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典·短篇

[刀剑神域][官方同人]Silica Edition

Heathcliff · 1月17日 · 2016年 ·

Sword Art Online

SILICA EDITION

==========================================

小说作者:川原 礫(九里史生)

漫画作者:くるすたつや(ぽん酢@ponz.info)

==========================================

图源:玖月神威(LKID: 玖月神威)

翻译:rkl(LKID: reekilynn)

嵌字:dq(LKID: dqdqe)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

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

请尊重翻译者的辛勤劳动

在线版如需转载请PM本人

下载版转载随意,但请保留译者信息

==========================================

冬日暖阳

新艾因葛朗特第22层

2025年12月31日

使用AmuSphere进行潜行的时候,人们似乎会有各自不同的感觉——既有垂直下落的,也有伴随着漂浮感的。

绫野珪子属于后者。当她以自己喜欢的姿势躺在床上,发出『Link Start』的声音命令后,就感觉到从肉体中被分离出来的意识被垂直上浮的感觉包围,想象着自己向从纯白的空间中降下的虹色光柱不断上升的样子。

【rkl:原文这里只有名字,但为了方便起见还是用了全名。】

以前在网上看到『潜行玩家们不过是觉得现实世界太过残酷才会逃避到假想世界里』这样似乎很有道理的一件事,也曾在脑海里涌出『这真是不负责任的话』的愤慨情绪。至少珪子认为自己从来没感觉到现实有多残酷。毕竟,她可是在十二岁的时候就被关在假想世界里长达两年时间,直到一年多前才好不容易被解放出来。

相比那个HP剩余量和现实中的生命直接相关的无情而残酷的世界,现实世界实在是太过平稳了。珪子从今年四月进入为未成年的SAO生还者【Surviver】新设立的学校后,也交到了很多朋友。回到家的时候,也有虽然性格有点乖张但为人却非常沉稳的父亲、擅长料理并十分喜欢唱歌的母亲,以及家里养的,名为毕娜的曼基康猫【Munchkin】出来迎接。既能继续阅读自己喜欢的漫画(但这可是两年的量!),也吃得到真正的奶酪蛋糕。所以对珪子来讲,根本不存在觉得现实世界残酷的理由。

明明……不存在的。

身体任由短暂的漂浮感支配,珪子想起了几十分钟前和父母间的对话。更正确的来说,是从SAO归还以来,自己与父母间的第一次争吵。

今天是2025年12月31日,也就是除夕。原本绫野家的三人——也就是珪子和父母,预定在今天带上小猫一起回到位于山梨县的父亲的老家。这是一个多月前就确定了的事,而珪子最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老老实实地点头同意了。

然而,到了出发之前,珪子却在车库里说自己不论怎么样都不想去。

虽然一开始绫野夫妻还很温柔地试图以祖父和祖母以及表兄弟们和珪子见面一定会很高兴的理由想要说服女儿,但过了几十分钟珪子仍然固执己见,话也变得越来越不中听,最后父亲留下「那就随你便好了」的话后开车离开了。一个人留在家的珪子锁上玄关的门后就回到二楼的卧室,倒在床上后戴上了AmuSphere。

因此,这次的潜行大概就是逃避吧。就算这么说也无所谓。至少相比在现实世界里哭泣,在假想世界里哭泣没有回让眼睛肿起来的烦恼。

变为猫妖精【Cait Sith】的西莉卡形象的珪子出现在位于环绕Alfheim飞行的新艾因葛朗特第22层的,建造在大湖边上的小木屋门前的走廊。妖精之国现在正是午后刚过的时间,柔和的日光照在庭院里的草坪上。

虽然这个小木屋并非西莉卡所有的玩家住宅,但因为名字登录在副所有者【Sub Owner】列表上,所以她可以在这个建筑内的任意位置自由登录或注销。但就算这么说也得考虑这个木屋原本的两名主人的感受,因此西莉卡尽量避免直接出现在木屋里面。

西莉卡登录后不久,水蓝色的光在离她很近的地方出现并凝集,最后变成一只小龙的样子。

虽然很小但这也只是相对大型的龙族Mob比较才这么说的,龙的双翼伸展开后大约有一米长。然而,覆盖全身的水蓝色绒毛和红宝石色的双眼,让这只小龙在外貌上和凶猛扯不上一点关系。

「毕娜,过来吧。」

西莉卡伸出手,名字和她养的猫一样的小龙就发出咕噜噜的鸣叫声飞到她的双臂之间。西莉卡紧紧抱住小龙柔软的身体,而毕娜则伸出小小的舌头舔着她的右脸颊。身为使魔,亦即《被驯化的怪物》【Tamed Monster】的毕娜其AI程序并未被设计的非常高端,但偶尔也会有只能将其看作是读取了西莉卡的感情才会做出的反应。如今也是这样,毕娜舔着西莉卡的脸颊,重复地从喉咙中发出像是很担心她一般的「咕噜……噜噜……」的声音。

「……谢谢你,我已经没事了。只要见到毕娜就会精神起来的。」

西莉卡轻声说着,将头靠在和大小相比相当轻的小龙身上。小龙生有羽毛的翅膀划过Cait Sith特有的猫耳,长长的尾巴如同围巾般绕过西莉卡的脖子。

感受着假想世界内Moving Object不可想象的温暖,西莉卡觉得自己因和父母争吵而像是生了倒刺一般的心情稍微有所缓解,向小木屋的房门走去。

一碰到门把手,就响起了咔的一声打开门锁的悦耳声音。西莉卡轻轻拉开门,往里面说了一声「日安」。和预想中的一样,没有传来回应。虽然可以打开主菜单里的好友列表查看朋友们的登录情况,但根本不用这么做就知道这个家里没有人吧。不管怎么说这也是除夕。

就算这样西莉卡也还是说了一声「打扰了」,走入了小木屋。她关上房门,走向走廊左侧的起居室。

当她的脚踏入现实世界的——至少在东京23区内的平均水平住宅内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宽敞的起居室时,头上的毕娜轻轻飞了起来。使魔在没有接受命令的情况下就离开主人的理由,通常是探测到怪物接近,或是因饵食不合口味而亲密度降低陷入反抗状态等为数不多的情况,但在这个家,这个房间里则是第三个理由。

西莉卡意识到自己的假想心脏砰砰跳动起来,追在毕娜的后面。她绕过直接用来建造房屋的巨大圆木,从南侧的窗边看去。

在柠檬黄色的阳光下缓缓地无声晃动着的巨大摇椅上,一个黑发黑衣的影妖精【Spriggan】闭着眼睛躺在上面。他的睡脸和战斗时的样子大相径庭,有着少年一般的纯真。

从西莉卡的头顶飞起来的毕娜在Spriggan的上空绕了一圈后,降落在少年的肚子上。毕娜收起双翼,蜷起头和尾巴,不一会就睡着了。不,使魔只有『像是睡着了』的状态,但隐约可闻的啾噜噜的睡眠时的呼吸声却并非错觉。

「……毕娜真是的。」

西莉卡轻声说着,就这样站在那里注视着一人和一匹的睡相。跳动又加快了一些的心脏慢慢减速,接着平稳和安宁在西莉卡的体内扩散开来。不久,她便被在这温暖之中略带痛楚的香料的感觉浸染了。

差不多半分钟后,她这才向周围看去。既然身为这个家的主人的他登录的话,大概身为另一位主人的水妖精族【Undine】的回复师和身为他的妹妹的风妖精族【Sylph】的魔法剑士也在一起,但这里却并没有其他玩家的气息。Cait Sith在九大种族内拥有最强的感觉能力,因此家里如果有什么人在的话一定能判断出来。虽然如果通过咒文或技能可以隐身【Hiding】,但在屋内却并没有藏起来的理由。

——即使做出这样的判断,西莉卡还是迷茫了几秒钟后才将餐桌配的椅子中的一个移动到摇椅的旁边并排放好,然后坐在了椅子上。

她将身体倾向左侧,从很近的距离注视着沉睡着的Spriggan的侧脸。

只过了几秒,连西莉卡都感觉眼皮越来越重了。从在这个房间里熟睡的他身上散发出让周围的玩家们都想打瞌睡的某种魔力——这已经是朋友间的共识了。但是,自己绝不能输给这种魔法。西莉卡将《睡眠时自动断线功能》的延时设置为十五分钟,如果睡着后超过了这段时间就会注销。再次重复连接过程相当麻烦,而且她也不想浪费这段比什么都要宝贵的时间。和睡着的他两个人独处——如今已经不存在了,从在另一个浮游城相遇的那天晚上以来就再也没有过。

仔细想想,失去了使魔毕娜,连自己的生命都如同风中残烛的西莉卡被黑衣剑士桐人救下,已经是近两年前的过去了。

他不仅保护了西莉卡,还让一度死亡的毕娜复活了。一起前去寻找能让使魔复活的道具的那一天的冒险,至今仍鲜明地存在于西莉卡的记忆中。虽然生有触手的巨大花朵怪物和归途中袭击二人的橙色玩家们相当可怕,但这都是最宝贵的记忆。

——不,不仅是那一天。

两手紧紧握在胸前,坐在椅子上的西莉卡想着。

从与毕娜最初的相遇开始,一起冒险游玩的每一天都在记忆中闪烁着特别的光芒。这色彩是如此鲜艳,以至于在现实世界中的生活相形失色。当然,之后登录ALO的话再一次见到毕娜,这是何等的幸运——实际上,毕娜原本在SAO被攻略的时候就应该已经消失了——虽然西莉卡很清楚这一点,但她有时却会觉得,这一边要是现实就好了。

西莉卡觉得自己绝对不会向任何人说出这个想法。她觉得这是对在自己被囚禁于死亡游戏的两年间极度担心自己,在生还后极为喜悦的父母的背叛。然而,就算这样——

不知何时流过睫毛的泪水,落在椅子的扶手上,发出轻轻的声音。

也许是对这甚至不能称为声音的声音有了反应,黑发的Spriggan——桐人慢慢睁开了眼睛。西莉卡慌忙转过身去,眨了眨眼睛让还留在脸上的眼泪效果消失。她就这样紧张地正面坐着,几秒钟后,听到了声音:

「……哦,西莉卡吗?什么时候开始在这里的?」

西莉卡战战兢兢地将脸转向左边,和睡眼惺忪的桐人对视。

「桐人桑,中,中午好。那个,大约,是十……不,五分钟前吧。」

【rkl:这称呼真别扭,台版的称呼总觉得不对,之前EX01时候用的“先生”似乎也不好……】

「呜哇,我明明该起来的。」

慌慌张张地想要站起来的时候,桐人似乎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毕娜。他轻轻让身体恢复原来的姿势,带着柔和的笑容轻轻用指尖抚摸着毕娜的脖子。仍然睡着的小龙慢慢转过身体,露出了颜色略淡的腹部,摇着尾巴,似乎想要让桐人继续抚摸。

西莉卡再次和桐人对视,然后小声笑了出来。

在停下笑声后,她很自然地说道:

「……我刚才和家人吵架了。」

桐人虽然稍微抬起了眉毛,但还是带着温和的表情问道:

「在除夕?还是说因为除夕才会吵架?」

「是因为……除夕。原本今天开始要去山梨的爷爷那里,但快出发的时候,我说自己不想去……啊,当,当然,虽然想着除夕的ALO的人气狩猎场大概会空出来,不过绝对不是因为这个理由才不想去的。」

「哈哈,要是这个理由的话你可要失望了啊。这么想的玩家可有不少,所以狩猎场根本就没有空出来。」

「……已经确认过了吗?这么说,难道桐人桑是这个想法吗……?」

西莉卡稍微抬起视线,桐人慌忙摇了摇头说道:

「不,不是这样。确认之前获得的《断钢神剑(Excalibur)》的锋利度也好,想要去找尤金炫耀也好,这种想法我可没有。」

【rkl:桐人你个死傲娇。】

「不必说那么多吧。」

「啊,也对。不,还是说西莉卡回老家的事情吧。」

桐人轻咳了一下,变回认真的表情盯着西莉卡。

他在从旧SAO时代就在一起的同伴中是唯一有和过去不一样的外貌的。然而在他漆黑的眼睛中那如同要吸收一切般的深邃却和以往并无差异。西莉卡连移开视线都做不到,只是与桐人互相对视。最后桐人如同轻声细语一般说道:

「……是不想见什么人……对吧?」

「没错。」

简直就像是被桐人看透了内心向父母隐藏着的想法一般,但西莉卡还是毫不惊讶地点了点头。

「不是一个人……而是几个人。我不想和那些表兄弟们见面……之前盂兰盆节回去的时候,和他们已经有三年没见过面了……晚上只有小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大家都向我问事情……」

「问的是SAO的事情……吗?」

「嗯……我知道表兄弟们也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如果立场翻过来的话,说不准我也会问这问那吧。可是……我果然还是不想这样。一点都不想和他们说关于那个世界的事情。」

「是因为……那是很残酷的记忆吗?还是说……」

西莉卡看着在这里停下话头的桐人的脸,感觉到了些许惊讶,回答道:

「……桐人桑既有相当迟钝的时候也有相当敏锐的时候呢。」

「这,这样吗?」

「是这样没错……就像你知道的一样,不想和他们说,是因为这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回忆。但是,这样的想法,我却不想让父母知道……所以我只是和表兄弟他们说那个世界有多么可怕,能够离开那个世界的时候有多么高兴而已。可是,虽然说了这样的话,却感觉自己伤害了对自己非常重要的东西……所以那时候我就决定不再提起SAO的事情了。可是,这次如果去爷爷家的话,肯定又会见到表兄弟他们……我……」

再之后的话就说不出来了,所以西莉卡只能颤抖着嘴唇。桐人没有说话,而是伸出右手放到西莉卡的头上,像是之前毕娜做过的一般轻轻用指尖抚摸着她的猫耳根部。

Cait Sith一族特有的三角耳和长尾,有着未知机制的感觉功能。尤其是尾巴如果被紧紧握住的话会有如同有电流般的刺激沿着后背流过的『奇怪的感觉』,不过耳朵的话只要被温柔地抚摸,并不会有什么不快。

【rkl:发现野生的变态一只。】

如同委身于现实世界中体会不到的不可思议的感情中一般,之前紧张的气息一点点慢慢消散了。桐人对放松肩膀半闭着眼睛的西莉卡,问出了她意想不到的问题:

「SAO刚开始的时候,西莉卡还只有十二岁吧?」

「……嗯,没错。那时候还是小学六年级的第二学期。」

「这样吗。Nerve Gear是自己的吗?还是说,是你父亲的……?」

「是我的。不过虽然这么说,但并不是自己或家人买的,而是中了杂志的悬赏得到的。SAO的软件也是。中了那么贵的奖品,大概是最初也是最后的一次了吧。」

「诶!真是惊人的概率啊……说不准比当选成为封测者的我都要幸运了呢。啊,不对,我也不知道说幸运好不好……」

【rkl:考虑到驯化怪物居然也是一次成功,这幸运度得有EX了吧。】

听到桐人的话尾开始咕哝起来,西莉卡不由得呵呵笑了出来:

「要说不幸的话,大概是应征的时候虚报了一岁然后就中奖了吧……我在被关进SAO后也想过很多。明明如果没有中Nerve Gear就好了,或是启动了别的软件这样……」

【rkl:在Web版内,SAO限制15岁以上的玩家使用,而Nerve Gear则限制使用年龄为13岁以上。】

「这样吗……——不过,要是这样的话,也亏你走出了《初始之街》呢。似乎和你年龄差不多的小孩子全都没有离开那个城镇而是共同生活呢。」

「不,反过来,大概正是这样……我才会离开那里吧。毕竟,窝在《初始之街》的房间里诅咒命运的话,中了悬赏的Nerve Gear才是人生中最大的不幸吧……我决定绝对要找到什么东西让自己觉得『来到这个世界太好了』,这才会离开那个城镇的。虽然比桐人桑和亚丝娜桑晚了一段时间。」

听到这番话的桐人,轻轻抚摸着西莉卡的猫耳,视线却回到了自己身上。黑色的衬衫上,和过去并无区别的水蓝色小龙正仰着身体熟睡。他轻声说道:

「……能找到真是太好了。」

西莉卡微笑着点点头。

「嗯。能和毕娜相遇……也不光只有这一点。能和桐人桑、亚丝娜桑还有莉兹桑相遇并成为朋友实在太好了。所以对我来说……那个世界的回忆,是不可取代的。」

虽然绕了一圈又返回了原点,但西莉卡已经冷静下来了。她沉浸于假想器官被抚摸的感觉中,思考着一直困扰自己的问题,开口说道:

「所以,我并不会有不想回到现实中的想法。桐人桑你们努力的将SAO攻略,现在可以这样过着平安的日子,让我觉得非常高兴。但是……我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现实世界中的什么地方……有点……不对头。向我问起SAO里的事情的表兄弟们……还有一直都很担心地看着我的爸爸和妈妈……连小猫毕娜,都和过去相比,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说到这里,西莉卡这才注意到至今为止都未曾差距的最大的违和感的所在之处。那就是自己。现实世界中,现在已经十五岁的绫野珪子。相比沿用了SAO时代形象的西莉卡,身高变高了,体型也改变了的真正的自己。

原来是这样,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头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如今的自己一定在心底害怕着各种各样的变化吧。害怕着以猛烈的速度流逝的现实时间,害怕着在那前方的东西。

「……我……好害怕。改变了的事情,已经不在了的东西……总觉得这样下去,见不到桐人桑,大家,还有毕娜的那一天会不会到来……那样的话,还不如再一次在这里……」

想要永远地被封闭在这里。想要让时间停下来。

然而这确实决不能说出口的愿望。面前的黑发剑士,赌上性命将由系统略,解放了包括西莉卡在内的六千多名玩家。在这样的他的面前,根本没法说出自己想要再一次成为假想世界的囚徒这样的话。

西莉卡低下头,紧紧咬住了嘴唇。

突然,抚摸西莉卡耳朵的手指停下了动作。然而桐人并没有将手收回,而是用手掌轻轻包住了她的右耳。在西莉卡因脑中麻痹一般的感觉而全身失去了力气的时候,听到了桐人的声音:

「……我觉得今天能在这里和现在的西莉卡相遇非常高兴。之后,再之后,也一定会这么想的。所以……谢谢你,西莉卡。谢谢你活到了两年前在《迷路森林》和我相遇的那一刻。」

西莉卡因听到了意料外的话语而抬起头,看到了位于近处的桐人微笑着的脸。

过了一会,她才意识到这句感谢的意义。

虽然至今都从未想象过,但对如今的桐人来讲,肯定也有着他自己的迷惘和痛苦吧。也许,在痛苦的时候,他大概也会想起来吧。在夜晚的森林深处遇到的,自己救下的那个年幼的女孩子的事情。那个孩子,如今也还活在世上,在现实世界过着平稳的生活的事情。

那每一秒每一秒累积起来的时光——

西莉卡伸出双手,取下仍然包着三角耳朵的桐人的手,将它拿到自己面前。

Spriggan特有的浅黑色皮肤,和SAO时代的桐人的皮肤并不一样。然而,那份温暖却是一样的。和那一天的冒险结束后,放在流着眼泪的西莉卡肩上的那只手一样。

就算在假想世界里,也有无数的东西正在改变。仔细想想,西莉卡为了寻求变化而离开初始之街,正是因为如此才会见到毕娜,才会和桐人相遇。然而,在这之中,也一定有着未曾改变的东西。那最为重要的东西,将会永远留下来。

也许连现实世界也是一样的。表兄弟和父母对待西莉卡的态度也和以往不一样了。就算如此,感情……大家想念着西莉卡的感情,也从未改变。而且,在每时每刻重叠着的绫野珪子心中,也一定有着从未改变过的自己。

西莉卡就这样双手握着桐人的右手,深深呼吸了一下。接着她抬起视线,向露出稍微有点害羞的表情的桐人问道:

「桐人桑今天有空吗?」

「应,应该有……在这里睡了午觉,虽然老爸深夜就从美国回来,不过在那之前应该都有空……」

「那就请和我在这个除夕约会吧。」

虽然是平常的自己就算倒立也不会说出来的话,但西莉卡也许是被『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的想法推动着,不由自主地说出了这样的话。听到这句话的桐人一瞬间视线飘忽了一下,随后露出笑脸点了点头:

「那就有劳你了。那要去第25层的主街区吗?还是说到下面去?现在应该还能飞到Undine领地……」

「不,在池袋,一小时之后!」

「嗯,那就池……诶,诶诶!?在现实中吗!?」

「现在可没法取消了哦。」

将紧紧握着的桐人的手松开,西莉卡呵呵笑着说道:

「我之后要坐电车去山梨。爸爸他们肯定在担心我吧。」

听到这句话的桐人眨了眨眼睛,带着笑容点头说道:

「这样啊。那我就送你到新宿站吧。」

「啊,我可没想过只这样就算了啊!坐山手线的话不是只有四站路吗!」

「埼京线的话只要一站路哦。」

「好过分啊!才不要那样的约会!」

也许是争吵太过激烈了吧,桐人身上的毕娜一下子抬起身体,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从小龙嘴里噗的一声吐出的一个虹色泡泡,穿过南边的窗户,在日光中闪着亮晶晶的光芒,向无限高的远处飞去。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