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rialEdition

[刀劍神域][ME10]Sugary Days 1(16.6)

Heathcliff · 1月13日 · 2016年 ·

 

搬運注釋:

1、Sword Art Online小說自黑歷史一般的16.5之後,從16.6到16.9的《森林之家》系列都是講述桐人和亞絲娜的婚後生活。由於已經用完了16到17之間的數字,所以當出到ME14時加上了《Sugary Days 5》的標題。由於在故事上是前面4本的延續,所以之前的4本(16.6-16.9,亦即ME10-13)相當於《Sugar Days 1~4》。

——————————————

來源:rkl的格子間

作者:九里史生(川原 礫)

正文翻譯:rkl & KCMasaki

圖源:ciasoMs

Sugary Days 1

1

將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併攏,輕輕伸出。有人習慣將剩餘三根手指緊緊握住,不過我則是保持在了放鬆狀態。

接下來,再將深處的兩根手指指尖移動到視線略下方的位置,沿着身體的中心線揮下。雖然此時揮動手指的速度再怎麼快也不成問題,但對路徑的要求則相當嚴格。

在站着的時候只要順着虛擬重力向正下方揮落即可,不過如果是睡覺時候翻身的話,通過感覺尋找身體的中心線便略顯棘手。因此,一般都不會在躺倒的時候強行呼出窗口,而是先站起來再這樣做。

然而如今,雖然我穩穩地站在木質地板上,但右臂的動作卻因緊張而顯得相當僵硬,好不容易才成功完成了手勢命令的輸入過程。隨後,抬起的右手下方,出現了一個半透明的長方形。

名為主菜單窗口的這個窗體,乃是存在於身為VRMMO遊戲《Sword Art Online》玩家之一的我與無形的遊戲系統之間的,唯一的溝通界面。窗口的最上方,標有我的名字〖Kirito〗、等級數字、HP和EXP條。左側縱向排列着〖EQUIPMENT〗、〖STORAGE〗、〖STATUS〗、〖SKILL〗等標籤,右側的主界面則默認顯示名為《裝備人偶》的人形。下方則是用於發動各類技能的快捷方式圖標。

我把併攏的兩指分開,用食指接觸位於菜單中部的〖OFFER〗標籤,主界面隨即切換為選擇各種請求的模式。從上向下分別是交易請求、組隊請求、好友請求……而我所尋找的按鈕,位於界面的最下方。

〖MARRIAGE〗。這大概是在泛濫着欺騙與背叛的死亡遊戲SAO中,被按壓次數最少的按鈕吧。雖然自從遊戲開始已經經過的時間距離兩年僅差十三天,但我卻幾乎沒有與已婚玩家相遇的記憶。

【rkl:原文為兩年零十七天,川原平白無故地把遊戲開始時間提前了一個月……】

不過,我毫無猶豫地按下了這個按鈕。與交易或決鬥請求不同,結婚請求【propose】只能向已經成為好友的對象發送。反過來講,也就不需要發送請求光標,窗口中會直接顯示可發送請求的對象的名字。如今,以我為中心,半徑十米的圓圈內……不,就算半徑擴大到一公里也一樣——的玩家只有一個,因而窗口中也只有一個名字。

我將食指放在了名字上——就連字母的排列順序,我都覺得如此美麗,如此高貴。在以目光從左到右掃過A、s、u、n、a這五個字母之後,輕輕按下了手指。

這時已經不會在我這一邊顯示確認YES/NO的對話框了。做出選擇的權利,只有收到請求的那一個人才有。我抬起頭,凝視着站在我面前兩米處的她。

在從穿過背後位於艾恩葛朗特第22層外圍附近的小木屋屋頂射來的殘照之下,她——亞絲娜的長髮與白色基調的騎士服【corsage】,反射着黃金色的光輝。由於光芒如此眩目,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亞絲娜身體的前方,顯示出一個小小的窗口。上面的信息,大概就是『桐人向您發送了結婚請求。YES/NO』這樣簡潔的內容。

實際上,口頭上的求婚,我已經在昨晚提出了。而且,也收到了亞絲娜「好的」的回復。然而即便如此,我仍感覺到心跳的速度不斷加快。

SAO內的虛擬體【avatar】接收的感覺幾乎都是Nerve Gear生成的模擬信號,不過心跳和呼吸的內部感覺大概是真實的。也就是說,躺在現實世界中某個醫院的床上的我的真正的肉體中,心臟也在快速跳動。亞絲娜那邊又是怎樣呢……雖然我這麼想,但從她的表情上卻看不出來。

在宛如永恆的幾秒鐘後,亞絲娜的右手終於動了起來,打在白革質長手套各處的銀飾扣在夕陽下閃閃發光。她的手移動到窗口前,伸出的食指則停在了兩個按鈕的其中一個上面。

亞絲娜的手指和剛才的我一樣稍微停頓了一下,接着抬起了頭。

她榛色的眼瞳筆直地注視着我。這讓我的心臟又猛地跳了一下。

「……桐人君。」

這一聲耳語,是我真實聽到的呢,還是我的大腦根據亞絲娜嘴唇的動作構造出的呢?時間之流再度停下,在一片靜謐的黃昏世界裡,她纖細的食指慢慢碰到了窗口。

我身前仍然處於開啟狀態的主窗口上,出現了一條新消息。然而,我完全沒有去閱讀消息的內容。亞絲娜的微笑,和從她雙眼中流下的如寶石一般的淚珠,便足以提供她的回答了。

我們同時向前踏出一步,窗口隨即自動消失了。各自再前進一步後,兩米的距離化為了零。

不知不覺間,我們伸出雙臂,緊緊擁抱在了一起。兩人的身高几乎沒有差距,因而心臟也靠在了一起。由於幾十分鐘前還處於捲入了某個任務而展開了戰鬥的狀態,因而我的胸前還裝備着小型胸板,亞絲娜也穿着白銀胸甲。然而,我可以真切地感覺到從兩人虛擬體的接觸點互相傳遞的心跳。

如同晨鐘般跳動的兩顆心臟,在同步之後徐徐減慢了跳動的速度。在身體中心每秒重複一次的「咚」「咚」的感覺,讓我的心不可思議地澄澈而空明。昨天說出求婚話語時的,那足以阻礙呼吸的緊張感已然消失無蹤。

就這樣,2024年10月24日下午5時19分,我——單手劍使【Swordman】桐人,和她——細劍使【Fencer】亞絲娜,不論是系統上,還是感情上,都締結了名為婚姻的關係。

2

「那個……真的不需要去辦嗎?那個……像是結婚儀式一樣的東西。」

聽到我的問題,用雙手握着茶杯的亞絲娜「嗯」了一下,歪起了頭。

窗外的黃昏景色已經接近消散,購入後木屋中增設的無數檯燈的燈光在起居室內搖曳。原本,三個房間的個性化改造還遠未完成,如今這個房間里只有餐桌和沙發,廚房裡只有一套廚具,卧室里也只放了床。不過木製的地板和牆壁甚是溫暖,在木屋內置的暖爐里,真正的(雖然只是在這個世界裡)火焰正發出啪啪的聲響。

坐在圓桌另一側的亞絲娜略微思考了一下,抬起臉看着我,隨後緩緩點了點頭:

「其實我也對結婚儀式有點憧憬呢。之前還拜託阿修蕾小姐做了連衣裙……畢竟這麼看來我也是個女孩子啊。」

「嗯,對,其實我一開始就知道。」

聽到我的回答,擁有《閃光》這一別名的精幹劍士輕輕笑了一下,喝了一小口泛着熱氣的香草茶,隨後把湯匙放回茶杯,換了一副表情繼續說道:

「……不過呢,雖然說發生了那樣的事,我們終究還是因為個人方面的原因退出了公會啊……就算現在,KoB【血盟騎士團】和DDA【聖龍聯合】,還有艾基爾先生和克萊因先生等攻略組的各位,也正為攻略第75層而努力着呢。所以……我覺得舉辦結婚儀式總有點對不起大家的感覺。」

「……這樣嗎。」

我也點了點頭,伸手去拿茶杯。如果舉辦結婚儀式的話,艾基爾、克萊因、莉茲貝特和西莉卡等人應該會興高采烈地前來捧場吧——雖然沒法說叫情報商阿爾戈到時候把情報買賣放在一邊的可能性絕對不存在——不過最重要的,終究還是亞絲娜的感受。我從今日開始,要去盡全力回應她所真心期望的一切,這乃是因為至今為止,她不論是否在我身邊,都支撐着我,鼓勵着我,引導着我的緣故。

亞絲娜看着在心底偷偷定下這一決心的我,又一次露出了微笑,輕快地說道:

「我只要能在這麼好的家裡,和桐人君兩個人共同生活,就已經十分幸福了。……雖然不知道能住到什麼時候……不過現在是我在艾恩葛朗特生活的兩年里,最幸福的時光。」

「……嗯,我也是。」

光是說出這一句話就已經竭盡全力了。這是因為,我察覺到了亞絲娜的話中隱藏的意思。在第22層的生活,不過是短暫而微弱的陽光罷了。我們總有一天必須回到最前線,再一次過上每天都要戰鬥的生活。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將正要積蓄起來的焦躁的思緒趕走,隨後說道:

「那麼,就等第100層的攻略結束,再也不會有戰鬥的時候舉辦結婚儀式吧。到時候除了克萊因他們之外,再多叫些人好了。比如凱因茲先生他們,還有DDA和KoB的成員們……叫希斯克利夫的話,他會來嗎……」

聽到我這一提議的亞絲娜雖然睜大了眼睛,不過過了一會便帶着笑容點了點頭:

「這樣呢。就拜託團長主持儀式吧。」

「哇……他可能會說些很嚴格的話吧……」

我們兩個一起笑了出來。

當然——我知道,自己說出的《攻略第100層後的結婚儀式》這件事無法實現,亞絲娜一定也明白這一點。大致上,如果名為SAO的這個死亡遊戲被攻略,所有的玩家都會一齊註銷,再也無法來到艾恩葛朗特了。

包括我和亞絲娜在內的攻略組成員,都是為了完成將所有玩家從這裡解放的使命而在這兩年內不斷戰鬥的。在戰鬥的途中喪命並化為多邊形碎片消失的同伴們數不勝數。所以,我決不允許自己將如今從心底深處浮現而出的這份模糊的心情化為語言。

代替語言的,乃是行動。我從白木餐椅上站起,繞着桌子向前走了兩步。亞絲娜也幾乎同時站起,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為了壓制自己的不安和焦躁,緊緊地抱住了亞絲娜。這並非交換結婚請求時一樣平和的擁抱,而是屈從於想要感受亞絲娜的全部存在的衝動之舉。由於我和亞絲娜都解除了金屬裝備,雖然纖細但卻充滿了量感的身體的密度傳到了我的身體各處。

「亞絲娜……」

我一邊低聲呼喚着她的名字,一邊將臉埋在她如絲絹般柔軟而散發著清香的頭髮之間。當我將自己的全部感覺集中於雙臂之間這愛戀到近乎發狂的存在之時,突然察覺到了身體下方的像是異樣的麻木一樣的東西。

雖然異樣,但這一感覺卻並非初次出現。昨天在坐落於第61層主城區塞爾穆布魯克的亞絲娜的房間里,被囚禁於SAO中的我第一次知道,這個世界的虛擬體也存在食慾和睡眠欲之外的本能慾望。那是位於主菜單窗口〖SETTINGS〗標籤內容的讓人想要質疑「到底誰會注意到」的深處的,點擊某個微小按鈕的說明文字的鏈接時才會出現的一個選擇框【Check Box】。將其設置為ON時,我們這些玩家的虛擬體,便會獲得某個功能……或者說,是將這一功能取回。

到底是SAO開發團隊里的誰準備了這一選項?我想應該不是死亡遊戲的主謀,茅場晶彥。我記得,在被關進這個死亡遊戲之前不久的一篇我曾在現實世界讀過的雜誌文章中,開發團隊的數名成員曾隱約透露過遊戲審查機構對倫理代碼的不滿。這一在開發中的版本內被他們為娛樂而加載,當然又在正式販售版中被刪除的功能,在SAO變為死亡遊戲後又因為某個原因而復活了……這便是我擅自想象的內容。

這一名為《倫理代碼設置》的功能,我從昨夜以來就一直設置為ON。因此,感情向某個方向升級時,我自己的虛擬體身上便會發生某類變化——

雖然我慌忙地想要閃開,但卻因為亞絲娜的雙臂繞到了我背後而無法做到。她大概也察覺了我的反應,纖細的身體微微顫動了一下。

「對、對不起……」

雖然我小聲致歉,不過亞絲娜卻並沒有放開我,而是抬起了染成一片櫻色的臉,在極度靠近我的距離耳語:

「……我已經是桐人君的妻子了哦。」

「嗯,對……」

「……到那邊的房間去吧。」

廚房嗎?雖然我想開個玩笑,不過還是打住了。我沉默着點了點頭,走向與另一個房間連着的門。

隨着我們從明亮的起居室移動到昏暗的卧室,檯燈的光也熄滅了。雖然光源只有從西側的窗戶射入房間的紫色殘陽,不過在我完全習得的索敵技能效果下,可以清晰地看到亞絲娜的身影。雖然她脫去了金屬防具、手套和靴子,但仍穿着我熟知的,血盟騎士團配色的騎士服。面對她那凜凜的劍士之姿,我的慾望變得更為強烈了。

亞絲娜不知是不是察覺了這一變化,將垂下的雙手在身體前方握緊,以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說道:

「這個時候……應該,讓男孩子……來脫才對吧?」

「誒……那,那個,要怎麼……」

我在死亡遊戲開始前不過是個網遊中毒者的中學二年級學生,對這樣的問題自然無法立刻回答。不過若真是如此,我也不得不去努力了。深呼吸了一下後,我向亞絲娜前進一步,伸出右手——

「……等等,這個,好像做不到吧……」

據我所知,哪怕是戒指,只要不是自己的裝備,都沒有將其解除的方法。要說僅存的可能性,就是通過損耗耐久度將其破壞,不過現在這種場合我可做不出這種事。亞絲娜抬起眼睛看着僵住的我,紅着臉「呵」地笑了一下說道:

「抱歉,開玩笑的。」

——又是這種從前戲就被牽着走的節奏。

這樣的危機感在亞絲娜開啟窗口按下裝備人偶的《衣服全解除》按鈕的瞬間就被捲走了。騎士服和襪子化為光之粒子消失,穿在她的虛擬體上的,只有織有少許蕾絲的白色內衣。

我就這樣看着亞絲娜那帶着複雜的紋理感的肌膚和足以否定其多邊形構造本質的優美曲線,這時她的手腳扭扭捏捏地動了起來,輕輕嘟起了嘴:

「這樣下去,又變成和昨天一樣了哦。」

「哈……誒嘿……?」

我不斷眨着眼睛,終於想了起來。昨晚,我面對和現在一樣先脫了衣服的亞絲娜說出了失禮到不得了的話,在圈內攻擊中被刻下了恐怖的感覺。絕不能重蹈覆轍。我也打開窗口,回復了一句「嗯,馬上」就將衣服解除裝備。雖然穿慣了的襯衫和褲子消失在了儲藏格內,不過不知是不是隔壁房間仍在燃燒着的暖爐的效果,身體並不覺得有多冷。

看到身上只剩下一件黑色裝備的我,亞絲娜的臉變得更紅,又發動了追加攻擊:

「那麼……下一個按鈕,我喊‘准—備’然後一起按嗎?」

除了顫抖着點頭,我已經沒法再做別的事情了。

亞絲娜的右手放在了窗口前,我也配合著將手指放在了《內衣全解除》的按鈕上空。

最強公會血盟騎士團的副團長大人(暫時退團中),不知為何露出了認真的表情,吸了一口氣——

「准—備!」

發出了嚴肅又可愛的聲音。

互相對着的兩根手指各向前移動了一厘米,一秒鐘後,三個布質道具從房間里消失了。

再次陷入沉默的我看着解除了一切裝備的亞絲娜的站姿。身為avatar這一詞語來源的梵語《avatāra》,似乎有着《神佛的化身》這一語義。讓我回憶起這一知識的,眼前的這個存在顯得如此美麗而難以接近。

然而,我感覺到身體深處愈發強烈的慾望正在不斷湧出。雖然拚命想要抑制下去,可呼吸卻越來越淺,心跳開始不斷加速。正當連視野都開始失去色彩而化為一片空白的時候——

「……既然想要的話,就沒問題哦……因為現在的我,是只屬於桐人君一個人的。」

亞絲娜用手臂微妙地覆蓋住了我身體的一部分,說出了這句話——這讓我的理性和內衣一樣消失在了不知何處的次元空隙之中。

雖然是倉促間購買的床,不過卻相當寬敞而柔軟,而且彈性不錯,漂亮地完成了它的任務。

3

「心跳的……聲音。」

伏在我的身體上的亞絲娜,左耳對在我的胸前,低聲說出了這句話。

窗外已然一片黑暗,藍白色的月光代替殘照斜射在房間內。我一邊用右手手指玩弄着被藍寶石般的光之粒子纏繞的亞絲娜的頭髮,一邊低聲說道:

「虛擬體的心跳,和肉體的心跳同步……這是我之前聽說的。」

「這樣啊……那這就是桐人君真正的心臟發出的聲音呢……」

我突然想起了某件事,對微笑着閉上眼睛的亞絲娜說道:

「我也聽聽亞絲娜的心跳聲吧。」

聽到我的這句話,亞絲娜一下子抬起眼睛,說出了我意料之外的回答:

「……好H。」

「什……怎,怎麼會,都現在了還……」

「總覺得,這個說法有點H啊。……不過,可以哦。等我先聽完吧。」

亞絲娜輕聲回答,隨後將左耳更加緊密地貼在了我的胸口。

 

32 條回應
  1. 酸奶2015-10-24 · 0:38

    可怕的閃光彈Σ

  2. 水鬼2017-12-13 · 23:49

    太……h了

  3. 加速的粒子2018-2-20 · 12:30

    啊,不行了

  4. Determined_Frisk2018-10-14 · 13:23

    啊,甜死我了;_ ;

  5. ジ玖ザ殤2018-12-25 · 0:00

    好甜

  6. 一方2019-4-17 · 3:13

    awsl。。。

  7. 朽木玥玥2019-7-15 · 11:03

    直接為愛👏神馬的最sao了~不管看幾遍還是全程姨母笑

  8. Mikoto2019-8-12 · 23:36

    天,我要被甜死了

  9. 一方通行2019-8-16 · 12:14

    差點以為要插入16.5的片段了

    • 繁華落幕2020-2-23 · 10:59

      大哥有16.5嗎?跪求!!!

  10. 都江草雨2019-8-24 · 16:08

    甜到窒息…

  11. Mikoto2019-8-29 · 14:05

    自動腦補16.5

  12. 賢貓2019-9-18 · 2:25

    「廚房嗎」和「雖然是倉促間購買的床……漂亮的完成了它的任務」這兩句可太sao了

    • Kiriko2020-4-6 · 18:02

      同感

  13. 都江草雨2019-10-2 · 19:28

    日常複習,日常姨母笑

  14. 淵墨2020-1-7 · 13:45

    唉,亞絲娜終於成為桐人的女人了

  15. Gemini2020-3-3 · 21:22

    awsl

  16. 真秀2020-3-19 · 9:33

    啊 甜死了 看了好幾遍

  17. zx33311002020-4-5 · 9:51

    桐亞賽高!這糖甜的掉牙了

  18. Kiriko2020-4-6 · 18:01

    h到極致

  19. 忘唯2020-4-23 · 19:10

    好甜!!!

  20. Creator2020-4-30 · 9:05

    很好奇16.5呢

    • 文鶇2020-5-19 · 18:57

      巨h

  21. rabbit2020-5-4 · 12:52

    不行了

  22. 涼薄2020-5-6 · 10:54

    在電腦桌前姨母笑

  23. Asuna2020-6-5 · 11:49

    好甜啊,愛了

  24. 玖桐子2020-6-25 · 19:04

    太甜了~才發現原來桐人不是xing無能

  25. 左耳2020-7-29 · 8:22

    好h

  26. 阿慎2020-8-14 · 21:23

    甜炸了啊,全程姨母笑

    • IRIS2020-8-21 · 14:05

      每次看完鬱悶的動畫都要來SUGARY DAYS充一下電
      然後無限插入16.5(無誤

  27. Asuna2020-8-22 · 11:00

    哇哇哇,好甜可惜沒辦法動畫化

  28. Asuna2020-10-14 · 21:32

    太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