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rialEdition

[2021精修][合集][刀剑神域][Sugary Days]

Heathcliff · 11月10日 · 2021年

 

2


我住在阿尔格特租来的居所里的时候,都要靠显示时间的窗口内设置的闹钟才能好不容易从床上爬起来。

倒也不是早上真的起不来——在玩SAO之前,也会勉勉强强赶在8点15分的预备铃时候到校——但到了这里之后,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完全养成了夜行的习惯。而这样做的理由,当然是因为狩猎场空着的深夜里能够更为有效地提升等级。

这几个月以来,我每天的日程安排大概是下面所描述的样子。

首先,早上十点钟起床。上午用来维护装备、补充消耗性道具和收集情报,稍微吃一点早午餐后就出发到圈外。

白天的主战场是最前线的楼层,在到达迷宫区的塔楼之前,一边探索尚未踏足的区域一边收集情报,到达塔楼之后就一口气点亮地图。尽管敌人很强,掉落品的质量也不错,但由于在完全未知的地图内必须优先保障自己的安全,因此这段时间的练级效率实在说不上有多高。

差不多活动到下午六点钟的时候,先回到这一层的主城区,一边在脑子里想着一天内最为乐在其中的晚饭要吃什么一边走着回去的时候,充满身体的疲劳感也还不错。

在圈内一个人享受晚饭之后,马上在临时住处睡一小会。现实世界里做出这样的事情,会直接让身体从AGI型变成VIT型(不过SAO里没有VIT),幸好在这个世界里,就算一整天都吃炸薯片,虚拟体的体型也不会发生变化……应该是这样。

从一个小时的小睡中醒来后,才是对我而言的「正戏」也就是夜间活动的开始。尽管也会在攻略进度缓慢的时候回到迷宫区,不过基本上这段时间里都只是进行自我强化的作战。如果有接下任务就先完成,反之则是一直在固定点狩猎怪物。后者肯定更为辛苦,因为如果一直在『虽然不到最前线的强度但怪物却也很强,因此略为危险』的练级点从晚上十点钟狩猎到第二天的凌晨四点钟,等到结束的时候整个人都会垮掉。

最后集中所剩不多的精神回到主城区,这次通过转移门返回阿尔格特。回到自己的居所,把窗帘拉好,遮住外面射入的明媚朝阳,然后像烂泥一样从早上五点睡到十点钟。

整理下来,每天用于睡眠的时间有六个小时,攻略和提升经验占了十二小时,分配给移动、就餐和休息的时间则是六个小时。

如果是现实世界里玩的旧式MMO的话,应该不会没有一天花二十个小时玩游戏的强者。我在刚刚被关进这个死亡游戏的时候,以及初次加入的公会全灭的时候,也曾做过这样乱来地提升等级的事情。

然而,我在当时的战斗中感觉到,如果再这样靠消耗自己的精神来提升等级,只怕总有一天会无路可走。

【rkl:此处的原文为「スペードのエースを引き当てる」,黑桃A在流行的民俗传说中有死亡之牌的含义。】

就算这样也没关系——在公会全灭后,我的脑子里就只有这种想法了。然而,却有一些人对这样的我加以安慰,伸出了援助之手。

正是在他们和她们的帮助之下,我才再一次开始为了生存而战,寻找更为适合自己的节奏……在这之后…………

将我唤醒的,并非仿佛要刺入大脑一样的起床闹钟的电子声音,而是另一种轻柔的咔咔声音。

我迷迷糊糊地看向视野右下方的窗口。显示出的数字是上午8时12分,距离我设置的闹钟还有接近两个小时。我把被子拉到头上,正打算再睡一会的时候,一股美妙的气味闯进了我的鼻孔。

这清香、浓郁而又如此甜美的味道是……

「奶油汤!」

我喊出声的同时一下子抬起身体,结果顺势从床上摔了下来。看到我这个样子,门外起居室兼餐厅里的《闪光》,不,应该改叫《新婚妻子》的亚丝娜惊呆了。

「……早上好,桐人君。早上打招呼真是少见呢。」

脚还挂在床上,后背着地的我也重新说出了与新婚第二天相称的问候:

「早、早上好,亚丝娜。诶、那个,做了梦……奶油汤想喝多少就喝多少的梦……」

听到我这句话,亚丝娜的惊呆模式又升了一级。她对我说道:

「不是做梦哦。虽然没到想喝多少就喝多少的量。」

「……啥。」

我自言自语着闻了一下,那浓郁的香气确实没有消失。换而言之,最开始将我从沉睡中唤醒的咔咔声,难道不是烧开的锅盖响动的声音吗。

虽然比平常早了将近两小时——不过昨晚凌晨两点就睡了——不过已经完全醒过来的我,在AGI补正全开之下往后翻了个身站了起来,向餐厅方向突进。

一眼看去,房间一角的火炉上架着一口黑色的锅,热气正从锅里不断涌出。亚丝娜正在餐桌旁看报纸。桌子上放的这不是蔬菜沙拉和烤面包吗。

穿着围裙的亚丝娜把报纸放在一边站了起来,露出笑脸问道:

「洗个脸然后吃饭吧。趁这会我去煎鸡蛋。要怎么煎呢?」

老实说,我在这个世界里既没有在起床后洗脸,更没有选择鸡蛋要煎成什么样子的习惯,不过这么回答的话肯定会让新婚妻子再次陷入惊呆模式吧。我稍微想了一下之后回答道:

「两、两面都煎半熟吧。」

「明—白。Over easy哦。」

……虽然是初次听到的词,不过既然身为顶级厨师的亚丝娜都这么说了那应该是这样吧。

「哦,那就拜托了。」

我点点头,快速走向和浴室合并了的洗手间。

在选择这次新购入的房子的时候,我重视的条件共有三个。其一是在玩家不会光顾的地方,其二则是周围不会出现活动的怪物,而第三则是浴室要足够大。

这个小木屋里虽然是只有一间兼作起居室和餐厅的房间、一间包括了储藏室的厨房和一间卧室这样的紧凑配置,不过浴室却相当宽敞,白木制的浴缸长达两米,容量达到了五百升。如果在现实之中,为此要耗掉相当高的水费和燃气费,但在危险而方便的VR世界里,铺在墙上的陶制管子里面永远都会流出新鲜的热水,将整个浴缸灌满。

虽然我对浴室并不怎么执着,但一看到洗面台后面冒出蒸气的大量热水,也冒出了不去洗脸而是把头整个扎进去的念头。不过要是这么做的话只怕就要从over easy变成over difficult了,我只好放弃了早上洗个澡的想法,转而扭动银色的水龙头。

这个浴室有个让人为难的地方,明明浴缸里有无限量的热水,可洗面台的水龙头却只会流出足以让手冻住的冷水。我一边发出了「唏!」的悲鸣一边用冷水将剩余不多的迷糊劲洗掉,接着跑回了餐厅。

「好冷好冷好冷……」

我叨叨着意义不明的咒文,脸和手靠在炉子边上取暖,将虚拟的冷感赶走后才吐了一口气。看到我这个样子,再次陷入了惊呆模式的亚丝娜转过头问道:

「洗脸的时候还是凉水感觉更好吧?」

「说……说不准是这样,不过这里的水就跟冰水一样……」

「你是男孩子吧,忍一下!」

说着像是大姐姐一样的台词的亚丝娜轻轻耸了耸肩。

「……嘛,我已经洗过澡了哦。」

「啥……太、太狡猾了!要是这样干嘛不把我也叫起来……」

「……叫起来之后,做什么呢?」

呵呵笑出来的亚丝娜的右手上的铲子一下子发光了。

「啊,没,没,没什么……比起这个,你看,鸡蛋要不easy了啊。」

「还有三十秒呢。……嗯,什·么·呢?」

——回想起来,在艾基尔的杂货店里,被她说「我·要·一·半!」的时候,我也没能对亚丝娜的这一攻击做出任何防御或回避的动作。不过我也拥有《黑衣剑士》这个外号,总不能老是被这样干掉。虽然直到最近才注意到,不过平常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的亚丝娜,如果被单刀直入,也会意外地露出弱点。

我稍微咳了一下,露出尽可能轻松又带有一点认真气息的笑脸——

「……把我叫起来的话,就可以一起进去了啊。」

正当我的右脚为了从铲子的《Linear》光效(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发动)出现前逃走而慢慢挪动起来的时候,亚丝娜的脸上从下巴到额头都染上了一片绯红,从后脑勺冒出了微弱的热气。这可不是比喻性的表现,而是真的有热气冒出来了。

哇,居然还有这样的情感效果。

我不由得吓了一跳,亚丝娜以超高速度转回炉旁,用铲子咔咔拨弄着煎锅里的煎蛋,小声说道:

「嗯,那个……桐人君,说了,不管怎么都想……的话……」

咔咔咔。

「……不过,仅限进浴室哦?……只是擦、擦背的话,也可以……」

咔咔咔咔。

「那、那个,不可以做,H的事情哦?因为,还是早上……得去买午饭用的食材……诶,啊、呀——!!」

发出悲鸣的亚丝娜左手摇晃起来,煎锅一瞬间翻动到了看不清楚的程度。

不管怎么看都已经超过半熟而近乎烧糊了的煎蛋差一点飞到了天花板,随后翻转过来,才再次落回了煎锅。拿着煎锅的亚丝娜再次看向了我:

「真是的!都怪桐人君说了奇怪的话,这不是变成over hard了吗!」

……不是difficult啊。

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老老实实道歉。虽然会被重重责骂一番,不过只要得到了亚丝娜小姐话中的《洗澡OK》这一本质内容,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对不起对不起,不过亚丝娜做的煎蛋就算烧糊了也很好吃,一定是。」

这是我的真心话。亚丝娜似乎也理解了我的意思,脸又红了一下,随后才露出了和往常一样的笑容。

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把包含了两面都煎熟的煎蛋、新鲜的蔬菜沙拉、柔软的圆面包和散发着浓郁香气的奶油汤这一史上从未享用过的完美早餐吃掉的我,带着满足的感觉向亚丝娜道谢:

「多谢款待,非常美味呢。这已经不算早餐而是breakfast……不,该算是morning dinner了吧……」

「互相矛盾了哦。」

亚丝娜笑了一下,也以一句「招待不周」作为回应。

我看着开始麻利地收拾桌上碗筷的夫人,突然注意到了一件事。将亚丝娜比我更早醒来还做了早饭这件事如此自然的接受下来的这一态度,在如今的时代里,应该不会有人原谅吧。

现实世界里的我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和母亲与妹妹拉开了距离,几乎没有帮忙做过家务。然而不管怎么想,相比既是归宅部还是网游狂的我,在杂志担任编辑的母亲和在剑道部的妹妹的自由时间都要少得多。

如果能将这个游戏攻略完成,回到现实世界的话,一定要好好去做家务。不如说,应该从今天就开始这么做。

我在心底这样发誓,随后也站起来把剩下的餐具端到厨房。

「那个,我来洗碗吧。」

听到我的声音,转过脸来的亚丝娜却带着笑容摇了摇头。

「没关系的哦,因为一下子就搞定了。」

「……一下子?」

「嗯。」

她点点头从我手中接过盘子,将它们叠在一起后放到流着水的龙头下面转了一下。仅仅这一个动作就让餐具上的脏污效果完全消失,而且瞬间就没了水迹,我看到这一场景不禁发出了「诶—!」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亚丝娜的眼神变成了失望模式。

「诶什么……桐人君一直以来在自己的家里都是怎么做的?」

「我想想……基本都在外面吃,再就是不需要餐具的三明治或者包子……」

「诶!」

「…………对不起……」

「嘛,毕竟是男孩子呢。不过,洗澡的话就进去吧。」

她这才发现自己带有一点苦笑的评点中包含的某种意思,又一次脸红了。

「啊,不,不是那个意思……」

亚丝娜这结结巴巴的样子实在太过可爱,让我除了紧紧握住她的左手回答,没有别的选项可用。

「嗯,进去吧。」

初代消费者向完全潜行机器《Nerve Gear》,通过向使用者的大脑发送极为微弱的电磁波信号,可以令使用者在虚拟现实环境内体会到全部五种感觉——也就是视觉、听觉、味觉、嗅觉和触觉。然而,根据在这虚拟现实——或是电子牢笼中度过了近两年的我的印象,各类感觉的再现程度存在着些许的不一致。

视觉和听觉的再现堪称完美。虽然发送到大脑中的信息只不过是人工制造的3D对象或是合成音,并不能做到和现实完全一致,但视听这一行为本身则基本不会有什么违和感。

味觉和嗅觉也做得相当不错。一开始就放弃了将《吃东西的感觉》——也就是把食物的味道和气味以及口感复合然后实时计算生成,而是根据预先设置的数据经过《味觉呈现引擎》组合呈现,不过习惯了的话,也就可以很自然地觉得是美味了。尤其是完全习得【Complete】了烹饪技能的某位细剑使大人制作的菜肴,就算是最简单的煎蛋,也能给人以足以忘记这是虚拟世界中的产物的满足感——嘛,也许有一些精神上的补正在其中就是。

最后是触觉——也就是包括温度感在内的皮肤感觉。

遗憾的是,这方面的违和感时至今日仍未消失。

主动接触的时候倒还好。握着卷有皮革的剑柄时的可靠质感,或是触摸爱人长发时的光滑质感,这些都具有超乎现实的分辨率,令我的触觉得以满足。

然而在被动获取的信息——也就是全身皮肤获得的各种常驻感觉,不得不说和现实中的感觉有着相当大的差距。

内部的布料和皮肤摩擦的感觉。外部的重量和裤子的弹性。空气的温度和流动。站在地面时来自脚心,或是坐在椅子上时来自腿部内侧的压迫感。大多数类似这些《常驻全身的复合感觉》,在SAO中实际上都被简略化到了最低限度。理由大概是信息量太大了吧。虽然有自己穿着什么东西的感觉,但还是会觉得有种像是低码率影片一样的粗糙感。

虽然这么说,这也不是不能适应。纵使在现实世界,也不可能一直意识到穿着的衣服和皮肤之间有所接触。只要不去在意就不会造成影响,因此在日常生活里也不会有什么不方便。

然而,也有着无法抗拒地感受到触觉的低质量的情况存在。

那就是解除全部装备,全身沉入有着温度的某种液体的时候。也就是洗澡。

2024年10月25日上午10点。

从浴室门扉的另一侧,可以听到微弱的声音。那是「哼哼哼哼ー呼呼ー呼呼ー哼♪」的哼唱。此外,还有轻快的水声。

【rkl:怎么又是这一句啊!】

这似乎让我回想起在遥远的过去,黑精灵的野营地里睡醒的时候,不过我现在有着当时没有的一样东西。那就是,打开这扇门的权利。

我深呼吸了一下,轻轻敲了敲木质门板。

随后哼唱停了下来,短暂的沉默过后,传来了小声的应答:

「请进。」

「失、失礼了……」

我轻声说着,打开了门。透过深处的窗户射入的晨光,让弥漫浴室的蒸汽特效也变得发白,使我眯起了眼睛。

位于艾恩葛朗特第22层森林中的这个木屋并不算大,但浴室的面积却相当游刃有余,大约有2米×4米。现实世界标准的单元浴室大概是1618型号,也就是1.6米×1.8米,达到其2.8倍面积的浴室就和温泉旅馆一样……不对,说的有点过了。

根据传言,公会《圣龙联合》在第56层的山丘上建造的城寨型公会总部里似乎有一个长十米级别的巨大大理石浴缸,不过到那里去的话恐怕就冷静不下来了。对于玩家住宅而言,这样的程度也略显多余。而且这个浴缸是桧木制成,热水也是从源头流出来的……

「喂,你要在那边站到什么时候啊?」

从浓密的蒸气对面传来的这句话打断了我的思考。我慌忙缓过神来回答:

「啊,现在,这就进去。」

迷迷糊糊地走向浴缸的时候,又传来了质问:

「就这个样子?」

我看向自己的身体,才发现还穿着习惯了的黑衣服。我一边回答着「啊,我脱,现在就脱」一边呼出窗口,连续按下解除装备的按钮。将一件件布装备收入装备栏,暴露在外的虚拟体的皮肤,被温热的蒸汽裹住了。

虽然不知道在这里想那个事情好不好,但在这一状况下还能保持平常心的十六岁男生都可以去当单机RPG的男主角了。身为VRMMO中的一名玩家的我,只能背负着思考力下降九成的Debuff,迷迷糊糊地往前走。

不断分开浓密的蒸汽,走到距离浴缸约三米距离处的我的视野中,出现了晃动的宽阔水面,以及在其一侧露出肩部以上部位的,有着栗色头发的细剑使小姐。

让抬起眼睛看向我的亚丝娜的脸发红的,是热水的温度呢,还是说……我这样想着,一边赶快钻到热水里。在现实世界里泡温泉,有着要先把身体洗干净的习俗,不过在艾恩葛朗特里,不论泥点、燃料还是怪物的黏液,身体只要不被淋到就不会脏。我再次小声说出「失礼了……」之后,就一口气从亚丝娜的对面滑进了热水中。浴缸的长度足有两米,就算两个人泡在里面也不会觉得挤。

在这样的状况之下,最先感觉到的,果然是洗澡的好心情。

「哈呜……」

这样的声音从口中自然地流泻而出。虽然我对入浴行为的执着度只有亚丝娜的十分之一,但也绝不讨厌这么做。绝妙的温度、适当的压迫感、宛如将细胞一个个浸染般的热水的触感……

「哈——噗噗噗噗噗噗……」

嘴唇沉入了水下,伴随叹息吐出了长长的泡泡,我这才注意到了《那个》。

「噗噗噗噗……诶?」

我抬起上身,先让双手在热水里重复握紧和松开的动作,然后看向蒸气对面的亚丝娜。

「诶……是错觉吧。总觉得,热水的感觉好像和以前不一样……」

「嗯,是不一样呢。」

完全习得了洗澡技能的新婚妻子露出水面的头点了一下,向我回答。

「早上洗的时候也思考过,总觉得这种感觉太自然了。以前洗澡的时候,感觉与其说是热水,不如说像是有一点被温暖的膜覆盖全身的感觉……但这个浴室里,却能感觉到有真正的湿润感。」

「这样呢……水压也好,身体浮起来的感觉也好,无数水滴流过皮肤的感觉都真的有呢……——啊,洗澡居然能让心情这么舒畅啊……这样的话我也每天都洗澡就真好了啊……」

我想要再次噗噗沉下去的时候,水滴从前方咻地飞了过来——亚丝娜用指尖弹了一下热水。

「桐人君你等一下,不是『真好了』而是每天都得洗吧。……不对,问题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吧?」

「呜噗?啪……啪,确实……」

我再次抬起身体,注视着轻轻晃动的水面。

这时我才注意到一个重大的事实。这个浴缸里满载的热水,并不是完全透明——

「啊,啊啊啊啊!?里面好像有像是浴盐的东西!!」

我喊出声来,右手在水中不断浮沉,但白色的浑浊热水的透明度也只有大约三十厘米。转过脸,在蒸汽另一边面对着我的细剑使小姐呵地笑了出来:

「我把前不久好不容易搞到的草药入浴剂放进去了哦。只要在里面泡半个小时,就可以获得长达三个小时的抗毒增强Buff,这可是相当稀有的道具哦。」

「……因为是BUB所以有Buff啊。」

【rkl:バブ这个词我查了一下貌似是花王出的一款入浴剂,这里用的大概是谐音梗……冷笑话?】

「你说什么了吗?」

「我没说什么,Sir—」

「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问题,Sir—」

我一边向副团长殿下回答,一边继续凝视水面。原本应该在我视线前方的两只纤细玲珑的白色小脚,被隐藏在神秘的白浊成分之下,根本就看不到。

自己也搞不清理由的悲伤充斥脑海,我继续说道:

「那感觉也是因为这个才发生了变化吗?在入浴剂的效果下,洗澡的感觉也有所改善什么的……」

「早上洗澡的时候没放这个啊。不过,那时候的感觉也和现在差不多。」

「是,是这样吗。」

好不容易取回了解明沐浴之谜的动力的我,啪啪地在水面上拍着右手,再次开始了思考。

虽然开始的时候吃了一惊,但重新将感觉集中起来后,发现真正的沐浴果然不仅仅是这样而已。水面破裂的方式并不自然,而水声也太过固定了。但这也是视觉和听觉方面的问题,只要闭上眼睛的话,全身被热水包围的感觉,已经再也没有过去的不适应感了。

「嗯……——是趁我们不知道的时候,更新了液体环境相关的数据吗……」

说出了第一个想法之后,蒸气对面的亚丝娜啪啪地摇了摇头。

「刚才洗盘子的时候,水的感觉并没有变啊。」

「那……单单是这个木屋里的浴缸具有感觉扩张的选项吗……」

「要是有那种卖点的话,我觉得肯定会写在购入窗口的备注里的。」

第二个想法也一下子被否定了。

「嗯,那个……」

我搜索着第三个想法,身体一点点沉入了热水中,收拢的双腿下意识地伸直了。

随后,脚尖碰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同时,亚丝娜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产生的波纹沿着一点七米的距离扩散,让我鼻尖附近的水面也摇晃起来。

「那个,那个……」

我嘟哝着轻轻动了下脚趾。与其接触的某种不错的弹力沿着脚趾尖传来,同时产生了新的波纹。

「……等等,桐人君,认真想想啊。」

「我当然在想啊。」

……应该是亚丝娜的脚心……不,距离上不对。应该是小腿……或者是膝盖内侧……

「啊……都,都说了不可以啦……」

小声呻吟着的亚丝娜想把脚缩回去,但我在水中一点点前进,维持着距离。最后,我发现了一个柔软而光滑的地方,继续加以软绵绵的刺激。

「嗯……真是的……明明说了只是一起洗澡的……」

发出微弱抗议的新婚妻子的脸比几分钟前又红了三成。她那紧闭双眼、微微咬着嘴唇,承受着从触觉传来的刺激的表情实在太可爱了。在这样的状况下停止刺激动作的十六岁男生都可以去当世界系青春小说的主人公了。

注意到的时候,我已经到达了接近长约两米的浴缸中间的位置。从这里往前需要加倍小心,不过偶尔也需要大胆地前进。

我观察着亚丝娜的反应,在呈白色浑浊的热水中伸出手,抓住了位于我预测的位置上的小巧的右脚。

「啊,呀!」

配合她反射性地拉回的动作继续前进。指尖从露出水面的纤细右脚,沿着脚踝滑到小腿上。我温柔地揉捏着平日隐藏于长靴之下的柔软肌肉。

「……!」

亚丝娜靠在浴缸边上的上半身一下子往后仰了过去。比热水更为洁白的膨起穿过不透明的水面露了出来。此时我的理性也已消失无踪,最后七十五厘米的距离一口气变成了零【♥】。

二十分钟后。

「…………啊,这样啊,什——么嘛。」

听到我的声音,桌子对面正在饮用玻璃杯里盛满的冷水的亚丝娜向我盯了过来。

「……什么是指的,哪个?」

虽然声音和表情都相当锐利,但头上卷着毛巾,身体也只裹着一条大浴巾的细剑使小姐的样子实在是相当可爱。仔细想想的话,这不是第一次看到她只裹着一条浴巾的样子吗。当然我的腰间也缠着一条浴巾——不是用手卷起来,而是在装备人偶的《内衣·下》部分装备浴巾——这样已经可以两人一起拍个纪念照了……像是沉在热水里一样的脑子这样思考着,不过提出这个想法的瞬间就会被她泼一头冰水吧,做出这一判断的我停下了危险的想法。

将面前杯子里还剩一半的水喝完,好不容易让思考冷却下来,这才说出了几秒前想到的事情:

「那个,就是,洗澡不知何时变得和真的洗澡一样了的理由。」

「诶……搞明白了吗?」

我对眨着眼睛的新婚妻子自信满满地解说:

「很简单的事情哦。你看,我们现在的皮肤感觉处于比平常更为扩展的状态吧?」

「皮肤感觉……?」

亚丝娜露出了诧异的表情,不过三秒钟后,从脸颊到耳边都一下子染成了绯红。意识到不需要再做更多说明的我,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嗯地点了点头。

刚才能在浴室中做出那样的事情,是因为我和亚丝娜现在都将《伦理代码解除》这一隐藏选项设置为ON了。在这个状态下,似乎会有主要是将触觉相关的限制加以解除的效果。恐怕是默认状态下被控制在最低限度的感觉数据量暂时上升了吧。

「……当然,这样一来线路和Nerve Gear的负荷都会上升,所以出门的时候还是应该设置成OFF吧。不过那个啊,光是解除代码就能让洗澡变得这么真实的话,真是想早一点知道啊……阿尔戈那家伙肯定在很早就知道了吧,要是从她那里买到情报就好了……」

由于说出了这种不经谨慎思考的话,紧接着我就陷入了被冷水攻击的窘境。

亚丝娜气冲冲地走向卧室,而头发上还带着冰冷水珠的我则继续往下思考。

解除伦理代码是在前天夜里,之后就一直没有恢复回去。然而,意识到皮肤感觉和平常不同的状况就只有洗澡的时候而已,像现在这样半裸半湿地坐着的时候,却并没有这种感觉。也就是说,发挥这一效果的情况,就仅限于全装备解除状态吗?那么,就算一直将这个选项设置为ON也不会对机器或线路的负荷产生影响了吗……

「喂,你那个样子还要呆多久啊?」

听到这句话,我抬起了头。将浴巾换成室内装的亚丝娜叉着腰站在那里。

「水凉下来,感冒了我可不管啊。」

「是,是。」

这个世界里到底会不会发生这样的现象也只是一个谜,不过以前的我在现实世界中感冒而因不明原因传染到了这一边而陷入身体状况不佳的状况之时,亚丝娜也曾到我住的地方前来看望,因此我也只能老实地点了点头。

就这样只裹着一条浴巾站起来的我正想走向卧室,却一下子停住了。就算再次被用水爆击,也必须将几秒前考察得出的结论告诉亚丝娜才行。

「……那个,亚丝娜小姐?」

「怎么了呢?」

我战战兢兢地对开始收拾水杯和水壶的新婚妻子说道:

「嗯……刚才我说了负荷上升……不过,触觉扩张的情况似乎只限于解除全部装备的时候,所以就算不慌慌忙忙地关掉也可以……」

我以为她会说「还想让我生气吗!」,但亚丝娜却只是做出紧紧抱着水壶低下了头——这样令人意外的反应。

「……才没有呢。」

「啊?」

「都说了,还没关掉啊。因为……一步一步操作位于那么深处的选项太辛苦了……」

红着脸加以说明的细剑使小姐的样子实在是可爱到无以言表而又如此的富有魅力,令我只能说出这样的话作为回应:

「啊……是,是这样呢……」

=========================

2 条回应

  1. O泡果奶2021-11-13 · 16:24

    进来再吃亿遍糖

  2. 雪之下邂逅2021-11-28 · 14:07

    怎么下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