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rialEdition

[2021精修][合集][刀剑神域][Sugary Days]

Heathcliff · 11月10日 · 2021年

 

3


咔当、咔当。

大摇椅的脚在木地板上发出令人愉悦的声音。

如同在波浪中摇动一般平稳的上下运动和温暖的日光,让人不禁产生了睡意。闭上眼睛的话,过不了一会就会睡着吧。然而我却抵抗着眼皮的重量,注视着躺在我身上的最爱之人的侧脸。

从几分钟前开始,就传来了微弱的鼾声。虽然穿过湖面吹来的风略有点凉,但在两个虚拟体的接触面产生的热量之下,并不觉得寒冷。

没错——全部都是架空的信息。

我和她的身体都只是由无数个多边形构成的虚拟体,摇椅、木地板和背后的小木屋也是如此,身体上下的感觉、日光的温度、相触的肌肤的温暖与柔软也不过是从现实世界某处昏睡的我的头上戴着的Nerve Gear传来的数据罢了。

《架空》这个词语的含义似乎是来自于「架在空中的桥」。当然,空无一物的天空上根本无法架桥。因此,这样的东西也并不存在。

在这一层含义上,我们所生活的——或是被关在其中的这个浮游城艾恩葛朗特,正是完全意义上的架空世界。漂浮在无限延伸的空中的,高达十公里的钢铁与岩石之城。这已经远超过架在空中的桥的程度了。

就像是,永远不会醒来的梦一样。

不,不是这样。虽然这个梦已经持续了两年,但总有一天会迎来苏醒之时。那就是死亡游戏被打通,所有的玩家得到解放——或是等价于架空的生命的HP条归零的那个瞬间。

这样一来还不如在这里……远离前线的艾恩葛朗特第22层的一角停下来。若是留在这个既不会有恐怖的怪物,也不会有恶毒的玩家出现的场所,大概可以一直做着温暖而快乐的梦吧。直到被我们之外的某个人攻略游戏的那个时候……

从意识深处产生的这一想法,让虚拟体产生了些许震颤。

「嗯……」

微微的气息。淡樱色的嘴唇动了一下,轻语从其中零落:

「…………怎么了,桐人君……?」

看样子她即使还在睡着,也感觉到了我的恐惧和不安。我抬起左手,轻轻抚摸着她栗色的长发回答:

「不……也没什么。只是……有点……」

不可靠到令我自己都吃惊的,如小孩子般的声音。

睫毛缓缓抬起,榛色的眼睛仰视着我。在那宛如吸收了一切恐怖的治愈眼神之下,我继续说道:

「……只是,有点不安。我们周围的事物……不,包括我们自己,全都是架空的存在……所以,这个梦,也总有一天会结束……」

「……这样呢……」

她的唇边露出了带有些许悲伤的微笑,视线转向了树林对面能略微看到的外围开口部分。

「……那个,我小时候喜欢电线哦。」

一开始我以为自己听错了。转过视线,看向外面的蓝天,却没有看到一根电线。

「电线……是输送电力或是信号的线缆吧?」

「对哦。」

「……为什么又提到这个了啊。电线什么的,只记得以前被评论为破坏景观的东西,到处都有地下敷设的工地……」

「嗯,我在现实世界的家周围几乎都是地下线了。不过,埋在地下看不见之后就不会觉得喜欢或是讨厌了吧?」

「嘛……大概算是这样吧……」

我带着不知道算不算接受的感觉点了点头。随后,亚丝娜抬起雪白的右手,在空中刷地划了一道线。

「看到电线的时候总是觉得很不可思议。那根线里面传送着无数人发出的邮件或是照片。这些信息能在没有任何混杂的情况下送到收件人面前,怎么想都很不可思议呢。」

我的脑海中虽然冒出了「不论发包还是文件头,传送数据的应该不是电线而是光缆吧」的想法,不过应该不是构造上的事吧。一根信号线之中,流动着无数由不同人收发的数据。这么一想,一封邮件能够准确送达确实是一个小小的奇迹呢。

但是,为什么亚丝娜会突然说这件事……她那榛色的眼睛再次凝视着陷入迷惑中的我。

「现在,我和桐人君可以感觉到彼此的存在。」

如同耳语但却再清晰不过的声音。

「这一感觉数据,正在现实世界中距离遥远的我们之间以极快的速度往返。就算这个世界和我们的身体都只是架空的事物……但传递我们的声音和感觉的信号都是真实的哦。这些信号在无数的线缆中拼命地奔跑,传达到了我的身边。」

她这样说着,将指向空中的右手,按在了我的左脸颊上。随后转过身体,略微伸展了一下,我们的双唇便触碰在了一起。一开始如同轻啄一般温柔。随后,架空的器官一点点深入而激烈地接触。柔软而湿润的声音。甜美的香气。渐渐迷乱的气息。

我在身体接收着如此巨量的感觉信号的过程中想象着。无数的光子在空中或是地下铺设的多芯光缆中飞驰,这绝非架空的东西,而是确实在那里——或是这里存在着。这便是我和亚丝娜之间的联系。

狂乱的爱意从体内涌起,在这一冲动的驱使下,我紧紧抱住了亚丝娜纤细的身体,手不知何时已钻进了薄毛衫的下面。

「嗯……不行,今天,晚上之前都不可以……哦……」

亚丝娜虽然喘息着向我耳语,但贪婪的吻却没有停止。剧烈晃动的摇椅不规则地敲打着木质地板。

最终,仿佛夹杂着抽泣的恳求,传到了我的耳边:

「桐人君……来吧……到我的……我的身体里,桐人君,来吧……!」

我并没有回答,只是用双臂将亚丝娜的身体拉了过来【♥】。

2024年10月25日,下午2时30分。

我们从小木屋顺着沿湖畔通向主城区的小路前行,这时亚丝娜突然摇起了头。

「呜,呜呜——!」

「怎、怎么了?」

我慌忙问道。但亚丝娜却抬起双手捂住了脸。

「呜呜呜呜呜~~~」

「肚、肚子疼吗?」

「呜呜——!」

看样子不对。虽然在这里有吃了奇怪的蘑菇或是陷入负面状态《腹痛》的可能性,但中午吃的是亚丝娜用特制酱油烹制的照烧鸡,而且就算现实世界的身体出现了腹痛症状,这一感觉也会被Nerve Gear屏蔽。

那么到底是被什么事情折磨了呢,我如此担心着——

突然低下头的亚丝娜小声说道:

「呜呜……我居然变成了这样的女孩子吗……」

「这样……是指怎样?」

随后我的肩膀就被她用右手掌打了一下。

「那种话说不出口吧!」

隐约可见的侧脸已经一片通红,我这才明白亚丝娜说不出口的到底是什么。恐怕她是因为从一大早就几次做出了和伦理代码抵触的行为而害羞了吧。

「什——么啊,是那个嘛。」

「等一下,那种事情没法随便说出来的吧!」

「一开始说『那种事情』的不是你吗……」

由于第二次被她打到,身体歪了一下。我咳了一声换了个说法:

「啊不,是这样,那个,你看……我们已经结婚了,既然是夫妇的话那种行为不是很自然的吗,所以也不用那么念叨了。」

「行、行为什么的,不要用这种词嘛,不是更让人害羞了吗?」

「那……要用什么词?」

「诶……那个……嗯,嗯……等等,你想让我说什么啊!」

被她第三次打过来的我,差点摔进了右边的湖里。

艾恩葛朗特第22层主城区《科拉尔》与其说是个城镇不如说是个小村庄。将圈内和圈外分开的边界是高只有一米半的木栅栏,而所有的建筑物都是木制。就连村子中央的转移门都是用磨好的圆木构成。NPC居民很少,也看不到什么玩家。

与此对应的,木制品的种类相当丰富。刚才我和亚丝娜坐的大摇椅,也是昨天经过这个村子时在店里看到,一时兴起买下来的。今天重新来到这个村子,主要的目的就是购置小木屋需要的家具。

考虑到小木屋一开始就备有床和桌椅,需要买的也只有柜子了。而艾恩葛朗特里的柜子的存在意义,基本上也只有『室内装饰』这一点。不管怎么说,绝大多数的道具都可以收纳到自己的道具栏中,身为玩家小屋主要功能的『大容量家庭仓库』也以宝箱的形式默认具备了。

因此,对我来讲,只需要买一个起居室用的置物柜和一个卧室用的抽屉柜就可以了。

「哇,好厉害!」

刚进入第一间家具店,亚丝娜就以完全忘掉了刚才害羞样子的势头欢声叫道。

「快看快看,桐人君!好漂亮的桌子!」

「诶——够大呢!」

我说出了对自己而言相当朴实的感想,但新婚妻子却一脸不满地盯了过来。

「等等,就只有这么一句?」

「不,要说的话,桌子不是只有大或是小这种评价吗……」

「仔细看看,这可是一整块的胡桃木!可以轻松坐十个人,顶板有十厘米厚,花纹也相当漂亮啊。」

我从开始将脸颊在光滑的表面上蹭来蹭去的亚丝娜身边轻轻走开,确认桌子另一侧挂着的标价牌的时候——

「我勒个去——」

这样喊着跳了起来。一脸惊诧的亚丝娜对我问道:

「怎、怎么了!?」

我颤颤巍巍地用右手指向标价牌:

「你你你你你看,这这这这个要七十万珂尔……」

然而听到这句话的亚丝娜却只是一脸坦然地点了点头。

「七百K吗……嘛,确实要这么多呢……」

「诶、诶诶诶!?这绝对是欺诈吧,毕竟这是个桌子啊!?是木板做的吧!!」

「听我说哦,桐人君。如果现实世界里卖同一张桌子的话,大概要一千万元吧。」

「什、什么!?一千万……那不是和一间住房差不多了吗……」

泄了气的我摇摇晃晃地后退,瘫坐在展示用的椅子上面。一脸诧异的亚丝娜走到我的身前,带着一副反击的表情笑道:

「呐,亲·爱·的~~我非常中意这个桌子哦♪。」

我摇晃了起来。

「放到家里的起居室的话肯定很漂亮的。我觉得饭也会变的更美味哦。」

我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

「还有,这个椅子的标价牌上可是写了要一百K珂尔哦。」

新婚妻子带着笑脸俯视咚的一下从椅子上跳起然后摔在地面的我,温柔地继续说道:

「不过,这相对我们的家还是太大了呢。要不要找找小一点的?」

我除了点头也做不出别的动作了。

到头来,我和亚丝娜虽然以合理的价格买了适合家里的家具,但也包括了比小木屋自带的用品更为精致的桌椅、装饰架、箱子和各类小物件,还买了不少食材,现在正走在从村里回家的路上。

购置的物品全都收纳到了共享道具栏中,因此和去的时候一样,两个人都空着手。虽然并没有拿着剑,但一旦出现突发情况,可以通过《快速切换》Mod瞬时装备。

买东西花了不少时间,上层的地面已经被夕阳染成一片火红。平心而论,我对内部装修没什么兴趣,但亚丝娜看上去对久未体验的购物相当满足,连脚步都变得很轻快了。

「呐,桐人君。在一开始那家店看到的那个大桌子……」

她突然笑着对我这样说,我不由得强装出笑容回答:

「嗯,嗯。嘛,我觉得将来再买也好。」

「不是那个啦。你没仔细看标价牌吧。那个可是玩家制造的哦。」

「诶,真的吗……」

「制作者是『马赫克尔』【Mahokl】这个人。你认识吗?」

「不……完全没听说过啊……」

「我也没。不过能做出那样的桌子,肯定是完全习得了木工【Woodcraft】技能吧。好厉害……我现在觉得艾恩葛朗特除了攻略组,还有不少在努力的人呢。」

「……是这样啊……」

我听到亚丝娜的话,深深地点了点头。

我们正享受着短暂休息的这个瞬间,位于上面远处的第75层里,攻略组的玩家们也正以迷宫区为目标战斗着吧。还有制造并修理他们的武器的,莉兹贝特等锻造师。购入掉落道具使其进入市场流通的,艾基尔等商人。此外,还有皮匠、裁缝师、情报贩子、药师……数千名玩家们每天都为了自己的目标在努力着。

他们的努力也绝非架空的幻象。就算世界总有一天会消失,但在这里的记忆仍会保留下来。若是自己希望,便可一直保留到自己在现实世界里真正死去的那一天。

我一边前进,一边伸出右手握住了亚丝娜的左手。

亚丝娜也微笑着,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

「那个啊,桐人君。刚才你说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架空的存在……对吧?」

「嗯……是这样。」

因她唐突的提问,我在迷惑中点了点头。亚丝娜看着远方的晚霞继续说道:

「架空的意思就是非真实的存在吧。架空请求或是架空战记这样。」

「又比如架空生物嗯。」

「嗯,对对。不过也有着明明是架空但却真实存在着的东西哦。」

「诶?」

听到这谜团重重的话语,我歪了一下头。

「这太矛盾了吧?明明是因为不存在所以才叫架空……」

「我觉得思考一下原本的意思就明白了哦。」

「嗯……?」

空中无法架桥。换而言之,就是这并不现实。这应该就是架空这个词的来源。我一边这样想着,抬头望向染成一片赤红的上层底面。

突然我想起了几小时前亚丝娜提到的——或者说是她让我看到的,那梦幻般的情景。

「啊……难不成是,架在空中的……电线?」

听到我的自言自语,亚丝娜欣喜地点了点头。

「就是那个!用电线杆和铁塔架到高空的电线就叫『架空线』哦。虽然是很不可思议的词语,但我还记得。在现实世界里的日本已经越来越少了……不过,就算会破坏景观,我也很喜欢,感觉就像是那根线将整个世界连起来了一样。」

「……老实说,我还从没想过和电线相关的东西……」

我将视线从上空移开,自言自语着。

「……不过,今天很高兴能听亚丝娜讲这些事情呢。等到有一天回到现实世界,我想再从自己房间的窗户里看看电线呢。」

「诶嘿嘿……听你这么说我也很高兴哦。」

看到亚丝娜露出无邪的微笑的瞬间,令身体震颤的爱意再次涌上,我不禁将她那纤细的身体拉过来紧紧抱住。

「等等、桐人君,这是在路中间吧!」

我温柔地堵上了她那慌忙喊出话来的双唇。

过了差不多十秒我才放开,亚丝娜带着像是生气,又像是惊诧,又像是拿我没办法……的眼神注视着我,轻声说道:

「真是的……——再过一会哦,我们先回家吧。」

=========================

2 条回应

  1. O泡果奶2021-11-13 · 16:24

    进来再吃亿遍糖

  2. 雪之下邂逅2021-11-28 · 14:07

    怎么下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