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rialEdition

[刀劍神域][ME25]Sugary Days 12

Heathcliff · 12月3日 · 2017年 · ·

 

翻譯信息


Sword Art Online
Material Edition 25 《Sugary Days 12》  
作者&插圖:九里史生(川原礫)
翻譯:@結城明日奈 
圖源:@時夜和

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禁作商業用途。
禁止轉載

 

譯者注釋


SAO小說番外16.5-16.9及其後續合併為《sugary days》系列。

 

正文


1

我立刻在極短的距離偷看着亞絲娜的臉,在兩人的嘴唇前豎起一根手指,亞絲娜雖然一臉詫異,但還是保持沉默,我用最小的音量向她解釋道:

“庭院里有人。”

“…………!”

亞絲娜的表情瞬間變得嚴肅起來,從年輕的太太切換到劍士模式。我和她一聲不吭地從搖椅上下來,說不定只是我們的哪個熟人來了,但是熟人並沒有壓低腳步聲的理由,而且知道我和亞絲娜住在這裡的玩家,包括朋友熟人在內也只有幾個而已。

面朝庭院的南側的窗戶都拉上了窗帘,因此外面沒法偷看室內,但同時也遮住了我們的視線。當然,上了鎖的玩家住宅不存在被入侵的可能性,如果有不懷好意的玩家躲在庭院,也不會危害到我們,但是如果不確認對方的身份,我們今後也沒法在這裡安心休假了。

為了不讓窗帘映出我們的身影,我們壓低身子移動到位於客廳北面的食材庫。我打開窗口,從共有倉庫中抽出我的愛劍“Elucidator +45”和亞絲娜的愛劍“Lambent Light +32”,用單手給遞給她。

“我從那邊的窗戶出去,在房子後面轉一圈檢查一下庭院,亞絲娜你就在玄關那邊……”

待機吧,我本想這麼說,話語卻被纖細的手指封印起來了。

“我當然也一起去了。入侵者不一定只是一個人吧。”

“……嘛,那個嘛,的確如此。”

雖然中間有很長一段時間的中斷,但是我們從第一層開始就是搭檔了,我明白就算在這裡做出反駁也毫無意義。至少應該確保讓我走在前頭的權利,我小聲地說了一句“那麼,後面就交給你了”,然後向著窗戶下方前進。

設置在儲物間里側牆壁的出口,大小剛夠一個人進出,以我的體格來說應該不會被卡住。我先從地板下方窺視外邊,但是房後茂密的針葉林一邊漆黑,就算有人躲在裡面也很難找到。我下定決心站了起來,不做聲地推開窗戶,抓住上方的邊框,抬起身體,從腳開始慢慢鑽出窗外。兩秒後,亞絲娜以比我優美的動作落在了草坪上。

我們背靠着背,感受着周圍的氣息。視野當中並沒有出現顏色指針,也已經聽不到不自然的聲音了,我們轉過身,互相點頭示意,沿着牆壁躡手躡腳地開始移動。

仔細想想的話,知道這座小木屋的玩家豈止是“極少數”,只有因為不可避因素在購買時正好在場的情報商阿爾戈一個人。雖然我曾把“風林火山”公會會長克萊因叫到二十二層的主街區向他打聽事情,但是我們和他在那裡就分別了,再怎麼說他也不會有尾隨我們到家門口的惡趣味行為吧。

總之,如果有不懷好意的入侵者的話,那他就是從阿爾戈那裡買了這棟房子的情報……可以說是這麼回事吧。購買木屋的時候,在我和亞絲娜、阿爾戈三人被捲入了奇怪的事件之後,她明明還信誓旦旦地說了——不會賣出這條情報,而是替我們保密。

我一邊祈禱着我的推測是錯誤的,一邊沿着木屋的牆邊小心翼翼地前進。我躲在在從拐角處突出五十厘米左右的木樁處,窺探着前院。距離聽到腳步聲已經過去了將近兩分鐘,如果是熟練的入侵者,應該早就躲起來了吧——我本來是這麼認為的,但是。

“…………那是啥啊。”

“…………那是什麼。”

從木樁處探出頭,我和亞絲娜異口同聲地小聲說道。懷疑是不是看走眼了,我們再次看了看庭院,但是那個東西果然就在那裡……不,是那個人。

因為房子才買了不久,還沒來得及自定義,庭院中只有草在生長,一位玩家靜靜地盤腿坐在庭院的中央。在從外部照射進來的星光和透過窗帘映照出來的暖爐火光下,勉強能夠辨認出他的細節。男性……身材魁梧,防具是布甲,左臂抱着武器,將其立在地上,是一把很粗的長柄武器。

“那個人,在我家的庭院里幹什麼呢?那個武器,是什麼?”

亞絲娜再次小聲說道,我把已知範圍內的情況告訴她。

“在睡覺……我想應該不是……。武器是……既不是槍也不是戟。是短棍嗎?”

(註:Quarterstaff,短棍。鐵頭木棒,是英國舊時的一種武器,長度大約為1.8至2米,本身就是兩頭削尖或者裝鐵尖的棍子,長度大概是使用者+四分之一的身高,英國人認為這個長度是格鬥最佳長度。)

“很少見的武器呢……”

聽到亞絲娜的評論,我點頭表示同意。

長柄武器的優點,其一是射程距離,其二是穿透力,其三是Debuff性能。但是短棍沒有金屬矛尖,穿透力還不如短劍。為了能夠握住作為基礎部分的中部,間隔也不夠長,附加Debuff的劍技數量應該也不比其他的長柄武器多。

因此,短棍在現在的艾因格朗特中完全被當做愛好武器。身材魁梧的男人抱着這樣的短棍,已經待了兩分鐘,但還是在庭院中一動不動。

“……難道,真的睡著了?”

“我也開始這麼覺得了……”

亞絲娜仰視着我,點了點頭,然後她小小的身體顫抖了一下。雖然在睡衣上披了披肩,但是仍然不敵晚秋的夜風。在這個世界裡,就算身體發冷也不會感冒,但是超出忍耐限度的話,HP就會下降,還會打噴嚏。

兩位房主躲在暗處偷窺着光明正大坐地在庭院里的入侵者,這種狀況讓我越來越覺得荒謬,我下定決心,小聲說道:

“走吧。好像就他一個人。”

“是呢。”

亞絲娜點點頭,躡手躡腳地走到牆邊,呼出了窗口,換上了平日的全副武裝。我也把居家服換成了黑色的長皮衣,再次握住劍。短暫的眼神交流之後,我們繞開木樁,來到了前庭。向著短棍男而踏出的腳,在踩上草坪的一刻發出了唦唦的音效,就在這時。

盤着腿、低着頭的入侵者,突然睜大了雙眼。以左手的棍子為支點,一瞬間站了起來,把身體轉向我們。我們也下意識地擺好架勢,把右手伸向重新裝備在身後的愛劍。

但是,我和亞絲娜都在準備拔劍的時候停了下來。因為離我們十米遠的壯漢,一言不發地深深低下了頭。他低了整整三秒左右,然後抬起頭,用厚重有力的聲音說道:

“深夜造訪,惶恐之至。”

…………相當不得了的傢伙出現了啊。

我一邊這樣想着,一邊省略了打招呼的過程,向對方質問道:

“在道歉之前,希望你能先說明一下你是誰,為什麼坐在我家的庭院里。”

說著,我又向前走了三米,這才總算能夠看清男人的身影。

果然十分魁梧。雖然身高不及艾基爾,但是應該也在一米八以上了。他巨大的身軀被日式和服和袴所覆蓋,腳上穿着的也是木屐一樣的涼鞋。硬朗的臉上纏着長長的白布。武器只有他握在左手中的雙手棍。

粗眉下方的細長眼睛直直地盯着我,男人報上了名字。

“吾乃大國(Taikoku)。因有事欲詢問‘黑衣劍士’,便登門打擾。”

就在這時,旁邊的亞絲娜變得緊張起來。名為大國的壯漢,知道這裡是我家才來的。想不到阿爾戈會把我的新家的情報買給這個男人,如果他是用其他方法推測出這裡是我家,那麼也有必要拋開他的服裝和言行,對他保持警戒。

“……為什麼你會知道這裡是‘黑衣劍士’的家?”

這次是亞絲娜,用和幾分鐘前截然不同的副團長模式提問道。大國的表情有些動搖,他沉默了一會,然後回答:

“非常抱歉,但是請把這當做交涉材料。”

“交涉材料……?”

“桐人足下,請與吾進行決鬥。若吾敗陣,包括查明此地的方法在內,吾會將一切如實稟告。若吾取勝,望足下回答吾想要了解之事。”

聽到這番話,亞絲娜的喉嚨深處發出了一聲奇怪的聲響。大概是被“桐人足下”這個稱呼戳中了笑點吧。但是,或許是因為笑意被“決鬥”這個危險的字眼所抵消,她很快就恢復了劍拔弩張的氣場。

我輕輕地清了清嗓子,再次提出疑問。

“既然如此,至少請回答我一個問題。你的鹿兒島方言地道嗎?還有,為什麼不敲門呢?”

“這……非常遺憾,並不地道。薩摩自不必提,吾甚至未曾去過九州。”

“這、這樣啊……”

“以及,不敲門的理由……是因為吾想要確認此地究竟是否為黑衣劍士的家。若能察覺吾之氣息,並走到門外,則為真貨。若未能察覺,則為偽物。”

大國一臉認真地如此宣城,注視着他的樣子,我稍稍改變了剛才的評價。

——這傢伙不是“相當不得了的傢伙”,而是“超級不得了的傢伙”。

雖然我也是對系統外技能“超感覺(Hyper sense)”的存在抱有百分之六十的信任,但是讓別人注意到自己的“氣息”……而且還是在房間里的玩家,這種事情我一次都沒有考慮過。說到底,這個艾因格朗特是被數字代碼控制的虛擬世界,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超自然現象存在的餘地……應該是這樣。

“…………嗯嗯……?”

“超自然”這個詞在腦內掠過的瞬間,我再一次打量起被透過窗戶的燈光照得朦朧的大國的全身。

左手的短棍,整體都是木製,毫無金屬部件。和風樣式的防具也基本上都是布類,雖然護手和護腿是皮製的,但仍然不見一絲金屬的光輝。將金屬裝備排斥到這種地步的傢伙,我對此有所頭緒。

“……大國先生,你是暴原者……暴擊原理主義者吧?”

聽到我的提問,壯漢第一次露出了表情。厚嘴唇的嘴角微微上揚,他用短棍的底部撞擊草坪——。

“吾不欣賞那種叫法。請將其稱呼為‘會心道’。”

““會、會心道……?””

我們異口同聲地重複了一遍這個詞語,大國用短棍,不,是六尺棒的尖端指着我們。

“再次請求。桐人足下,請與吾決鬥,若足下敗陣,請告訴吾,專有技能‘二刀流’的解鎖條件,以及……會心道的最高典範,馬赫克爾足下的去向。”

(未完待續)

 

2 條回應
  1. 孤獨的雪-miku2017-12-8 · 8:51

    想問下這個系列有沒有插圖啊?我看了下3 4都沒有[太開心]

  2. 普通玩家2019-8-28 · 19:57

    這個真的能完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