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rialEdition

[2021精修][合集][刀剑神域][Sugary Days]

Heathcliff · 11月10日 · 2021年

 

7


第50层主城区,阿尔格特。

这是我在第22层购买小木屋,和亚丝娜一起生活之前居住的地方。虽然之前租住的居所尚未退还,但已经不会再回去了——我如此相信着。

第50层攻略后过了近十个月的如今,阿尔格特已经成为了艾恩葛朗特最大的城区,大量由玩家或是NPC开设的商店都坐落于此。在此状况下,必然会有大量的高阶玩家到此购物,因而我们需要戴着兜帽以隐藏身份。

我带着明明离开不到一周却已然产生的怀念感穿过脏乱的主街道,钻进了一间玩家店铺。

武器、防具、药水等一应俱全而又混沌至极的店里,几位客人正沉迷于挑选商品中,这对我们来说倒算是个幸事。我走近店铺深处的柜台,打开窗子向露出一脸难色的店主小声问候:

「哟,我来咯!」

抬起脸的光头大汉,歪起整齐修剪的胡子下面的嘴角低吼着:

「来你个头啊来!起码提前一天给我消息啊!」

名叫艾基尔的大汉既是经营这家杂货店的商人,也是攻略组中身经百战闻名遐迩的双手斧使。而我和亚丝娜早在第一层的楼层BOSS攻略战中就认识他了。

兜帽深处笑了一下的我,拍了拍他强壮的手臂:

「那个,你看嘛,我这不是相信你的能力吗?」

「那么麻烦的订单哪那么容易凑齐啊……」

「实在不好意思呢,艾基尔先生。突然麻烦你帮忙。」

「啊,不,没事。从药水到套装都提供实惠的价格乃是本店的格言。」

看来美人的微笑的效果出来了,原本皱着眉头的店主说完那诡异的宣传词后开始滑动窗口。他开始快速设定要和我交易的道具,不过却说出了一句「就算这么说」后歪起了头。

「三十个Solidite铸块,二十个Accudite铸块,十个熟成柚木圆木,八个巨岩龙之腱……这些材料是拿来做什么的?我所知道的组合中没有这种配方啊。」

——其实还有八个幻之熊脂,不过我还是耸肩蒙混过去。

木工师马赫克尔委托的五种素材道具里,我将其中四种还有点价值而且在市面上流通的道具委托给艾基尔解决。没有委托熊脂的原因是仅限第4层造船任务所需的素材,如今无法从商店或者玩家那里获得,而且我也不想让这个配方泄露出去。并不是因为不信任艾基尔,而是为了保险起见,毕竟这配方所造出的东西可不得了。

确认了从艾基尔传过来的交易窗口中的道具和数量正确无误之后,我点了点头:

「OK,没有错。多少钱?」

「要是新客人的话,价格可要翻倍……嘛,一万八千珂尔。」

若是平时,我可要和他展开毫无仁义可言的砍价大战,不过艾基尔这次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把稀有道具收齐,这么一想也就算了。我在窗口中输入数字,双方按下OK键,响出交易成立的音效之后交易窗口也消失了。

【rkl:这里原文的「仁義なき値切りウォーズ」neta的是上世纪知名的日本黑帮题材作品《无仁义之战》。】

「Thank you,艾基尔。」

「谢谢你,艾基尔先生。」

我和亚丝娜同时答谢之后,巨汉笑着回了一声「欢迎再次光临。」

「话说两位新生活如何啊?」

「啊……对了对了,75层的攻略进度如何啊?」

被故意转移话题的艾基尔回了一句「目前才到一般吧」之后,我们说着「辛苦了!之后再见!」并离开了店铺。

我们再次进入转移门,前往第3层的兹穆弗特。从喧嚣的阿尔格特传送到安静的广场后出来的同时,我们解除了连帽斗篷的装备。

「……艾基尔先生真是个会做生意的人呢。」

「的确是啊……我把《Vendor's Carpet》转让给他的时候,也想象不到他甚至开了一家商店吧……」

我们笑了一声之后,将视线移到巨大的树塔上。

「……接下来,也差不多到时候了。」

「三十个Solidite铸块,二十个Accudite铸块……十根熟成柚木圆木、八根巨岩龙之腱,还有八块幻之熊脂。您所指定的所有材料都备齐了。」

我们将实体化的道具逐次放在工坊的空地上后,矮个子的木工师马赫克尔身体后仰,叹了口气:

「嘿~~没想到你们只花了半天就收齐了,真是吓了我一跳……」

她的漩涡眼镜滑到鼻尖,露出意外地可爱的双眼。不过我并没有对此评价什么,只是耸了耸肩回答:

「虽然这么说,不过我们自行收集的也只有《幻之熊脂》而已,其他都是从认识的商人那边买到的……啊,对了,先问一下,没有『材料不得购买』这样的规定吧?」

「当然没有。毕竟和有本事的商人拉关系也是玩家实力的一部分。」

听到她的回答,我的脑海中浮现出艾基尔那自满的样子。我赶紧忘掉那张脸,继续说道:

「是吗,太好了。那就按照之前的约定,把用这些材料做什么g……」

正当我说到这里的时候,亚丝娜从左侧后方拽了拽我的大衣:

「等一下,桐人君你是不是哪个地方的记忆被改掉了?马赫克尔小姐让我们收集素材道具的报酬,可不是素材的用途……」

「没错没错,就是这个。」

木工师一边说着一边打开窗口,在稍远处的墙边将巨大的桌子实体化后敲了敲厚重的桌面。看到这里的我总算修复了自己的记忆。

「啊……对对,是这个。是给我们打一折买这个桌子来着。」

「还有二位定制的摇椅。」

我「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地点点头,亚丝娜则是小跑到桌子旁边,她的眼睛里浮现出了心形高光,双手则抚摸着纹理复杂的桌面。

「……无论看多少次都是很漂亮的桌子呢……。这个,是一块没有杂质的胡桃木板对吧?」

「噢,你了解的很详细呢,亚丝娜小姐。」

推了一下漩涡眼镜的马赫克尔微笑着说:

「没错,这是所谓艾恩葛朗特五大名木之一哦。」

「五大?也就是说还有四种吗?」

听到我的问题,马赫克尔伸出戴着厚皮手套的右手,一根一根地弯曲手指,一边列举树木的名字:

「当然如此。胡桃木、桃花心木、柚木、黑檀木和酸枝木——也就是所谓S级木材。当然也有其他的S级香木,但那些都是小型物品专用木材,不能用来做家具。」

「诶~……木工的世界也很深奥啊。」

听到我暗含钦佩的回应,亚丝娜不知为何一脸自豪地继续解释道:

「不仅材料是S级的哦。这么大一块木板,必须从稀少的胡桃木里最古老的那一棵中取得。……砍伐树木的也是马赫克尔小姐吗?」

「没有,毕竟技能格的数量不够啊。」

「啊啊,也是呢……砍伐巨木所需要的……」

听到亚丝娜的话,我打了个响指:

「哦,这个我倒是知道。应该是在双手斧技能中,有强化伐木能力的mod。」

「你还是和过去一样精通战斗知识呢。」

虽然插话的亚丝娜一脸吃惊,不过我还是把这当做称赞吧。

斧子作为武器的性能相当偏科,因而并没有多少人将其作为主要技能;不过兼顾战士和商人的玩家则对此比较热衷。究其理由,则是其不仅可以通过战斗,还可以通过砍伐树木提升熟练度(虽然效率非常低),而且稀有木材也能卖上不错的价钱。

「这样一来,也就是说……采伐这个大桌子的桌面板材的人,是一个高等级的斧战士【Axeman】吗……」

我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抚摸厚重的桌板。马赫克尔以略显变调的声音回答:

「嗯……是这样。在我把工坊搬到这里之前……」

谜团重重的木工师说到这里就停住了。随后她「咚」地一声敲了敲桌子:

「嘛,早都过去了。……来,我们把工作搞完吧。亚丝娜小姐,你想要怎样的摇椅设计?」

从颜色和形状,到坐上去的感觉——亚丝娜进行了细致的指定后发出了订单,而马赫克尔一下就完美地做成了实物。

完工的摇椅和打一折的桌子,一共支付了八万珂尔的现金——严格地说,加上我支付给艾基尔购买素材道具的一万八千珂尔,总计花费了将近十万,但也无疑是相当大的优惠了——后,我和亚丝娜再次道谢,离开了工坊。通过晚餐时间也人烟稀少的第3层主城区兹穆弗特,转移到更加人迹罕至的第22层主城区科拉尔。

在村里的NPC商店购买食材,回到湖畔的家中,亚丝娜匆匆忙忙地收好昨天刚买的餐桌,又将马赫克尔以珍稀木材制作的桌子实体化。

长边各四人,短边各一人,一共可以坐十个人的超大尺寸,让我觉得作为两人使用的餐桌而言有些太大,但亚丝娜似乎并不在意。看着她在桌子的一端面对面摆上椅子,放好烛台和桌布的样子,莫非现实生活中的她就是有着这样桌子的家里的孩子吗……我思考着这样的内容,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

「你看,和这个客厅好配!能坐这么多人的话,下次请客人们来聚会吧!」

摆好桌子的亚丝娜满面笑容,我也微笑着回答:

「是啊。到时候也得把制作桌子的马赫克尔请过来呢。」

「还有那个砍伐原木的斧战士呢。……来,吃饭吧。」

本以为桌子太大会觉得不自在,但是由于纹丝不动的安定感和温暖的触感,反而让我愉悦地吃完了饭,在帮亚丝娜收拾完毕后,两人一起走到了外面的阳台上。

白天不知何时已然结束,从外面射入的月光反射到眼前的湖面上,反射出淡蓝色的光辉。深秋中略显寒冷的夜风,让我的身体不由得有些颤抖,和亚丝娜紧紧靠在一起。

「……说起来,订制的摇椅要放在哪边呢?」

听到我偶然想到的问题,新婚妻子以略带迷茫的声音回答:

「嗯……我觉得白天有太阳的时候放在这个阳台上就挺不错,不过晚上的话放在屋子里的暖炉前也可以啊。」

「哈哈,倒也是呢。那再做一把椅子,两边都放上的话怎么样?」

「哦,可以吗?」

「一万珂尔左右的话,稍微狩猎一下就能攒出来了。」

听到我的回答的亚丝娜稍微歪了歪头。

「嗯——平心而论,那把椅子卖一万珂尔的话也赚不了多少吧。素材虽然不是S级名木,但也是高级枫木……大概是和桌子一样,把价格降到跑腿任务的报酬了吧?」

「这,这样吗……那又得去接任务才行了啊。」

「我说啊,马赫克尔小姐可不是NPC吧?」

在我的后背上戳了一下的亚丝娜,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不过,老实说,我总有点没有完全理解的感觉……」

我听到她的低语,也点了点头。

「是,是这样呢。马赫克尔让我们收集素材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是打算做什么东西吗?」

「我知道她想做东西啊。问题在于,那个『什么东西』,大概就是弩炮吧……」

「……这么说来,弩炮具体来说是什么东西呢?桐人君也只提到它是固定式的巨型石弓。」

「嗯……」

我用右手在空中来回比划着,一边思考该从哪里开始解释。但还没等我开口,一阵比刚才更为寒冷的风划过我的脖子,搞得我打了一个大喷嚏。

呵呵笑出声来的亚丝娜,拉着我的左臂说道:

「进屋子里再说吧。」

给起居室西侧墙内的暖炉点火后,亚丝娜在炉前将之前收起的摇椅实体化。我本以为她会立刻坐下,但她却一边看着我,一边指着椅子「嗯」了一声。

「诶……我先坐下真的好吗?」

「没什么的。」

「那、那我就不客气了……」

沐浴着暖和的火焰,我把手放在反射出柔和光芒的扶手上,小心翼翼地坐了下去。一感受到体重就会支离破碎——这样的事情当然没有发生,起到缓冲作用的皮革椅面轻柔地包覆着我的身体,有着精妙曲线的椅脚则流畅地前后摇动。而且,不知是不是素材的特殊效果,空气中弥漫着些许枫糖的香甜气息。

「哦哦……虽然好像太大了,但是坐上去的感觉的确很……」

我正要将自己的感受脱口而出,但是话说到一半,亚丝娜就「嗯~~」地发出猫一样的声音,坐到了我的身上。她稍稍挪动自己的身体,又改变了我的手脚放置的地方,找到最佳姿势后再次发出了「嗯嗯嗯~~~」的声音。

「…………原来如此,这个摇椅是两人坐上去正好的尺寸呢……」

看着恍然大悟的我,亚丝娜「嗯」地点了点头,接着又「嗯嗯?」地提高了尾音。我意识到她想继续之前的话题,于是咳了一下再次开始解释:

「嗯,所谓弩炮,是起源于古希腊和古罗马的,将石弓放大制作的攻城兵器。如今使用的弹道曲线这个词,在英语中称为《Ballistic Curve》,而弩炮就是这个短语的来源。」

「嗯……既然是弓的话,发射的是箭吗?」

听到不再使用猫语的亚丝娜的问题,我勉强点头回答:

「嘛,基本上是这样。与其说是箭,从尺寸上更接近枪……除此之外,也有发射石头、铁球或是燃烧瓶的情况。」

「原来如此……」

在我身上翻了个身,转而仰望天花板的亚丝娜,以略带认真的口吻说道:

「——但是,你不觉得那样很矛盾吗?」

「诶?哪里有矛盾?」

「那个啊。——《Fall Feature》。」

「………………对!!」

我不由得抬起上身,胸口的亚丝娜腾空了十厘米左右,又落了下来。

《丧失的奇迹》【Fall Feature】这一词语,指的是因为远古时代的《大地切断》,艾恩葛朗特的各层从地面浮空,同时失去魔法之力的现象。因为这个词直到精灵战争大型任务的终盘才会出现,因而攻略组的玩家中也并没有多少人知晓,不过我和亚丝娜则是听精灵们亲口提到过。

因为《Fall Feature》而失去的东西,严格来说不只有魔法,就连长射程的飞行道具——也就是弓的制作方法和技术也永远地消失了。由于这一点,艾恩葛朗特中既没有弓箭制作【Bowcraft】这一技能,也没有射箭【Archery】技能。时至如今我都是这么确信的,然而——

【rkl:所以哪吒的圆月轮是因为射程不足所以不算?但仔细想想总有种在给主机游戏打补丁的味道……】

「……的确,弩炮也算作弓的一种呢……。那么,弩炮的制作和操作方法也应该在大地切断的时候消失了才对。不过,马赫克尔确实提到过她发现了制作弩炮的技能复合效果,也说过因此落到了连工坊都要藏起来的地步……」

「而且,她拜托我们收集像是制作弩炮的材料一样的道具了呢。考虑到她不惜将七十万珂尔的桌子降价到七万珂尔也要收集材料,我觉得马赫克尔小姐不会在这一点上说谎。」

听到亚丝娜的补充,我也点了点头。虽然每动一下就能感受到从身体正面各处产生的诱人感觉,让我想用两只手做点什么,但是现在我只能压下冲动继续思考。

「……那么首先,假设弩炮不属于《Fall Feature》的范畴,既能够制作出来也可以正常使用。这样一来,马赫克尔为什么要让我们收集素材呢……?从一开始的语气来看,感觉她是不想被要求制作弩炮才选择隐居的……」

纵使我停下话头,亚丝娜仍然一言不发。

大概是在全速运转大脑认真思考时的习惯吧,她右手的指尖正反复抚摸自己的下巴。随着她艳丽的双唇闪闪发光,我的邪念数值再一次逐渐上升。万幸的是,亚丝娜在我做出实际的动作之前开口说道:

「…………虽然这只是毫无根据的直觉……我觉得,砍倒那张桌子的桌面木材的人,可能和这次马赫克尔小姐的委托有关……不对,说不准是和她把工房搬到兹姆弗特这件事有关。因为他们互相拜托对方进行那种超稀有木材的砍伐和加工,所以不是点头之交而是商业意义上的……很有可能是更加亲密的搭档……」

亚丝娜一边这样说着,一边转向别处,我循着她的视线,看向摆放在起居室中央的巨大木桌。毫无瑕疵的胡桃木桌板,侧面还留着树皮的凹凸痕迹,让我隐约想到曾经耸立于艾恩葛朗特某处的巨树的身姿。

「……嘛,既然能砍倒那种程度的大树,作为双手斧战士肯定很强吧……。就攻略组而言,顶级的斧战士也不过如此…………」

我的话语在此处戛然而止。

这是因为,某个玩家的脸鲜明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宛如收到了从我脑内发送过去的图像一般,亚丝娜也「……呜呐」地再次发出猫语。我们在近乎零距离的状态下面面相觑,异口同声地低语着:

「「难道……」」

我们用视线相互示意让对方先说,忍耐不住的我,说出了不确定的推测。

「…………难道,马赫克尔的旧搭档,不会就是……那个黑心的斧商人吧…………?」

「斧商人的话,就像是买卖斧头的人一样了啊,桐人君。」

「那叫商人斧也行……不,但是,真是这样吗…………?」

「嗯~……回想一下的话,委托购入铸块和巨岩龙之腱的时候,艾基尔先生,好像很在意那是什么配方来着……。就算不知道是弩炮所需的材料,也可能会有什么头绪。」

「唔~~~~呣……」

将双手放在头后的我沉吟片刻。试着在脑中将光头大汉和戴着漩涡眼镜的女孩子放在一起,没有比这更为方枘圆凿的组合了。

但是在这一点上,身为格格不入的封弊者的我与身为攻略组中的偶像的亚丝娜也是一样。虽然违和感爆棚,我仍然试图推断二人的相关之处。——但是。

「…………其实,我不是很清楚艾基尔选择成为真正的商人的契机是什么呢……」

我看着桌板上的木纹小声说道。亚丝娜在我胸口翻了个身,投来略显意外的目光:

「啊,不是那个吗?一开始的时候,桐人强塞给艾基尔先生的《Vendor’s Carpet》。」

【rkl:这里我就搞不懂了。之前找艾基尔要材料的时候还说过当年把地毯给他的时候没想到会成为商人,这里就不知道成为商人的契机……到底是桐人脑子转不过弯呢,还是川原自己忘了……】

「啊啊,嘛,虽然那可能是最大的原因……但是我觉得艾基尔在获得地毯之后,还是在一段时间里保持着斧战士的本职,只是把露天商店当做高效处理道具的手段而已呢。——在那之后,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暂时和艾基尔他们疏远了……」

顺着自己的话,我想起了痛苦的回忆。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我的身体变得僵硬了。趴在胸口的亚丝娜仿佛察觉到这一切,将脸凑了过来。

她一言不发地将额头紧紧贴在我的额前,冰凉而又光滑的肌肤温柔地融化了我的痛苦,将其吸收。

深吸一口气后,我低声说。

「……谢谢你,亚丝娜。」

「…………嗯。」

微微一笑,双唇轻触了一下之后,亚丝娜再次滑了下去。我抚摸着她的后背,一边轻轻晃动着摇椅,一边继续思考。

「我觉得,直到二十几层都在攻略组中充满干劲的艾基尔,在成为在阿尔格特的主街道开店的全职商人之前,有什么决定性的转折点。……那与马赫克尔的弩炮配方有着什么联系,是不是我想太多了啊……」

「嗯、嗯嗯~~……」

亚丝娜在我的身上可爱地呻吟着。

「……艾基尔先生虽然很在意我们订购的素材清单,但是并不知道那是制作弩炮的材料。所以,马赫克尔小姐曾和艾基尔先生制造过弩炮,因此引发了什么事件……我觉得是这样呢。」

「有道理……。而且,如果真正的弩炮有着与大炮同等的射程和攻击力,艾基尔知道了之后肯定不会瞒着攻略组吧。」

「没错呢。若是这样的话……嗯,想象不下去了呢…………」

呼了一口气的亚丝娜,全身放松了下来。我用双手紧紧抱住她那有着轻柔而又真实的密度和温度的虚拟体,小声嘟哝道:

「干脆,直接问艾基尔好了……」

怀中的亚丝娜立即用力地摇了摇头。

「不、不行啦。如果马赫克尔小姐是自愿隐居的话,就算对方是艾基尔先生,我们也不能擅自说出她的名字。」

「这、这样吗。」

——虽说如此,接受了我们的委托的情报商阿尔戈,只用一晚就找到了马赫克尔的工坊。无论是艾基尔还是谁,只要想找她的话就肯定能找到。

再继续深入也只会自找麻烦。反正低价买到了桌子和摇椅,之后的事就无所谓了……我不禁为要不要就此打住而纠结起来。果然身为攻略组的一员的我还是想确认是否真的存在弩炮,对马赫克尔收集材料是打算做什么而感到好奇。

「…………这样的话,只能问那个可能知道真相的人了啊。」

「诶,谁……?」

向着眨了眨眼的亚丝娜,我笑着说:

「见到人你就知道了。」

=========================

2 条回应

  1. O泡果奶2021-11-13 · 16:24

    进来再吃亿遍糖

  2. 雪之下邂逅2021-11-28 · 14:07

    怎么下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