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ive

[Web][刀剑神域][Progressive]005

Heathcliff · 10月21日 · 2017年 · · ·


2
 
虽然忘了设闹钟,但总算是在汇合时间前三分钟醒了过来。
这样卡点起床在现实世界中绝对赶不上,但在这个世界不需要洗脸、梳头,也不用纠结穿什么衣服。我滚下了床,在衬衫外面装备了件外套,就冲出了房间。
不知为何,我听到了两声“哐啷哐啷”的开门声,让我以为自己睡糊涂了。然而并非如此,只是因为隔壁201号房间的住客几乎同时开门走了出来。
我和亚丝娜对视了两秒钟。对方看上去似乎也是刚刚起床,脑袋里的时钟还没上好弦。在一片寂静中,两扇门上的房间号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自动刷新起来。
“早……”
总之先打个招呼,我正这么想道,却看到亚丝娜猛地窜了出去,斗篷的边缘在身后翻飞。接着从我左边掠过,朝楼梯的方向跑去。
——为什么要逃走!?
我瞬间大吃一惊,但随后便发现并非如此。她是想在我之前先到达一楼的餐厅,然后嘲笑我是个瞌睡虫。
“太、太狡猾了!”
我大叫着追了上去,但亚丝娜的敏捷力恐怕比我还高,我根本追不上速度全开状态下的她。只见她的长发在朝阳下闪闪发光,在走廊尽头向左一转就不见了。
这样下去就要输了。
我顾不得保持风度,带着觉悟猛地蹬地,然后想象着鞋底的边缘钩在了垂直的墙面上一样,一步、两步、三步,在右侧的墙壁上跑了起来。系统外技能“走壁(Wall Run)”——虽然现在三步就是我的极限了,但是对于全敏加点的阿尔戈来说,她应该还能跑得更久。
即便如此,我也勉勉强强地到达了走廊的拐角处,接着在第三步时猛地一跃,跳到了对面的墙上,然后再次反踏墙壁,越过了走廊的扶手。亚丝娜在走廊与楼梯连接的平台处浪费了太多时间,我紧贴着她的后背落地,然后用大幅飞跃超过了她,率先冲入了一楼大厅。
“啊,太狡猾了!”
细剑使在背后叫道,但比赛是残酷的。餐厅入口处的服务台已近在眼前。必须全速突破最后的十五米,为此我把姿势压低到了极限。就在此时——
“嘿!”
背后传来危险的声音,我整个身体被向后拉去。鞋底失去抓力,在蹭亮的地板上哧哧打滑。这是因为亚丝娜抓住了我外套的下摆。
“呼啊……犯规犯规!”
我在面部接触地板时大喊道,但裁判的哨声并未响起。在紧贴着我的脸的右侧——
“我先走了!”
带着这样一句话,白色的皮靴径直跑了起来。
没错——这场战斗既没有规则,也没有裁判。约束双方行为的只有良知。而我,正是离“良知”这个词最远的那类人——身为中二男性的原封测者。
我一声不吭地伸出右手,猛地抓住了亚丝娜左脚的脚腕。
“等狡!”
可能是“等等,太狡猾了”的缩略,细剑使发出了一声怪叫,紧接着也失去了平衡。
两名玩家乒铃乓啷地跌作一团。一秒后,服务台后面响起了NPC姐姐冷漠的声音——“住宿期间请保持安静。”
 
在餐厅最里面的桌子旁坐下,亚丝娜点了早餐拼盘加咖啡的套餐,然后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哈——不要一大早就让我这么累啊……”
“是,是你先窜出去的吧。”
“我只不过是走得快了一点而已。”
绝对是谎话——虽然这么想,不过在进一步反驳之前,点的菜就已经上桌了。尽管每个街区每家店早上的套餐内容都有所不同,但这里的拼盘却相当正统,包括两个黄油卷一样的面包、蔬菜沙拉、奶酪,以及火腿和鸡蛋。
一边端端正正地用餐刀把四方形的奶酪切成三角形,亚丝娜一边喃喃说道:
“饭菜里倒没有加入解谜要素呢。”
“啊,你喜欢那样的吗?那午饭就去那家用机关箱装便当的店……”
“不必了。”
亚丝娜果断拒绝,然后用手指捏起一块硬奶酪,送入口中慢慢咀嚼。两人静静地吃了一会儿,等到盘子都剩一半时,亚丝娜再次开口问道:
“……说起来,为什么这个斯塔奇翁到处都是解谜游戏?”
“啊——那是因为,这一层的主题就是‘解谜’啊。”
昨晚忘说的事总算是补上了,细剑使则眨了眨眼睛。
“诶……也就是说,不仅是主街区,整个楼层都是这样?”
“对对。所有的迷宫都布满了解谜机关。封测时期的玩家们也是喜欢的超级喜欢,讨厌的极其讨厌。”
“嗯、嗯……”
亚丝娜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有些微妙的表情。交流技能很低的我没能立刻读懂她的神情。
“……你那副表情,是说喜欢还是讨厌?”
将火腿塞进切开的面包,我直截了当地问道。对于我的提问,亚丝娜微微耸了耸肩。
“唔——解谜本身我倒是不讨厌……不管是广场上的数独那种数字类的,还是拼图类的或是智慧环之类的。不过……一想到五层的BOSS,就有点……”
“嗯,原来如此……”
听到这里,我总算明白那副闷闷不乐的表情是因为什么了。
昨天刚被打倒的第五层楼层BOSS“空虚巨像·福斯克斯(Fuscus the Vacant Colossus),”虽然是RPG中常见的石巨人怪物,但是这个BOSS却具有从未见过的攻击模式,能够配合宽敞的房间,接连不断地放出复杂的地毯式机关,让攻略队伍吃尽苦头。
“楼层主题是解谜的话,那么BOSS也是这个套路吧?”
听到亚丝娜的问题,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嘛……封测的时候是个像是长了手脚的魔方一样的家伙。受到攻击的一列会转动,只要全面凑齐一色的话就能获胜。然而大家当时一通乱打,不要说一整面凑出相同颜色了,颜色简直是越打越乱……”
“……”
叉子戳着一片黄瓜似的蔬菜停在半空,亚丝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那样的话,DKB的林德先生和ALS的牙王先生绝对会为了争夺战斗指挥权而打起来。干脆用跟第五层时相同的成员配置来攻略会好得多吧?”
对于这样过激的意见,我只能不停摇头。
“不不不,那只是防止ALS抢功冒进而万不得已的做法……果然在BOSS战里,组满一个团的成员,用周全的准备来挑战才是正道。而且情况也有可能跟封测时完全不同了。”
“那样的话,只会向更麻烦的方向发展吧。”
“这个嘛。”
听到我的这番回答,亚丝娜露出了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她所说的“那个东西”,就是第五层BOSS掉落的超稀有道具,“Flag of Valor”——通称为公会旗帜。
这面旗帜有着惊人的特殊效果,只要在旗子上登记公会名称,将其竖在地上,就能给半径十五米内的公会成员施加四种增益效果。牙王率领的ALS之所以会抢先攻略五层BOSS,就是为了不让DKB获得公会旗帜。
但是第五层的BOSS,被我和亚丝娜在匆忙之下东拼西凑出的攻略队伍打倒了,现在成了由我来保管那面问题旗帜的状况。DKB的林德应该已经知道了公会旗帜的存在,今天白天 也召开了说明会,与DKB的干部成员们进行交流。但是那个男人自尊心很强,老实说我也没法预测他会作何反应。
ALS的牙王在我们打倒虚空巨像后冲进了BOSS房间,他向我提出了一系列条件,希望我能让出公会旗帜。
一个是在出现同样的道具之前,都由我来保管这面旗帜。在得到了两面旗帜的时候,一面交给ALS,另一面归DKB所有。
另一个条件是,如果ALS和DKB合并了,就让我当场让出旗帜——。
当然这两个条件只能二选一,但是身为罪魁祸首的我也知道无论哪个选项都不现实。那种所谓的“IMBA*”道具也不可能会掉落好几次——实际上,封测的时候也就只有在第五层掉落了一面——让价值观完全相反的的DKB和ALS进行合并也是不可能的。
(原文为“ぶっ壊れ”,指会影响游戏平衡的道具。IMBA为imbalanced的缩写,为游戏术语,意为不平衡的。)
“无论把旗子交给哪个公会,都势必会打破现在的平衡。DKB和ALS水火不容,这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最坏的情况下会造成攻略集团的战斗力减半……这种情形也是不难预见的。”
盯着盘中剩下的形似芹菜的菜叶,我喃喃自语道。亚丝娜好像也沉默地点了点头。我用指尖捏起一片菜叶,一边在手中把玩,一边继续说下去。
“但是,这么强力的道具,让它烂在仓库里也太浪费了……。目前还没有能施加战斗BUFF的方法,可是只要竖起这个旗子,就能施展四种BUFF……”
“四种,具体是什么效果呢?”
“攻击力上升、防御力上升、CT减少、全DEBUFF耐性上升。”
“呜哇……”
耳边响起了这样的带着敬畏的声音。就连仍是RPG新手的亚丝娜都能感受到这个道具的厉害之处。
“嘛,虽然数值变化微乎其微,但是在某种程度上对人数和时间没有限制……更不得了的是,公会旗帜属于长柄武器,是有强化次数的……”
“诶……几、几次啊?”
“十次。”
亚丝娜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了难以言喻的表情。
“……如果强化了的话,大概被强化的不只作为的武器的性能……”
“BUFF的百分比也会上升……吧。如果成功强化到+10的话会怎么样呢,只是想象一下就觉得很可怕了。”
“唔嗯——”
发出了平时不会发出的鼻音,细剑使用刀叉指着我。
“那,如果这么做呢?”
“怎么做?”
“桐人建立一个新公会,登在旗子上,然后把DKB和ALS兼并了。”
我的口中发出了“噗噜呜咕”的声音。虽然在千钧一发之际,我成功避免了将咀嚼中的芹菜化为绿色的毒雾、向亚丝娜脸上喷去的危险,但口感仿真器似乎出现了故障,我的嘴里黏黏糊糊的。将咖啡一饮而尽,让味觉重置,我反复地深呼吸了好几次,再一次摆出否定的态度。
“绝对不要。百分之一百不要,不对,百分之一兆不要!”
“…………”
亚丝娜看我的眼神仿佛在说“你是小学生吗”,她优雅地喝了一口咖啡。
“我只是说说而已。我知道你不喜欢这种事,让我当公会的副会长什么的也恕难从命。现实一点的话,可以去拜托艾基尔先生他们……但是也希望渺茫……”
看着亚丝娜认真思考的样子,我一时间陷入了迷茫,犹豫着要不要建立个公会去邀请她担任副会长来确认一下,但是现在还是把这种想法保存在内心的仓库里吧。
“……嘛,艾基尔已经是公会会长了……但是,如果他要扩大老大哥军团的话,感觉可能会让所有成员都用双手武器啊……”
“啊哈哈,怎么可能。”
亚丝娜笑了起来,然后又露出了严肃的表情。恐怕是想到了自己在老大哥军团里成为双手锤使的样子,她使劲地摇了摇头。
“总……总之,必须要考虑一个能有效利用公会旗帜的方法。要是林德先生能提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就好了……”
“说的是啊……”
我们两个人一起点头,这时已经到了上午十一点。
十二点三十的时候,我们会和DKB会面,地点在这个斯塔奇翁的某处……虽然是这样安排的,但是除去路上花费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的空闲。将盘中剩下的面包放入口中,说了“多谢款待”之后,我向临时的搭档提出了接下来的计划。
“那个,关于上午的任务,是在斯塔奇翁转一圈,把能接的任务全都接了,然后做一两个简单的任务……还是进行昨天说好的对人战训练呢,你觉得哪个比较好?”
“嗯——……”
歪着头思考了一会,亚丝娜马上做出了回答。
“我觉得训练比较好。我不想一直拖延,留下后悔。”
“这……这样啊。”
她的回答出乎了我的预料,我快速地眨了几下眼睛,然后点点头。
“那我们先去一个隐蔽一点的地方吧。如果训练时被别人偷窥偷听了就适得其反了。”
“我倒是没问题……但是,你知道去哪里吗?”
“嘛,算是吧。”
我嘿嘿一笑,充满气势地站了起来。
 
与昨晚截然不同,此时转移门广场上人山人海。人群中,有不少玩家拿着羊皮纸和羽毛笔,盯着数字瓷砖看。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成为新一代的数独者,我一边在内心中为他们呐喊助威,一边冲进了广场中央闪着蓝色光芒的大门。
目的地是第三层主街区兹姆弗特。但是,我并不是因为有事才来这座城镇的。经过三棵巨大的猴面包树、走出野外之后,我稍微绕了一段远路,确认了一下有没有人跟踪,然后在茂密的森林中一个劲地向着西南方向奔跑。
虽然有时候会被怪物盯上,但是考虑到我和亚丝娜现在的战斗力,就算被一群出现在这个“迷雾森林”里的小型树精或大蜘蛛围攻,也应该只需要两发剑技就能解决了。把怪物抛在一边,我们继续冲刺,将它们远远地甩在身后。
终于,前方出现了一个云雾缭绕的峡谷。开着地图,我们冲进山谷,继续奔跑了几十秒。
霎时间,云雾统统散去。高举着的黑色旗帜映入我们的眼帘。
黑底的旗子上,映着弯刀和号角的图案。面前是广阔的盆地,黑紫色的帐篷有将近二十个,但这里并不是普通的村子。这是黑精灵们的野营地点,只有在之前的楼层进行的《精灵战争营地任务》中选择黑精灵一方并进行任务的玩家才能进入。而且,这里根据队伍生成的临时地图,所以除了我和亚丝娜以外的玩家,别说是侵入这里了,根本找不到这个地方。
从没有表情的守卫旁边,亚丝娜一边恭恭敬敬地解释,一边走了过去。她小声地询问道:
“……虽然十几天没来了,我也很开心能再来这里一次……但为什么是现在?如果是避人耳目的地方的话,斯塔奇翁或者卡尔鲁因也有吧?”
“嘛,有是有啦……但我还有一件想在这里解决的事情。”
“事情……?但是,下次精灵战争任务的目的地,是六层的要塞吧。”
我沉默着点了点头。
在这里,也就是在第三层开始的营地任务,简而言之就是在艾因格朗特的某处有一个叫做“圣堂”的地方,为了获得能够打开大门的六把“秘钥”,黑精灵和森林精灵相互争夺,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但是,在整件事背后的第三方势力——堕精灵(Fallen Elf)正在背地行动着,他们的目标似乎也是秘钥。
我们在第三层获得了“翡翠的秘钥”,在第四层获得了“琉璃的秘钥”,接着在第五层得到了“琥珀的秘钥”。这三把秘钥,都由黑精灵中的精英骑士基兹梅尔,通过精灵专用的转移装置“灵树”运到了第六层西边的某个要塞,现在被放在那里保管。按道理来说,我们应该在营地任务第六层篇开始的时候再前往要塞。但在那之前,有些事必须早早在这里解决掉。
“要做的事情和任务没有关系啦。只是我想差不多该强化这家伙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用右手摸了一下背后的剑柄,亚丝娜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狭长的盆地中央耸立着巨大的食堂帐篷,旁边是小规模的商业区。道路两旁有道具店、裁缝店、皮革加工店,还有锻造店。虽然风景仍和以前一模一样,但是只有一处不同,那就是街上以前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的精灵士兵们,现在都会注意到我们,并向我们打招呼说“哟”或是“最近好吗”。这实在是意料之外的变化,我光是在心底默默回答就竭尽全力了,但是亚丝娜却露出灿烂的笑脸回答道“你好!”
恐怕,是因为随着营地任务的进展,我们在黑精灵这边的类似贡献度的东西提升了所导致的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猜敌对的森林精灵那边来找麻烦的次数也会增加吧。在第五层我没有跟他们接触过,我一边祈祷着第六层也能保持这样,一边走过商店门口,最后在第四家店前停下了脚步。
小型帐篷前,有一位长发盘在脑后、系着黑皮革做的围裙、戴着长手套的眉目精干的小哥,他正有节奏地敲打着铁砧上的朱红色金属。精灵士兵们都向我们打招呼了,我想着这个锻造师的态度也一定会有所改变吧。等他手头的活告一段落,我向他打了个招呼。
“你……你好啊——”
接着,那位小哥只是抬起头瞥了我们一眼,然后“哼”了一下,又开始了手上的工作。
“……真是一点没变啊。”
亚丝娜努力憋笑,喃喃自语道。但我不能在这里放弃。将背后的长剑从剑鞘中拔出,我再次向他搭话。
“那个,我想麻烦你强化这把剑。”
回答我的,是第二句“哼”。只有在我眼前出现的NPC锻造师专用的菜单窗口才能证明,我刚刚没有被拒绝。
——总有一天,我会提高这位小哥的好感度的,等着瞧吧!
我在心里暗自发誓,在菜单中输入了委托的内容。
这把“韧炼之剑(Anneal Blade)+8”,从死亡游戏开始之后就一直是我的得力伙伴。在第四层尤费尔城,我和森精灵指挥官战斗的时候,刀身碎了一半。现在用的是那场战斗胜利过后获得的报酬——一把名为“Sword of Eventide”的单手直剑,用日语来说就是“黄昏之剑”。抛开基本属性不谈,这把剑在附带敏捷度+7这种夸张的神奇效果。只要装备了这个,本来最多只能跑三步的走壁(Wall Run)甚至可以延长到十步。
但是厉害的武器,往往强化的难度也很高。因此在第五层我一直没有强化,就这么用到了现在,但是在开始第六层的攻略之前,我想至少强化到+3。我怀抱着这种想法,决定拜托这位据我所知技艺最高超的NPC锻造师小哥。只要技术信得过,态度冷淡什么的都是小问题……吧。
在菜单窗口上,我设定好武器种类所对应的基本材料物品。在对下一行的添加材料栏进行操作之前,我稍微想了想。
SAO的武器强化系统,是从锐度、重量、速度、命中、坚固程度五种属性中选择并强化的。如果提升锐度(对打击武器而言则是硬度),就能增加伤害;如果提升重量,破坏武器、防具、部位的准确率就会上升;如果提升速度,普通攻击和剑技的发动速度就会变快;如果提升命中,暴击率就会上升;如果提高坚固程度,武器的耐久值就会上升。无论提升哪一个都没有坏处,但是理论上应该选择适合武器类型和玩家战斗风格的属性,我比较倾向于锐度和坚固程度这两种没有系统辅助插手的属性。
这次我也打算强化锐度两次,坚固程度一次。我首先将对应锐度的添加材料设定到了最高值,然后按下了窗口下方的OK按钮。如果是玩家锻造师的话,因为他们不会用到这个菜单窗口,所以必须自己从仓库中把必要的基本材料和添加材料都挑选出来,但是如果是NPC锻造师的话,这些都纯靠自动。我拿着出现在窗口之上的装着素材道具的小袋子,和左手一直拿着的剑一起双手递给小哥,说了一句“拜托你了”。
但是精灵锻造师无视了我右手拿着的小袋子,只接过了剑。他随随便便地将剑拔出,刀身映着晨曦。那一瞬间,他皱起了眉头。
“……出自琉斯拉的刀匠之手吗?”
面对突如其来的疑问,我内心有些慌张,想着是不是开启了什么新任务,但是事到如今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他所说的琉斯拉王国,是在艾因格朗特建成之前的大地上的一个黑精灵国家,他们现在也自称是“琉斯拉的子民”。
“是……是的,在第四层的约菲尔城中,城主大人赐给我的。”
“呵,雷修雷恩家传来的东西啊。”
听到这个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名字,我凑近亚丝娜,小声问道:
“……那是谁来着?”
“好好记住啊,那是约菲利斯子爵的名字啊。”
“哦,这样啊。”
点点头之后,我发出“嗯嗯?”的声音,再次疑惑地歪着头。也就是说,眼前的这位锻造师,直接叫了黑精灵的贵族大人的名字,但是这到底是特殊现象,还是在精灵文化中习以为常的事情呢,现在没法判断。
但是小哥并不在意到我们的悄悄话,而是再次端详着做工精美的长剑,说道:
“你是要强化锐度,对吧?”
“是的,先强化这个。”
“劝你放弃吧。”
“…………哈?”
这次轮到我大吃一惊,眼睛睁得偌大,嘴巴也张得老大。就算是第四层那位为我们制作凤尾船的船匠洛莫罗老人,作为NPC性格也相当乖僻了,但也不会做出拒绝客人下单这种事啊。但是这位精灵锻造师,似乎打算拒绝我通过菜单窗口所下的订单。明明强化韧炼之剑(Anneal Blade)的锐度时什么也没说啊……我一边如此想着,一边询问理由。
“那,那个……为什么呢?”
接着,锻造师似乎有些不耐烦地“哼”了一声,但还是向我解释道:
“这把剑的锐度已经足够了。要是继续锻造的话,也无法指望有什么进步。”
“这,这样啊……”
也就是说,虽然锐度+1,但是这把剑和韧炼之剑(Anneal Blade)比起来,ATK的上升幅度更少……是这个意思吗。
确实,根据武器种类的不同,适用的强化也不同。对于巨大的双手斧来说,即使强化一两点速度,体感上也不会有什么差别。而对于以速度见长的细剑和匕首来说,如果强化了重量,只会降低性能,而武器破坏率却不会上升多少。
然而,我却从未想过对于同样的单手直剑,也会有适用和不适用的强化,只能目瞪口呆地把问题重复了一遍。
“那么,您推荐哪种强化?”
“除了锐度之外随你选…虽然想这么说,不过既然雷修雷恩受过你们关照,也不能太乱来了。”
锻造师一副麻烦的语气,然后再次看向黄昏之剑(Sword of Eventide)的剑身,说道:
“这把剑的话,我建议强化命中。”
“诶——……”
我的反应就像一个懵懂无知的小孩子。
强化命中(Accuracy),武器的暴击率就会随之上升。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实。但是,SAO中的“暴击”究竟指什么,这一点一直都充满争议。
很多怪物身上都被设置了弱点,如果攻击正中弱点的话,就能造成很大的伤害。很多玩家认为这就是暴击。
然而除此之外,即使命中弱点以外的位置,有时打击光效也会略显华丽,伤害也会高出几分,虽然几率很小。比起普通攻击,使用剑技更容易触发这种现象。但是与需要配合踏步和挥臂等系统辅助的系统外技能“威力加强”相比,这种现象又是另一回事。即使想要在同一地点,用完全相同的剑技击中敌人,这种现象是否会触发也完全是随机的。
在封测时期,有不断研究暴击的暴击原理主义者,通称“暴原者”。据他们所说,攻击敌人的弱点取决于技术,而技术带来的高伤害不能称之为“暴”击。他们所追求的,是更加原始且正统的“会心一击”。在这一领域,没有耍小聪明的技术介入的余地。
这条探求之路的前方,是混杂了数据、浪漫、以及玄学的无底泥沼。一旦陷入其中,就难以逃出。暴原者曰,“真暴击”是由NerveGear监测玩家的呼吸来进行判定的。木质部分较多的武器更容易触发,HP越少越容易触发,满月之夜更容易触发……要是一本正经地去验证这些传闻的话,不管花费多少时间和生命都不够。
说实话,对于那样的泥沼,我一向敬而远之。但麻烦的是,区别于“弱点暴击”的“真暴击”确实存在。伴随着爽快感提高两成的光效打出高伤害的快感,这些东西一旦沾上就难以自拔。我绝非暴原者,但之所以在单手直剑技能熟练度到达150后,将取得的Mod保留了五天,就是因为在犹豫究竟是踏踏实实地点“技后硬直(Skill Delay)缩短”,还是点可能影响“真暴击”触发几率的“暴击率上升”。
让我犹豫的是,虽然武器暴击率上升也是件好事,但问题在于,强化命中所影响的不是真暴击,而是弱点暴击。
武器的命中率被强化后,玩家在瞄准敌人的弱点时,会触发系统辅助,对轨道进行修正。对于能够很好利用这一点的玩家来说毫无问题,比如亚丝娜这样的弱点暴击大师。但是,脱离自己控制的系统辅助一向与我相性不合。封测的时候,我曾借别人的命中+8的韧炼之剑(Anneal Blade)尝试过,但是那种剑尖朝着怪物的弱点曲折滑去的感觉,总让我觉得自己用的是把有生命的武器(Living weapon)。
——这种并非出于实用性而是喜好方面的问题,究竟该怎么向黑精灵锻造师说明呢,我陷入了迷惘。直截了当地说“不,还是麻烦你强化锐度好了”,或许就能解决了。不过,对于眼前的这位NPC来说,他大概会有万分……不,十分之一的概率,直接回一句“那我就不给你强化了。”我的视线在剑和小哥的脸上来回游弋,纠结不定。这时,身边的亚丝娜说出了最简单却最适合的回答。
“为什么强化命中更好?”
只见锻造师轻轻点了点头,答道:
“这把剑,在琉斯拉的宝剑中也属于特别锋锐的,因此也是很奢华的一把。为了剑考虑,用尽可能少的攻击打倒敌人才是最重要的。因此最好先强化命中,其次是耐久。”
“啊——原来如此……是为了提高战斗效率才要强化命中的啊。”
我和亚丝娜同时露出一副顿悟的表情。
这把剑虽然属性上显示的耐久度并不低,但耐久的减少速度有些快。我在第五层战斗时就有这种感觉。这柄黄昏之剑,并非是用来正面攻破防具和装甲的。寻找防御力弱的部分直接劈开,这样的使用方法才是最适合的。如果从一开始就贯彻瞄准弱点的原则,即使系统辅助发动了,应该也不会产生太大的违和感。
虽然犹豫还未全部消失,不过既然是黑精灵锻造的剑,就按照黑精灵锻造师的意见处理好了。我下定决心,说道:
“……我知道了。那就请强化命中。”
“明白了。”
锻造师点头的同时,我再次打开菜单窗口,修改内容之后,又一次按下了OK键。然后将出现的装着素材道具的小口袋递给了对方。
锻造师将袋中的素材投进看起来像是由木头制成的火炉。素材一瞬间就熔解了,橙色的火焰开始绽放出蓝色的光辉。锻造师立即将黄昏之剑插入火中,蓝色的光芒包裹着剑身。
在我不懂是什么火候的时候,他把剑移到铁砧上,右手握锤敲打起来,发出了尖锐的撞击声。还未等我紧张起来,十下便已敲完,剑瞬间放出夺目的光辉。
“完成喽。”
锻造师漫不经心地将剑递到我面前,我却没有接,而是说道:
“那个……麻烦再强化一次命中、一次耐久。”
 
即使用上所有的素材,强化的成功率也只有百分之九十五。不过锻造师毫不费力地连续成功了三次。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接着强化是人之常情,但遗憾的是素材已经用光了。使用一枚就能将概率增至上限的“牛印金属片坯料”还剩三枚,但为了以备不时之需,今天还是先忍忍。
接下来,亚丝娜将“骑士轻剑(Chivalric Rapier)”强化到了+7——即便如此,剩下的强化次数仍高达八次。我们两人同时道谢,但锻造师似乎已经对我们失去了兴趣,他“哼”了一声就回去工作了。虽然很想问问他为何用“雷修雷恩”这个名字称呼约菲利斯子爵,但今天已经没有时间了,还是等下次有机会再问好了。于是,我们离开了帐篷。
接着,我们到隔壁的皮革加工店和裁缝屋将防具也强化了一番——两家店的店主都是女性,态度比锻造师好了大约五倍。之后,我和亚丝娜走向了位于野营地西方的露天训练场。现在是上午十点四十分,就算考虑到路上的时间,也还能训练一个小时。
当然,即使我想把自己总结出的对人战技巧和诀窍全部教给她,时间也远远不够。不过,那样说不定会给亚丝娜造成反效果。所以只要向她传授最根本的心态的部分,她那与生俱来的想象力和应变能力就足以发挥出来了。
话虽如此,但心理层面的指导,比技术层面的要难好几倍。而且担任讲师的还是我这种表达能力不足的中二男子,这就是更是难上加难。
站在空无一人的训练场的入口,我以三十度的角度斜视着旁边的亚丝娜,开场白突然哽在喉头。脑中再次响起我们在第四层想要进行对人战训练的时候,亚丝娜那句“我讨厌这样。”
“那——……那个……”
到底该怎么切入正题呢,我磨磨叽叽地东想西想。
突然,亚丝娜轻轻地笑了起来,说道:
“那个啊,桐人。”
“是……是。”
“我在第五层的西亚雅村,和阿尔戈小姐一起洗澡了。”
“啊……啊?”
虽然我记得似乎是有这么回事,但是怎么看现在也不是聊这个话题的场合。推测着亚丝娜的心思,我用奇怪的角度点点头。
“这、这么一说的确呢。我记得,亚丝娜和阿尔戈在浴室里进行了少女间的密谈……”
“才没有呢!”
亚丝娜一瞬间嘟起了嘴,然后再次露出微笑。
“——那个,我和阿尔戈小姐决斗了。”
“…………诶?在、在浴室里?”
“在浴室里。”
“…………一、一丝不挂地?”
“穿着泳衣……喂,这种事无关紧要吧!”
并起了左手的食指和中指,亚丝娜猛地戳向我的侧腹。说起来,这里不是圈内啊……事到如今我才注意到这点,不过万幸的是我没被继续吐槽。
“……嘛,虽说是决斗,也只不过是用浮在洗澡水上的草药杆挥来挥去而已啦。那个时候,阿尔戈小姐问我了……她问我,‘小亚你害怕决斗吗’。”
“……然、然后呢……?”
“我如实回答了我很害怕,但是仔细想想,AGI至上的阿尔戈小姐应该比我的HP还少。虽然武器是叶子,面对真正的对决她也完全不紧张,还毫不犹豫地孤身潜入最前线的迷宫……。所以我反问她,‘阿尔戈小姐才是,你不害怕吗’。”
“…………然然、然后呢……?”
“接下来的回答就是付费内容了呐——”
亚丝娜意外熟练地模仿着“老鼠”的语气说道,然后大步向训练场的内部走去。我在她的身后大声呼喊:
“那,那个,刚才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啊?”
接着,细剑使晃动着长发,转过身来看着我,露出了恶作剧一般的笑容。
“这个嘛,是什么意思呢——”
――咋回事啊!
我不禁在内心如此大喊。亚丝娜或许是想告诉我她已经不要紧了吧。既然如此,只要时间允许,我就要把该教给她的事都告诉她。如果克服了对于对人战的恐惧,就再也没有什么能东西束缚亚丝娜的才能和+7的骑士轻剑。
眺望了一下野营地外的广袤森林,向着此时此刻应该潜伏在艾因格朗特某处的黑雨披男和他的同伙们,我用最小的音量地喃喃道。
“下次,绝对会抓住你们的。”
“诶——?你说什么——?”
对着一脸诧异的亚丝娜,
“没什么!”
我如此回答道。然后踏过低矮的草坪,向着搭档的方向跑去。
 

1 2 3 4 5 6

78 条回应
  1. ZRS红茶2017-10-21 · 12:58

    辛苦啦!

  2. 芸叔2017-10-21 · 13:59

    所以第七层泳装福利预定?[吃瓜][吃瓜][吃瓜]abec岳父加油[二哈][二哈]

  3. 渊赜2017-10-21 · 15:53

    感谢翻译[good]

  4. 桜满祈2017-10-21 · 19:59

    翻译辛苦啦!太高兴了!

  5. D丶成2017-10-21 · 21:49

    感谢大佬!翻译辛苦啦!

  6. 天运2017-10-22 · 19:37

    辛苦了!

    • 天运2017-10-27 · 18:02

      感谢大佬!翻译辛苦啦!加油!

  7. 茶暖2017-10-22 · 21:44

    加油加油

  8. 七殺天凌2017-10-22 · 22:48

    听起来好可怜,那些数字应该是什么重大伏笔吧
    PS.那个骑士团还是建议翻成医院骑士团吧,毕竟比较惯常的翻译。。。。善堂骑士团我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哪个年代的称呼啊 ❗

  9. blackhawkfalled2017-10-24 · 3:24

    总觉得香菜这一段以前看过。。但是忘记是哪里看到的了。。

  10. Kirito2017-10-27 · 0:51

    dalao加油!(๑•॒̀ ູ॒•́๑)快翻快翻

  11. 苦口八礻2017-10-29 · 22:13

    感觉这次节奏挺慢的,截止到现在出到9了……但还在商量旗子的事情…

    • 苦口八礻2017-11-5 · 22:59

      终于跟上作者进度啦!!丫的川原星期三更新后一直到星期六才更新,好慢啊!

      • 苦口八礻2017-11-7 · 23:13

        作者网站今天晚上更新了13………
        仍然是节奏慢的不行……我都快怀疑saop5是否要写两本书了………
        别到时候又来个什么领主帮忙攻略boss→_→

        • 苦口八礻2017-11-30 · 1:24

          卧槽!29号更新的20高潮来啦!

          • 苦口八礻2017-11-30 · 19:23

            ……今天30号川原更新了21……
            我全程惊悚地看下去,生怕他们出什么事……但你特么竟然还有这种操作!???这样就解除危机?

  12. OBJ9072017-10-31 · 0:36

    有一种水章节的感觉

  13. 天运2017-11-1 · 22:18

    加油!加油!

  14. Core'2017-11-5 · 12:02

    为汉化组疯狂打电话~

  15. 桐ヶ谷和人2017-11-6 · 19:51

    谢谢大佬!辛苦啦!

  16. q33869439452017-11-19 · 4:40

    有些流水账呀

  17. 玛格特罗依德2017-11-19 · 21:29

    原来亚丝娜是现充!

  18. ALfheimOL2017-11-25 · 15:47

    进度16/18

  19. 胖萝卜2017-11-26 · 16:19

    川原老贼这是硬生生写成欢乐日常番了。

  20. 呃星袭星2017-12-3 · 20:05

    [doge][doge][doge]

  21. 呃星袭星2017-12-3 · 20:05

    [允悲][doge][doge][doge][允悲]

  22. 万无大千2017-12-7 · 12:45

    嘿嘿嘿

  23. silverbird_969442017-12-7 · 13:53

    吹倒瓶子这个,emmm,,,

  24. 一起来晨跑2017-12-7 · 14:52

    博主大大,麻烦看一下私信

  25. 水鬼2017-12-8 · 0:30

    辛苦了!感谢!

  26. 九歌2017-12-10 · 23:11

    辛苦了

  27. 暮凉矣2017-12-10 · 23:14

    沙发

  28. 水鬼2017-12-11 · 1:30

    噢噢噢桐人老爷子也要像亚丝娜那样重置所有权啊

  29. 磊磊2017-12-13 · 9:49

    棒棒!

  30. 水鬼2017-12-13 · 13:06

    甜甜甜甜。
    这种关心哪至是搭档了啊小桐子

  31. dacamji2017-12-16 · 7:50

    萌新看不出来区别┐(─__─)┌

  32. Argonaut2017-12-20 · 18:56

    闪光弹!

    • キリアス2018-1-21 · 3:43

      看到你的头像松冈,我笑了

  33. 伊甸园古蛇2017-12-21 · 11:08

    那个……密码保护的那些密码是啥来着?一起看过的后来忘记密码是啥了……扶额

  34. 天运2017-12-25 · 0:01

    洗澡橋段再来

  35. fake2017-12-25 · 20:37

    感谢大佬,翻译辛苦了!

  36. DuskScherzo2017-12-25 · 22:00

    为圣诞节不休息的大佬们打电话!

  37. DuskScherzo2017-12-26 · 23:16

    这糖吃得我齁得慌[doge]

  38. Hirosifu2017-12-29 · 19:55

    就等着了!!![憧憬][憧憬]网站的各位辛苦了[太开心]

  39. Fiver______2017-12-29 · 20:09

    居然把柯洁大战阿法狗的事情给写进saop里面了[允悲]

    • 破天2018-1-14 · 23:18

      哈哈!

  40. Hirosifu2017-12-29 · 20:13

    与时俱进的川原老贼[二哈]

  41. BaymaxQ_Q2017-12-29 · 20:19

    基兹梅尔:吃个早餐都要发狗粮

  42. 狐唬虎2018-1-1 · 14:29

    ✨。\|/。✨ 元旦快樂! Happy new. year ☀..。/|\。..☀

  43. DuskScherzo2018-1-1 · 14:31

    元旦更新[哆啦A梦吃惊]翻译组辛苦了

  44. Hirosifu2018-1-1 · 14:50

    辛苦了[爱你][爱你]

  45. 北宇治2018-1-1 · 14:58

    桐人很皮啊

  46. 恶魔与天使的刀锋2018-1-1 · 16:02

    那个。。。有个字错了。。。最新更新的第6段中的“麻痹度”应该是“麻痹毒”吧

    • ALfheimOL2018-1-1 · 21:22

      回复@恶魔与天使的刀锋:[赞]仔细

  47. 天运2018-1-1 · 20:44

    翻译辛苦!新年快乐!
    狗粮好甜好吃。

  48. Code-122018-1-7 · 21:11

    今天也有更新 开心_(:_」∠)_

  49. nazblues2018-1-7 · 22:41

    大佬辛苦。。。我又来纠错。。。最新更新的一章中“只要普通的走过去就醒来”感觉好别扭,是不是“只要普通的走过去就行了”啊

    • nazblues2018-1-11 · 12:26

      继续纠错。。。47页第四段第三行的“有事”应为“有时”。。。。

  50. Asteroid小惑星2018-1-10 · 0:21

    更新大赞

  51. 凌乱的小影子2018-1-10 · 11:37

    为啥和上次一样?

  52. 小卢2018-1-10 · 22:37

    饥不择食了

  53. Code-122018-1-10 · 22:52

    生存本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54. klafc_411842018-1-14 · 20:39

    人族最后的魔法..指的应该是圈内的保护机制吧
    所以PKer才会和堕精灵合作

  55. 破天2018-1-14 · 23:16

    大佬辛苦了!

  56. 旅行de_猫2018-1-20 · 15:52

    辛苦了

  57. yukirito2018-1-21 · 23:42

    辛苦啦..

  58. 西京过客2018-1-24 · 19:34

    感谢大佬翻译~~
    “不管堕精灵们有多少阴谋诡计,用众多军队袭击这座加雷城也是不可能的.”大胆预测一下后面的展开应该是堕精灵雇佣了人族冒险者偷袭城寨。精灵办不到的事情对人族冒险者——玩家来说并不难。至于雇佣的是谁,我可还没忘记那个拿着堕精灵武器的微笑棺木。

  59. Peter_Wang_-2018-1-28 · 22:30

    说好的同居呢[doge]

  60. 小卢2018-1-29 · 0:10

    吃货的本愿

  61. nazblues2018-2-7 · 12:05

    桐人老爷心里果然除了吃就是亚丝娜~~~

  62. 凌乱的小影子2018-2-7 · 12:27

    辛苦[太开心]

  63. Kirito9442018-2-7 · 18:51

    感谢大佬,辛苦了

  64. 亚丝娜siki2018-2-9 · 13:59

    黄金律的卡农就是刀剑?

  65. 无语。。。2018-2-12 · 21:39

    求速更!

  66. 誤铭体育光2018-2-27 · 23:39

    加油

  67. 星流逆缘2018-3-20 · 0:09

    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