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rialEdition

[2021精修][合集][刀剑神域][Sugary Days]

Heathcliff · 11月10日 · 2021年

 

4


「……3,2,1……」

注视着主菜单上的时间的亚丝娜突然开始了奇怪的倒计时。

「0!」

我反射性地缩起了脖子,不过过了五秒钟还是没有发生什么。位于第22层外围的小木屋也仍然是一片平静的气氛。既没有发生我和亚丝娜并排坐着的沙发突然上升的状况,也没有出现整个家突然爆炸这样吓人的事情。

「……0,0是怎么回事啊?」

我战战兢兢地问道。亚丝娜关掉窗口微笑着说:

「现在正好是17时19分哦。」

「正好」这个词用在这个数字上有点半吊子啊。我正想着到底是什么时间的时候,突然注意到了。

「啊……对了,是从结婚开始正好过了一天吗……」

「没错!不算一周年,而是一周日哦。」

我苦笑着将一脸欣喜地说出这句话的亚丝娜抱了过来。

「那要庆祝一下呢。」

我轻轻抚摸着亚丝娜脸颊旁的长发,她的脸红了起来,闭上了眼睛。我将自己的嘴唇向她那娇小的双唇贴了上去。

长长的一个吻后,亚丝娜小声问道:

「才一天……还是说,已经过了一天呢?」

这大概是在问我,在这个家中度过的二十四小时到底给人的感觉是短暂还是漫长吧。

我想了一下回答:

「两者都有吧……和亚丝娜做了很多事情,说了很多话,过了相当充实的一天……也有一种已经过了一天时间的感觉。」

这个感觉,大概和我预感在这个小木屋里的日子不会持续太长有关吧。

我和亚丝娜离开了攻略组公会《血盟骑士团》,同时也宣告暂时离开了最前线,下到了这个第22层。

当然,就算去掉了我们二人,前线攻略人员也不会因此就陷入攻略停滞的状态。由不败的剑士希斯克利夫率领的KoB、攻略组内最大的公会《圣龙联合》、过去认识的克莱因领导着的《风林火山》……还有很多玩家,在这个瞬间为了到达第75层的迷宫区战斗着。

如果有什么能让并非铁板一块的攻略组联合起来的话,那应该就是每一个人都会赌上自己仅有的性命,背负着死去的风险战斗——这一共同的认知吧。

SAO中没有魔法。因此,并不存在像治疗或是支援这样在其他游戏里必然会在战场中优先保护的职业。虽然需要分别承担防御、伤害制造、侦查等各类任务,但每个攻略组玩家都一样必须面对怪物,忍受着恐惧不断战斗下去。

正因如此,能够给与周遭绝对的安心感的希斯克利夫这类玩家,或是以压倒性的攻击力击败怪物的亚丝娜这类玩家,才能获得近乎崇拜的敬意。然而,反过来说,不去战斗的人就会失去攻略组的资格。

虽然数量没那么多,但至今为止,也有攻略组的玩家因为无法压制自己的恐惧而无法与怪物作战。对面是杂鱼的话还好说,但如果在楼层BOSS攻略战中无视切换指示,便会造成队伍……甚至是整个团体的崩溃。因此这样的玩家往往会被攻略组暗示离开,不知何时便没有了踪迹。

我和亚丝娜离开战线,从本质上来说和这也没有什么差别。在第75层战斗的玩家们——尤其是KoB中,应该会有人因我们突然离开而陷入困境吧。像这样体会短暂的休息时光的日子,说不准也只能持续到第75层被攻略为止了。

不……说到第75层,这乃是艾恩葛朗特的四分之三位置。楼层BOSS很可能像第25层和第50层一样被强化到令人绝望的地步。如果确实如此,恐怕就要在发现BOSS房间的时候就回到前线了。

「……已经过了一天了啊。」

我自言自语着,抱住了亚丝娜纤细的身体。

若是回到最前线,大概就不会有现在这么多的机会能够互相接触了。而且,如果亚丝娜重新担任KoB的副团长,就连见面都会变得困难起来。

如同感觉到了我的焦躁一样,亚丝娜在耳边轻声说道:

「没事的,才过了一天哦。」

「……嗯。」

「而且今天还没过去哦。再做很多各种各样的事吧?」

「……嗯,好。」

听到这蛊惑性的话语,我的虚拟体一下子起了反应。亚丝娜眨了眨眼睛,紧接着脸上便一片绯红。

「不,不是的,各种各样,说的不是那—种—事情啦。」

我将嘴唇贴到了慌忙辩解着的亚丝娜的脖子上。一边体会着那如同丝绢一般光滑的肌肤质感,一边回想中午亚丝娜说过的话。

她说,她小时候就喜欢电线。各类数据毫不干扰地通过电线传输的光景相当不可思议。

我现在感觉到的,亚丝娜的颤抖和喘息,也是从现实世界中相隔遥远的她的大脑中发送出来,经过长长的光缆网络和SAO服务器传到我的Nerve Gear中的。这一事实,既像是令人肃然起敬的奇迹,也更像是令人煎熬不已的障碍。

「……亚丝娜……」

我不由得紧紧抱住了爱人,低声说着。

「如果……」

但是我说不出后面的话。因为那是极为遥远而又虚幻的未来。我如今还没有勇气去思考这个死亡游戏通关后的事情。

总是如同精神感应一般敏锐地看破我的想法的亚丝娜,这次没有说什么话,而是用双手紧紧抱住了我。

随后,她只是呼唤了我的名字。

「桐人君。」

这个声音,有着如同安慰幼儿时的「没关系哦」一样的感觉【♥?】。

晚饭是用烤炉烹制的香喷喷的烧鱼和面包、土豆炖制的浓汤和蔬菜沙拉的搭配。不愧是完全习得了烹饪技能,鱼肉上的皮烤的恰到好处。我的嘴里塞满了沾上香草酱汁的鱼肉,一边大口咀嚼着一边向厨师问道:

「这条鱼是之前在那个村子里买的吗?」

「对呀。……不合口味?」

「没、没有。超、超级好吃!」

我慌忙摇着头说道。

「不过好不容易有了亚丝娜独创的酱油,做生鱼片好像也不错呢。」

「啊—想吃呢,生鱼片……」

亚丝娜着迷地想象着艾恩葛朗特的NPC餐厅里绝对不会出现的菜品,之后露出了淡淡的苦笑。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我太在意了……这个世界里没有冰箱吧?」

「应、应该没有吧。」

「那么,鱼店也是把常温的鱼排在那里了……不知怎么,对把从那里买来的鱼就这样直接生吃有种抵触感啊。」

「原、原来如此。」

严格来说,这个世界里就算是落到地面后一直没有捡起来的鱼,也仍然是以物品形式存在着——也就是仍有耐久度的时候品质(当然也包括味道)不会变化。虽然落地三秒之后就会有脏污的效果,但只要用水洗过就会完全去除。

然而另一方面我也能理解亚丝娜的抵触情绪。如果要吃生鱼片的话,果然还是用新鲜的素材更能让人有种美味的感觉。

「那就早上鱼店开门的时候抓紧买好跑回来……不,就算如此我们也不知道鱼是什么时候获得的……——啊,对了。」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于是打开主菜单,切换到技能选项卡。

现在96级的我总共有12个技能格。其中设定的技能,包括《单手剑》《二刀流》《双手剑》《体术》《投剑》《武器防御》《战斗时回复》《索敌》《隐蔽》《疾走》《重量扩张》和《急救》。

其中熟练度和使用率最低的无疑是双手剑。很久之前获得略显稀有的双手剑的时候,因为想要自己装备试试而点了这个技能,不过很快就不再用了。

原本对双手剑技能的研究,虽然因为后来在和双手剑使的决斗中发挥了作用而并非毫无用处——不过再留着这个技能也没什么意义了。

「难道说,要换技能吗?」

不知何时站到我身后的亚丝娜注视着我打开的窗口说道。我点了点头回答:

「对……我想放弃双手剑改去钓鱼。」

「诶?」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亚丝娜不要阻止我!这也是为了能吃到新鲜的鱼做的生鱼片啊!」

亚丝娜坐回到桌子对面点了点头。

「我又没想阻止你。」

「没……是、是这样?」

「因为啊,既然有了二刀流,现在也用不了双手剑了吧。而且我觉得桐人君学习一个生产系的技能也不错啊。」

「这、这样吗?」

「再就是我也想吃美味的生鱼片。加油修行技能吧!」

面对这样的激励,我也只能拍着胸口回答:「哦、好的,交给我吧!」

一起收拾好餐桌后,我们坐在暖炉前的摇椅上喝着咖啡。这时亚丝娜突然说道:

「对了……一想到生产系的技能,中午我们去了科拉尔村看家具对吧?」

「嗯。」

「那家店里有个很漂亮的桌子对吧?」

「嗯……嗯。」

我轻轻停住嘴的原因,是想到她莫非真的会说要买那个接近七十万珂尔的桌子。不过亚丝娜露出「不是这样」的微笑继续说道:

「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制作那个桌子的叫『马赫克尔』的木匠呢。」

「嗯……要怎么找呢。去那家NPC店里问吗……或许找阿尔戈的话就能搞定了。为什么会想到这个?」

「那个啊……」

亚丝娜的脸不知为何变红了。

「想订做一个摇椅呢。」

「诶?」

我眨了眨眼睛。要说原因的话,我和亚丝娜现在坐着的这个摇椅是和小木屋配套的。虽然是NPC制品,但坐上去的感觉还不错。

「为什么又要买呢?」

将咖啡杯放到桌上的亚丝娜站起身一步步走了过来,一下子坐在了我的膝盖上。我慌忙放下被子,右手撑在她的背后。

「你看,这个椅子要两个人坐的话不久完全变成我坐在桐人君身上了吗?」

「……嗯、嗯,是这么坐了。」

「如果更宽一点的话就能两个人并排坐了哦。」

「嗯,对,并排了。」

「还有,如果椅背的角度能平缓一点就好了啊。」

「嗯,大概是吧。」

我一边回答着一边伸出左手,亚丝娜却回答「不行」,随后轻轻瞪了我一眼就站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欣然打开了菜单窗口。

「那我就给阿尔戈发消息了。如果找到了马赫克尔先生的话,明天一起去见见如何?」

「……行啊。」

我点点头,突然想到一件事。如果是木匠的话应该也能制作钓竿。现实世界中钓鱼的话,有太公钓鱼这样的说法,不过在艾恩葛朗特,钓具的质量和结果密切相关。提升钓鱼技能略显无趣,因此还是钓上一点东西能让修行愉悦一点吧。

我一边注视着一脸严肃地敲打全息键盘的亚丝娜的侧脸,一边思考着。

确实还有很多没做过的,能让人高兴的事情。不需要考虑这样的日子还有多少天,而是每一天都全力度过。这一根本原则,和在最前线的时候并无区别。我将视线移回仍开着的窗口,用指尖触碰设定有双手剑技能的格子。在弹出的菜单中选择删除技能。我一边阅读着「这一操作将使熟练度归零」的警告文字,一边在心中自言自语。

——不好意思,没怎么用上。

按下OK按钮后,技能格随着略显寂寞的音效清空了。

第二天,2024年10月26日。

吃过早饭的我和亚丝娜,通过第22层主城区的转移门下到了更下方的艾恩葛朗特第3层。

主城区兹穆弗特是由鬼怪般的三株猴面包树在中间挖成如建筑物一般的样子构成的城镇。走出转移门后,亚丝娜仰望着冲天的巨木,眯起眼睛轻声说道:

「……真怀念呢。」

「是啊……」

我们就这样并排站着,回想遥远的记忆。

随后仍然是亚丝娜先行说道:

「那就走吧。马赫克尔先生的工坊……就在那棵树里面。」

我们牵着手走向东南侧的猴面包树。

情报商阿尔戈只花了一晚上就找到了木匠马赫克尔的居所。原本以为完全习得技能的木匠应该会在相当高的楼层开店,因而我被工坊位于三楼的信息惊住了。

不过到达这里后我就明白了他这样做的理由。

木匠需要的乃是质量上乘的木材。艾恩葛朗特第三层乃是《森林》之层,而且下层的面积也相当大。更何况,现在来访的玩家不多,因此和同行争夺稀有木材的概率并不高。

我们穿过人烟稀少——不如说是几乎看不到其他玩家的转移门广场,走入猴面包树,然后登上三层。工坊就位于圆形通道的终点。

小门上有一个写着【Mahokl's atelier】的看板。

「……光是这个完全不知道这家店卖什么啊……」

听到我的感想,亚丝娜也点了点头。不过从名字来看不会弄错。

走过去敲了敲门,没有回答。我轻轻把门推开。随后从里面传来轰隆隆的声音,让我不由得向后仰去。

工坊远比外面看上去宽广——但各处都堆满了巨大的圆木、方木和板材,如同迷宫一样让人无法看清全貌。轰隆隆的声音似乎就是从房间的正中央传来的。

在堆积如山的木材间左右迂回,好不容易才走到中间的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用和双手剑差不多大的大锯正将直径一米、长近三米的圆木从正中间锯开的矮个子玩家。

身高大概比《老鼠》阿尔戈还要矮两三厘米。和小孩子差不多的虚拟体轻松操纵着远比自己大的锯将有自己两倍大的圆木锯断的景象,就如同某种艺术表演一样。

发出巨声轰鸣的锯毫无停滞地一口气切断了巨大的圆木,到达地面的瞬间,发出了令人眩目的光。

在这道光中,圆木变形成数枚板材。仔细想想,这还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木匠的技术。

变形结束的瞬间,我和亚丝娜一起拍手鼓掌。

将锯扛在右肩转过来的矮个子玩家,戴着如同过去漫画中出现的带有漩涡纹理的反光圆眼镜。用可爱的声音说道:

「——有何贵干?」

被人一下子用时代剧里才会有的语气大喝,让我在仓促之间找不出可以用于回答的词语。

虽说对「来者何人!」回答「吾乃怪客是也!」是定式,但我觉得对现在的情况并无益处。这时,发挥了出色的对人交流技能的亚丝娜以清晰的声音回答:

「很抱歉在您工作时来访,请问是精雕木匠马赫克尔小姐吧?我是亚丝娜,这位是桐人。我们想委托您制作家具,不知会不会打扰?」

「哦—是客人吗。」

马赫克尔将刚刚切断圆木的大锯咻的一下立在架子旁边,穿着粗糙的工作靴的她咔咔踩着地面向我们走来。

纵然她走到我们旁边,由于画有漩涡纹样的眼镜遮挡,令我看不到她的眼睛。她的头发呈淡褐色,穿着蓝色斜纹牛仔布制的围裙,双手戴着厚重的革质手套。这是与我和亚丝娜的好友——锻造师莉兹贝特常用的女仆式围裙风格完全不同的,令人感叹「不愧是职人级别!」的装束。

透过圆眼镜上下打量着我和亚丝娜的马赫克尔双手叉腰,提出了第二个问题:

「你们怎么找到这家店的?」

「从情报商那里知道的。」

亚丝娜坦然回答。马赫克尔似乎仅凭这句话就知道了情报的来源,鼻子哼了一下。

「是《老鼠》那家伙吧。」

「……是的。如果令您不愉快的话,我们在此道歉。」

亚丝娜垂下了头,但木工师只是挥了挥手。

「倒也不是那——样。毕竟都挂出招牌了。只是……嗯,算了,你们是从哪里听说在下的名字的?」

「不是听说,而是在商店里看到了马赫克尔小姐制作的桌子。因为非常漂亮,所以想找制作这张桌子的职人订购家具。」

「桌子?」

听到亚丝娜回答的马赫克尔,眼镜上方的眉毛皱了起来。

「怪事……我应该是打算把委托都推掉了……是哪家店?」

「第22层的科拉尔村。」

「科拉尔……啊,对!」

马赫克尔啪的用左手掌拍了一下右拳,点头说道:

「是这个村子啊。对了,确实有家具寄放在那边的NPC家具商……都忘光了。」

代替头上已经开始冒出GJ标记的亚丝娜,我将从刚才的对话中察觉到的违和感变成了问题:

「……那个,从刚才的话里,总觉得您似乎想隐居……是我的错觉吗?」

「也不算是错觉吧。」

轻轻耸了一下肩膀的木工师举起戴着手套的右手,伸出了一根手指。

「刚才问过一遍了,你们打算订购什么家具?」

「摇椅!」

「……原来如此。」

马赫克尔将伸出的食指转向了工坊深处。

「这么说来二位是客人了。请到这边用茶吧。」

工坊深处摆了一张Z字型的怪桌子,和四把带有靠肘的座椅。我和亚丝娜刚一坐下,就为那由整块木板构成却毫无生硬感的椅面而大吃一惊。

将三个木质马克杯放在桌子上的马赫克尔,从旁边的炉子上拿起水壶——当然是金属制品——然后向杯子里注入热水。

「请用。」

……虽然你之前那么说,但这不是茶,只是白开水吧。

当然我出于礼节考量,并没有这么说。只是和亚丝娜一起说出「我开动了」之后拿起杯子喝了一小口。随后,令人诧异的甘甜和清香在口中散开,我不由得和亚丝娜四目相对。

马赫克尔的漩涡眼镜上闪了一下反光。她轻轻一笑,将杯子放到口边说道:

「这个马克杯是用S级香木制作的,所以只要注入热水就会变成香茶了。」

「诶……木工技能居然这么深奥啊……」

我由衷地感叹。抚摸着桌面的亚丝娜随后提问:

「这套桌椅也是马赫克尔小姐做的?」

「当然。」

「不论坐上去的质感,还是触感和外观都是顶级……能做出这种高档品的您为什么要隐居在这里呢……?」

听到亚丝娜的问题,马赫克尔喝了一口茶,反过来问道:

「……是亚丝娜酱和桐人君对吧?你们是圈内only玩家?还是说也会到外面去?」

听到这平常基本不会被问到的问题,我和亚丝娜再次四目相对。若是全副武装,外人一眼就能看出我们是圈外玩家,但如今我们两人都穿着便服,没有装备任何武器。我挠挠头回答:

「该算是在外面活动的吧……」

「嘛,也是呢。毕竟和《老鼠》阿尔戈有来往,又是看到了在下制作的桌子的价格之后才来定制的。」

马赫克尔又微笑了一下,但很快就收起笑容,眼睛上方的眉毛也皱了起来。她一脸迷惑地「嗯~」了一下,随后压低嗓子对我们提出了新的问题:

「那么你们应该知道《复合》【composition】吧。」

我不禁眨眨眼睛,点头回答:

「嗯,知道……」

复合——或者说复合【composite】效果,在SAO内指的是由多项技能产生的《组合效果》。以我所习得的为例,当单手剑和体术两项技能的熟练度都达到一定值的时候,就可以发动剑技《Meteor Break》。除了战斗类技能外,生产类技能内也有各种复合效果——《长柄武器制作》技能和《单手武器制作》技能的熟练度足够,即可制作《斧枪》【Halberd】;《烹饪》技能和《调配》技能的熟练度足够,则可制作具有药效或是毒性的食物。

在死亡游戏的早期,有相当数量的玩家寻找技能的复合效果,一旦发现就私藏起来;不过两年后的现在,各式各样的技能复合不断被发现,现在可以直接从情报商那里购买一览表。也就是说,如今也没有要保密这一说法,由于木工师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我就没有继续说下去。

马赫克尔把马克杯中的茶转了一会儿之后开了口。

「托那复合效果的福,为了咱家能隐居起来吃了不少苦头。」

「……这是,怎么一回事……?」

「嗯~~……」

陷入是否应该继续公开情报而烦恼的马赫克尔再次露出挣扎的表情。抬起头的她通过漩涡镜片仔细看着我和亚丝娜,最后还是点头了。

「……对我做的桌子有感兴趣这话我就信了。……我在上个月发现了新的复合。」

「唉!」

这可真没想到,吓得我都叫出声。

「我还以为已经全找出来了。」

「这是因为精雕木匠的数量本就不多。现在完全习得《木工》技能的玩家应该只有五位。」

「嗯嗯。」

「这五个人中除了《木工》技能之外还提升《裁缝》技能的应该只有我一个。」

「嗯嗯。」

「同时还提升《长柄武器制作》的应该也只有我。」

「嗯嗯。」

代替只顾着点头的我,亚丝娜发挥了她良好的人际交流技巧。

「也就是说,马赫克尔新发现的复合是以《木工》,《裁缝》,以及《长柄武器制作》这三种技能的复合效果……对吗?」

「完全正确。」

边戴着手套边拍手说着,马赫克尔靠到椅背上。

「……长柄武器由于木材用的比较多,可以有效利用制作家具时产生的多余材料。做出来的武器给NPC武器店分解之后虽然能多多少少卖一点量,但咱不想把锻造武器当本业。毕竟咱喜欢造的是家具。」

从她完全习得了《木工》技能这一点就很容易理解了。和只要与怪物战斗就能自然提升的战斗类技能不同,生产类技能只能通过重复枯燥的修行累计熟练度,若不是喜欢的话,就没办法达到完全习得的程度。

「《裁缝》技能也是因为需要制作床和沙发的缘故,因此提升不少。发现制造窗口内多了新的复合技能的时候,裁缝技能的熟练度已经超过了900,长柄武器制作的熟练度也超过了800。」

我随口吹了一声口哨。要把一个生产类技能升满已经很不容易,而把三种不同系统的技能熟练度升到1000、900和800可以说相当惊人。能做到这个地步的只有马赫克尔这一点也就能够让人理解了。

这样一来,我突然对她所发现的复合究竟是什么产生了兴趣,木匠和裁缝的复合可以生产各类物件,如果再加上长柄武器制作又会是什么?拖把?或是鲤鱼旗?

迫不及待想知道答案的我身体向前询问。

「那么,这个复合是……?」

「Ballista。」

「啊?……咖啡机之类的东西吗?」

【rkl:咖啡机是Barista,二者发音接近。】

「用日语来说的话就是《弩炮》。」

【rkl:中文里面一般称为投射机,利用绞绳的扭力发射物体,属于投石机(砲)下面的一类。和中国古代的床子弩(Arcuballista)外观相似,但在机制上不同。】

「弩炮……这……诶,诶诶诶诶诶诶!?」

在我露出惊愕的表情时,旁边的亚丝娜拉着我的右衣袖:

「桐人君,弩炮是什么东西?」

「弩,弩炮怎么说呢……就是固定式的超巨大石弓。像不使用火药的大炮一样的东西。」

「……哎,唉唉唉唉唉唉!?」

这次轮到亚丝娜发出了大喊。

=========================

2 条回应

  1. O泡果奶2021-11-13 · 16:24

    进来再吃亿遍糖

  2. 雪之下邂逅2021-11-28 · 14:07

    怎么下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