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rialEdition

[2021精修][合集][刀剑神域][Sugary Days]

Heathcliff · 11月10日 · 2021年

10


距离上次造访过了约二十四小时的阿尔格特的杂货店,和昨天一样就那么几个客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家店的常客都不和店主闲聊,而是喜欢在店里默默地挑选商品。购买道具时候也是,有很多玩家不采取能够跟店主商量价格的直接交易方式,而是通过交易窗口迅速结束。

因此,巨汉店主今天也背对着顾客,在柜台深处的机器上检查着刚买到的道具。但是该说他不愧是攻略组的一员吗,我和亚丝娜踏着发出黑色光泽的地板、向他接近的时候,他似乎仅凭脚步声就注意到了我们,将转椅转了过来。

「噢!」

我向他打了招呼,沉默不语的店主向我投来极度不信任的视线。

「喂喂,怎么用这种眼神看客人啊?」

我下意识地吐槽,店主——斧商人艾基尔总算动起了紧闭的嘴。

「你这家伙连续两天出现只会让人有不好的预感。拜托了,别给我下比昨天那种还麻烦的订单了啊。」

「不不,今天是简单的委托哦。我有一个道具想让你鉴定一下。」

听到我的这番话,艾基尔总算解除了警戒。

「什么嘛,你倒是早点说啊。鉴定什么的小菜一碟。亚丝娜也来了啊,要喝点茶吗?」

对于店主这番跟我待遇完全不同的话语,亚丝娜笑着道谢:

「谢谢你,艾基尔先生。但是你还在营业中,就不麻烦了。下次我会带点心过来的,那个时候再承蒙款待了。」

「噢,那我就期待着了。……那么,是什么东西?」

艾基尔将脸朝向我,我快速地在窗口操作着,将那个可疑的道具实体化,再把伴随着微弱的音效显现了实体的道具轻轻地放在柜台上。

看到巨大铁钉的一瞬间,艾基尔皱起了浓密的眉毛。

「这是什么,不是短锥呢。桩……也不是呢,手里剑……也不像……」

低沉的声音渐渐减速,然后戛然而止。保持着嘴巴微张的样子,艾基尔慢慢地伸出了右手,拿起了大铁钉。像是确认着它的手感一样,在手中反复地握紧。最终,我什么也没说,他碰了一下钉子,开始鉴定。

经过了短暂的等待时间,属性窗口弹了出来。艾基尔瞥了一眼,有一瞬间睁大了眼睛。看到他的那个反应,我也差不多确定了,尽管如此我也缄口不言,等待着斧战士的回答。

过了几秒之后,艾基尔抬起头,用有些恍惚的表情看着我,开口说道:

「你们……是从哪,得到这个的?」

结果,我和亚丝娜登上了店铺的二楼,被店主用茶点招待了一番。因为艾基尔趁着店里没有客人的时候急急忙忙地关了店,把我们赶到楼上去。

几分钟后出现在二楼客厅的巨汉端来了放着三个茶杯的托盘。将散发着咖啡香气的茶杯放在餐桌上、摆好盛着牛奶和砂糖的小壶之后,他在我们面前坐了下来。

托盘上还留着最后一样物品。就是那个麻烦的大钉子。

在我和亚丝娜把牛奶和砂糖加进咖啡的时候,店主喝了一口黑咖啡,总算开了口。

「第22层的森林……吗。从我把这个东西当做标记来用已经过去一年多了,本以为已经破破烂烂的了,没想到看起来还像新的一样啊……」

听到他的这番话,我和亚丝娜看了彼此一眼。这么说来,被证实的也只有艾基尔曾经砍倒过那棵胡桃木巨树这件事而已,他和马赫克尔之间的关系仍未明了。我为了避免焦急地问这问那,而把话题联系起来。

「如果插到地上,或是同一棵树的圆木素材上的话早就坏了吧。那个《树屋的根钉》,似乎只要插进活树上就不会减少耐久度呢……」

「这么一说,感觉好像在哪听到过这些。」

艾基尔小声嘟哝道,靠在椅背上,将双臂交叉在脑后。眼睛像是眺望着远处一样朝向窗外,沉默了足足十秒之后,他再次开口:

「……那是,我还担任《Two-handed Builders》的会长的时候……」

难得艾基尔少见地开始向我们叙旧,一定不能打断他——尽管这么想,我却反射性地插嘴道:

「等一下,那是什么?」

「什么……是公会的名字啊。」

「诶……诶诶诶诶!?不是《老大哥军团》吗!?」

我大叫道,艾基尔和亚丝娜惊讶地看着我。

「当然不是啦,要是起那种公会名的话不是只有男性才能加入了吗。」

「我可是知道的哦,正式名称。」

「不……但是……」

实际上公会成员不都是老大哥嘛!把这句话吞进肚子里,我催促他继续说下去。

「不,抱歉。你继续吧……」

接着,艾基尔又喝了一口咖啡,清了清嗓子之后重整态势。

「……总之,那是我还是Two-handers的会长时的事情了。」

那是公会名的略称,这我至少也还是知道的,我老老实实地点点头。

「怎么说呢,那个时候,我对作为攻略组一员在持续最前线战斗这件事感到了迷茫……想要暂时独自思考一下,晚上就在各处的森林里伐木。以不会活动的树木为对手,一个劲地挥动斧头之后,感觉头脑变得清醒了。」

那种心情,我也能理解。虽然没有砍过树,但是在长时间持续通过单刷机械式地提升等级和技能之后,就会产生处于冥想状态的感觉……偶尔也会有这种情况。

但是艾基尔不愧是商人,他笑了一下,补充道:

「而且,通过伐木提升技能时获得的圆木相当值钱。一开始是低价出售给最近的城镇的NPC,当时工匠玩家也逐渐增加起来,那个时候就变成卖给木工师了……。然后某一天,那个木匠向我提出了奇怪的委托。」

「奇怪的委托……?」

亚丝娜重复了一遍这句话,艾基尔挑起一边的眉毛看向她。

「没错。她说想让我尽可能多地收集多种高稀有度的珍贵木材……。虽然我也可以轻松地接下这种委托,但是这个委托意外的棘手……。关于树木,我一个外行人也不知道稀有的木材有什么区别,还有你也知道,艾恩葛朗特的树就算被砍倒了,过几个小时或者几天就会复活吧?如果不做上标记的话,就不知道哪些是之前砍过的树了。所以,我跟委托人这么说了之后……」

「她就给你做了这个钉子,对吧?」

这次我插嘴说道。斧商人将视线再次移回托盘中的大钉,点了点头。

「嗯。当时连这是干什么用的钉子、为什么不会坏掉也不知道就用了……这样啊,那是树屋的材料啊……」

「那么……委托完成了吗?」

「虽然花了很多时间呢。分辨稀有树木的问题,也因为木匠本人也和我一起去伐木而解决了。说起来,好像在第22层发现了一棵粗壮的胡桃树来着……虽然那棵树不是木匠要找的树,但是我们把它带到了主城区的NPC家具店里,在那里加工成了一张巨大的餐桌。那可是个绝品啊……不过价格也是出奇的高。虽然拜托了那家店来卖,说不定还没卖出去啊……」

趁着艾基尔一脸怀念地望着天花板的空隙,我和亚丝娜快速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目前已经可以说是大致确定了。眼前这位斧商人,就是砍倒现在摆在我家客厅的那张整木桌子的原材料的人。也就是说艾基尔曾经是木工师马赫克尔的交易对象……这么说也就是搭档一样的存在。

我试着在脑内将光头巨汉斧战士和戴着漩涡眼镜的小个子木匠放在一起。怎么想都非常不搭,但是实际上看起来又好像意外地相配,要推测他们两人是什么关系还为时过早。

马赫克尔在一个月前,离开了一直开着的店铺,隐居在第三层的主街区兹穆弗特。据她所说,这么做的理由是「发现了弩炮的制作配方」,但是艾基尔看到我们委托他收集的材料道具列表时,也没发现那是弩炮的材料。也就是说,马赫克尔对曾经的交易对象艾基尔也没有说明隐居的来龙去脉。

在快速地进行着思考的我的面前,艾基尔将自己的咖啡一饮而尽,然后说道:

「……那之后过了一周左右吧,木匠找到了她想要的木材。虽然是个很麻烦的委托,但是她也好好地付了钱,还给了我赠品……」

「赠品……?」

我和亚丝娜歪起了头,艾基尔沉默地站了起来,触碰了一下放在房间角落的长柜,将房间储存菜单滑动了许久,最终将一把双手斧实体化。

因为长期使用,那把双手斧发出微弱的光芒。我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虽然不是现在的最前线通用的规格,但曾是过去相当有名的武器。我隐隐约约地记得很久以前的一段时期里,艾基尔一直用这把斧头在最前线和楼层BOSS交战。

「……她用《长柄武器制作》技能,给你做了这把武器……对吧?」

听到亚丝娜的提问,艾基尔重重地点头。

双手斧、斧枪和矛这些长柄武器通常都是全金属制成的。虽然也有柄是木制的类型,但是耐久度相对的要低一些。

不过,在使用长柄武器的玩家之中,也有少数人喜欢木柄,据他们所说,木柄武器的《暴击率》高于全金属型。

SAO的武器属性中不会明确标明暴击率的数值,暴击率的定义本身也很模糊,只能通过持有者的体感来计量。然而我的主武器是单手剑,基本上都是全金属制的——虽然有把手是木制的剑,但是握住的手感很奇怪——因此也很难讲。使用细剑的亚丝娜大概也是一样吧。而且,在这个浮游城中研究暴击率就像陷入一个大沼泽,恐怕不是人们应该踏入的世界吧。

【rkl:在不能拆包获取具体数值的情况下,搞检证需要大量的实际测试和统计分析……】

此时此刻,艾基尔以一脸感概良多的表情望着的双手斧的长柄,是由有着黑色光泽的木材制成的。因为长期使用,手柄和斧头上刻下了无数细细的划痕,但是斧刃闪烁着锐利的光芒,看起来似乎还能使用。

「……那把斧头,看上去还能在BOSS战使用一段时间啊。」

听到我的话,艾基尔再次点了点他的光头。

「嗯,我被这家伙救了好几次啊。在危急关头,总能打出暴击。」

「诶诶诶?」

我和亚丝娜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木柄的暴击率比较高的传闻,是真的吗?」

「哎呀,谁知道呢……」

明明是自己说的,斧商人却咧开厚厚的嘴唇,微微一笑。

「应该不是准确地标明数据。作为商人,就先让我回答是神秘现象吧。但是……」

在这里停顿了一下,艾基尔轻轻抚摸了一下伤痕累累的木柄,以少见的有些感伤的口吻继续说道:

「……作为斧战士,不管哪一把武器,都和材质、属性无关……正因如此,才能感受到NPC出售的量产品和持有者倾注了感情的惯用武器,哪一个才是称手的武器。」

【rkl:这里又要扯到日本人那专属品优于量产品的奇怪认知了……当然手感这种东西也未必完全是玄学,你看毛子原厂的AK47和我们的56冲上手肯定不是一个感觉。】

「嗯……我也这么认为。」

亚丝娜微笑地点了点头,我也只能表示赞同。而且,如果是反对这种意见的玩家,也不可能拿着早在第50层就掉落的武器,一直强化并且用到第75层吧。

当然,我现在使用的《Elucidator》和《Dark Repulsor》,也和以往的爱剑们一样,总有不得不换掉的一天。但是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也不会卖掉它们,或是把它们铸为材料,而是收进仓库深处,小心翼翼地保管好。就像艾基尔将马赫克尔制作的双手斧保存了一年多那样。

这个想法将我拉回当前的谜团,我悄悄地弯起了膝盖上的手指,陷入了思考。

一年前,木工师马赫克尔拜托艾基尔尽可能多地收集稀有的A级和S级树木的原木——也就是2023年的9月左右。

艾基尔正式开始经商应该是在攻略了第50层之后,即2024年的1月。

接着,马赫克尔发现弩炮的复合配方、隐居于第3层主城区兹穆弗特是距今一个月以前,也就是2024年9月——。

这些事情之间有什么相关性吗?而且为什么事到如今马赫克尔会想要制作弩炮呢?

或许这些不是我和亚丝娜应该插手的事情。但是如果马赫克尔打算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我们无法袖手旁观。能够问出这些事情的,只有疑似一年前和她有过搭档关系的艾基尔了。

对话告一段落,邻座的亚丝娜用手肘轻轻地戳了戳我的侧腹。可能是想说差不多该进入正题了,但是一旦知道了我们要找的人是熟人艾基尔之后,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不知道艾基尔有没有注意到我不自然的沉默,他站了起来,将木柄的双手斧放回仓库,然后喝了一口黑咖啡,拿起了桌上的金属件——《树屋的根钉》。

「……话说,为什么又来找我鉴定这玩意儿?虽然是没怎么看到过的道具,但是也不是昂贵的稀有物品吧?……还是说,这个钉子上有什么标记只有我才能解开……」

「啊——诶——唔——」

我发出了幼儿一般的低语,艾基尔向我投来了怀疑的视线。旁边的亚丝娜也轻轻叹了一口气。但是,如果,万一艾基尔和马赫克尔曾经是恋人,现在断绝联系也是因为恋爱纠葛的话……这样一想,身为高一男生的我是不是永远都说不出口了。

「艾基尔先生。」

可能是觉得没法指望我了,亚丝娜稍微坐直身子,开口说道。

「前不久,我们有拜托过你收集材料道具吧?」

「是啊。」

艾基尔点点头,然后望向天花板。

「我记得是……三十个Solidite铸块、二十个Accudite铸块、十个熟成柚木圆木、八个巨岩龙之腱……对吧?」

「真、真亏你记得啊,连个数都记得这么清楚。」

我下意识地插了一句,斧商人嘿嘿一笑。

「连这点记忆力都没有怎么能当得了商人……并非如此,其实是我有点在意那是做什么的材料,就稍微调查了一下,但是没有找到对应的配方,所以我也很好奇。」

「其实……」

深吸了一口气,亚丝娜开了口。

「……那是,バリスタ的配方。我们也被某人拜托收集材料道具……」

「バリスタ……?」

艾基尔重复了一遍这个词语,眉间显现出深深的痕迹。

「那个东西,当然不是指咖啡师……而是巨大的弓吧?」

「嗯,就是弩炮。」

我用日语翻译了一遍,艾基尔没有看我,而是低头注视着右手握住的咖啡杯。

「也就是说……拜托你们收集材料的,是木工师马赫克尔,吗?」

「……!!」

终于从艾基尔的口中听到那个名字,我和亚丝娜下意识地对视了一下。

我们两人同时调整了坐姿,点了点头。艾基尔露出了像是放心下来一样的表情,我小声地向他确认。

「……艾基尔,拜托你收集稀有木材,并制作了刚才那把木柄斧头的人,是马赫克尔吧?」

这一次,斧商人沉默地点了点头。我轻咳了一下,继续深入话题。

「那个……你和马赫克尔,是什么关系……?」

「………………嗯……」

沉吟着思考了一番,艾基尔将宽大的身躯倚靠在椅背上。用挺拔的鼻梁后方的眼睛瞪了我一眼,有些刻意地清了清嗓子。

「我话说在前头,什么啊,那个……我们可不是像你和亚丝娜的那种关系。」

「哈……?」

还来不及消化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语之中的深意,我看了一眼旁边的座位,亚丝娜面无表情……也不完全是这样,她的脸上微微泛起红晕。我这才总算理解了艾基尔想表达的意思,机械地摇了摇头。

「啊,啊,原来如此啊……话说,感觉有点意外啊。我还以为,肯定是什么复杂的关系……」

「才没那回事。话说在前头,我在那边已经有妻子了。」

「诶!」

发出惊呼的不是我,而是亚丝娜。她保持端着杯子的姿势,向前探出身子,接二连三地说个不停。

「艾基尔先生,你已经结婚了吗!?『那边』,是指现实世界吧。你的夫人在哪里……」

话还没说完,亚丝娜闭上了嘴,太过迅速以至于发出了「吧唧」的声音。她将上身拉回椅背,然后深深低下了头。

「……对不起,谈论现实【Real】的事情是违反礼仪的呢。」

「不,不用道歉的。是我先开始这个话题的。」

这次艾基尔慌慌张张地摇摇头,等亚丝娜抬起头之后才继续往下说。

「……但是,关于我妻子的事情还是下次再聊吧。现在必须要解决马赫克尔的问题才行……。——那家伙收集制作配方的素材,是不是打算做弩炮啊。」

「我们也担心是这样,所以做了很多调查。一开始是想要定做家具,找到了她的住处……但是听了她搬迁工坊的经过,感觉太孩子气了。说不定……是不是被谁威胁而要去制作弩炮了呢……」

听到了我的推测,艾基尔瞬间睁大了眼睛,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

「不,我觉得不会的。」

「……为,为什么你这么快就能下结论啊。」

「因为啊,马赫克尔她……」

话语在此处中断了,斧商人用左手摸了摸形状圆润的光头,然后反问我们。

「…………你们,知道那家伙为什么会成为木工师吗?」

「诶……?」

我再次和亚丝娜面面相觑,接着同时摇了摇脑袋。亚丝娜歪着头,用一副在回忆什么的表情说道:

「那个……匠人类的玩家,都存在一个『选择这条道路的明确理由』对吗?不过我的一个锻造师朋友说,她在不知不觉间就被人叫做锤使了……」

这的确像锻造商莉兹贝特会说的话,我忍住了想要苦笑的冲动。但是,在这个世界中从事工匠职业的玩家们,的确大多数人都是「一开始就选择了这条路」。因为如果在中途变更技能列表的话,即使只改变一个技能,也会对能力造成不容小觑的下降。所以,如果剑士想要转行做工匠,或是二者反过来、改变角色的话,就需要从一级开始重新修炼的苦行。我前天为了学习钓鱼技能,删除了完全没用过的双手剑技能,虽然知道对战斗力没什么影响,但是要下定决心还是需要一段时间。

马赫克尔也是在当初被困入这个死亡游戏时,就决定成为木工师的玩家——反过来说,如果不是这样的,她也不可能达到那么高的熟练度。

听到亚丝娜所说的话,艾基尔再一次摸了摸脑袋,然后嘟哝着「是吗……」,开始说道:

「嘛,的确有不少玩家是因为明确的动机而成为工匠。但是,如果这么说的话,就不能畅谈我和马赫克尔个人的事了……」

「「诶诶——!」」

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不带这样的啊!我和亚丝娜抱着这种心情大叫道,艾基尔挑起一边的眉毛,看了看我们。

「那家伙应该很看好你们。直接跟她去说吧……既然她能说出自己真正担心的事情,应该不会身处险境。」

「至、至少给点什么提示……」

对于不肯善罢甘休的我,艾基尔只考虑了三秒,然后一脸认真地说道:

「提示就是『暴击』。」

=========================

 

2 条回应

  1. O泡果奶2021-11-13 · 16:24

    进来再吃亿遍糖

  2. 雪之下邂逅2021-11-28 · 14:07

    怎么下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