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典·短篇

[刀劍神域][雜誌短篇]天青色的妖精

Heathcliff · 1月5日 · 2016年 ·

==========================================

Sword Art Online

天青色的妖精

==========================================

作者:川原 礫

==========================================

翻譯:rkl

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

禁作商業用途

下載後請在24小時內刪除

請尊重翻譯者的辛勤勞動

==========================================

更新信息板:

130420 埋坑

譯者注釋:

(1)本文為電擊Magazine Vol.31(2013年5月號)附錄別冊上刊載的短篇內容。

(2)沒有插圖……要啥自行車啊!(謎之聲:我沒說要自行車!)

(3)既然拿到了書就吐個槽:四格才是SAO/AW的本體……(被拖走)

==========================================

Celeste。

大概有一半……不,七成,說不準九成日本人都不熟悉的詞。

在意大利語中是《天空》或《藍天》的意思,而轉換過來就是《天青色》。通常說到天藍色的時候都會想象出Sky Blue的形象,但有着某種興趣的人們,聽到Celeste這個詞就會立刻想象出淡淡的藍綠色。雖然藍綠色的種類也有很多,不過更接近巧克力薄荷味的冰激淋上面薄荷部分的顏色。

【rkl:注釋一下,顏色代碼是#B2FFFF……】

當然,這《某種興趣》並不是吃冰激淋。世界上最古老的自行車製造商——意大利的比安奇【Bianchi】公司,就以天青色作為印象色。聽我提到過這些的亞絲娜評論「誒,不就是像Tiffany Blue一樣的顏色嗎?」,不過……嘛,確實很像。

總而言之,在日本聽到「Celeste」就能聯想到薄荷冰的顏色的人,基本可以判斷他們是對自行車感興趣的那一類。

而2025年4月10日——星期五的傍晚,當我看着眼前出現的一台自行車時,不用確認製造商的標誌就能大喊出「哇,比安奇!」,主要也是因為上面所述的這些理由。

*

把尚未習慣的西裝制服掛在卧室牆上,剛一打開南邊的窗戶,就傳來了相當響的聲音:

「哥——哥!!」

「嗚哇」,我不由得轉過身體,從窗戶探出頭看向院子。似乎比我更早回家的直葉穿着一件毛線衫,正呼呼地向我揮動雙手。

「出來一下——,快點!!」

「你……你啊,聲音這麼大鄰居肯定都聽到了,根本就不像個女孩子的樣子……」

姑且以兄長的身份提醒一下,結果卻被「那種事情我才不管!!」這句話封殺了。我也只好抬起右手發去一個「明白了」的信號,就這樣掛着解到一半的領帶往樓下走去。

穿過起居室進入院子,這是我才注意到在直葉旁邊還有一個似乎很大的東西。上面蓋着白布,所以只能看出富有稜角的細長輪廓。

「怎麼了……這是什麼?」

直葉無言地笑着看向歪着頭的我,過了差不多五秒鐘後,雙手握住了白布。居然有這麼大的布啊——等等這不是床單嗎?之後老媽肯定要生氣了……

「鏘鏘!」

我的思考在直葉帶着聲音特效將床單拉開的一瞬間被打斷了。床單下面的,是在夕陽下也仍然閃着艷麗的天青色光芒的一台高級運動用自行車……也就是公路自行車。

「哇,比安奇」,「你是怎麼搞到這個的」,「難道是買的嗎」,「價格得有多貴啊」……直葉抬起右手封殺了我的質問,呵呵笑了一下回答:

「當然是買的,不過價格也沒那麼貴啦。因為是二手貨,而且似乎有什麼理由,於是鈴輪堂的大叔就打折賣給我了。」

鈴輪堂——這是從我和直葉還在幼稚園的時候就經常光顧的,位於附近的自行車店。如今我使用的山地車【MTB】也是從那裡購買,那個大叔應該不會做出這種賣出事故車或被盜車這種奇怪東西的行為,更何況——

「就算打折……這可是碳纖維,部件也還很新,就算是二手也至少要二十萬吧……」

「真的?哇,那可真是特價呢……」

我一邊想着「到底花了多少錢啊」一邊重新看向自行車,這時才終於注意到——

「等等,這輛車的尺寸和小直不配吧?騎上去試試,車好像有點大。」

聽到我的這句話,直葉一下子睜大了眼睛,突然啪地拍了一下我的左臂。

「你說什麼呢!我才不打算騎呢。是給哥哥你的啦,入學禮物!」

「誒?我的?」

直葉以克萊因一般的口氣回答了一聲「當然啊」,這才從頭開始說明。

看樣子,直葉之前就和父母商談過為晚了一年才升入高中——正確來講是為救助SAO生還者而設立的專修學校——的我準備禮物。經過討論後,決定送一輛過去我就深感興趣的,真正的公路自行車。她只和鈴輪堂的大叔提到了預算,而車種與型號則全都交給大叔選擇。

「……倒也對,肯定也算好了這樣騎上去的時候,身高和跨度都和山地車的尺寸不相符的事情吧……」

「啊哈哈,大叔雖然說了『調整尺寸的時候說不準會露餡』不過還是沒露餡呢——」

「我可沒這麼想過啊……」

我一邊搖着頭,一邊輕輕撫摸着停在那裡的自行車塗成天青色和黑色的車架。雖然直葉說是二手車,但上一位所有者似乎非常珍惜這輛車,表面看不出什麼損傷,金屬零件都被仔細磨光,握把上的膠帶以及輪胎也都換成了新品。我帶着嘆息注視着這輛美麗的機器長達十秒鐘後,才轉過頭向直葉說道:

「謝謝你啦,小直。我會好好珍惜的……總覺得,不太想騎上去啊……」

聽到我的話的妹妹有點害羞地笑着回答:

「誒嘿嘿……不過,沒有人騎的自行車實在太可憐了。小心不要出事故就好,一口氣騎出去吧!」

*

基於這樣的結果——

兩天後,4月12日,也就是星期日的上午10點,裝備了自行車用頭盔與太陽鏡、手套和專用鞋的我,在家門口的路上做好了出擊準備。

比安奇停在旁邊的門柱附近,在春天的陽光中閃着光采。雖然昨天在鈴輪堂調整尺寸時問過了那個《理由》的詳細內容,但並沒有像是車架破損一類的嚴重問題,中軸【Bottom Bracket】也沒有發生脫落。

『鐵的倒還好,不過這個是碳纖維,所以不要強行取下來……嘛,小和騎的話應該沒什麼問題。』

大叔是是這麼說的。中軸在承受曲柄(與踏板連接的零件)的軸向力時,裡面的軸承會產生磨損,不過對於缺乏腳力的我,只是普通騎行的話一兩萬公里應該不會出現什麼故障。

此外我又追加了飲料瓶、後掛包和LED燈,然後在握把位置裝上了平常使用的攜帶終端。雖然有自行車專用的數據記錄儀,不過我由於某個原因而沒有使用。

做完準備運動的我,騎上比山地車高不少的座墊,以向前大幅傾斜的姿勢戰戰兢兢地騎行。纖細的高壓輪胎流利地在路面上轉動,於是我向踩在踏板上的雙腳微微注入力量,開始提升速度。

從小區道路轉入寬闊的幹線後,我對着衣服領口上的小型麥克風輕聲說道:

「小唯,可以出來了哦。」

隨後,固定在握把上的攜帶終端屏幕閃起淡淡的光,從裡面飛出了一個纖細的少女。身高不到10厘米,四肢比旁邊的變速線還細。當然她並不存在於現實中,而是從我的太陽鏡內安裝的透明顯示屏映射到現實中的AR畫面。

降落到再次變暗的攜帶終端屏幕上的少女,長長的黑髮和白色的連衣裙在騎行引發的風中搖晃。

『早上好,爸爸!』

少女名叫唯。我——桐人/桐之谷和人是在如今已然不復存在的浮游城艾因葛朗特中遇到身為人工智能【AI】的她的。

從SAO被釋放出來後,唯的核心程序如今存儲在我的卧室中的台式電腦內。雖然通常是在虛擬世界中見面,但在現實世界裡,可以通過攜帶終端對話,也可以像現在這樣使用內裝透明顯示屏的太陽鏡看到她的樣子。由於太陽鏡很貴,平常也很少戴上,但如果騎自行車的話就不會感覺不舒服。

『哇,櫻花好漂亮啊——』

唯抬頭看着從人行道上延伸而出的枝頭滿開的櫻花,發出了非常高興的聲音。然而,她的視野是通過固定在握把上的攜帶終端內的攝像頭生成的,不僅分辨率很低,連移動視線都做不到。如果有能按唯的想法旋轉稜鏡的小型半球攝像頭會更為理想,但如此便利的工具不論在網上還是秋葉原都沒能找到。

雖然我也很想觀賞頭頂的櫻花,但第一次騎上的公路自行車的靈活程度超乎想象,沒法一邊看着別處一邊控制。我只好緊緊看着前邊,一邊向唯下達指示:

「那就開始檢查系統吧。」

『好的,爸爸!』

精神滿滿地回答後,唯低下長長的睫毛,表情也消失了。多了一些數字感的聲音,通過安置在太陽鏡兩邊的骨傳導揚聲器流入我的腦內:

『加速傳感器連接……OK。速度傳感器連接……OK。心率傳感器連接……OK。氣溫/濕度/高度傳感器連接……OK。GPS連接……OK。後攝像頭連接……OK。系統一切正常。導航及數據記錄儀準備就緒。』

「哦哦,小唯好厲害呢,就跟真的一樣。」

聽到我的感想,小小的妖精抬起的臉上露出了一點困惑的表情。

『真正的……是和什麼做比較呢?』

「啊,嗯,那個……」

這裡如果老老實實回答「巨大機器人」的話恐怕會給愛女帶來教育方面的問題,因此,

「你看,最近的汽車導航系統上不是都有AI了嗎?不過當然小唯的性能要好的多啦!」

就這樣敷衍了過去。雙手插腰挺起胸脯的唯回答了一句「那是當然的!」,嘴角也終於緩和了下來,於是我繼續下達指示:

「那就開始記錄數據吧,還有,顯示一下到目的地A的路徑。」

『明白了!』

唯剛一回答,透明顯示屏上就顯示出了當前速度、風向/風速、心率/體溫等數據,來自後視攝像頭的後方畫面以及標明前進方向的路標。雖然我還是對視野快速移動有點害怕,但從感覺來講,果然還是VRMMO內的用戶界面【UI】擁有更多的信息量。

「數據顯示的亮度調低一個等級。然後把後視畫面稍微往右下移一點……OK。那就出發了!」

『出發了哦!』

唯面向前方坐好,小小的右手向前一指,我也隨之踏動踏板。與自行車相伴的春風,將途中的櫻花花瓣吹落了幾片。

*

從自家所在的埼玉縣川越市沿着51號縣道向東騎了5公里後,自行車進入了荒川環線。事先設定好的目的地是向南再13公里的公園,從家中往返一周總計要騎行36公里。雖然對職業選手而言是哼哼歌就能輕鬆騎完的距離,但對回到現實世界不過半年的我來講,卻是長的有點過頭了的騎行路線。

雖然有種只在星期天才有的嘈雜感,但降下的日光讓人心情愉快,加上藍天與鮮艷的綠草,讓我一點點覺得「現實世界倒也挺好」。儘管逆風騎行讓我不太舒服,但我還是一邊自言自語着「回來的時候肯定不錯」一邊踩動踏板。

自行車好手們一個個從右邊穿過,慢慢騎了20分鐘後,坐在握把上晃着身體的唯發出了輕輕的聲音:

『誒?』

「怎麼了?」

我以盡量不讓擦肩而過的騎車者們聽到的聲音小聲問去。唯抬起頭來看着我,說出了出乎意料的話。

『五秒鐘前收到了ANT+規格的電波。發送源……應該是爸爸的這輛自行車。』

「啥……從自行車上發出來的……?」

我慌忙向下看向兩腳間的車體,但卻並不記得除了已經和攜帶終端連接的各類傳感器外還有搭載其他的無線設備。而且,如果這輛比安奇的上一位主人在上面裝了什麼的話,鈴輪堂的大叔應該也早就注意到了。

我迷惘了五秒鐘後,向唯指示:

「配對一下看看。」

『明白了。』

唯閉上眼睛,可愛的眉毛皺了起來——然後啪的一下睜大了眼睛。

「怎,怎麼樣?知道是什麼設備了嗎?」

『嗯。現在就顯示出來。』

……顯示出來【Visualize】?顯示什麼?

我眨了一下眼睛。這時,唯左邊仍然處於關閉狀態的攜帶終端的顯示屏上,出現了淡藍色的光點,逐漸聚集,變成了一個小小的物品……不,是女孩子的樣子。

「嗚哇!」

由於太過驚訝,握把晃了一下。我慌忙將自行車轉回,這才又一次看到了站在終端上面(不過其實是顯示在透明顯示器上)的少女。

大小和唯差不多。頭髮很短,服裝則是帶有些許未來風格的緊身衣,二者都是淡淡的藍綠色——和自行車一樣的天青色。

謎之少女抬起比唯略微成熟的臉,同時睜開了眼睛。她一邊用閃着水藍色光芒的眼睛注視我,一邊開口說道:

『早上好,主人。距離上次騎行 經過了 九百零七天。』

大概是市場上販賣的——而且還是幾年前級別的擬人化界面,合成出來的聲音毫無抑揚頓挫,而表情也幾乎沒有什麼變化。在啞口無言俯視着她的我的面前,少女淡淡的聲音仍在繼續:

『GPS 及 所有傳感器 無法連接。電池剩餘容量 不足百分之十。正通過內置發電機【Dynamo】 充電。』

「內,內置發電機?」

我再次看向自行車。說到發電機,直葉騎的那種輕便車——也就是女式自行車,有不少都在前輪軸內裝有用於為前照明燈提供動力的發電機,但公路車用的輕量輪內應該裝不了這種東西。要說到其他旋轉零件的話,就只有後輪軸……以及中軸了。

「啊……難道說,是把發電機裝在安裝中軸的部分【Bunker Shell】了嗎?……這麼強行改造的話,中軸的固定會……」

恐怕天青色的女孩子寄宿的設備也裝在中軸旁邊的車架內部了吧。由於我從家裡到現在一直騎着自行車而使得原本耗盡的電池被充電到最低程度,這才啟動了設備。

既然做出了把會對轉動造成些許阻礙的發電機裝進了中軸這種對於專業自行車手乃是邪魔外道的改造措施,給數據記錄裝置附加擬人化界面還讓她稱呼自己為《主人》的事情倒也不是做不出來。就連身為《爸爸》的我,對此也啞口無言。

總而言之,為了整理自己的思考,我將自行車停在了自行車道旁邊的停車場,喝了一點瓶子里的水後伸了個懶腰。雖然後背和腰部因為不習慣硬邦邦的座墊和前傾姿勢而很快開始了抗議,但卻並非不愉快的痛覺。

『辛苦了,爸爸。到這裡為止的移動距離是12.7公里。預定到達目的地的時間是11時20分左右。』

穿着水藍色衣服的少女沉默地站在坐在握把上流利地向我報告的唯身旁。原本顯示在數據記錄裝置的小型屏幕上的形象在經唯的操作後才變為立體化形象,因而理所當然地動作很少,但等待命令的少女的身影還是帶上了一絲寂寞感。

雖然好不容易搞懂了固定在中軸上的理由,但卻出現了新的疑問。比安奇的上一位主人為什麼沒有將這個內置設備拿出來就賣掉了呢?就算因為固定而拿不下來,可有為什麼沒有清空內存呢?想來想去,我只想到了一個答案。那就是這輛比安奇(以及這個天青色的少女),是在違背了上一位主人的意志之下才與其分離的——

鈴輪堂的大叔應該不可能做出銷贓這樣的舉動。然而很多公路車都沒有做防盜登記,而且因為中軸不良這樣的理由而被帶到各處店裡轉來轉去而無法判斷來歷的情況也有可能。如果這輛比安奇原本是被盜的自行車,那麼對其加以如此改造的原主人現在也一定在拚命尋找吧。

剛才天青色的少女對作為現任主人的我,也就是《善意的第三者》說『距離上次騎行已經過了907天』——也就是距離被盜已經過了兩年,因此從法律角度來講,我並沒有歸還的義務。不僅如此,這還是直葉和父母送給我的入學禮物,如果因為這是被盜車而歸還的話,我不知道聽到這個解釋的直葉是否會大為震驚。

然而我果然還是覺得不能這樣裝作毫不知情而繼續騎下去,而且,我還在想着是否還有跑到原主人家裡的手段。

「那個,小唯。這孩子沒有加載對語音指令【Voice Command】的模塊嗎?」

聽到拿着瓶子的我的問題,唯點了點頭。

『是的,爸爸。只加載了對應觸摸屏輸入的模塊。不過我可以將爸爸的語音指令轉換並傳給她。』

「這樣啊。那……首先,名字叫什麼呢?」

聽到我的問題,唯將視線轉向左邊。少女抬起頭回答:

『我 是 《小青》【Cel】。』

「小青……嗎?」

這應該是從Celeste而來的名字吧。我點了點頭繼續問道:

「小青,知道主人的聯繫方式嗎?」

『沒有保存 相關的數據。』

確實是這樣。自行車專用的數據記錄儀通常並沒有存儲電話號或是郵件地址。聽到了預想中的回答的我,說出了下一個指示:

「那麼,請顯示上一次的移動路徑。」

『好的,主人。』

兩秒鐘的延遲後,視野中出現了埼玉縣南部的地圖。我將地圖放大到荒川周圍,出現了水藍色的線條。上一位主人每天也騎着自行車走過這條環線。我在「原來距離並不遠啊」的想法下,兩眼向顯示出的路徑看去。

單程約30公里,出發地點是——埼玉縣富士見市。這應該就是上一任主人住處所在的地方了。那裡距離我這次設定為目的地的公園只有約2公里,也就是說今天就可以把這輛比安奇還回去——前提是那個人沒有搬家。於是,我下定了決心。

「……小青。我不是你的主人。你想回到真正的主人身邊嗎?」

聽到我的問題的唯,閉上眼睛搖了搖頭。

『對不起,爸爸。我沒法這個問題轉換過去。』

「啊……是這樣嗎,對不起。」

雖然小青沒有什麼反應,我心中卻已下了決定。她怎麼可能不想回去呢?

「小唯,把目的地重新設置成從小青那裡收到的數據中的出發地點。」

『……好的,爸爸,路線重新設定好了。』

「好……那就,出發了!」

右腳重新踏上連接踏板,我再次迎着南風開始踏動比安奇前進。

*

雖然小青的性能遠低於唯,但她卻有着出乎意料的力量。

通過唯獲得了GPS數據的小青,開始傳達環線上需要注意的各類細節。獲得她關於防止四輪車進入的路障及其他障礙物造成的死角和大小溝坑的準確指示後,騎行的路上也多了一份安心感。關於障礙物的信息當然沒有涵蓋兩年半前尚未存在的部分,但這些數據似乎也都自動存儲起來了。

站在攜帶終端上,向我傳達如『50米前 路面凹凸不平』『有2厘米高的減速帶 請減速』這類指示的小青,宛如寄宿在自行車上的妖精一般。拜此恩惠,在沒有遭遇多少麻煩的情況下,就於從家中出發90分鐘後到達了最初的目的地——公園。原本預定要在這裡返回,但我只是將瓶子里的水補滿就繼續向前騎行。穿過公園南邊的橋樑進入富士見市後,又向住宅區走了5分鐘,導航路標終於消失了。

『爸爸,到目的地了。』

聽到唯的聲音,我向周圍看去。

道路的右側是兒童公園,左側則是獨棟住宅的門。看來,這個家應該就是上一任主人的居所了。想到這裡我才注意到如果目的地上矗立的是公寓或是大樓的話就只好舉手投降,不過現在的結果並沒有這方面的問題。

我從比安奇上下來,透過黑色的柵欄窺視住宅內部。院子里長着小草,停車位上有一輛白色的小型貨車,而玄關旁邊則停着三輛女式自行車。由於再偷窺下去的話說不準會被周圍的人舉報,於是我下定決心後就將手伸向門鈴按鈕。

很快就傳來了『好的』的回答,我報上名字後向對方簡要說明了來意——也就是將被從這家偷走的自行車帶過來。

從玄關出現的是一位二十多歲的女子。她啪啪踩着涼鞋小跑穿過前院,打開門後看到我——不,是自行車的時候,露出了一臉驚訝。這時我已經做好了這輛比安奇八成是被盜車的覺悟,於是向她說明了詳細情況。從在川越的自行車店裡買到了這輛二手車,到根據數據記錄儀中保存的奇怪的移動路徑來到這裡,以及如果可以的話還請物歸原主的內容——

「這樣……是這樣啊。不好意思,麻煩您走了這麼遠過來。」

搖晃着馬尾辮低下頭的女子,帶着有點複雜的表情繼續說道:

「這輛自行車,是我讀大學的弟弟……之前是他的。不過並不是被偷走了。」

「誒……不是被偷走的嗎?那為什麼數據還留着……」

聽到這輛車並非被盜的話而吃了一驚的我反問回去,女子露出了不知該如何回答的迷惘表情。她將手放在深藍色的大衣口袋上,抬頭看向二樓。雖然現在正是中午,可陽台另一邊的一個窗戶卻被窗帘毫無縫隙地遮住了。

過了一會,女子才轉回目光,對我慢慢說道:

「……三年前的秋天,弟弟因為某個原因沒法再騎自行車了。不過並不是因為受傷或是生病……直到去年秋天的兩年內,該怎麼說呢……都只是一直沉睡着……」

聽到她的這番話,我倒吸了一口氣,一下子睜大雙眼。

從三年前——也就是2022年秋天,到去年——也就是2024年秋天一直由於受傷或生病以外的理由沉睡。也就是說,這句話對我也完全適用。因此,女子所說的《原因》,就是……

女子就這樣低着頭,對陷入了沉默的我繼續說道:

「恢復意識的時候他的身體已經很弱了……雖然通過復健好不容易能走路了,可回家之後他就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既不去學校,也不看自行車一眼……到了今年,父親一氣之下就把這輛自行車賣掉了。原本這還是慶祝他升入大學的禮物……」

說到這裡女子突然抬起臉,露出了有點困擾的笑容。

「真是的,不好意思,對既沒見過也不認識的人說了這些呢。所以,這輛自行車並不是被偷的。弟弟大概再也不會騎這輛車了,如果您來騎的話,我想這輛自行車也會高興吧。」

「……是這樣嗎……」

我自言自語着,將視線轉向比安奇。

雖然理解了我與女子間對話的唯站在握把上露出了一臉擔心的樣子,可仍站在攜帶終端上的小青臉上卻沒有任何錶情。她一動不動,等待着《主人》的下一個指示到來。

「……您的弟弟是學理科的嗎?」

聽到我的問題,女子眨了眨眼睛微笑着點了點頭。

「嗯,是在東京的一所很難進的理工科大學就讀。為什麼您會知道呢?」

「能把這輛自行車改造成現在的樣子,應該不會是普通人了。也是借了他的幫助,我才能到這裡來……」

「這樣……是叫桐之谷君……對吧?真的謝謝您了。我會向弟弟轉告您今天過來的事情,和這輛自行車現在也很好的事情的。」

「……麻煩您了。」

我只能這樣回答,然後低下了頭。

比安奇的上一位主人——也就是面前這位女子的弟弟,有九成的可能性是和我一樣的《SAO生還者》。經歷了兩年昏睡後身體會衰弱到何種狀態,這一點我也有親身體驗。如果是自行車手的話,恐怕更難以忍受好不容易鍛煉起來的腳部肌肉萎縮帶來的喪失感吧。就算腦子裡冒出了自己還能不能再騎自行車的想法,都不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然而,我想去相信。這位女子的弟弟,至少還對《小青》……通過在中軸內安裝發電機,將腳力變為電力供電池使用,對他一直憐惜着的擬人化界面,還有着深厚的感情。

「那個……可以問一下您的弟弟,能否把這個數據記錄儀留給他嗎?」

聽到我的問題,女子歪了一下頭,但很快就回答「好的」,然後從大衣口袋裡拿出了攜帶終端。她沒有打電話,而是發了一封郵件,然後再次看向二樓。

很幸運的是,她的弟弟現在大概沒有處於完全潛行狀態,我感覺到窗帘微微動了一下。過了一會,女子的終端響起了收到信息的鈴聲。

「那個……座……『把座墊柱拔出來,再把座管內側的環拉開,就能把數據記錄儀拿下來了』……嗯,桐之谷君,明白意思了嗎?」

「明白了。」

我笑着點了點頭,將停在門柱旁邊的比安奇的座桿螺絲擰下。將車座從車架上拔下來後,我向座管內看去,確實有一個小環。沒有注意到這個,說明鈴輪堂的大叔應該沒有把座桿拔下來檢查過。

我用指尖夾住小環,慢慢使力,隨後傳來有什麼東西拔出來的感覺。在我小心翼翼地拉出的環前端,連接着一個小型數據終端。我將大概是與發電機連接的線拔下後,將終端交給了女子。

然後我向握把看去,發現小青還在那裡。大概終端的電池已經充了一部分電,足以維持和唯之間的連接。然而,ANT+是用於超近距離用的通信協議,如果女子回到房間里,連接就會中斷。

「……謝謝。那我就交給弟弟了。」

接過數據記錄儀的女子低下頭,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一般說道:

「對了,桐之谷君。如果可以的話能否留下聯繫方式?如果弟弟打算出門,買了新的自行車的話,想讓他去川越道謝。」

「啊,那個……」

我戰戰兢兢地從女子手中接過終端,輸入名字和郵件地址後還了回去。女子也將自己的名字發送給我,又深深地低下了頭。

「真的非常感謝。那麼自行車就交給您了。」

我將視線從回到家中的女子的背影上移開,向比安奇的握把看去。

站在攜帶終端上的天青色妖精,在斷線消失前的瞬間——

我看到她露出了笑容。

*

雖然春風令人舒心,然而當我返回荒川時,風向從南風變成了北風。也就是說,回去的時候也是逆風。

正當我忍受着逆境在環線上開始騎行時,唯將手指指向道路前方喊道:

『爸爸,30米前方有小坑!』

「誒,剛才不是在另一側道路上嗎?」

唯得意地挺起胸脯,對驚訝的我說道:

『從小青那裡獲得了路面數據哦!此外還和她說了很多話呢!』

「說話……嗎……」

——小青沒法像你那樣說話吧。雖然我想這樣反駁,但卻只是笑着回答了一句「這樣啊」。對於唯來講,人類的語言也不過是無數種通信協議的一類罷了。

坐在握把上左右晃着身體,向我傳遞路面信息的唯,突然轉過身來問道:

『爸爸,還能和小青再一次見面吧?』

「嗯,一定能再見面的。」

我點點頭,拉起比安奇的一個變速輪,向踏板傾注力量。

(完)

=========================

=========================

作者後記

我是川原。

雖然打上了SAO短篇的名號卻和遊戲完全無關,只是出於興趣才寫了這個故事。

一開始想到的neta是『桐人給妹子們送巧克力』這樣的內容,而沒有寫這個主題的原因,是因為二月中旬收到了編輯部送來的《內容物:食品》的快遞,肯定是讀者大人送來的巧克力!——原本我還挺激動的,一打開卻發現是《AW×SAO黑白饅頭》的樣品,不由得雙膝一軟跪倒在地。啊,不,饅頭還挺好吃的。之後也收到了巧克力。謝謝各位。

因此這個短篇變成了『桐人騎自行車』的主題,這是之前就一直想寫的內容,如果大家能開心閱讀這本的話我也會很高興的。下一次會寫關於遊戲的內容。

=========================

=========================

譯者後記

大家好,我是rkl。

在翻譯文庫本12卷期間正好電擊Magazine到手,於是抽空翻了這部短篇。

我想各位讀過川原在作品中寫的後記或是看過那篇Sakura-con訪談的讀者應該都知道川原的一個愛好是騎自行車。說到自行車,這部短篇里出現的自行車相關詞語還真不是一般得多——幾乎每一兩行就冒出一個要我自己去查的詞。

當然我也騎了好幾年自行車,08年花400多買的自行車現在還在騎——後車胎換過,前輪鋼圈換過,座墊換過,踏板換過兩次,鏈條換過三次,中軸換過一次,剎車閘的把手換過兩次——總共花了200多可以再買一輛二手自行車了,要不要這麼悲催……偶爾心血來潮了就騎車出去,一走就是五六十公里——當然後果是要在床上躺兩三天才能恢復過來……

本月發售了《Alicization Rising》,SAO系列的第四部(但願是文庫本的最後一部)也開始向整個故事的一大高潮前進了。希望各位能夠耐心閱讀。接下來會繼續處理12卷的文庫本翻譯,也請各位讀者期待。

讓我們在接下來的文庫本12卷翻譯中再見吧。

rkl

2013.04.20

=========================

=========================

3 條回應
  1. Harince祚聆2018-8-24 · 9:17

    溫柔的桐人

  2. 柒琉_2020-3-30 · 10:30

    同樓上

  3. 楚鶴2020-10-4 · 9:42

    好喜歡這樣的桐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