。
把左手伸到极限,优纪也在心中拼命赞同。
终于——
梅丽达翡翠色的眼瞳像水面一般摇曳,清澈的光变为水滴的形状,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眼泪无声地零落,唯有这个的颜色跟静谧花园中完全相同。操着沙哑的声音,梅丽达做出了回答。
“…败给你们了,真是的…说出这种话…不就不能对下你们两个不管了嘛…”
穿着布袜的右脚原地踢踏了几下,然后像下定决心一般迈出了一步。
一步,两步,三步…梅丽达缓慢却又决然地走到二人面前,抬起双手,握住了兰的右手和优纪的左手。紧紧地,紧紧地。
“…真的是个小圈子啊”
梅丽达一副又哭又笑的表情如此说道。优纪则用尽全力握住她。
“但是,比起只有我和姐姐围成的圈,要大太多、太多了。”
浮现笑容的同时,优纪的双眼溢满了泪水。想要用手去擦,但两只手都无法抽出,只能像个孩子一样哗哗地掉眼泪。但透过被七彩的颜色扭曲的视野,还是看到梅丽达露出一个更大的笑容。
“啊哈…优纪,好夸张的表情。哭成这样的话,现实世界里眼泪也会流出来的哟。”
“没关系的啦。因为,太开心了嘛。”
优纪正拼命眨着眼睛想拭落假想的泪水,兰此时把手抽出一瞬间,用巫女装的袖子给优纪擦了擦脸。
“刚刚明明那么逞强,其实还是个爱哭鬼呢,小优。”
姐姐虽这么说,但脸颊上也有闪闪发光的东西。再次握住兰的手,优纪抬头看向天空。
刚才的鹰已经不知飞到哪里去了,但天空依然十分美丽。这天空可以说是连接着静谧花园和现实世界啊。
走吧。手牵着手,无论去往何地。为了总有一天会造访的世界,总有一天会相遇的人。
小学四年级强制转学以来一直封闭的心灵之扉,正在一点一点地打开,优纪如此感觉到。
不知道自己还剩多少时间。不过,如果生命比别人短暂的话,只要比别人步子大,跑得快就行了。虽然现实世界中只能躺在床上,但假想世界是无限大的啊。
“…差不多该回去了。”
说这话的人是梅丽达。像是为了驱散优纪和兰的不安,最后又用力握了一下手才松开。
“我跟妈妈说待到两点就回咖啡厅….优纪、兰,难得的生日,却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真的十分抱歉。”
眼看梅丽达就要深深地低下头去,兰牢牢地按住了她的双肩。
“不必道歉,梅丽达。这是个非常、非常棒的生日哟。因为梅丽达来看我们了啊。”
听到这句话,优纪立即叫道:
“我也是…我也是非常开心呀!因为…因为啊,梅丽达在那一边也要和我见面啊!”
兰吃了一惊转过头来,看到优纪朝她点点头,然后接着说道:
“那个,我呢,因为一些情况要待在无菌室里。但从旁边的监控室里可以隔着玻璃见面…虽然握不到手,但我还是想跟梅丽达相见。”
由于有Medicuboid的保密义务,即使隔着玻璃也不知道仓桥医生会不会允许见面。但是,感觉这次不会说不行。不管怎么说,这是优纪十四岁的生日啊。
“….嗯,回到那边马上就去见你哦,优纪。”
梅丽达用力点了点头,脸上虚幻的感觉已经一丝不见。
8.
“木棉季,可以了么?”
扬声器里传来仓桥医生的声音。
“可以了。”
优纪答道。
然后,优纪所在的无菌室和隔壁的监控室之间的瞬间调光玻璃一下子变得透明了。几乎跟走廊一样狭窄的房间中有三个人。仓桥医生没有穿之前的隔离服,而是身着白衣。兰还是一身睡衣的打扮。还有一个女孩坐在轮椅上,看起来年纪稍微大些。
“…生日快乐,优纪!”
第一次在现实世界中听到梅丽达的声音,跟假想世界相比略显沙哑。淡绿色的针织帽下,脸颊瘦削,皮肤也呈现青白。但是大大的眼瞳中寄宿着强烈的光,闪闪发亮。
“谢谢…谢谢你,梅丽达。”
虽然禁止接触玻璃,优纪还是尽可能地一边探出身体一边答道。接着梅丽达摇着轮椅前进了几十厘米,紧贴着厚厚的调光玻璃露出微笑。
“无论兰还是优纪,都跟那边的样子好像啊…抱歉,我给你们两个带了花,可是进不了那个房间。”
梅丽达的膝上确实放着一小束花。
“没事没事,能够这样让我看看就足够了!很漂亮啊…真的谢谢你,梅丽达”
看着优纪慌忙道谢,梅丽达从花束下伸出右手,停在靠近玻璃的地方。似乎拿着一个什么小东西,优纪的视线投注在缓缓握住的拳头上。
“那个…优纪,还有兰。代替礼物,我给你们一个承诺。绝不…再说要去那个世界的话。这就是证明。”
梅丽达又抬起左手,从右手掌中捏起一个薄薄的方形的东西——那是一枚存储卡。
标签上印着的logo上的那串比米粒还小的文字,清楚地映在优纪眼中。
Sword Art Online。
梅丽达安详地闭上眼睛,嘴唇微微动了动。虽然没有被麦克风捕捉到,但优纪的耳中确确实实听到了“永别了”几个字。
梅丽达的手指用力,轻轻颤动——终于,存储卡发出一声清脆的“咔吧”,断成了两截。

警察厅提案的SAO被害者Nerve Gear强制解除计划最终也没有施行。在计划准备完成之前,死亡游戏就被通关,约有六千名生存者回到了现实世界。
这是优纪和兰的十四岁生日,暨Sleeping Knights公会成立之日大约半年后的事情。
(终)

 

3 条回应
  1. Sirius🌟2019-7-3 · 18:48

    Yuuki forever

  2. 渊墨2020-1-13 · 17:27

    优纪进入妖精游戏的原因,优纪叫亚丝娜“姐姐”的原因,优纪姐姐为何消失了的原因……在这里,全都交代了出来!!!

  3. 渊墨2020-1-13 · 17:40

    “…不正面冲突一番,是传达不了呢。”
    (译者注:这是第七卷中优纪对亚丝娜说的原句…)

    原来如此呀!原来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