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rialEdition

[2021精修][合集][刀剑神域][Sugary Days]

Heathcliff · 11月10日 · 2021年

 

1


「说起来……不办的话真的好吗?那个……像是婚礼一样的东西。」

听到我的问题,用双手握着茶杯的亚丝娜「嗯」了一下,歪起了头。

窗外的黄昏景色已经接近消散,购入后增设的无数台灯的灯光在小木屋的起居室内摇曳。原本,三个房间的个性化改造还远未完成,如今这个房间里只有初期状态的餐桌和沙发,厨房里只有一套厨具,卧室里也只放了双人床。不过木制的地板和墙壁甚是温暖,在木屋内置的暖炉里,真正的(虽然只是在这个世界里)火焰正发出啪啪的声响。

坐在圆桌另一侧的亚丝娜略微思考了一下,抬起脸看着我,随后缓缓点了点头:

「其实我也对婚礼有点憧憬呢。之前还拜托阿修蕾小姐做了婚纱……这么看来我也和一般的女孩子一样啊。」

「嗯,对,其实我一开始就知道。」

听到我的回答,拥有《闪光》这一别名的精干剑士轻轻笑了一下,喝了一小口泛着热气的药草茶,随后把桌上的汤匙放回茶杯,换了一副表情继续说道:

「……不过呢,虽然说发生了那样的事,我们终究还是因为个人方面的原因退出了公会啊……就算现在,血盟骑士团【KoB】和圣龙联合【DDA】,还有艾基尔先生和克莱因先生等攻略组的各位,也正为攻略第75层而努力着呢。所以……我觉得举办婚礼总有点对不起大家的感觉。如果第75层成功攻略的话,倒是想要开一个小小的聚会呢。」

「……这样吗。」

我也点了点头,伸手去拿茶杯。如果举办婚礼的话,艾基尔和克莱因、莉兹贝特和西莉卡等人应该会兴高采烈地前来捧场吧——虽然没法说叫情报商阿尔戈到时候把情报买卖放在一边的可能性绝对不存在——不过最重要的,终究还是亚丝娜的感受。我从今日开始,要去尽全力回应她所真心期望的一切,这乃是因为至今为止,她不论是否在我身边,都支撑着我,鼓励着我,引导着我的缘故。

亚丝娜看着在心底偷偷定下这一决心的我,又一次露出了微笑,轻快地说道:

「我只要能在这么漂亮的家里,和桐人君两个人共同生活,就已经十分幸福了。……虽然不知道能住到什么时候,不过现在是我在艾恩葛朗特生活的两年里,最幸福的时光。」

「…………嗯,我也是。」

光是挤出这一句话就已经竭尽全力了。这是因为,我察觉到了亚丝娜的话中隐藏的意思。在第22层的这段日子,不过是短暂而微弱的阳光罢了。我们总有一天必须回到最前线,再一次过上每天都要战斗的生活。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将正要积蓄起来的焦躁的思绪赶走,随后说道:

「那么,就等第100层的攻略结束,再也不会有战斗的时候举办婚礼吧。到时候除了克莱因他们之外,再多叫些人好了。比如凯因兹先生他们,还有DDA和KoB的成员们……叫希斯克利夫的话,他会来吗……」

听到我这一提议的亚丝娜虽然睁大了眼睛,不过过了一会便带着笑容点了点头:

「这样呢。就拜托团长主持吧。」

「哇……他可能会说些很严格的话吧……」

我们两个一起笑了出来。

当然——我知道,自己说出的《攻略第100层后的婚礼》这件事无法实现,亚丝娜一定也明白这一点。大致上,如果名为SAO的这个死亡游戏被攻略,所有的玩家都会一齐注销,再也无法造访艾恩葛朗特了。

包括我和亚丝娜在内的攻略组成员,都是为了完成将所有玩家从这里解放的使命而在这两年内不断战斗。在战斗的途中丧命并化为多边形碎片消失的同伴们数不胜数。所以,我决不允许自己将如今从心底深处浮现而出的这份模糊的心情化为语言。

代替语言的,乃是行动。我从白木餐椅上站起,绕着桌子向前走了两步。亚丝娜也几乎同时站起,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为了压制自己的不安和焦躁,紧紧地抱住了亚丝娜。这并非交换结婚请求时一样平和的拥抱,而是屈从于想要感受亚丝娜的全部存在的冲动之举。由于我和亚丝娜都解除了金属装备,虽然纤细但却充满了量感的身体的密度传到了我的身体各处。

「亚丝娜……」

我一边低声呼唤着她的名字,一边将脸埋在她如丝绢般柔软而散发着清香的头发之间。当我将自己的全部感觉集中于双臂之间这爱恋到近乎发狂的存在之时,突然察觉到了身体下方的像是异样的麻木一样的东西。

虽然异样,但这一感觉却并非初次出现。昨天在坐落于第61层主城区塞尔穆布鲁克的亚丝娜的房间里,被囚禁于SAO中的我第一次知道,这个世界的虚拟体也存在食欲和睡眠欲之外的本能欲望。那是位于主菜单窗口〖SETTINGS〗标签内容的让人想要质疑「到底谁会注意到」的深处的,点击某个微小按钮的说明文字的链接时才会出现的一个选择框【Check Box】。将其设置为ON时,我们这些玩家的虚拟体,便会获得某个功能……或者说,是将这一功能取回。

到底是SAO开发团队里的谁准备了这一选项?我想应该不是死亡游戏的主谋——茅场晶彦。我记得,在被关进这个死亡游戏之前不久的一篇我曾在现实世界读过的杂志文章中,开发团队的数名成员曾隐约透露过对游戏审查机构的伦理代码的不满。这一在开发中的版本内被他们为娱乐而加载,又在正式贩售版中被删除的功能,在SAO变为死亡游戏后又因为某个原因而复活了……这便是我擅自想象的内容。

这一名为《解除伦理代码设置》的功能,我从昨夜以来就一直设置为ON。因此,感情向某个方向升级时,我自己的虚拟体身上便会发生某类变化——

虽然我慌忙地想要闪开,但却因为亚丝娜的双臂绕到了我背后而无法做到。她大概也察觉了我的反应,纤细的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

「对、对不起……」

虽然我小声致歉,不过亚丝娜却并没有放开我,而是抬起了染成一片樱色的脸,在极度靠近我的距离耳语:

「……我已经是桐人君的妻子了哦。」

「嗯,对……」

「……到那边的房间去吧。」

厨房吗?虽然我想开个玩笑,不过还是打住了。我沉默着点了点头,走向与另一个房间连着的门。

随着我们从明亮的起居室移动到昏暗的卧室,台灯的光也熄灭了。虽然光源只有从西侧的窗户射入房间的紫色残阳,不过在我完全习得的索敌技能效果下,可以清晰地看到亚丝娜的身影。虽然她脱去了金属防具、手套和靴子,但仍穿着我熟知的,血盟骑士团配色的骑士服。面对她那凛然的剑士之姿,我的欲望变得更为强烈。

【rkl:哦哟,制服pl……算了这都多少年过去了,能出的体裁估计都出了个遍了。】

亚丝娜不知是不是察觉了这一变化,将垂下的双手在身体前方握紧,以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说道:

「这个时候……应该,让男孩子……来脱才对吧?」

「诶……那,那个,要怎么……」

我在死亡游戏开始前不过是个网游中毒者的初中二年级学生,对这样的问题自然无法立刻回答。不过若真是如此,我也不得不去努力了。深呼吸了一下后,我向亚丝娜前进一步,伸出右手——

「……等等,这个,好像做不到吧……」

据我所知,哪怕是戒指,只要不是自己的装备,都没有将其解除的方法。要说仅存的可能性,就是通过损耗耐久度将其破坏,不过现在这种场合我可做不出这种事。亚丝娜抬起眼睛看着僵住的我,红着脸「呵」地笑了一下说道:

「抱歉,开玩笑的。」

——又是这种从前戏就被牵着走的节奏。

这样的危机感在亚丝娜开启窗口按下装备人偶的《衣服全解除》按钮的瞬间就被卷走了。骑士服和袜子化为光之粒子消失,穿在她的虚拟体上的,只有织有少许蕾丝的白色内衣。

我就这样看着亚丝娜那带着复杂的纹理感的肌肤和足以否定其多边形构造本质的优美曲线,这时她的手脚扭扭捏捏地动了起来,轻轻嘟起了嘴:

「这样下去,又变成和昨天一样了哦。」

「哈……诶嘿……?」

我不断眨着眼睛,终于想了起来。昨晚,我面对和现在一样先脱了衣服的亚丝娜说出了失礼到不得了的话,在圈内攻击中被刻下了恐怖的感觉。绝不能重蹈覆辙。我也打开窗口,回复了一句「嗯,马上」就将衣服解除装备。虽然穿惯了的衬衫和裤子消失在了储藏格内,不过不知是不是隔壁房间仍在燃烧着的暖炉的效果,身体并不觉得有多冷。

看到身上只剩下一件黑色装备的我,亚丝娜的脸变得更红,又发动了追加攻击:

「那么……下一个按钮,我喊『准—备』然后一起按吗?」

除了颤抖着点头,我已经没法再做别的事情了。

亚丝娜的右手放在了窗口前,我也配合着将手指放在了《内衣全解除》的按钮上空。

最强公会血盟骑士团的副团长大人(暂时退团中),不知为何露出了认真的表情,吸了一口气——

「准—备!」

发出了严肃又可爱的声音。

互相对着的两根手指各向前移动了一厘米,一秒钟后,三个布质道具从房间里消失了。

再次陷入沉默的我看着解除了一切装备的亚丝娜的站姿。身为avatar这一词语来源的梵语《avatāra》,似乎有着《神佛的化身》这一本义。让我回忆起这一知识的,眼前的这个存在显得如此美丽而难以接近。

然而,我感觉到身体深处愈发强烈的欲望正在不断涌出。虽然拼命想要抑制下去,可呼吸却越来越浅,心跳开始不断加速。正当连视野都开始失去色彩而化为一片空白的时候——

「……既然想要的话,就没问题哦……因为现在的我,是只属于桐人君一个人的。」

亚丝娜用手臂微妙地覆盖住了我身体的一部分,说出了这句话——这让我的理性消失在了不知何处的次元空隙之中。

虽然双人床只不过是这个家最初就配备的附属品,不过却相当宽敞而柔软,而且弹性不错,漂亮地完成了它的任务【♥】。

【rkl:这个心型标记是我为了方便各位阅读而加上的,大家懂的都懂,我就不多讲了。】

「心跳的……声音。」

伏在我的身体上的亚丝娜,左耳对在我的胸前,低声说出了这句话。

窗外已然一片黑暗,蓝白色的月光代替夕阳斜射在房间内。我一边用右手手指玩弄着被蓝宝石般的光之粒子缠绕的亚丝娜的头发,一边低声说道:

「虚拟体的心跳,和身体的心跳同步……这是我之前听说的。」

「这样啊……」

我突然想起了某件事,对微笑着闭上眼睛的亚丝娜说道:

「我也听听亚丝娜的心跳声吧。」

听到我的这句话,亚丝娜一下子抬起眼睛,说出了我意料之外的回答:

「……好H。」

「什……怎,怎么会,都现在了还……」

「总觉得,这个说法有点H啊。……不过,可以哦。等我先听完吧。」

亚丝娜轻声回答,随后将左耳更加紧密地贴在了我的胸口。

「这个,心跳的声音……这就是桐人君真正的心脏发出来的声音吧?」

「诶……」

我稍微思索了一会后答道:

「嘛,该怎么说呢……心跳的频率确实是和本人的身体同步,但声音难道不是系统播放出的音效吗……?」

听到我的回答,亚丝娜抬起了脸,略带不满地嘟起了嘴。

「既然同步那不就是真的吗。这么说的话,现实世界【另一边】打电话时的声音,也不是真正的声音而是手机的扬声器播放出来的吧?」

「……这倒也没错。」

我点点头,新婚妻子这才恢复了好心情,微笑着再一次将耳朵贴在我的胸口。我闭上眼睛,聆听着微弱的咚咚声,脑子里缓缓思考着。

仔细想想的话,我从未在现实世界中,听过他人的心跳声音。

虽然也听过无数次电视剧或电影中的音效,但真的能不通过听诊器直接听到他人的心跳吗?就像亚丝娜现在正在做的一样,将耳朵贴在胸口的话,真的能清晰地听到咚咚的声音吗?姑且不论这些,心脏的跳动声到底又是怎样的声音呢?是肌肉收缩的声音,瓣膜开闭的声音,还是血液流动的声音……?

在这漫无边际的思考中,我也冒出了听听这个声音——纵使这是系统播放的音效——的想法,双手绕到了亚丝娜的腰间。

「诶,干什么呀?」

我将惊慌的剑士大人那纤细的身体一下子抱了起来。披在亚丝娜身上的被单落在了床上,解除了全部装备的肌肤在月光下闪着美丽的光芒。我为了达成一开始的目的,将脸贴在了亚丝娜的胸口正中。

「啊,等等……那,那个……」

我一边用双臂紧紧缠住她挣扎着的身体一边说道:

「刚才我说过我也要听亚丝娜的心跳吧。现在轮到我了!」

当我说出这句话后——

「那样的话,也不该是竖着而是横过来吧!」

亚丝娜说着就用双手咔的抓住了我的头,然后一下子往右转了九十度。

一天过去,现在已是2024年10月25日凌晨0点15分。

和亚丝娜结婚到现在已经过了七个多小时。一片夜幕之中,位于艾恩葛朗特第22层外围的小木屋里,只能听到微弱的虫鸣和远方的狼(具体来说是非活动性的怪物《Maloon Wolf》)的悲嗥。

由于直到几天前还将居所安置在纵使过了半夜,街道上也喧哗不停的第50层阿尔格特,太过寂静的环境下反倒有可能冷静不下来——虽然我在买下这个家之前也曾这样想过,但看样子这只是不必要的担心。倒不如说,像这样躺在床上,会觉得在这个世界中从未感受到的安宁萦绕在我的体内。又或者说,也许正是因为身边有与我共享体温的人,我才会有这种感觉。

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将意识集中在亚丝娜的肌肤的光滑质感,和从深处传来的微弱的声音上。

咚、咚、咚。

这心跳既不显得低沉或高亢,也和沉重与轻浮无缘。

艾恩葛朗特内的我和亚丝娜的身体无疑只是虚拟体,因而温度、触觉和味觉等等也全都是Nerve Gear生成的模拟感觉。然而,却存在着仅有的两种,从躺在现实世界某处医院的病床上的身体反馈而来的感觉——其一是呼吸,另一个则是心跳。

正如亚丝娜刚才所说的一样,我现在感觉到的亚丝娜的心跳,与她真正的心脏的搏动同步着。有点快……差不多有一分钟80下。

「……是不是有点紧张?」

听到我微微的问话,将我的头抱在胸前的亚丝娜,以略显害羞的声音回答:

「当,当然会紧张吧。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啊。」

「诶……第一次……不过,昨天……不对,已经是前天了吧,在塞尔穆布鲁克,亚丝娜的房间里……」

嘎。这次我的脖子被向左拧了一百八十度。

「才、才、才不是说那—个—事!我说的当然是第一次被人听到心跳的声音吧!」

带着反驳的想法喊出声来的亚丝娜的心跳速度上升到了每分钟100下,我慌忙点了点头。而我的这个动作,似乎引发了身体的一部分产生了超出预期的振动——

「呀」

发出奇怪声音的细剑使大人的身体僵住了。

装备全部解除还紧贴在一起的状态下,对方出现了这样的反应,刚刚十六岁的青少年能保持冷静吗。答案当然是No。

我一言不发地将头转回九十度,绕到亚丝娜背后的双臂将她紧紧抱住。

虽然已经听不到心跳声,但却传来了清晰的搏动。我将嘴唇贴在她的胸口正上方,轻轻用舌头来回舔舐。

「啊……等、等一下,已经不行了啦……」

亚丝娜小声抗议着,不过我几小时前可是确确实实地听到她说了「可以做想做的事情哦」这样的话。因此,我就做了接下来想要做的事情【♥】。

=========================

2 条回应

  1. O泡果奶2021-11-13 · 16:24

    进来再吃亿遍糖

  2. 雪之下邂逅2021-11-28 · 14:07

    怎么下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