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典·短篇

[刀劍神域][二期BD9特典小說]Sisters’ Prayer

Heathcliff · 9月26日 · 2015年

本文為Sword Art OnlineIIBD9卷附贈的特典小說
原作:川原礫
插畫:abec
翻譯:青簾卷已授權

連接Medicuboid試做一號機那天的事情,仍然歷歷在目。
一號機是由成品的凝膠床和大型頭部組件(Head Gear)簡單組合而成的。賣相十分不好。各種顏色的電線垂到地板上,有數十根之多。周圍還有一大堆監控設備。甚至連正式的代號名稱都沒有決定,只是取了“醫療用完全潛沉試驗機一號”(Medical Fulldive Tester 1)的首字母,以MFT1稱呼。
SAO事件的發生僅僅是三個月前的事情,而且仍然沒有解決。或許是這個緣故,躺到床上的時候稍微有些害怕。但是旁邊的姐姐藍子一直握着我的手,而且負責人倉橋醫生也向我保證“絕對安全,並且一點也不會痛喲”。因此強壓下心中的不安,等待着那個時刻。
像頭盔一樣的巨大機器從上方落下,從頭部開始覆蓋了整張臉。我閉上眼睛,緊緊地握住姐姐的手。
“沒事的,小優”。
微弱的聲音傳來,左手也被緊緊地反握住。隨着不可思議的“咻———”的聲音逐漸升高,姐姐的手的觸感,凝膠床的彈力,都漸漸遠去。雖然閉着眼睛,但眼前七彩的光卻逐漸擴散。然後,紺野木綿季以一個嶄新的身體降落在名為VR World的異世界中。
這是感染多抗藥性HIV病毒引發的AIDS一年零三個月後,也就是十二歲零九個月時的事。
1.
“哎…!”
蘭(此處漢字仍寫作藍子。之前的藍子注音是あいこ/Aiko,而此處是ラン/Lan,應該是藍子在虛擬世界中的化名)突然發出了這樣的聲音,把在山坡上正翻身打盹的優紀嚇得一下跳了起來。
“怎麼了,姐姐?”
“啊,抱歉把你吵醒了,小優。新聞網站上的報道把我嚇了一跳。”
姐姐左手中拿着的是一塊用水晶製成鑲有銀框的半透明薄板。這是兩人正在潛行的虛擬療養所——靜謐花園(Serene Garden)為了瀏覽外部網絡所準備的信息終端物品。
“什麼什麼?什麼樣的報道?”
蘭稍微猶豫了一下,把水晶板遞給了探出身子的優紀。
這是2024年5月11日的新聞。優紀剛讀了標題就“哎——”的一聲驚叫起來。上面用碩大的文字寫着《警察廳討論統一救出SAO受害者》。
約一萬名玩家被囚禁在假想世界當中,這一空前絕後的大事件已是一年半之前的事。當初由政府牽頭,探討了各式各樣在軟件領域的救出方法。但是由於對如何解除主謀者設下的眾多陷阱毫無頭緒,只能在一旁乾瞪眼。原本應該是這樣的,不過…
“統一救出,到底如何做到…”
一邊念叨着,優紀開始閱讀報道正文。雖然沒能上中學,但一直在假想空間中學習,而且原本就喜歡讀書,因此讀個新聞報道還是不成問題的。
“警察廳似乎在討論把七千名生還者所佩戴的Nerve Gear由外部物理破壞…”
讀到這裡,又是“哎…!”的一聲叫了出來。
把視線從水晶板移到姐姐身上,優紀開口問道:
“但是犯人似乎說過如果想破壞Nerve Gear的話就會瞬間通電吧?”
“不是通電,是電磁波哦”。
蘭擺出一副老師的口氣訂正道,不過之後臉色就陰鬱了下來。
“僅從這篇報道來看,從外部瞬間破壞電池的話,就能避免發出能夠損傷佩戴者大腦的強力電磁波。似乎是這樣…”
“嗯….”
優紀緊緊盯着報道附上的Nerve Gear的參考圖片。Medicuboid試做一號機上的笨重頭盔似乎就是以Nerve Gear為原型製造的,因此照片上看十分相似。
雖然現在正在使用…不,是正身處其中的試做二號機無論形狀還是大小都完全不同,還是一邊品味着“把使用者頭部戴的VR頭盔破壞掉”這種冷酷的措辭,一邊再次張口問道:
“說是一瞬間破壞,但具體來說究竟怎麼做?引爆或者用鎚子砸爛之類的手段行不通吧。”
“是啊,大概使用精密的鑽頭一類的東西在外殼上開個洞,然後切斷電池的正極線之類的吧。但是那個犯人的話,總覺得會背地裡做了備用線路。”
“嗯…嗯…”
“而且犯人似乎在聲明中講到,如果想破壞Nerve Gear解放玩家的話,其他的玩家安全他就不保證了。也就是說想要實施這一作戰的話,就必須一秒不差地同時切斷七千台Nerve Gear的電路。這種事能做到么…”
“喔…聽起來好難啊”
雖然這麼回答,但姐姐的話早已超出優紀的理解範疇了。
一般這個時候,會一邊想着姐姐果然好厲害一邊停止思考。但優紀的目光再次落到了水晶板上。兩人所住的醫院聽說也收容了SAO事件的被害者,無論如何也無法漠不關心。
“….蘭姐姐,那個叫茅場的人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啊”
(譯者:一聲蘭姐姐瞬間齣戲,穿越到死神小學生片場了…)
對於優紀的問題,蘭並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把視線投向了前方。優紀也抬起了頭,凝視着對面朦朧泛藍的山丘曲線。
兩人並肩而坐的地方,是位於廣闊的靜謐花園東部,名為蒂爾丘陵(Teal Hills)的地區。被綠色覆蓋的丘陵綿延起伏,期間點綴着藍色的湖泊和小村。這幅景象無論何時看都是那麼美。
靜謐花園於2023年9月開始運營,是一座VR療養所,也就是為末期患者緩解痛苦的虛擬世界。其開發資源大部分都專註於展現“世界的美好”。同年6月發售的Amusphere用的幾乎全都是ADV或FPS之類的。與之相對,靜謐花園則不包括任何戰鬥要素,取而代之的是精緻、多樣、豐富的情景帶來的體驗。廣闊的世界地圖東部是丘陵,北部是雪原,西部是高山,南部是茂密的森林,中央則是首都,街道全部是歐洲風格。想要徒步遊覽世界的話大概要花上一周時間吧。
優紀與蘭的雙親是去年年底相繼去世的。兩人的直接死因是肺炎,但同時有多種伺機感染症並發。為了緩解痛苦給他們注射了強力的鎮痛劑,秋末的時候開始幾乎每天都處於昏睡狀態。即使這樣,兩人還是利用Amusphere造訪過一次靜謐花園。
Amusphere的體感消除機能無法徹底消去疾病帶來的疼痛,因此相處的時間僅有一個小時。即使如此,從街區的廣場慢慢散步到郊外草原的這一個小時,還是在優紀與蘭的心中刻下了無可替代的回憶。父親吃着女兒們做的便當,還一邊不停的說真好吃,真好吃。母親面對美麗的風景溢出了淚水,連唱了好幾首姐妹最喜歡聽的童謠和讚美歌。如果完全潛行技術和虛擬世界不存在的話,這樣的事是絕對無法實現的。而幾乎獨立開發了這項技術的,便是SAO事件的犯人,那個名為茅場晶彥的男人。
不僅是與雙親的回憶。雖然優紀作為試驗者而連接的Medicuboid是醫療機器製造商主導開發的,但蘭在靜謐花園潛行所用的設備,卻是削減了電池容量並加裝了限制器的Nerve Gear。可以說,兩人能夠像現在這樣觸及假想世界,還是多虧了那個世紀大罪犯。
似乎是看穿了優紀的複雜感情,蘭抬起左手溫柔地摸了摸優紀的背。
“這個姐姐也不知道哦。不過,小優沒必要煩惱喲。總有一天Medicuboid會成為大量患者的福音。而小優正為了這個目標,作為測試者提供開發協力啊。”
“….嗯…”
點了點頭,優紀把頭輕輕靠在了姐姐的肩上。
雖說是姐姐,蘭,或者說藍子,其實是與優紀同一天出生的雙胞胎。但自從懂事起,蘭優紀就像妹妹一樣依靠着蘭,沖她撒嬌。而蘭便像姐姐一般,溫柔地包容着、守護着優紀。
優紀能夠成為Medicuboid的測試者,也是因為蘭的強烈堅持。
Medicuboid試做機由於是精密機械,被設置在了兩人所住的橫濱港北綜合病院無菌室之中。室內細菌和病毒都遠比外部要少。也就是說,AIDS患者最為害怕的伺機感染的幾率大幅減小了。
如果能作為測試者進入無菌室的話,能夠存活的時間也會延長。正是理解了這一點,蘭主動把機會讓給了優紀。距離那時已經過了一年零三個月,住在普通病房的蘭的病情正在一點點惡化。此時此刻,蘭應該也能感受到Nerve Gear無法消去的對於疾病的恐懼。
倉橋醫生提出讓Medicuboid測試者進入無菌室的時候,本應說“我沒事的,姐姐進去吧”。但優紀卻沒能說出口。而蘭一瞬的猶豫都沒有便說出了“小優進去吧”。在優紀緊咬着嘴唇的時候,蘭卻強勢地站了出來。
微風吹起長發之際,蘭大大地伸了個懶腰。兩人的假想體雖然都是以照片為基礎系統自動生成的,蘭的假想體卻驚人地再現了現實世界的風姿。身上所穿的襯衫裙也極富魅力,跟本人十分相配。
(譯者:這段描寫……沒搞錯的話蘭最多才14歲吧…)
笑着朝優紀伸出手,蘭用充滿活力的聲音說道:
“來,小優,一起去采香料吧。感覺今天能發現超稀有的種類呢。”
“…….嗯!”
點了點頭,優紀緊緊地握住了姐姐的手。
雖然靜謐花園沒有戰鬥要素,但不是說除了觀光便無事可做了。
最大的遊戲元素就是“住宅”(Housing)。使用者在首都塞萊尼提(Serenity, 亦可譯為“寧靜之都”)被賦予了固定面積的土地,可以按自己的喜好設計房屋。當然,外牆的磚只能從適合街道布景的幾種顏色中選擇,所以造房的樂趣主要集中於內部裝飾。
裝飾的素材和傢具可以從街區的NPC處購買成品或者訂做,但必須支付名為“卡倫”的點數。卡倫這一名稱似乎源於Currency(貨幣)的縮寫。卡倫無法轉讓給他人,唯一的賺取手段就是“採集”。在世界地圖的各處會刷新可採集的植物和礦物,也可以捕捉昆蟲。把收集到的素材拿到街區的商店,就可以根據其稀有度換取相應的卡倫。除此之外,還可以將素材直接製作成各種道具,或者培育捉到的昆蟲參加斗蟲大賽,能做的事意外的多。
優紀和蘭在塞萊尼提街區的高地上擁有一個共同的家。半年來一直進行着個性化布置,但離完成還很遠。現在正為了在客廳里裝個大壁爐而攢錢,總算是攢夠了目標額的七成。
當然,採集作業本身出人意料的有趣,一點也不覺得辛苦。陶醉在郊外美麗的景色中,忘我地採集香料,一兩個小時的時間一眨眼就過去了。
“之後還能活多久呢”——靜謐花園的使用者無一例外,都在跟這樣的沉重壓力對抗着。所以能夠讓人長時間忘記恐懼的採集內容十分受歡迎。跟優紀關係很好的一位老婆婆整天都在地圖上晃悠,收集了成山的素材,在塞萊尼提的上等地段建了一所四層的豪宅。
即使不用做到老婆婆那樣,為了實現在壁爐上烤山芋的野心,也是一天也不能偷懶呢。
離開剛才曬太陽的山坡,兩人往小池塘邊自己的秘密採集點走去。優紀單手挎着籃子,隨手採集着香料。
“…..啊”
優紀抬頭看向發出聲音的姐姐:
“怎麼啦,姐姐”
優紀朝一旁的姐姐問道,但看到姐姐讓她噤聲的手勢,就馬上閉上了嘴。
蘭保持着半跪的姿勢,優紀順着她的視線看去,卻不確定她到底發現了什麼。
一步一步小心地挪到姐姐旁邊,然後朝草叢對面望去的瞬間——
“…啊”
優紀也不禁小聲叫了出來。
池塘邊有一棵有些年份的闊葉樹,樹榦上正停着一隻閃爍着深邃藍色的鍬形蟲。
(譯者:這玩意到底有什麼好,怎麼很多作品裡都有出現…)
全長大概接近10厘米了吧。頭部長着兩隻威風堂堂的大顎,後面的胸角又長又寬。這個樣子優紀曾在靜謐花園的昆蟲大圖鑑中看到過。
“那隻鍬形蟲,不覺得有點稀有么”
“何止是稀有,那個是皇家特里同鍬形蟲喲”
(譯者註:特里同是希臘神話中海神波塞冬之子,海之信使,形象是人魚。)
對於姐姐的話,優紀馬上這麼答道,聲音中除了緊張,還透出少許吃驚。
“竟然連名字都記得呀”。
“因為,培養的好能成長為鍬形蟲系最強哦!”(譯者:你們玩的確實不是Pokemon么…)
“…小優以前對斗蟲大賽感興趣么?”
“實…實際上非常喜歡”
兩人低聲交談的時候,藍色的鍬形蟲開始沿着古木的樹榦向上爬去。爬行的方向上有金色樹汁滲出,看起來目標就是那個。
“姐姐,蟲網帶了么?”
“今天原本只想採集香料的,沒帶呢…”
“我也沒有…”
靜謐花園給使用者準備的道具欄相當小。想要把數個小時採集的素材全帶回去的話就沒有空間裝多餘的東西了。另外,優紀與蘭是植物採集專精,對昆蟲出手基本僅限於發現稀有個體的時候。當然,眼前五六米處的那隻皇家特里同鍬形蟲稀有度簡直爆表,捉到後拿去商店換錢的話買個大型壁爐綽綽有餘。沒理由就此收手。
“姐姐,我來試試用手捕捉吧”。
優紀小聲說道。蘭聽到後吃驚地吸了一口氣。
“小優…那個,能空手去碰么?”
——說起來即使在現實世界,姐姐也像媽媽一樣非常害怕蟲子。在庭院里捉了蝗蟲之類的拿去給她們看,結果兩人嚇得呀~呀~來回亂跑。
雖然兒時的記憶的確令人懷念,優紀還是很快答道:
“這個世界的蟲子既不咬人也不叮人,更不會放出不明液體,完全沒事喲。在這裡等我”
輕輕拍了拍蘭的肩,優紀脫掉涼鞋,彎着腰開始行動。雖然對姐姐保密,實際上一個人時也偷偷去捉過蟲子。捕捉稀有昆蟲的鐵則有三:1. 火燒也不動;2. 不要從頭部方向靠近;3. 不要發出奇怪的聲音。由於是在高過膝蓋的草叢中移動,刮擦草叢的聲音是無法避免的。優紀極力把這聲音隱藏在風吹草動的聲音之中,一步一步地前進。
沿着樹榦向上爬的超稀有鍬形蟲,爬到了金色樹汁滲出之處便停下了。在吃食的瞬間捕捉機會最大,但根據優紀的經驗,稀有昆蟲的用餐時間非常短,大概15秒左右就會展翅飛走。
離樹的距離還有三米,像之前一樣配合著風移動的話絕對趕不上。但盲目地跑起來的話又會發出巨大的噪音,鍬形蟲毫無疑問也會逃走。
——怎麼辦。必須想個辦法在不碰到草的情況下移動。一瞬間優紀的目光左右掃視,然後發現了某樣東西。右側緊鄰的池塘邊有幾根間隔一米左右的木樁,頂部高出草叢。能跳上那裡的話應該就可以不發出聲音地移動了。
問題是,木樁的直徑只有50厘米。只要有一點失去平衡就會倒栽進左邊的草叢或右邊的池塘里。而且也沒有時間一步一步慎重地保持平衡了。
“只能…這麼幹了啊”
口中說著只有自己能聽到的話,然後趁着下一陣風向旁邊移動。看準時機站起來,然後奮力躍上了狹窄的木樁。
1——2——
無聲地鼓起氣勢,從一個木樁安靜地跳上另一個。總算沒有摔下去,安全抵達了離樹最近的木樁。就在這一瞬間,進食完畢的鍬形蟲展開了閃光的翅鞘和透明的後翅,嗡的一聲飛了起來。而看到這的優紀——
“噢啦”
已經無需掩蓋聲音,優紀一口氣跳了起來,儘可能地伸長右手,用指尖緊緊捏住了鍬形蟲長長的胸角。現實世界中,能量全開的大型甲蟲被抓住後背這種事是不可想象的。但這裡是假想世界,一切以用戶體驗(Usability)優先。
此時,稀有昆蟲捕捉成功時令人振奮的效果音響起,鍬形蟲也收起翅膀老實了下來。
“啪嗒”一聲落入草叢,然後——
“成功啦啦啦——。皇家特里同鍬形蟲Get——”
優紀左手握拳,興奮地舉向空中。此時蘭帶着八分驚訝,兩分害怕的表情走了過來。
“真…真厲害呀,小優。真的徒手捉住了呢。”
“嘻嘻嘻,我也吃了一驚呢。來,姐姐要不要也拿拿看”。
優紀遞出了右手中的巨大鍬形蟲。蘭則是一邊搖頭一邊後退,表情嚴肅。
“我…我就算了吧。比起這個,恭喜你小優。那隻鍬形蟲怎麼處理?賣掉么?還是養起來?”
“唔…..唔唔……”
一邊念叨着,一邊把被捉住角就老老實實的藍色鍬形蟲放到眼前觀察。盯上的時候還只想着要換取點數,但在靜謐花園過上採集生活也有半年之久了,這樣稀有的道具卻是第一次入手。而且,仔細看着鍬形蟲的臉,也開始覺得骨碌碌打轉的黑色複眼很可愛呢。
只是,即使在這個世界,想要飼養昆蟲的話也需要飼料費以及其他的一些費用。如果能在斗蟲大會中勝出的話或許能夠賺回飼料錢。但看歸看,自己參加的話還是會遇到各種困難。
“怎…么辦呢”。
優紀與鍬形蟲大眼瞪小眼,陷入了沉思,而後者的大鍔也嘎吱嘎吱地動着。就在此時,
“啊啊啊啊——”,巨大的悲鳴聲從左側襲來,優紀的身體反射性地倒向了右邊。
“什…什麼?”
蘭問道。兩人一起往左側看去,發現不知何時不遠處站了一個女孩。當然,是假想體。不過靜謐花園不允許變更性別,容貌身姿也是基於現實的照片生成的,所以可以推測假想體跟現實的樣子十分相似。
綠色的長髮結成馬尾辮(當然髮型和發色是可以自由地進行個性化的),上身的T恤衫印有茶色系的迷彩花紋,下着多口袋的工裝褲,一副昆蟲獵人的樣子。握着捕蟲網的左手微微顫抖,女孩伸出右手食指,狠狠地指着優紀。
“那個!那個皇同(ロイトン)我追了一個小時了!”
優紀花了三秒才理解“皇同”並不是指豬肉做的那種料理,也不是指湯上的配菜,而是皇家特里同鍬形蟲的略稱。(譯者:抱歉,具有上面說的那兩種意思並且發音為ロイトン的詞我沒找到,完全不明白川原玩的是哪個詞的梗…)把右手中的鍬形蟲藏到身後,優紀回答道:
“明…明明是我抓到的”。
根據靜謐花園的規則,不管採集的是草木、礦石還是昆蟲,都歸最先採集成功(Get)的人所有。“這裡是我的地盤”或者“是我先發現的”這種主張是不具有效力的。穿迷彩服的女孩顯然知道這一點,所以一度被噎得說不出話,但還是開口說道:
“但是,你看起來不像是昆蟲獵人。也沒帶籠子,怎麼帶回去呢。”
這回輪到優紀啞口無言了。
確實,捕捉的昆蟲必須放到女孩腰間掛着的那種專用蟲籠中,否則就無法收入道具欄。而且用手拿着的話會使昆蟲一點點的虛弱下去。雖然放入籠中喂點水和飼料的話很快就能回復,但從現在的位置前往最近的村莊最快也要二十分鐘。在此期間會削減多少生命值完全不清楚。萬一蟲死了就追悔莫及了。優紀不去參加斗蟲大賽最大的理由,就是害怕一時疏忽而失去愛蟲。
把手輕輕放到沉默的優紀的左肩上,蘭說道:
“….小優”
僅僅如此,優紀便明白了姐姐想說的話。把藏在身後的皇家特里同鍬形蟲再次拿到面前,心中說著告別的話,然後遞給了昆蟲獵人的女孩。
“好吧。讓給你了。”
接着,馬尾辮的女孩吃驚地瞪圓了眼睛。
“啊…可..可以么”
“一開始這麼要求的不是你么。”
女孩苦笑着走上前,接着又慌慌張張地低下了頭。
“但..但是,能夠用來交換皇同的東西,我一件也沒有…”
在靜謐花園裡,玩家之間無法以點數為中介進行交易,但在道具物品化狀態進行物物交換還是可以的。然而應該沒有玩家會拿着跟最稀有的昆蟲等價的物品到處跑。
優紀的臉上浮現出笑容,說道:
“不必交易啦。對於這個孩子來說,能夠由你這樣認真對待捕蟲的人來培育的話,也是幸運的事啊。”
“……”
但女孩還是沒說話,剛才的威勢就像是裝出來的一樣。表面上是自己追捕的蟲被別人捉走了要找茬,實際上恐怕本人也沒想過對方真的會讓出來。
即使能想到這些,接下來該說什麼話優紀完全不知道。幸好此時蘭代替優紀,用平穩的聲音建議到:
“那麼作為交易,讓小優決定那個孩子的名字怎麼樣?”
女孩的表情瞬間轉晴,並且不停地點頭。
“嗯,嗯。好啊,當然!名字就由你來決定!”
“哎…我嗎?”
這麼回答着,優紀的內心十分慌張。實話說,優紀對自己取名的品味完全沒有自信。從靜謐花園中的角色名就能看出來。姐姐用“藍”字的音讀“蘭”作為名字。與之相對,“優紀”就是真名原本的讀法。但是,在這裡放棄的話之前的努力就都白費了,所以優紀拚命地轉動腦筋。考慮了足足十幾秒後,想出的名字是——
“那個…那麼就叫“羅伊”(ロイ)怎麼樣….”
——這跟原來有啥不一樣嗎!(譯者註:原文用了仙台方言)
已經做好覺悟被這樣吐槽了。馬尾辮的女孩卻笑着點了點頭。
“不錯呢。我也喜歡這種簡單的名字!那麼就把那孩子登記為‘羅伊’了!”
“嗯!”
優紀點點頭,心中說著“要保重喲”,與鍬形蟲做出告別,鄭重地遞給了女孩。
女孩幾乎是雙手捧着接了過來,似乎因為過於激動,緊盯着品藍色的光澤看了好一陣。(譯者註:品藍色,即Royal Blue,指混合淡紅色的深藍色,也稱“皇家藍”)最終還是用謹慎的手法放入了腰間的蟲籠之中。接着調出操作窗口,將整個籠子收進了道具欄。這樣一來鍬形蟲的生命值應該就不會減少了。
把地上的蟲網拾起來放回道具欄,女孩站直身體,深深地鞠了一躬。
“——十分感謝你能讓給我。這是我來到這裡後一直在尋找的昆蟲。真的非常非常開心。”
“這裡”指的並不是蒂爾丘陵,而是靜謐花園這所VR療養院。優紀覺察到了這一點,坦然地問道:
“來這裡多久了?”
“運營開始後馬上就來了,已經八個月了吧。啊,不好,我還沒說自己的名字呢。初次見面,我叫梅麗達。請多關照!”
“我叫優紀!請多指教!”
接着蘭也握住梅麗達的手。
9c629e3eb13533fab3b2745caed3fd1f40345bf2
“我叫蘭,是優紀的姐姐。請多關照,梅麗達小姐。”
“叫我梅麗達就行了。大概我比你們兩個年齡要稍大一點吧。很高興認識你們,之後大家要好好相…處….”
梅麗達的聲音突然開始顫抖,然後斷絕。
隨着綠色的馬尾搖動,梅麗達的身體也突然傾倒。優紀慌忙用雙手撐住她。
移動到鍬形蟲“羅伊”待過的那棵樹的樹蔭里,坐在草地上,梅麗達很快就恢復了過來。
眨了幾次眼,梅麗達注意到了優紀和蘭關切的表情,害怕似地縮了縮脖子。
“…對不起。可能是感於優紀把羅伊讓給我,一下子有些興奮過頭了。”
嘿嘿,梅麗達笑着。優紀也配合地露出微笑,但仍無法抑制擔心。
在靜謐花園中,使用者不會被公式化地稱為“玩家”,甚至連“使用者”這樣的稱呼也傾向於迴避。原因就在於大家來這個世界不是為了玩。
VR療養所的作用就是緩和護理——緩和疾病帶來的痛苦與艱辛,提高生活質量。利用者無一例外是重病患者。原本就是不利用住院處的醫療設施的話連登陸都做不到。也就是說,梅麗達是從日本某處的病院潛行進入這個世界的。
梅麗達所患疾病的具體名字並不清楚。但是,虛擬世界中的假想體不會因為簡單的頭暈或者貧血而倒下。一旦發生這種狀況,就說明是與Amusphere相連的大腦發病。
當然,發生真正嚴重的狀況時Amusphere會自動切斷,假想體也會消失。像這樣意識馬上恢復,就像梅麗達自己說的那樣,一般不會馬上發展成嚴重事態。但是另一方面,梅麗達的冷靜更加深了優紀的擔憂。她已經習慣了,也就是說,這是經常發生的事。
似乎是通過背上的手感受到了優紀的內心想法,梅麗達又笑了起來。
“哈,真的,沒事的。稍微坐一會兒馬上就好了。…看,已經完全沒事了。”
氣勢十足地坐起身,然後利用反作用力一下子站了起來。看這流暢的動作,真不愧是資歷最老的玩家。但是仔細想來,運營之初便來到靜謐花園,不就意味着需要緩和護理的狀況已經持續了如此之久了么。
雖然擔心梅麗達的病情,優紀還是站了起來。之後梅麗達後退了一步,再次凝視着優紀。
“怎…怎麼啦?”
果然跟姐姐配套的連衣裙不合適吧,優紀縮了縮脖子。梅麗達則露出爽朗的笑容說道:
“抱歉抱歉,不該這麼盯着你看。那條連衣裙很可愛呀,只是看起來不像昆蟲獵人的裝束,很難想象你竟然能捉到皇家特里同鍬形蟲。那隻鍬形蟲可是聽到一點腳步聲就會馬上逃走的啊。穿着那條連衣裙到底是怎麼在草叢中安靜地移動的啊?”
“那個…”
是怎麼做到的來着?優紀歪着頭回想的時候,蘭已經輕笑着答道:
“小優不是在草叢中移動的,而是在池邊的木樁上跳過去的啊。啪嗒啪嗒地從一個跳到另一個”。
“啊,就是這樣”。
僅僅十幾分鐘前的行動就忘得一乾二淨,優紀不好意思的嘿嘿笑着。梅麗達反而收起了笑容,“哎——”地叫了一聲。
“在狹窄的木樁上面?優紀醬能夠做到這種事嗎?”
“嗯,嗯…嘛。另外叫我優紀就行了!”
“那,那麼,優紀…能單腳站在那裡讓我看看么?”
“哎?嗯….”
完全不明白梅麗達的意圖,但優紀還是帶着疑惑照着做了。彎起左腿,僅靠右腿站在地上。微微張開雙手維持平衡,優紀朝美利達說道:
“在這個世界中肌肉不會勞累,因此一隻腳可以站好久。姐姐也做得到吧?”
“不…不知道,還沒試過…”
蘭一副沒什麼自信的表情,像優紀一般試着單腿站立。最初有些搖晃,但身體很快就穩定了下來。
小學四年級被迫轉校前,優紀和蘭都是正常在學校上體育課。由於是雙胞胎,兩人的身高發育基本一致。但不知何時起,無論是跑步速度還是球技,甚至包括考試分數,都是蘭稍勝一線。優紀背地裡也是相當不甘心。
至少在假想世界的單腿站對決中贏給你看!優紀內心做出決定,繼續維持着平衡。然而僅僅過了一分鐘,梅麗達就突然大聲拍手叫道:
“優紀和蘭都好~厲害啊!在這邊第一次見到能單腿站這麼久的人!”
姐妹二人正覺得這話似乎有些誇張了,梅麗達急切地合上雙手,說道:
“FC數值這麼高的話,明明能夠成為超厲害的昆蟲獵人的!吶,現在也不晚,不考慮轉職成獵人么?我會手把手教你們的!”
面對喋喋不休的梅麗達,蘭保持單腿站立的姿勢,抬起雙手“嘛嘛”應了一聲,然後用溫柔的聲音問道:
“首先,梅麗達,FC是什麼?”
“我也想知道”
兩人一起側過頭來。梅麗達站在她們面前,像是為了讓自己冷靜下來一樣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開始說明:
“抱歉,說的太快了…我老是這樣。那個,FC指的是Fulldive Conformation…也就是與假想世界的適合度,而單腿站立是最簡單的測試方法。這邊的平衡感覺和重力感覺跟現實世界有些微妙的差異,所以無法很好調整的人是很難長時間單腿站立的。我自認也積累了相當長的潛行時間了,但40秒左右就是極限。”
“是…是這樣啊”
驚訝於梅麗達竟有這麼多關於完全潛行的知識,優紀低頭看了看自己接觸地面的右腳。確實,記得最初使用試做一號機時有點與現實世界不同的感覺,還因此有些迷惑,但眼前多姿多彩的假想世界實在讓人興奮,又跑又跳之間便適應了。蘭姐姐應該也沒說過感覺有什麼不同。
“…也就是說那個FC存在個體間的差異?”
優紀漫不經心地問道,而梅麗達認真地點了點頭。
“是啊。最初的連接測試中,也有人被判定為FNC…完全潛行不適應者哦,雖然不是很多。好不容易花高價買了Ner…Amusphere,卻聽到這種話的話可是很打擊人啊。嘛,不過現在在購買之前允許試用的商店也在增多就是了。”
“嗯…”
雖是後知後覺,但自己和姐姐不是那種FNC實在是讓人鬆口氣。與此同時,優紀還有一種淡淡的罪惡感。不僅是現在使用的Medicuboid二號機,連蘭的改裝版Nerve Gear都是醫院為二人準備的。雖然倉橋醫生說考慮到二人得病的原委,這種程度根本不足以減輕罪孽。(譯者註:這裡應該指第七卷中提到的醫院錯把HIV攜帶者的血液輸給優紀母親的事)但是像這樣在靜謐花園中與其他玩家交流時,還是會不自覺地想到,如果不是醫院花高價給買了兩台Amusphere,自己與姐姐根本無法一起來到這個地方。
啊——這樣想來,先不說運動神經出色的姐姐,自己能這樣單腳站立長達數分鐘,可能是多虧了有與Amusphere相比可以說更加高端的Medicuboid。
一想到這,優紀突然覺得無法接着與蘭鬥氣了,想要放下腿。
但是就在此時,
“啊——,已經極限了!”
蘭這樣叫着,把一直抱着的右腿放回了草地。
“哇,你做什麼啊姐姐!”
“腳先接觸地面的是小優,所以單腿站比賽是我贏了喲!”
“哇,好狡猾!我本來還能堅持的!”
把幾秒前的心情忘到九霄雲外,優紀馬上回嘴。梅麗達則把眼瞪得圓圓的,突然爽朗地笑了起來。
“哈哈哈,你們兩個感情真好啊。真好吶,我以前也想要個姐姐或妹妹呢…“
說到這,梅麗達臉上的笑容消失,整個人沉默了下來。看來是想到了姐妹一起參加VR療養所究竟意味着什麼。
別放在心上,優紀本想這麼說,但完全說不出口。此時蘭代替優紀用明快的聲音說道:
“梅麗達應該會是一個好姐姐哦。人又帥,知道的又多。”
蘭站了起來,又一把拉起了優紀,接著說道:
“梅麗達似乎對完全潛行遊戲很了解啊,靜謐花園之外還在玩別的遊戲么?”
“不,現在主要就是玩靜園(セリが),捕蟲育蟲都很忙的”
梅麗達再次露出笑容,答道。但那笑容中多少帶了一絲陰影。
“靜園之前倒是玩過一個遊戲。但是正式運營開始之前診斷出了疾病,結果錯過了。”
“喔——是什麼遊戲?”
優紀並不知曉其他VR世界,因此興緻勃勃地問道。然而梅麗達卻露出一個似是包含着寂寥的笑容,轉而問起了其他事。
“你們兩人,還有時間么?”
飛快地瞥了一眼視野右下方顯示的時間,現在是下午三點半。離六點的晚餐還有一段時間,而且今天兩人都沒有檢查和面談的安排。
“還能再待兩個小時左右。”
優紀答道。然後昆蟲獵人的女孩點了點頭。
“那麼,接下來要不要去村子裡邊喝茶邊聊?”

 

3 條回應
  1. Sirius🌟2019-7-3 · 18:48

    Yuuki forever

  2. 淵墨2020-1-13 · 17:27

    優紀進入妖精遊戲的原因,優紀叫亞絲娜“姐姐”的原因,優紀姐姐為何消失了的原因……在這裡,全都交代了出來!!!

  3. 淵墨2020-1-13 · 17:40

    “…不正面衝突一番,是傳達不了呢。”
    (譯者註:這是第七卷中優紀對亞絲娜說的原句…)

    原來如此呀!原來是這樣的……