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典·短篇

[刀劍神域][電擊文庫Magazine短篇]對決

Heathcliff · 4月17日 · 2016年 ·

誒……。這就是《第四世代型完全潛行實驗機》嗎」

我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抬頭仰望鎮坐於眼前的巨大立方體。

裸露着鋁製材料的外板映着暗淡的光輝,幾個並排而立的巨大風扇正嗖嗖地轉着。立方體的一邊與一張塑膠床連結,床上,像是要包覆頭枕一般延伸出來的,是一個粗糙的頭盔型大腦連接終端。

「個兒真大啊。這不是比初期的遊戲廳用的大型機台還要大呢嗎,比嘉先生?」

說著我回過身去,只見面向著控制台的男性操作員抬起頭來,有點意外地聳了聳肩。

「就算這樣,可還是比放出預測的縮小了不少的說呢,桐谷君。要說遊戲廳里有的第一世代機,FC和DRECAP之類規格也是完全不同的說!」

「……兩種實機我又都沒見過……」

「唉,那是人生的損失的說喲!下次到我公寓里,好好地來一次懷舊遊戲合宿……」

走嘴說著奇怪台詞的男性——比嘉武,正是開發這個世界最先進的VR機器的主任研究員,然而外表上卻完全看不出來。像劍山一樣微微直立的髮型加上超大的圓眼鏡,身着印着遊戲角色的T恤衫這種打扮,比起微暗的高科技房間,更像是秋葉原商店周圍的人百倍。

不過,從學校回來穿着制服的我也沒什麼資格說。

我——桐谷和人,為什麼在這裡——一個位於港區六本木的投機公司的研究室之中呢?理由很簡單,我只是在打工而已。

第一世代大型娛樂機、第二世代的NERV GEAR和AmuSphere,然後是第三世代的醫療用機MediCuboyd和進化之後的完全潛行設備,這些機器當然不會挑剔使用者,但即便如此也有一定程度的適應性可言。也就是說,大腦能以多大的效率和機器連接——話雖如此,除了與生俱來的適應性,長時間的潛行經驗也可以提高效率。

在現在的日本,不,世界上擁有最長潛行時間的人們毫無疑問,就是一年半前發生的那個《SAO事件》的《生還者(Survivor)》們。

由比嘉武主導開發出的第四世代機,是在與大腦連接的精度上,與之前相較有着壓倒性高精度的設備,然而,這種高規格好像引起了始料未及的問題。因為大腦和機器之間交換的信息量過大的原因,即便包含比嘉在內的全體工作人員都進行試驗潛行試圖獲取數據,也會因為《VR醉》而在其中無法隨心所欲地活動——事情就是這樣。

因此,比嘉用某種渠道委託身為《生還者》之一的我打工來做測試潛行,受到日薪誘惑的我來到六本木這裡,就是因為這個。

「——總之,我只要用這玩意兒完全潛行,這樣那樣地動動就行了吧?」

在我摸着冷卻下來的鋁合金外裝確認時,比嘉點點頭表示肯定。

「沒錯沒錯。雖然很不好意思,但我們在裡面光是看到圖片就已經吐得不行了。雖然現在正在開發配合潛行者的適應性調節連接深度的套件,不過就算要做那個如果沒有人潛行以獲得數據也不行吶,哈哈哈」

「…………嘛,因為有工資拿所以我什麼都會做……不過在那之前,請姑且讓我確認一點」

我瞥了一眼有些誇張的頭盔型連接終端,繼續道。

「那個,潛行,沒有危險……吧?」

「當然當然當然!」

比嘉連說了三次,用力地點了點頭。

「桐谷君是SAO Survivor,所以我很了解你擔心的感覺的說。沒問題,我開發的機器,危險性頂多也就這麼一點點的說!」

「這樣嗎,那我就放——」

放心了,我把到嘴邊的話吞回去,再度看向比嘉。

「……《也就這麼一點點》?」

「不不不,沒關係沒關係沒關係!」

說過三遍之後,比嘉小聲以很快的語速繼續說到:

「……不過,潛行中突然拔掉電源的話會有點那個……」

「那個,是指什麼……?」

「不不沒問題!已經好好的裝備了兩個補助電源系統和緊急用電池的說嘛!」

「有點那個,就怎麼樣……?」

「不不不No problem!沒有實際危害!只不過那個,有點,怎麼說呢……」

我向圓眼鏡深處的雙眼有些彷徨的比嘉走近一步,向其投去靜靜的視線。

「…………怎麼說呢,那個呢,有一丁~點兒非數字化的現象……」

「…………什麼意思啊那是」

「歸根結底,該說是非邏輯呢……還是非自然呢……說白了,就是會出現這個的說」

說著,比嘉將雙手耷拉在胸前。看到這個動作,我漸漸理解了眼前這個科學家想要說的話。

「哈……?怪、怪物……?」

你是想說什麼啊——沐浴在這種視線中的比嘉,再一次搖了搖頭。

「不,真的,真的是這樣的說啊桐谷君!我也清楚地見過的說!……你聽我說的說,如你所見,這台試驗機現在世界上就僅存在一台而已。可以同時潛行的人也只有一個。然而……潛入到測試區域的工作人員,卻數度在其中看到了模模糊糊的人影的說……」

比嘉以在漫畫里額頭上就會被畫上細細的效果線的表情如此說道。

我為了掩蓋剛才一瞬露出的認真表情苦笑起來,用力聳了聳肩。

「應該是因為VR醉的影響,看錯了光線效果之類的吧?還是說,着色器出BUG了?」

「Nooo——!我Genius·Higa(譯註:Higa即比嘉)寫出的Program不可能出那麼拙劣的BUG!」

乾脆地無視掉他突然改用外國人的語氣這件事情,我再度聳了聳肩。

「不過,這個房間暫且不提,VR世界出現妖怪這種事情……我也不是沒聽說過,但是我在艾恩葛朗特確認這種流言的時候,看到的也不是妖怪而是NPC」

不用說,這當然就是指現在仍作為我和亞絲娜《女兒》的Top-down型AI《結衣》。要是說了我最初是為了找怪物去的,她本人會生氣的吧。

「……也就是說,在那邊見到的一切都是數字代碼,那個存在也應該是在記憶地址的某處清楚地記述着的。調查當時的日誌的話,馬上就能知道測試潛行員看到什麼了……」

對如此指出的我,比嘉像孩子一樣提高了嗓門。

「我當然確認過了的說。不過,日誌里什麼都沒寫。也就是說,這肯定不是實驗機的硬件或是軟件生成的對象的說。這麼說就真的是怪物了嘛……或者是……」

「……或者是?」

「…………那個,這是些不大應該告訴桐谷君你的話,我希望你能當成沒聽見的說」

以這種小題大作的前言開頭,比嘉壓低聲音道。

「這個實驗機的心臟部位,裝有《量子運算迴路》。就是傳說中的量子計算機的說呢」

「……那個也是比嘉先生造出來的?」

「Oh yeah,雖然我想這麼說的說,不過很可惜,基礎理論都是那位茅場前輩遺留下來的說。嘛,先不管那個,也有量子計算機有干涉平行世界的可能性這種說法的說,一直以來。……在SF的世界中」

「…………平、平行世界……你相信那些的說嗎?」

對於說話方式終於被傳染的我提出的疑問,比嘉微妙地不置可否地搖了搖頭。

「只是『那樣就好了』或是『真的發生就好了』這種層面而已的說!不過,如果那是事實的話,這個怪物的問題也就可以說明了的說。也就是說這台實驗機,和存在於別的時間流……過去、未來抑或是平行世界的同種量子計算機產生干涉,所以才出現了本不應存在的潛行者之影……」

「…………感覺和真的怪物已經沒什麼大不同了呢」

我再次聳聳肩,瞟了一眼牆上的表。

「嘛,到底會不會出現,總之潛行去看看就可以了吧。……今天,我妹妹好像要下廚做些什麼,要是晚飯時間我還沒回去的話一定會被罵的,所以差不多……」

「誒,桐谷君有妹妹的說!?現、現在多大!?」

感受着比嘉反應中微妙的既視感,我完全無視他的提問,坐到了實驗機的床上。我配合床面起伏躺好身子,把頭伸到頭部套件的下面。

「準備好了,快開始吧」

我催促表情不甚乾脆的比嘉,閉上眼睛。隨着頭部套件降下的馬達音,最後的說明聲傳到我耳邊。

「……那麼,連接開始的說。假想體是按照桐谷君心中的《自我像》自動生成的,所以應該沒有不協調感的說」

「了解」

我豎起左手的拇指,如響應我一般,背後的實驗機開始響起低鳴聲。

1 條回應
  1. 這個好早前就看到了啊2020-3-24 · 16:23

    加速世界聯動啊 豬打岳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