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rialEdition

[2021精修][合集][刀剑神域][Sugary Days]

Heathcliff · 11月10日 · 2021年

12


10月28日,上午9点。

加入芝士的沙拉,烤得香脆的薄吐司,培根煎蛋,配上一杯咖啡。在享用了这正统又令人满足的早餐菜单之后,我和亚丝娜走出了小木屋。

我们悠闲地走在湖边的小路上,从科拉尔村的传送门转移到了第3层主城区兹姆弗特。走进东南部的巨大猴面包树大楼,顺着楼梯上了三楼。在圆形的道路上走了一会,我们在记忆中的狭窄小门前停了下来。然而——。

「…………诶……」

亚丝娜发出了这样的声音,站在她旁边的我也眨巴了好几下眼睛。

本应该挂在门旁、写着〖Mahokl’s atelier〗的招牌不见了。我赶忙握住了门把,但是把手上只传来了坚硬的手感,拒绝转动。亚丝娜从圆窗窥探着工房内部,但很快她也摇了摇头。

「完全空了。那么多的材料和工具,全都消失了……」

「不会吧……」

我灵光一现,用食指触摸了一下门的表面。浮现出来的窗口上显示的是这个房间的售价,也就是从系统上来说,这里已经不是马赫克尔的工房了。

「不会吧。」

我再一次自言自语道,然后和亚丝娜对望了三秒。

我们把估计是用来制作弩炮的一大堆材料道具送到马赫克尔的工房,以此作为报酬,让她为我们制作摇椅,这些事情应该是前天下午六点左右发生的。从那之后明明只过了不到四十个小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带着迟疑,我将最坏的可能性说出口:

【rkl:这一段两个时间的原文是「昨天下午六点」和「十五个小时」,但是川原毫无疑问把时间轴搞错了,因为摇椅是10月26号做的……所以我在译文中修正了一下。】

「应该不是被谁……比如微笑棺木的残党之类的人袭击……了吧?」

「我觉得不是。店里收拾得这么干净,只有本人才能做到吧。」

「……的确。既然如此,那就是马赫克尔在前天晚上到今天早上的这段时间里,自己决定消失不见的……」

我呆呆地望着房门,亚丝娜稍微降低声音说道:

「……我觉得,有个问题有点奇怪。」

「什么……?」

「马赫克尔小姐是为了躲避会心道的那些人,才来到了第3层吧?既然这样,那还专门建起工坊,把招牌挂在外面,不就矛盾了吗?虽然这个阶段来第3层的玩家很少,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而且这里可是主城区哦。如果有人偶然发现了这家店,情报也有可能传入了大国先生他们耳中吧。」

「原来如此……的确。实际上,阿尔戈就知道这家店呢……」

脑海中浮现出脸颊上画着三根胡子的情报商的面孔,我一瞬间想到了某种可能性,深吸了一口气。

「啊……等等,说不定……」

「怎么了?」

「虽然只不过是猜想,但是告诉阿尔戈这家店的位置的人,说不定就是马赫克尔本人……」

「诶……?」

亚丝娜一脸诧异,我也同样放低了音量,进行说明。

「我觉得,大国他们特地来到我住的地方,也是她提前拜托阿尔戈的。如果要找人,问情报商是最快的手段……但是,阿尔戈没有把这家店的情报卖给大国。那大概是因为,被马赫克尔委托了吧。」

「那阿尔戈小姐为什么要把这家店的位置告诉我们呢?」

「如果马赫克尔提条件,限定了可以出售店铺情报的对象的条件呢?比如……没有加入公会、战斗能力还过得去的玩家之类的。」

一瞬间,亚丝娜瞪大了眼睛。但是惊讶的神色转瞬即逝,换回了曾经让人想到「攻略之鬼」的严肃表情。

「……如果是这样,那么马赫克尔小姐一开始就是打算制作弩炮的吧。而且,之所以要制作的理由,不是用来装饰,而是投入使用……马赫克尔小姐可能不单单是消失了,而是去尝试将弩炮用于实战了……」

「那……么,会在哪……?」

「那种事情我也不清楚啦。」

她无奈地说道,这也难怪,我点了点头。

「嗯——艾恩葛朗特很广阔啊……。——但是,既然弩弓是固定式的,能使用的地方应该十分有限。像是不会被怪物接近、能够单方面攻击的……悬崖或是走廊上面之类的,深谷的隙间之类的……」

「还有就是,待在一个地方不动的怪物之类的。」

「诶诶?不管怎么说,那种方便的家伙……」

话还没说完,我小声地「啊」了一下。将近两年前的记忆像微小的气泡一样,慢慢地浮了上来,在意识的表面「啪」地裂开。

「……有的。」

「的确有呢。」

亚丝娜似乎比我先一秒想到,我和她对视了一下,同时点了点头。

紧接着,我们猛地转身,开始向着楼梯跑去。

字面意义上的,扎根于地面一动不动的怪物,的确是存在的。而且,就在这个第3层里。这应该不是偶然……马赫克尔从一开始,就打算对那家伙使用弩炮。

我们飞奔到主城区,无视街道,冲进了密林之中。当然也无视了不断出现的盯上我们的昆虫类、野兽类、植物类怪物,一路冲刺。那些实在无法避开的怪物就只有迎击了,但我和亚丝娜已经超过了90级,这里是适应等级只有10级而已的第三层。只要用右手中的爱剑《Elucidator +45》碰一下,怪物们就会不费吹灰之力地变成碎片。

我们以最短路线穿过了无法正常使用地图的「迷雾森林」,到达了南北走向的山脉。这时距离我们从兹穆弗特出发只过了十五分钟。当时进行攻略的时候我们花了一天才到达,真是恍如隔世,但是现在不是怀旧的时刻。

耸立在山脉西侧的山谷裂开了一条缝隙,只有通过这里才能到达楼层北部。不远处有座小村庄,在那里能吃到美味的鱼肉,但是现在没有时间绕远路。

我们在山谷的入口停下了脚步,亚丝娜「呼」地吐了一口气,然后说:

「虽然在意料之中,但是这里真的一个人都没有呢……」

「嘛,最近以圈外为目标的玩家也在减少,这么一来从一开始就获得凑合的装备,也能从第七层左右开始了。正因为如此,马赫克尔才选择了这一层吧……」

「……抓紧时间吧。」

听到亚丝娜的话,我点点头,踏入了幽暗的山谷中。

出没在此处的蝙蝠系怪物也不是我们的对手,但是以防万一,我们一边提防着PK玩家的出现,一边小跑着前进,就这么过了几分钟。前方变得明亮起来……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没听过的音效在耳边回响。「嘭」,空气呼啸的声音。以及「嗞嘎——」,有力的冲击声。我们提高了奔跑的速度,在蜿蜒的山谷间继续前行了二十米左右——。

前方出现了一片宛如人工体育场一般的研钵形洼地。

底面直径约有一百米左右。阳光从空中照射到地面上。和光秃秃地露出岩石的谷底不同,那里生长着茂密的青草,到处都是细小的泉眼,乍一眼看上去是一副悠闲宁静的景象,但是洼地中央矗立着一颗巨大的树,让野餐的想法化为了泡影。

粗壮的树干,纤长的树枝。树叶没几片,树皮是令人感到不适的青灰色。此外,树干中央还有由三个空洞构成的一张脸。这当然不是普通的树,而是怪物——第3层最开始的野外BOSS《The Indolent Treent》。

虽然我对indolent这个英语单词毫无印象,但是据博学的亚丝娜大小姐所说,这个单词的意识是「无精打采的」、「怠惰的」。这个名字的由来,恐怕就是因为头目在洼地正中一动不动吧。毕竟是树,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我本来是这么想的,但是SAO的树精型怪物会在进入战斗的时候从地上连根拔起,来回移动。一动不动的恐怕只有这个怠惰树精了。

马赫克尔应该也知道这一点吧。

洼地入口处有一个似曾相识的娇小背影,一个构造复杂的木制装置固定在她旁边的地面上。我们躲进附近岩石的阴影中观察情况,只见马赫克尔从地上拿起了一根超粗的箭……不,应该是短矛,然后把它安在了装置的中央。上下摆动从后端伸出去的、近似于棘轮构造的杠杆,弓弦便渐渐卷了起来。她调整准星,拉了一下垂悬在杠杆下方的绳子。「嘭」!随着一声我们在路上也听到过好几次的震动声,短矛飞了出去,扎在洼地中央的树精的树干上。

「呣咯咯噢噢噢噢噢!!」

怠惰树精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同时挥动起长长的手臂,口中不断发射出紫色的球体。球体落到地上,引起了小型的爆炸,但是够不到马赫克尔所在的地方。这的确是完全的超范围攻击——然而,这就是马赫克尔想尝试的吗?对以往一同钻研的同伴们只字不提就消失不见,不惜被人怀疑、怨恨,她想要做的事情只是这样而已吗……?

和亚丝娜进行了眼神交流之后,我从岩石的阴影处走了出来,故意发出脚步声,走到了马赫克尔的身边。

右手握着下一根箭,精雕木匠快速地转过头,看到我们的面孔之后,她漩涡眼镜下的眼睛眨了好几下,露出了微笑。

「……果然,还是被你们找到了呢。」

「毕竟以前在那个《怠惰树精》上费了不少力气。」

我如此回答道,马赫克尔再一次眨了眨双眼。

「原来如此……桐人君和小亚丝娜,以前是攻略组的啊。那也就能理解你们为什么能轻松收集到制作这家伙的材料了。」

木工师一边用左手抚摸着木制装置——弩炮的弓床,一边说道。我陷入了片刻的犹豫,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好。她正在进行的不是什么犯罪性质的事情,虽说是野外BOSS,但也只是第3层级别的,对身为暴原者首领的马赫克尔而言不存在危险性。非要说的话,就是一旦弩炮的存在被公开,会引来攻略组的大公会或者《军队》,以及PK玩家的注意吧。不过,正因如此,马赫克尔才选择了这个无人问津的地方。

代替说不出话的我,亚丝娜用冷静的声音询问道:

「马赫克尔小姐……你的目的,不是打倒那个头目吧?当然,也不是尝试用弩炮攻击……你应该还有其他的、我们想不到的目的吧……?」

「诶——为什么会那样想?」

马赫克尔一边把右手中的矛装在弓床上,一边反问道。亚丝娜流利地解释说:

「昨晚,你的同伴大国先生来我们家了。你卖给我们的桌子上似乎被施加了《物品追踪》。」

「哎呀,这个是咱给你们添麻烦了。那个人很压抑吧?」

「诶、诶诶,还好……。我们那个时候问了大国先生很多,我就在想,对于马赫克尔小姐来说,完全习得的精雕木工技能和这个弩炮是不是都是手段之一呢。」

「手段,吗?用来干什么的?」

「用来追求真暴击。」

就算被亚丝娜一语道破,马赫克尔也没有马上回答。她操纵着棘轮杠杆,卷起弓弦,瞄准目标,拉动绳子。射出的矛在空中画出平缓的弧形轨道,命中了怠惰树精的根部,迸发出极其剧烈的声音和闪光。

「刚才那下,是第九千四百五十一次的真暴击。」

马赫克尔的声音像是自言自语一般,我用了两秒左右才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我和亚丝娜对视了一下,然后用沙哑的声音问道:

「九千……?你、你在计数吗?至今为止打出暴击的次数……全部记下来了?」

「没错哦,对于数据分析这是必不可少的。」

她干脆地回答道。我呆呆地望着重新装填短矛的马赫克尔的侧脸。

虽然数次数也很不普通,但是问题是那个数字。就算我定点狩猎一整天,除了弱点暴击以外,也不知道能不能打出十次真暴击。单纯计算的话,一个月三百次,一年三千六百次……当然也不是每天都在战斗,所以经过了两年,我现在的真暴击次数大概是五六千次吧,而马赫克尔确切地打出了将近这个数字两倍的次数。

在我这么思考着的时候,木工师用用弩炮发射了新的矛,再一次打出了华丽的效果。

「九千四百五十二次……」

马赫克尔喃喃自语,我不由地向她提出了疑问。

「这……这就是你想做的事情吗?只是为了累计真暴击的次数,这就是你制造弩炮的理由吗?」

「怎么会,没那回事哦。」

「…………诶?」

她直截了当地做出了否定,我再一次哑口无言,马赫克尔向我提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提问:

「桐人君和小亚丝娜知道最近议论纷纷的那个新专有技能吗?」

「诶……知、知道……」

我口齿不清地回答道。这才注意到马赫克尔不知道我就是那个拥有「新专有技能」的人。回过头来想想,情报商发行的报纸上也没有刊登我的玩家名称,记载了我和希斯克利夫决斗过程的报道里虽然有我趴在地上的照片,但也只是背影,能认出是我的也只有相识已久的熟人吧。当然,如果问阿尔戈之类的人,应该能轻松地打听出名字,但是看来马赫克尔没有这么做。

「……咱一直以为,血盟骑士团会长的《神圣剑》是SAO唯一的专有技能。但是,并不是这样的……只要达到一定的条件就能解锁的专有机能,这个世界当中还藏着很多。」

「……难道,那个条件是……?」

亚丝娜小声询问,马赫克尔坚定地点了点头。

「虽然说不出具体的理由,但是咱坚信,只要以怪物为对手,打出一万下真暴击,就能解锁新的专有技能。但问题是……作为对手的怪物等级越低,就越难打出真暴击。」

「诶,是吗……?」

「是的。但是,只有BOSS怪是例外。在会心道的修行当中,我们会以已经被攻略的楼层的野外BOSS作为对手,磨炼真暴击的技术。尽管如此,一天能打出二十次就不错了……但是,如果有《一动不动的BOSS》和《能够远距离攻击的武器》的话……」

「就能不费力气、一个劲地增加暴击次数了……」

「没错。」

马赫克尔点点头,被漩涡眼镜遮住一半的双眼直直地盯着我。

在兹穆弗特的工房交谈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但她的眼里充斥着疯狂与执念,热情远远超过昨晚和我决斗过的大国。虽然很难直接询问,但她对身为同伴的大国等人只字不提弩炮的做法,大概是因为专有技能只有一个人才能习得……吧。

原来如此,这个人的确就是极端贯彻利己主义的暴原者们的首领,我一边在心里作出认可,一边将视线移向在洼地中挥舞双臂的怠惰树精。

令人意外的是,树精的HP条还没减少一半。大概马赫克尔使用了最低级的短矛,有意控制了伤害。就算打倒了,野外BOSS也会无限刷新,在山谷外侧也能找到很多用于制作矛的木材,就这么在这里野营,不停地用弩弓射击的话,或许不到十天就能打完剩下的五百五十次真暴击。而我也没有理由阻止她。

因为我和亚丝娜推测,驱使马赫克尔制作弩炮的理由与艾基尔有关,但这完全是我们想错了。真正的契机是第二个能使用专有技能的人的出现,那个人正是我。

「原来如此……各种疑问都解开了。抱歉打扰你了。」

我微微俯首,然后打开了储物栏,将大量囤下来的饮料和食物实体化。

「这是慰问品。虽然我们也想陪你一直打到一万次,但是条件实在不允许……」

「诶……我可以收下吗?」

马赫克尔一脸茫然,我向她笑了笑。

「嗯。顺便问一句,如果你习得和暴击有关的专有技能了,能不能带着那个弩炮一起加入攻略组呢?我想那个光头斧战士肯定也会高兴的。」

于是,小个子的木工师发出了「嗯~~」的声音,然后回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咱考虑一下。」

「那么,附赠一个情报。既然你的目标是获得专有技能,学习一下《冥想》技能,把熟练度提高到500比较好哦。」

「诶……?你为什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马赫克尔皱起了眉毛,惊讶地瞪大了镜片下方的眼睛。

「啊……桐人君,难道说,你……」

等到马赫克尔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挥挥右手,转过身去。踏入昏暗的谷底,我快速地奔跑着,亚丝娜追上我,小声问道:

「我说,冥想技能是怎么回事?我可完全没有听说过啊!」

「哎呀,因为我目前也不是很确定嘛……」

「真是的,这次不会被你糊弄过去了哦!我也对专有技能很有兴趣的!」

简直就像在低层组队的时候一样,亚丝娜弯起手指,钻着我的侧腹。我一边扭动身体躲避着她的物理攻击,一边说:

「知道了,知道了。等回家之后就跟你解释。」

「说好了哦!」

最后钻了一下我的侧腹,亚丝娜冲到我的前面,然后转过头,脸上浮现出了明媚的笑容。

「那么,去哪买个午饭然后回家吧!」

「啊,我想久违地尝尝第4层的海鲜料理。」

我这么回答的时候,后方再次传来了弩炮发射的声音。紧接着,是BOSS的咆哮。其气势之强,让人想不到只是第三层的水平,这让我们感到有些不安。但是已经没有后续攻击了,也不会发生什么事故了。

「我说,反正要去,不如在湖边的村子里……」

我话说到一半,亚丝娜轻轻地扯了扯我的大衣。我停下脚步,看向旁边,只见细剑使正以一副有些复杂的表情思考着什么。

「……怎么啦?」

「那个……呐,桐人君。马赫克尔小姐的弩炮,是系统上正式记载的武器吧?」

「那、那当然啦。能够正常地射箭……不对,射枪,并且造成了伤害。」

尽管我这么回答了,亚丝娜的表情仍然十分凝重。

「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使用弩炮所必需的武器技能是什么呢?SAO里没有弓箭技能,当然也没有弩炮技能吧。没有武器技能也能使用的武器,真的存在吗?」

「…………」

我无法立刻回答她的提问,这次轮到我陷入了沉思。

「没有武器技能也能使用武器」,这件事也不是不可能。比如,我没有学习长枪技能,也能装备斧枪,也能对怪物造成伤害。但是数值微乎其微,也发动不了剑技。 至于投掷武器,连笔直飞行都做不到。

因此,马赫克尔没有武器技能也能使用弩炮射击,就系统上而言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矛对树精百发百中,并顺利地造成了伤害,这就有点奇妙了。本来,如果矛朝着错误的方向飞去,就算侥幸击中,HP栏应该也几乎不会有所减少。

「如果……」

我小声嘟哝道,亚丝娜侧视着我的脸。

「如果弩炮是开发初期存在,但中途发生变更,和普通的弓箭一样本该被删除的武器的话……就像素材无限刷新的bug一样,系统对其实时处理,也有这种可能性啊……」

「处理……是说弩炮会突然消失之类的吗?」

「不,我觉得怎么也不会出现那种异常现象吧……比如,可能会把优点删掉……」

「优点……也就是说,没有风险地把超远距离改为……」

正当亚丝娜说到这里的时候。

山谷深处再一次响起了怠惰树精的咆哮。那阵声响比以往还更增添了五成凶暴,我和亚丝娜僵在原地。

我们对视一眼,点了下头,同时转身冲刺。眨眼间跑完了几十米,回到了巨大洼地的入口。

映入眼帘的是前方马赫克尔小小的背影,和固定在地面上的巨型弩炮。接着,在对面宛如体育场一般的洼地中央,怠惰树精扭动着粗壮的树干,疯狂地挥舞着树枝。虽然BOSS怪物偶尔会有陷入狂乱状态的情况,但我却想不起来这家伙还有这样的行动模式,我在脑海里搜索着第3层攻略时的回忆。

树精扎根的地面上出现了无数的裂痕。就连站在洼地外的我们脚下也有小幅的震动,弩炮的架子嘎吱作响。一阵强烈的不详的预感,我打算向还没注意到我们的马赫克尔大喊中止射击。但是,就在我喊出的前一瞬。

轰隆隆隆!伴随着剧烈的震动,树精的树根从地面冒了出来。不,是拔了出来……以它自身的意志。

无数根粗壮的树根伸向四面八方,只用了不到十秒就完全抽离了地面。这时,马赫克尔似乎也注意到了BOSS的异样,将一支与以往发射的廉价物品不同、一眼就能看出是高级物品的短矛实体化,装在了弩炮上。她中断了积累暴击次数,准备打倒BOSS了吧。我本以为这个猜想是正确的,可是——。

「呣咯咯咯咯噢噢噢噢噢!!」

树精用与以往完全不同的音量咆哮着,剧烈地挥动着树根,用令人意外的速度移动起来。与「怠惰」这个固有名相反的移动模式。恐怕,这并非一开始就设计好的行为,而是为了处理本不该存在的弩炮所带来的超远距离攻击,是SAO的游戏系统实时追加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发生改变的可能不只是行动模式。

马赫克尔拉动弩炮的绳子,高级短矛呜呜作响,飞射出去。笔直射出的矛完美地击中了树精的身体,但HP栏并没有减少多少。尽管如此,马赫克尔仍然打算继续装弹,我在她的身后大声呼喊。

「属性可能被强化了!收起弩炮先撤退一会儿比较好!」

紧接着,快速地回了一下头的马赫克尔用掺杂着焦急的声音回答道:

「不行,这东西安好了之后要花六十秒才能收好!」

「啥……」

我不由地和亚丝娜面面相觑。先不说安装,光是收好就要一分钟,如果发生了紧急状况,可以说是不可能收回来了吧。距离怠惰树精到达洼地边缘,大概只有四十……不,三十秒了——。

「呣咯!!」

树精再次吼叫,高高地挥起了右边的树枝。现在看来还够不到,我一边用大脑的一半如此思考,一边抱住了马赫克尔的身体,使劲向后一跃。下一秒,树枝猛地挥下,前端像是橡胶一般在空中伸展,打中了安装在三十米开外的弩炮。

仅仅一击,就砍断了价格高昂的柚木横档和支架,由龙腱捻成的弓弦脱离了别扣,在空中飞舞。看着化作碎片、散在空中的大量木材,马赫克尔和亚丝娜同时发出了「啊啊!」的叫喊。

看到为了收集材料而四处奔走努力制作出来的弩炮落得这种下场,我也感到十分悲伤,但现在无暇哀叹。在防骚扰警告出现之前,我松开了马赫克尔的身体,拔出身后的爱剑。

「呣咯咯!」

这一次树精挥下了左边的树枝,再次在空中伸展,向我们逼近。我冲在她们前面,架起爱剑挡了下来,但似乎稍微有些眩晕,一阵冲击贯穿全身。这是40层,不,50层水平的手感。

「……要是想逃走的话也能逃……」

我转过头如此说道,亚丝娜轻轻地摇了摇头。

「万一有第3层水平的玩家来就很危险了。」

「也是呢……。只能打倒它了吧。」

虽然我和亚丝娜的等级已经超过了90,但是两个人打50层水平的野外BOSS也决不轻松。我看了一眼静立不动的马赫克尔,然后快速地操纵着窗口。背后出现了另一把爱剑,我用左手拔出了这把莉兹贝特武器店打造的《Dark Repulsor》。一瞬间,马赫克尔瞪大了双眼。

拔出了同样由莉兹贝特制作的细剑《Lambent Light》的亚丝娜对马赫克尔说:

「马赫克尔小姐,我们去打倒那个怪物,请你在这里等我们。」

「…………不。」

木工师冷静下来,快速地摇了摇头,呼出了窗口。难道她打算再装一台新的弩炮吗……虽然我这么想,但在她右手中实体化的是一根短棍。与昨晚交手过的大国的双手棍相比,这根短棍的粗细只有不到它的一半,但是可以看出武器的等级远在它之上。虽然没有根据,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可能就是从以前艾基尔收集的稀有木材中精心挑选制作而成的。

「咱也要战斗。毕竟那个树精会强化也是因为咱的错。」

我一时间陷入了困惑,但马赫克尔本来也不是生产职业,而是战斗职业的玩家。而且,还是将一切奉献给真暴击研究的「会心道」的首领。既然这样的玩家说要战斗,那我们也不能阻拦。

「……明白了。」

我快速发出组队邀请,马赫克尔也不带一丝犹豫地接受了,视野左上角出现了第三条HP栏。我们点头示意,从山谷间冲向洼地,朝着巨大的BOSS怪物迅猛冲刺。

=========================

 

2 条回应

  1. O泡果奶2021-11-13 · 16:24

    进来再吃亿遍糖

  2. 雪之下邂逅2021-11-28 · 14:07

    怎么下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