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rialEdition

[刀劍神域][ME17]傳說中的副團長大人

Heathcliff · 2月21日 · 2016年 ·

翻譯信息


Sword Art Online
Material Editon 17
《傳說中的副團長大人》 2024/9/23

作者&插圖:九里史生(川原礫)
翻譯:@結城明日奈
圖源:reekilynn

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禁作商業用途

禁止轉載

 

譯者注釋


這次中止了一次的Sugary Days的內容,寫了新的文章。

感謝rkl大大提供文本。

川原太會玩,這大概是嘲諷畫集人氣投票的短篇233

 

正文


“攻略組玩家人氣投票……?”

我重複了一遍這句話,紅色頭巾的太刀使認真地肯定道。

“是啊。好像從今天開始,會在很多街道的傳送門廣場設置投票箱。”

“誒……”

“所以,今天的報紙會附贈投票券。”

“哦哦哦……”

“下周發表結果,會刊登在九月三十日的報紙上啊。”

“哼嗯……”

太刀使瞪着不停發出感嘆詞的我,用右手握着的叉子指了過來。

“喂,桐老大喲,你可不能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啊。你可是也被提名了喲!”

聽到這裡,我終於將意識從佔了盤子七成的芝士蛋糕重新轉移到之前的對話上來,快速地眨了三下眼之後,誇張地皺着眉頭。

“……哈?提、提名……難道,我也是投票對象嗎?”

“這是當然的吧,‘黑之劍士’先生喲。”

笑嘻嘻的太刀使——死亡遊戲開始後和熟人組建公會“風林火山”的會長克萊因,已經呼出菜單窗口,將疊好的紙張實體化,“嘭”地一聲扔在桌子上,我戰戰兢兢地拿了起來。

將兩張A3大小的薄紙對摺而成的報紙,第一面的上端用精緻的字體印着報名“艾因格朗特周報”。

再次皺眉,我小聲嘟囔着“這份報紙嗎……”。

現在是二〇二四年九月,目前艾因格朗特中存在三個採取報紙體裁的媒體。

第一個是能幹的情報商“鼠”之阿爾戈發行的攻略情報手冊《阿爾戈周報》。

第二個是以專欄和小說讀物為主的《周刊故事集》。

接着,第三個就是最晚發行卻享有最大知名度的綜合情報報紙,《艾因格朗特周報》。

每個都是每周發行一次,但是《阿爾戈周報》的發售日是周三,《周刊故事集》是周五,《艾因格朗特周報》是周一,因為三者的發行日期是錯開的,所以也有不少玩家會全部閱讀。在缺乏娛樂的艾因格朗特,定期發行的文字媒體是很重要的存在。

但是,理所當然,每個發行報紙的玩家也不是義務進行的。印刷大量的報紙只能委託印刷店的NPC,或者自費購買印刷機(這種情況下還有紙張和油墨的成本),還需要給撰寫新聞的作者支付稿費。因此,想要賺錢的話就必須有合適的售價。現在《阿爾戈周刊》是兩百珂爾,《周刊故事集》是三百珂爾,《艾因格朗特周報》是五百珂爾。

對於一天經常能賺上幾千珂爾的前線組玩家而言,的確不是什麼巨大的費用,但是對於中層玩家就是較大的開支了,對於停留在起始城鎮的待機組來說,就算想每周定期購買一種報紙也十分困難,因此必然會產生傳閱和轉賣的現象。

在艾因格朗特中,只要不是故意破壞,除了武器和防具以外的大部分道具,無論怎麼觸摸或者弄髒也不會損壞。如果是現實世界,報紙、雜誌等讀物,在五六個人讀過之後就會變得相當破舊。在這裡,就算幾百人傳閱也嶄新如初。

據估計,潛在的讀者數量是報紙發行數量的5至10倍,這似乎一直困擾着發行者們。只有本身職業就是情報商、沒有通過報紙賺錢的必要的阿爾戈,才能笑着說“我就算不用費力也能傳播攻略情報,真難得呢,喵哈哈哈”。

總之,三份報紙中頁數最多因此成本最高、也最貴的就是《艾因格朗特周報》,居然還舉辦成本高昂的人氣投票,這背後一定有什麼原因——我這樣推測着,翻開了克萊因給我的報紙。

於是,橫跨最中間的兩頁上,印着幾十人的攻略組玩家一覽表。而且不僅有名字,還有使用了攝影結晶登載了玩家的臉部照片。

“嗚誒誒,真的假的……”

我一邊呻吟,一邊不情願地尋找着自己的名字。因為一覽表是按照五十音排序的,很輕鬆地就在か行找到了“Kirito”,而且還寫着“黑之劍士”這個絕不是我自報姓名的稱號,我瞬間充滿了想要把報紙揉成一團的衝動。

萬幸的是,我的名字上方的照片是似乎從某層攻略會議遠距離拍攝的照片中裁剪出來的,只有不清楚的背影,讓我鬆了口氣。繼續向下看,在我的後兩個刊登着“克萊因(風林火山公會會長)”,照片是對着照相機露出決勝笑容豎起大拇指的樣子,嚇得我從椅子上滑了下來。

“…………喂克萊因,你,這張照片…………”

“哦?哦哦,那個啊!”

【原文為“ふぉれな!”,不太確定是什麼意思】

將巨大的千層派咀嚼後吞下,太刀使滿不在乎地回答道。

【註:千層派,millefeuille,也叫拿破崙蛋糕,是一種有奶油夾心的法式甜點。】

“前陣子《艾因格朗特周報》的記者說我被提名人氣投票了,所以來拍照片的。”

“誒、誒……”

姑且身為攻略組公會的會長,稍微加強一點安全意識啊……雖然想這麼說,我還是閉上了嘴,將一塊芝士蛋糕送入口中。

在艾因格朗特的暗處肆虐、造成了數起悲劇和混亂的PK公會“微笑棺木”,在前幾個月舉行的大規模討伐作戰中被剿滅。雖然很在意會長PoH下落不明,但是瞄準攻略組玩家進行的PK不會出現了吧。

放下叉子,將盛着冰咖啡的玻璃杯送到嘴邊,我看向東邊的天空。

我和克萊因交換情報順便吃下午茶的地方,是艾因格朗特第七十二層主城區“奧茲莫魯特”郊外的一家露天咖啡店。今天是九月二十三日,此時就連最前線也還沒有到達對面隱約可見的迷宮塔。攻略組到達迷宮塔、發現BOSS房間還要花上一段時間吧。

【註:原文為“三時のおやつ”,日本人認為下午三點是下午茶的時間。】

【第72層,奧茲莫魯特(オズモルト),好像還是第一次出現這層的名字?】

最近,攻略進程明顯落後,如果某個頂層公會的副團長大人知道了這種利用攻略組的娛樂企劃會說些什麼呢……我縮了縮脖子,再次看向桌上的報紙。

翻開的跨頁的右上角,那位副團長大人的旁邊寫着“亞絲娜(閃光)(血盟騎士團公會副團長)”這一長串介紹。照片和我一樣是遠距離偷拍的,但是這張拍到了她的左側臉,雖然畫質有些粗糙,卻並不會影響她的美貌。

我抬起頭,向因超辣薑汁飲料而皺眉的克萊因搭話。

“我說,總覺得這個人氣投票,在舉行前結果就已經顯而易見了。”

【吐槽:這裡大概也是一個伏筆】

“哦,是嗎?”

太刀使彈了一下用頭巾束起的劉海,忽然露出了冷酷(他本人是這麼以為的吧)的笑容。

“嘛,和從背後偷拍的桐老大不一樣,本大爺可是被直接拍照的呢。這下,我也該想個什麼帥氣的稱號比較好吧。嗯……你是黑之劍士的話,那我就是紅之劍豪……不,劍聖……”

“什麼都行,按照你喜歡的自報姓名就好了。”

微笑着應對傻呵呵的克萊因,我指着提名者一覽表的右上方。

“雖然很對不起紅之劍聖先生,但是怎麼想第一名都是這個人吧。”

接着,太刀使露出了滿足的神態,伸長桌子下面的腳,踢了踢我的小腿。

“噢噢,你這麼感興趣真是少見啊。”

我又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趕緊辯解道。

“你、你從哪看出來是這樣了!剛才只是單純的客觀推測而已吧!”

“好啦好啦,偶爾也要對自己坦率一點,年輕人喲。”

說著意味不明的台詞,“嗯嗯”地點着頭的克萊因,將剩下不多的薑汁飲料一飲而盡,精神抖擻地站了起來。

“那麼,為了至少要進入前三名,晚上也要努力。我要比你先到達這一層的迷宮區!”

“好好,努力是好事,但是別勉強啊。亞卡拉的村莊前會出現黑色的豬籠草,有遠距離抓取技能,要注意哦。”

【アガーラ,不知道是什麼怪物】

“搞什麼嘛,你都走到那種地方去了啊……”

一邊抱怨着,一邊將右手舉到額頭的高度表示謝意,太刀使搖搖晃晃地走出了咖啡店。

我呼了口氣,拿起克萊因留下的《艾因格朗特周報》,從第一版讀了起來。

頭條新聞是關於七十二層攻略進展情況的內容。寫着攻略組到達了樓層中央的亞卡拉的村莊,正在攻略村莊前的叢林區域之類的。

繼續翻頁,第二版和第三版寫滿了在中層玩家中發生的事情和任務情報,第四版和第五版就是那個人氣投票提名者一覽,第六面是專欄,第七面是道具市場行情,最後的第八版是讀者發布的各種招募和交易信息。第八版的最下面印有用虛線框起來的人氣投票券,這是只有這期才有的吧。

不愧有綜合報紙之稱,報紙頁面製作十分用心,但是也有問題。特別是第一、二、三版的攻略相關新聞,細微的差錯處處可見。比如任務解說新聞,文中說最早到達亞卡拉村莊的公會是聖龍聯合,但其實是血盟騎士團早到幾個小時。

和《阿爾戈周刊》相比,會出現這樣的錯誤,是因為獲取情報的不足。把在圈內聽說的消息,或者把傳聞原模原樣地寫成新聞,就會產生差錯吧。雖然有在娛樂活動缺乏的艾因格朗特,做出讀起來耐人尋味的綜合報紙的遠大目標,但是以這樣的實力的話是沒法實現的。

到底是怎樣的玩家製作的呢,我盯着報紙名的周圍,卻只看到了“發行:艾因格朗特周報編輯部”的字樣,並沒有發現個人名稱。問阿爾戈的話應該一下就知道了吧,但是當然不是免費的,而且也不是那麼想知道的情報。

“……嘛,再努力取材的話……”

“努力什麼啊?”

“所以說,這份報紙的……嗚、嗚哇啊啊啊!?”

看到從右後方突然插話的人的臉,我這次保持坐着的姿勢,跳起了三十厘米,就那樣倒向了左側。但是被迅速伸出的手抓住了右肩,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什麼嘛,幹嘛看着別人的臉大叫。”

皺着眉頭的玩家,正是我所預測會當選人氣投票冠軍的公會血盟騎士團的副團長大人。看着以紅白為基調的騎士服,輕便的秘銀製作的胸甲,腰間佩着白銀細劍的裝束,眨了好幾下眼之後,我向“閃光”亞絲娜回答道。

“不……不,因為這個報紙,還是和以前一樣錯誤百出……”

接着,亞絲娜瞟了一眼我手中的周報,露出了陰沉的表情,什麼也沒說就在之前克萊因坐過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立刻向走過來的NPC店員點了香蕉餡餅和堅果奶茶,用雙手將栗色長發撫至身後,“呼”地一聲發出了輕輕的嘆息。看了片刻之後,我提出了最初的疑問。

【註:tarte,愛媛縣松山的特色小吃;餡餅的一種。把水果放在餡餅表皮上一起烘製而成的點心。】

“……為什麼你會知道我在這裡?”

“我能看穿啊,桐人的行動什麼的。”

突然浮現出驕傲的笑容,“閃光”豎起了右手的食指。

“這個時候狩獵場人很多,你會回到街上一邊維護一邊補給一邊喝茶吧?然後,避開傳送門附近擁擠的店,前往位於街道盡頭、有着美味甜點的店。奧茲莫魯特的話,目前這裡是最棒的呢。”

“……我,沒有那麼愛吃甜食就是了……”

“但是,三點的點心就得是好吃的蛋糕,對吧?”

要說的話就是如此,不如說那就是我白天活動的動機,所以無法反駁。我啞口無言,亞絲娜微微一笑,表情變得柔和起來。

“……那個時候也是,每天都是這樣呢。”

“…………”

很快我就明白了“那個時候”指的是什麼時候。

第一層樓層BOSS攻略戰之後,兩人暫時搭檔的時候。結束了白天的冒險、回到街上,一定會吃點甜食。奶油麵包、鬆餅、藍莓撻、蛋糕卷……現在也能回想起當時和亞絲娜一起吃過的那些甜點的顏色、形狀和味道。

但是那樣的日子,在亞絲娜聽從了我的建議、加入了新興公會血盟騎士團之後就結束了。

從那之後已經過去了一年半。當時等級還是10級、20級的我現在已經升到了90級,主武器也換了好幾把。

最前線接近遊戲第三個四分點——七十五層,過了那一層之後,就能把打通遊戲當作具體目標了吧。

來到相當遠的地方了呢……感受着這樣的感概,我向過去的搭檔發問。

“……那麼,有什麼事嗎?”

“那個啊,那個。”

將早就端上來的茶杯送到口邊,亞絲娜用左手指着桌面。在那裡,放着疊克萊因留下來的疊好的艾因格朗特周報。

“報紙怎麼了嗎?”

“你已經看了內容吧?那個……叫作攻略組人氣投票的企劃。”

“啊啊……”

我將視線從報紙轉移到亞絲娜的臉上,笑眯眯地說。

“沒什麼好擔心吧?這個名單的話,第一名毫無疑問就是KoB副團長大人……”

“誰在擔心那個啦!”

小型的雷電落了下來,亞絲娜帶着一臉微妙的表情嘆了口氣。

“……相反,完全相反,我擔心的是……”

“什麼?”

“那個……這個投票,我一點也不想當什麼第一名,以這個為前提哦。……我們公會最近正在致力於招募新人,你知道的吧?”

“誒……嗯,嘛。”

雖然對唐突的話題轉移感到困惑,我還是點了點頭

亞絲娜所屬的血盟騎士團,是艾因格朗特中最強力、等級最高的肉盾“聖騎士”希茲克利夫率領的攻略組主力公會。在人數上遠不及最大的公會聖龍聯合,但是在樓層BOSS攻略戰中,通過統率採取的行動,擔任攻守要職,體現了少數而又精銳的特徵。

但是這樣的他們,既然在SAO這個無法復活的死亡遊戲,就無法擺脫會出現犧牲者。尤其這個時候,因為雜魚怪物的AI提高,姑且不提做了最大限度準備的BOSS戰鬥,就連野外攻略中似乎也發生了數起死亡事故。一直以來嚴格審查志願者的KoB,開始挖掘有潛力的玩家,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吧。我自己也曾被公會會長希茲克利夫暗中邀請加入,但是現在沒有那個打算。

“說起來這段時間,又有一個人加入了吧?名字好像是,諾奇拉斯……來着?實力相當很強。”

說出在接近最前線的高效狩獵場見到的新成員的名字,亞絲娜擺出副團長的神態,緊鎖眉頭。

“嗯……的確資質不錯,在團體賺取經驗值的時候也做得很好。但是一旦和野外BOSS戰鬥,動作就會突然變得很遲鈍……那樣的話,暫時沒法加入樓層BOSS團戰呢。”

“這樣啊……”

明明和雜魚怪物能夠好好戰鬥,但是面對BOSS就會畏首畏腳,在從底層提升到頂級的玩家身上是很常見的。要說為什麼的話,這是由於他們缺乏和BOSS戰鬥的經驗。如果樓層BOSS被攻略組打倒,就不會再次出現。在通往上層的傳送門開通後,也沒有理由和會刷新的野外BOSS戰鬥了。體型巨大、攻擊殘酷,強行讓人意識到“死亡”的BOSS怪物,只有多次和它們戰鬥才能克服恐懼。

“嘛,只有這點是誰也幫不了的呢……”

我一口氣喝下冰咖啡,回到正題。

“所以,KoB的新人招募怎麼樣了?”

“啊,嗯……那個啊……”

將我含糊不清的應答放在一邊,亞絲娜嘆了口氣,繼續說道。

“……我們公會,有一個叫作戴贊的管理負責人,和一個叫哈波庫的物資負責人。”

“嗯。”

“兩個人工作都很認真,也能夠放心地將KoB的財政方面交給他們,但是怎麼說呢,他們的想法有些過於商業化的地方……”

“嗯嗯。”

“他們兩個知道了這次人氣投票的事,說想要利用這個活動提升公會的知名度和好感度。”

“具體是…………那個…………”

再次沉默不語,臉上浮現出又生氣又害羞的微妙神情,KoB副團長小聲地說出了最重要的部分。

“…………為了讓我在人氣投票獲得第一名,他們打算宣傳如果我得了第一,就和艾因格朗特周報聯合發行我的寫真集。”

“…………寫、寫真集?”

獃滯地重複了一遍,過去的搭檔滿臉通紅地低着頭,我仔仔細細地從頭到腳打量了她一遍。

在艾因格朗特這個所謂的幻想世界,出版技術是非常傑出的技術。印刷機(當然不是電動的機械,而是像人力運作的木製版畫裝置一樣的東西)的屬性窗口有媲美普通的DTP軟件的功能,直接輸入或導入文本自不用說,還能添加用攝影結晶拍攝的圖像。

【註:DTP,desktop publishing,桌面排版。指通過計算機系統進行文字編輯、版面設計和圖形圖像處理,並完成符合出版要求的排版工作。】

也就是說,反覆用結晶拍下亞絲娜的照片,將其中感覺不錯的照片發行,也就是出版偶像寫真集一樣的東西是可能的。不難想象,接下來會有眾多想要寫真集的玩家。“獲得第一的話就出版寫真集!”這樣宣傳的話,就會投票了吧,結果就是想要加入KoB的人增加,這也是有可能的。

“原來如此……KoB也考慮了很多呢……”

我佩服道,亞絲娜一邊吸氣,一邊將上半身向後仰,把積攢的能量轉化成大聲的吶喊。

“開……什麼玩笑啊!!”

呼哧呼哧地喘了幾口粗氣之後,她肯定在瞪我。

“我是KoB的攻略負責人,又不是宣傳負責人。……女性的寫真集什麼的,雖然在現實世界沒怎麼看過,不過就是那種吧……服裝也不是只有一種吧?”

“那倒是。除了那身戰鬥服的樣子,還有普通的可愛的私服之類的……”

“可愛……”

“還有學校制服之類的……”

“制服……”

“除此之外果然就是泳裝之類的……”

“泳臟……”

可能是因為過於吃驚,副團長大人咬到了舌頭,再這麼欺負她下去也很可憐,我馬上提出了思考到的對策。

“但是,嘛,你那麼不情願的話,直截了當地拒絕,或者乾脆逃走不就好了?”

“誒…………?”

亞絲娜的表情從幾秒前的愕然,變成了被趁虛而入一般的嚴肅,眨了好幾下眼睛。自然的表情意外地透露出稚氣,我也以真摯的笑容對搭檔繼續說。

“亞絲娜作為KoB的副團長,一直在最前線帶動SAO的攻略。所有人都會承認你的那份努力,就算你說出想說的話,也不會被人誹謗的。討厭就是討厭,就這樣直接地拒絕。如果這麼做,戴贊先生他們還繼續糾纏,就用退出公會來威脅他們。”

因為亞絲娜天生責任感很強,如果被人說是為了公會的話,她肯定沒法拒絕吧。但是攻略組玩家存在的意義就是攻略這個死亡遊戲,而不是擴大公會的勢力。雖然很遺憾沒法看到亞絲娜的寫真集——但是,我更不願意讓那麼多玩家看到。這沒法說出口呢。

【吐槽:離結婚還有一個月,桐人就已經有這麼強的佔有慾了呢ww】

亞絲娜皺着眉,考慮了一陣我的提議,臉上浮現出了最近很少見到的安心表情。看着那樣的她,我的嘴邊也露出了有些惡作劇的笑容。

“我接受你的建議。……但是,如果真的要退出公會了,桐人要負起責任哦。”

“誒?……怎、怎麼做?”

“當然是再和我組隊戰鬥啊。”

爽快地說完,我還沒回話,亞絲娜就站了起來。騎士服長長的拖尾隨之飄動飄動,她走到我的旁邊,將右手輕輕搭在我的肩上。

“謝謝,跟你聊完暢快多了。以後不知所措的時候也能來找你嗎?”

“當……當然可以,隨時歡迎哦。”

我努力回答道,亞絲娜向我再次綻出笑顏之後,KoB副團長邁着颯爽的步伐離開了咖啡店。

呼,我呼了一口氣,將身體倚靠在椅背上。視線捕捉到桌上放着的艾因格朗特周報。

畢竟連退出公會都說出口了,KoB的幹部們也不會強行出版寫真集了吧。但是我認為,亞絲娜獲得人氣投票企劃第一名是不可避免的。在成排的提名者之中,如果單純地說最喜歡誰的話——就算是我,答案也是肯定的。

我把報紙翻過來,點擊最後一頁下方印着的投票券,從出現的窗口中選擇剪下。對着自動裁剪好的投票券,我一邊向友人道歉說“克萊因,對不住了”,一邊用羽毛筆寫下了過去的搭檔的名字。

在奧茲莫魯特的傳送門廣場把這個投了之後,就出發去進行夜間攻略吧。我想在今天晚上通過棘手的濕地地帶、到達最後一個村莊。

“——好嘞!”

我心情愉快地站了起來,沐浴着金色的陽光,我快步啟程。

 

但是——。

攻略組玩家人氣投票,發生了我和克萊因、還有策劃這次活動的艾因格朗特周報的發行者們都沒有預料到的展開。

以第一層起始之城為根據地,曾經的攻略組公會“艾因格朗特解放隊”,現在更名為“艾因格朗特解放軍”的超大型公會,採取了和KoB的戴贊等人相似的想法。

通過組織的力量,ALF購買並佔有了大量附贈投票券的報紙,全部投給了某位以最大公會的攻略負責者提名的玩家,他和第二名的亞絲娜僅僅差了幾票,以微弱的優勢獲得了冠軍。我和克萊因看了下一期發表投票結果的周報,都目瞪口呆地盯着頭版上大幅登載的令人懷念的刺蝟頭的照片,一起大叫道。

“————為啥啊!!”

(END)

 

譯者後記


吐槽:所以才說這是川原特意終止sugary days連載、重開新章,只為嘲諷畫集人氣投票而寫的短篇。

畫集投票在2015年10月31日結束前,出現了有人惡意刷票將ALF副團長牙王推上第一名的現象。

後來經過官方調整,排名恢復正常,亞絲娜登頂首位,不過牙王以第10名的身份還是登上了封底。

 

版權記錄


Sword Art Online Material Edition17

發行:WordGear

發行日期:2015年11月15日

責任者:九里史生

印刷:綠陽社

 

7 條回應
  1. 式部二木2016-2-22 · 0:11

    看注釋我還以為川原不放閃要正經了,但看到第三頁我才發現我錯了orz

    • ALfheimOL2016-2-22 · 0:12

      回復@式部二木:[哆啦A夢微笑]看了ME18預覽就記得要戴墨鏡啊

  2. 詩林2016-2-22 · 0:24

    看完,川原真會玩(手動滑稽)

  3. 楓葉影月2016-3-7 · 20:53

    [哈哈]

  4. Noctics2016-3-27 · 11:10

    哈哈哈原來是這樣啊,真是幽默啊www

  5. 縱橫2020-2-13 · 23:38

    諾奇拉斯。。。是序列之爭的反派銳二吧,沒想到在這裡會有伏筆

  6. 桐仔2020-6-16 · 0:07

    亞絲娜最後可能是打算獲得第一趁機退出公會和桐姥爺組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